第一百二十七章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汉家战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胡无人,汉道昌。

       ——李白《胡无人》

       “大帅!”

       一名穿着皮甲,露出古铜色油亮肌肤的大食力士,向站在望塔边的大食统帅,阿卜杜勒以手抚胸,鞠躬行礼道:“西突厥可汗问,是否要进兵?”

       阿卜杜勒手里拿着一个单筒瞭望镜。

       这是大食人征服波斯后得到的缴获,能看到极远的地方。

       堪称行军作战的利器。

       “告诉阿史那屈度,不要扰我中军,唐军的侧翼,交给他和吐蕃人,若出了差错,我会找他算账。”

       “是。”

       力士应了一声,返身沿着望塔的木梯爬下去。

       望塔就在大食人行营边上,是攻城作战必备的工具之一。

       可以帮助统帅站在更高的位置,统揽全局。

       “哈栗吉,你怎么看?”

       阿卜杜勒转头向身边的副帅哈栗吉。

       这位大食人的副帅,曾主持过灭波斯总督府的战役。

       虽然大食正值上升期,将星璀璨。

       但哈栗吉无疑是其中夺目的一位。

       “大概还有一刻,我们的重骑会和唐军的轻骑撞上。”

       哈栗吉从袖中掏出一个形似怀表的金色圆形物体,看了看。

       “我不认为唐军那些轻骑能抵挡住我们的重装骑,除非他们还藏了什么花样。”

       “那会是什么呢?”

       阿卜杜勒抚着山羊胡子,脸上露出思索之色。

       无论唐军怎么应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将被粉碎。

       大食光是这次冲锋的重骑,便多达两万。

       唐军看那个阵势,十分单薄。

       大概只有大食骑的十分之一。

       甚至更少。

       而且唐军都是轻骑。

       如果碰撞的话,大唐必败无疑。

       “如果你是唐军的统帅,你会怎么做?用轻骑与重骑硬碰硬?”

       阿卜杜勒脸上露出一抹讥讽:“这是在送死。”

       “大帅说得不错。”

       哈栗吉在胸口划了几下,以手抚心,似是向心中的穆圣祈祷:“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以车阵,或者壕沟、马索、陷坑来迟滞骑兵的冲锋。

       那些轻骑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

       “但是你说的那些都需要时间,我看唐人没这么多时间。”

       “那他们还能玩什么花样?”

       哈栗吉沉默片刻:“我不知道,不过,时间到了。”

       轰轰轰~~

       远处,传来闷雷般的吼声。

       那是大食人的重骑,重重敲打着大地。

       数万人齐声怒吼,放声呐喊。

       撞上了!

       阿卜杜勒面色一变,忙抬起瞭望镜观战。

       这是大食入西域的第二战。

       也将是最关键的战役。

       若是取胜,大唐将毫无抵抗能力。

       乖乖吐出西域。

       甚至大食人可以借着地势,直接杀入唐人的陇右,甚至洗劫长安。

       将整个大唐帝国,数代人的积蓄,洗劫一空。

       想想真让人激动啊!

       圆形的望远镜中,将数十里外的画面拉近在眼前——

       大食人的重骑冲过。

       一千六百余名突厥轻骑,两个折冲府的兵力。

       分别在突厥将领阿史那顺和阿史那延的率领下,从中间分开。

       绕开了大食人的重骑,分别奔向左右两翼。

       大食人的重甲骑,犹如攥紧的拳头,一下子挥在了空处。

       前方的空间,豁然开朗。

       看到了唐人的中军大旗。

       那是大约五六千人组成的骑兵方阵。

       看上去比唐人的轻骑武装更齐全一些。

       上面的唐军骑士人人着的铁甲。

       大唐明光铠。

       甲光刺目,长槊如林。

       军容鼎盛。

       正在策马狂奔的大食人骑士们,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强军一眼即能看出。

       但是随即。

       这些征服了广袤波斯地区,征服后世整个中东甚至扩张向欧洲的大食人,面甲下露出自负的狞笑。

       只有五六千人……

       人有铁甲,马只有简单的皮甲。

       这就是那位突厥可汗说的,大唐最精锐的玄甲骑吗?

       可是,他们在我们大食人的重装骑下,依然是脆弱不堪啊!

       大食人的马,即后世阿拉伯战马,乃是天下有数的名马种。

       中原人的马,甚至突厥人、吐蕃人的马,以耐力见长。

       负重和爆发力,远逊于阿拉伯马。

       根本无法发展出人马俱着铁甲的重装骑兵。

       大食人的重装骑,简直如后世的坦克一般,横冲直撞,如无人之境。

       之前在碎叶水边。

       郭待封亲自率令的三万大唐重甲步卒,被一万大食重骑冲垮。

       眼下只有五六千唐骑。

       就这么点人护着大唐统帅大旗?

       只要一个冲锋,便能将他们粉碎。

       到那时,唐军的统帅苏大为,也会在大食铁蹄下颤抖。

       “冲锋!”

       “继续冲锋!!”

       狂奔的钢铁洪流中,响起激烈的号角声。

       统率着两万大食铁骑的,乃是大食将军阿卜勒辛。

       他身高臂长,骑乘着巨大的白色战马,如天神下凡。

       从胸膛里发出的冲锋吼声,响彻战场。

       原本以为要与唐人的轻骑较量一番。

       没想到那些突厥人的轻骑是一群胆小鬼,连决斗的勇气都没有,就向两边溃逃了。

       这样也好。

       只要击溃眼前的唐军骑兵方阵。

       便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咻咻咻咻~~~

       就在阿卜勒辛心中得意的想着时。

       绕开大食重骑冲锋,分散向两旁的唐军轻骑,在阿史那顺和阿史那延的带领下,发出突厥语的咆哮声。

       若翻译成唐音,便是——

       “齐射!”

       无数箭羽,刁钻如灵蛇一般。

       从重甲骑两边的侧翼,抛洒向大食人的头顶。

       对这一幕,阿卜勒辛看到了,却只轻蔑的一笑。

       无用的花招。

       当大食人的铁甲是什么?

       果然。

       随着箭羽落下,撞在大食的铁甲上,或者战马的具装铁甲上,只发出叮铛响声。

       密集如雨。

       却根本无法突破大食人的具装甲。

       “别管突厥人的箭,随我冲锋!”

       阿卜勒辛大声吼叫声。

       喝令战马提起速度,带着麾下铁骑,向着插着大唐大总管旗帜的唐军主力奔去。

       万马奔腾,地动山摇。

       滚滚的烟尘弥漫而起。

       从远处看去,只看到滚动的风沙,袭卷向苏大为的旗帜。

       大食人的行营。

       站在望塔上的阿卜杜勒和哈栗吉同时发出困惑的声音。

       “唐人要输了?”

       “就一个冲锋,他们的轻骑便溃逃了。”

       “中军是统率所在,若被我们的骑兵摧垮,这场战争便结束了。”

       “奇怪,听突厥人和吐蕃人说,那位唐军统帅苏大为,似乎是大唐名将?”

       “名将?”

       阿卜杜勒摸着山羊胡子,以大食语说了句带轻蔑意味的俚语,大意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轰轰轰~~~

       两万大食铁骑,距离苏大为的中军军阵,只有一箭之地。

       这点距离转瞬即至。

       苏大为此次所率唐军俱是骑兵。

       直到这个时候仍没有启动速度。

       也即意味着,唐军并没有打算逃或战。

       无论是逃是战。

       骑兵必须要动起来。

       而只有足够的距离,才能把骑兵的速度拉满。

       以最大的速度,最大的冲击力,冲向敌阵。

       撕开敌人的防线,或者与敌人碰撞在一起。

       粉碎敌人的阵脚。

       这是重甲骑的战法。

       而现在,这一切都被苏大为摒弃了。

       大食人的重甲骑越来越近。

       就如两万具发出咆哮,轰然而至的钢铁怪兽。

       烟尘弥漫天空。

       整个大地随之颤抖嗡鸣。

       “阿舅!”

       苏大为怀里的李旦,发出惊恐叫声。

       此时此刻,作为整支征西唐军统帅,大总管苏大为,骑着龙子立于大旗之下。

       血色大唐旗帜随风起舞。

       所有的唐骑都能看到,伫立于大旗之下的苏大为,以及李旦。

       在他们身后的马车中,早已吓得脸色发白的李弘还有李显,下意识从车辕前抬起脑袋。

       绝望的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大食铁骑。

       心神为之所夺。

       “不会吧……我不要死在这里!”

       “阿舅,我不要死在这里!”

       “孤要回去!我要回洛阳!”

       “阿舅,让我们回长安吧,阿舅!”

       两个少年贵胄,已经被眼前的局面吓得肝胆俱裂。

       在深宫长大的皇子,就算被封王,心智仍然只是少年人。

       哪怕李弘心里渐生野心。

       看着越来越近,如怪物一般武装到牙齿的大食骑铁。

       心胆都要破裂了。

       什么野心,什么雄心,什么理智,全都被抛到脑后。

       只剩下人在绝望中,最本能的嘶吼声,尖叫声。

       然而这些哭喊求饶声,转瞬被骑兵如雷的蹄音所吞没。

       那身着铁甲的阿拉伯战马,狂飙如风。

       马上的大食人骑士,全身具装铁甲,手中长矟发出噬血的光芒。

       “我要回家~~”

       无人理会李贤等人的哭喊。

       数千人的唐军,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那是他们的统帅。

       那是军魂。

       他在那里,便是中流砥柱。

       便能让人心安。

       大唐征西大总管苏大为。

       他还在,他的军旗在。

       大总管不走。

       我们亦不走。

       数千唐军的目光,紧紧盯在苏大为身上。

       怕吗?

       当然怕!

       敌军眼看就要冲杀上来了。

       但只要大总管在,他在那大旗下。

       大家便有了主心骨。

       那是一场场战争,一场场胜利打下来的信念。

       大唐战神的不败之名。

       近了!

       大食人更近了。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近到连李旦都能看清对方的面目。

       看到那冰冷面具下,一双双亢奋血红的眼睛。

       透着杀气的长矟和弯刀。

       它们已经举起来了。

       对准了我们!

       那武器如毒蛇般盯在苏大为与李旦身上。

       令李旦只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阿舅!”

       绝望的惨叫声中,少年死死抱着苏大为的手臂。

       却惊觉,这只着着明光铠护臂的手,原本应该冰冷的手,炽热如火。

       阿舅的血也像是沸腾起来了。

       在他冷静至极的外表下,血液在奔腾燃烧。

       苏大为举起了手臂。

       右手高举握拳。

       一直紧盯着他一举一动的传令兵,两眼一亮。

       疯狂的摇动着大旗。

       咚咚咚咚~~~

       沉寂许久的大唐中军。

       一直蛰伏的数千唐骑,仿佛直到这一刻,从沉寂中苏醒过来。

       除去一千六百余突厥人轻骑。

       苏大为手里大约还有六千人的大唐玄甲精骑。

       此时,打头的两千人,听到鼓声和旗语号令。

       在校尉、团长和队正的喝令下,做了一个整齐划一的动作。

       驱动着战马,向两边分开。

       露出后方苏大为的军旗。

       苏大为就在旗下。

       在他身前十丈之地,不知何时,竟排起了一队长车。

       那是唐军的辎重车辆。

       三百乘大车,一字排开。

       之前被前方的骑兵遮挡掩藏,直到此刻,才露出峥嵘。

       这一幕,令狂奔中的大食人重甲骑,感到一丝不妙。

       但狂奔之中,最忌犹豫。

       任何犹豫停滞,只会被后方的铁骑撞翻和踏过。

       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冲过去。

       何况,唐军只有一排车阵。

       初始的慌乱后,统率重甲骑的阿卜勒辛很快镇定下来。

       果然是车阵!

       和自己想的一样。

       不过,如果是自己的话,会安排更厚实的车阵,以及更大的横面。

       现在唐军不过几千人,就这么几百辆车,够做什么的?

       这么单薄的车阵,在两万铁骑的冲锋下,还不是一冲即溃?

       当日在碎叶水边,对那些唐军步卒时,也遇到他们组成的车阵,还有长槊阵。

       但最终,被一万大食重甲骑组成的洪流吞没。

       现在,大食是两万重甲骑。

       唐军只有不到六千人。

       这仗,赢定了!

       “最后冲刺!”

       阿卜勒辛以大食语发出震天吼声。

       声音传递。

       身边的重骑,更远的骑手,随之一齐怒吼。

       大食人的左右两翼。

       阿史那屈度、论卓尔,眼见到这一幕,同时发出惊疑之声。

       “苏大为为何要亲自赴险?”

       “如果冲过他那排车阵,大食人的重骑就要踏过他的脸面了。”

       “一点缓冲的空间和余地都不留?他就这么有自信?”

       “这仗怎么弄得这么险,不像是苏大为的作战风格。”

       “唐军之中,他素以谨慎著称,他应该不是那种弄险的将军?”

       各种疑问,自阿史那屈度、论卓尔、阿卜杜勒、哈栗吉等大食方面统帅心头闪过。

       就在大食人的铁骑即将碾过唐军的车阵瞬间。

       突然——

       崩!

       崩崩崩!

       一支支粗大的弩箭,自唐军大车上射出。

       车弩阵!!

       原本是守城的床弩,经改良后制成便于移动的车弩,安置于马车上,随着军队移动。

       可在随时需要时,集中火力,对敌人的军阵予以重创。

       苏大为曾在征百济和高句丽时,与黑齿常之等将用过这种战法。

       甚至在对吐蕃时也用过。

       只是对吐蕃一战,与论钦陵较量,双方各出奇谋手段。

       将车弩这一段,反而给湮没不显。

       伴随着刺耳的巨响声,粗如儿臂的巨大铁箭,自车弩中攒射而出。

       噗嚓!!

       从空中向下俯瞰,高速前种的大食人的重甲骑,仿佛被子弹打中。

       冲锋的势头,猛地顿止。

       一道道血痕,穿过长长的骑兵队伍。

       无数失去主人的战马,发出痛苦的悲鸣和哀号。

       哪怕是重甲骑兵,在巨大势能的铁箭之下,身体也被无情的刺穿。

       被长及一丈的铁箭,撕成两半。

       “该死的唐人!”

       远处拿着瞭望镜的阿卜杜勒脸色大变,发出恶毒的咒骂声。

       哈栗吉在一旁安慰道:“大帅放心,唐人这车箭确实厉害,但是数量太少了,只能伤到一点皮毛,最终的胜利,仍是我们的。”

       “确实如此。”

       阿卜杜勒发出长长的喘息:“是我着急了。”

       几百辆车,就算射出几百支铁箭,在两万大食骑兵面前,也只是沧海一粟罢了。

       就算每支箭都射中,也不过几百人。

       可以稍为顿挫骑兵冲锋的势头,但是无法改写整个战局。

       想到这里,阿卜杜勒阴霾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吩咐道:“传我命令,投石车开动吧,还有我们的魔獒也可以放出了。”

       之前想着用重甲骑冲锋就够了,多留几张底牌。

       毕竟唐人狡猾。

       而且对付数千唐人就把牌打光,简直就和用牛刀杀鸡没什么区别。

       不过现在,阿卜杜勒改主意了。

       使出一切力量,尽快把这伙唐人摧毁。

       哪怕他们的主力只有几千人。

       两万大食重甲骑,加上一千多具投石车,还有两千余诡异魔獒。

       这是一支足以改变一切战局的力量。

       “再下令给阿史那屈度,还有论卓尔,让他们也动起来,替我们去撕咬,粉碎唐军的左右两翼,把唐军的仆从打掉。”

       阿卜杜勒声音冰冷的道:“在傍晚前,我不要见到一个活着的唐人。”

       “如您所愿,我的大帅。”

       哈栗吉以手抚胸,倒退下去传令。

       “阿舅!挡住了,挡住了大食人!”

       李旦蜷缩在苏大为的怀里,喜极而泣。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方才那一刻,他连大食人的眼上的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一度以为大食人将冲到面前。

       谁料阿舅布下的战车,上面的车弩只是一次齐射,就造成这么大的杀伤。

       大食人的冲锋一下子停滞下来。

       就在他欢欣鼓舞时,耳边传来苏大为的声音:“没那么容易,真正的作战,现在才刚开始。”

       苏大为转头向一旁的李博和骆宾王等人道:“传令,令左右翼的突厥和吐谷浑仆从动起来,给我咬住大食人的两翼,没我的命令,不许后退一步。”

       “喏!”

       骆宾王和李博等人心中一凛。

       他们是军中的主薄、文书,也是苏大为的幕僚、参赞。

       即后世主将的参谋。

       但是到了这个时刻,不因他们是文职就会远离危险。

       战争到了若失败,连苏大为都不能保合。

       连李旦和李贤等皇族都不能保全的地步。

       他们怎能例外?

       这是一场,整体战。

       唐军人少,唯有人人奋勇,相信苏大为的判断。

       坚信苏大为的指挥。

       忠实不二的遵照大总管苏大为的命令,去推动每一个环节。

       才有可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轰轰轰!!!

       沉闷的战鼓声,如穿云裂石一般,响彻战场。

       大食重甲骑冲锋的势子只是稍挫。

       后方的重骑在听到号令后,疯狂催促着战马,绕开摔倒的战马,跳开被唐人车弩射穿的骑兵,向着车阵继续冲来。

       速度比之前慢了一些。

       可唐人的车,也不是多高大厚重的战车。

       不过是寻常辎重车辆。

       可运粮,可运军械。

       这便决定了,这些车不会太高。

       寻常战马一跃可过。

       “冲锋!!!”

       先前一轮车弩在大食人的骑兵中,造成极深的纵向创面。

       至少射杀了五六百名大食骑兵。

       但正如阿卜杜勒等人的判断。

       在两万大食骑兵面前,这点死伤,又算得了什么呢?

       虽然意外。

       但无伤大局。

       只要继续冲锋,十几丈的距离,呼吸可至。

       那旗下大唐的统帅,近得连五官都看得清。

       只要大食骑士冲上去。

       胜利便属于大食。

       “杀了唐人统帅!”

       “夺下他们的军旗!!”

       “杀!!”

       侥幸逃过弩箭的阿卜勒辛顾不上喘息,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战无不胜的大食铁骑,人人奋勇争先。

       踏着先前战友的尸骸。

       踩着血淋淋的血水,红着双眼,冲向唐人的马车。

       这么近的距离,唐人来不及再放第二箭。

       这种沉重的大箭,决定了要想换箭,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可是……

       崩崩崩!!!

       连弩!

       阿卜勒辛惊愕的神情凝固在脸上。

       随后,他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贯穿了身体。

       犹如破布娃娃般飞上半空。

       天空与大地在旋转。

       看到下方的战马,被旋转的铁箭撕成两截。

       看到远处大食骑手的绝望尖叫。

       看到唐军大旗下,那身材高大,宛如魔王般的唐军统帅,冰冷无情的双眸。

       还有他眼中,那如火焰般炽烈燃烧的杀意。

       呯咚!

       阿卜勒辛的身体沉重跌落地上。

       下一刻,无数铁蹄踏过。

       碾碎成泥。

       即使是万人之上的将军。

       在这战争中,一旦失败陨落,也是被无情碾碎的下场。

       战场之上,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

       大食人做梦也想不到,唐军的弩居然能玩出花活来。

       居然还能连射。

       但这不重要。

       战争进行到这一步,是意志与气势的较量。

       虽然唐军两轮车弩的齐射,对大食人心理造成极大的重挫。

       但大食铁骑,纵横中亚,从未有过对手。

       心气之高,作战经验之丰富,正值巅峰。

       只是短暂的震骇后,源源不断的铁骑继续奔涌向前。

       对着唐军的车阵,狠狠撞上去。

       轰隆!

       巨大的冲撞力,将一辆辆马车掀翻。

       重甲骑兵狂奔的冲击力,何止万斤。

       车阵掀翻后,十丈之外,便是唐军大旗,以及,大唐总管苏大为。

       “杀光唐人!”

       大食人的钢铁洪流,汹涌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