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古天竺梵典《僧祇律》记载: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昼夜为三十须臾。

       若换算成后世时间,相当于:一刹那为0.018秒、一瞬间为0.36秒、一弹指为7.2秒、一罗预为144秒、一须臾为48分钟。

       就在这一刹那。

       龟兹城头,郭待封失声惊呼。

       而大唐安西大都护裴行俭双眸圆睁,按在城头上的手掌,下意识青筋暴起。

       四周拥簇的唐军一时忘记呼吸。

       而远在大食人军阵中,统帅阿卜杜勒、哈栗吉等人,更是连心跳都是像是要停止了。

       整个战场,数十万人,无数双眼睛看到。

       大唐那小小的防线。

       赖以生存的车阵,被大人食人的铁骑无情的掀翻。

       摧垮。

       成了!

       “大食必胜!!”

       挥舞着弯刀的大食骑士,口里发出傲慢的呼喊。

       方才被大唐车弩射杀,所遭受的重挫,在这一刻已经微不足道。

       胜利最终是属于大食人的。

       看,那些唐人已经在大食人的弯刀下瑟瑟发抖。

       看那些大唐的将领眼中的恐惧。

       他们在大食人的铁骑下,只是待宰的羔羊!

       杀啊~~~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突然消失。

       那是一种更大的声音取代了战场的一切声音,将所有一切目光、听觉、心跳全都夺走。

       火~!

       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轰然爆起的火光,吞噬了一切。

       狂突猛进的大食人的铁骑,撞上这火焰,瞬间混乱。

       前队被爆炸掀翻,后队的战马恐惧烈焰,发出惊惧的嘶吼,战马想要止步,又被后续的战马撞翻在地。

       一时间,大食人的重骑自相践踏,死伤无数。

       对唐人的冲击,戛然而止。

       几乎同一瞬间,大食统帅阿卜杜勒、哈栗吉,龟兹城头的郭待封、裴行俭同时惊呼出声:“猛火雷!”

       猛火雷,是长年生活在西域和天山、金山的突厥人核心高层才懂的秘密。

       是昔年草原民族,西域胡人无意发现从地下渗出的黑色油脂可以燃烧,封闭在密闭空间可以爆炸后,逐渐在战场上发明出的爆炸物。

       数年前,突厥最后的狼卫曾携猛火雷突入大明宫,妄图用此物袭杀李治。

       最终被挫败。

       但此物的爆炸威力,及可怕的破坏力已经给唐军上下,以深深的震骇。

       苏大为的军中,之前一直恐惧害怕,握着横刀手心出汗的李敬业,深深看向苏大为的帅旗方向。

       “猛火雷……难怪,难怪你不怕大食人的重骑冲锋,这便是你的凭仗吗?苏大为,昔年宫禁之乱,究竟是不是你在幕后……”

       后面的话,他不敢说出口,但眼里凝视向苏大为,透出深深的忌惮感。

       苏大为骑在龙子背上,头顶上方帅旗随着爆炸掀起的气流,狂乱舞动。

       而龙子纹丝不动。

       天生异种的龙子,对这种程度的爆炸嗤之以鼻。

       身后的唐军战马发出唏嘶的吼声,四蹄迈动,不住的倒退。

       畏惧火焰,是生物的本能。

       尽管这些战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耳朵已被布帛堵上,眼睛也及时放下了遮挡的眼罩。

       但感受到前方袭卷而来的热浪,还有灼肤的炙热。

       战马依然生出恐惧。

       远离爆炸的唐军都如此。

       更不提身处在爆炸中心的大食人。

       冲得最快的数百波斯重骑,已经被藏于马车上的猛火雷掀翻。

       断体残肢随着爆炸四散飞溅。

       爆炸生出的大火又阻挡了后续大唐骑兵的冲锋,令其自相践踏。

       收不住势子的大食骑兵撞入火海中,只换来活活烧死的下场。

       那引以为傲的重甲和甲马,最后变成烧红的铁罐头,将人活活烧死。

       天空中的雄鹰发出尖利鸣叫,俯视向下方的眼睛,看到唐军前方十余丈的空间,方才的三百乘马车,已经随着猛火雷的爆炸,炸成一片火海。

       车上的黑火油旺盛燃烧着,形成一条长百丈的火带。

       大食的重甲骑冲锋,至此曳然而止。

       被大火无情的阻拦下来。

       龟兹城头,郭待封兴奋的两眼发红,大声道:“猛火雷,是猛火雷!不愧是苏总管,善于御物!”

       唐军将领用兵各有特点。

       如苏定方擅长利用天气变化,抓住战机,狂飙突击,瞬间催垮敌人。

       薛仁贵则是神力惊人,射术无双。

       能在乱军中斩将夺旗,一箭射杀敌首。

       率领唐骑如同挥舞的铁锤,一下又一下持续杀伤,将敌军敲碎。

       而苏大为,是公认最会利用形势之名将。

       在吐蕃,他能借雪崩之势。

       在高句丽,他能借汉江水之威。

       如今,在西域战场上,他又借了西域盛产的黑火油,用猛火雷,一击粉碎了大食人的冲锋。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

       谁能想到苏大为在单薄的兵力线上,居然还藏了一手猛火雷。

       裴行俭两眼微眯,口中发出感慨:“阿弥用兵,心细若此。”

       郭待封向他诧异的看来,就见裴行俭似无意道:“先以轻骑迷惑住大食人,令大食骑兵冲锋时,提前加速,消耗大食人的马车。

       待轻骑散开,大食人的冲势已过了顶峰。

       速度自然降下来。

       此一鼓作气,再二衰的道理。

       接着用车弩射杀大食人的前锋,再次重挫对方,同时也是激怒对方。

       使大食人的骑兵被愤怒蒙蔽,没有发现车上藏的黑火油。

       否则以黑火油的气味浓烈,数百辆马车的黑火油,稍有不慎,便被大食人察觉。”

       郭待封心中一凛。

       暗思果然如此。

       如此猛烈的爆炸,如此长的燃烧火带,可想而知,苏大为在这些马车上定然是装满了黑火油。

       黑火油的气味刺鼻,除非大食人鼻子都坏掉了才闻不出来。

       “还有时机的把握,待大食人撞翻马车,才点燃猛火雷,一举将大食人的前锋骑兵炸碎,燃烧的大火又阻挡了后续的大食骑兵。”

       裴行俭悠悠的道:“大食人重甲骑厉害,冲锋之势,当世无出其右,我大唐玄甲精骑都比不上。

       但是他们也有弱点。”

       “弱点?”

       “此重骑不耐久战,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此前苏大为用轻骑迷惑,用弩弓射杀,再用猛火雷一炸,这些骑兵的冲势已经被打断了。

       以他们战马马力,恐怕很难在短时间内重新提起速度。

       必须退下去休整,换马,或者迂回一个大圈,才能将速度重新提起来。”

       在战场上,骑兵的优势在于速度,速度,还是速度!

       一旦失去速度,马上的骑兵比步卒还不如。

       只有被围杀一个下场。

       而人马皆披重甲的大食骑尤其如此。

       一旦从马上坠下,或者战马停下,想再爬起来,难比登天。

       不过是一个大铁罐头罢了。

       郭待封心中微震。

       暗道裴大都护不愧是与苏大为并称的世之名将。

       一眼看出了大食人重甲骑的弱点所在。

       他顺着裴行俭的目光向唐军与大食交锋的方向看去。

       心下暗道:有大火阻隔,大食人的骑兵冲势无法再起,那么大食人的骑兵基本被克制住了,短时间内无法再发起冲锋,接下来会如何?

       苏总管会如何用兵?

       呜呜呜呜~~~

       唐军,进击!

       令旗招展,随着苏大为下出指令,身边的令兵吹响号角。

       望楼上三角令旗舞动。

       中军鼓手两眼光芒大盛,赤膊着上身,双手抓着粗大的鼓槌,按着特定的节律,奋力击打着牛皮战鼓。

       赤着的上身,古铜色的肌肉卉起。

       那轰然敲击战鼓的形像,给予唐军上下,乃至仆从军,无穷的信心。

       攻守之势易形了。

       现在轮到唐军出击。

       咚咚咚咚!!

       每一下战鼓,都仿佛沉重的敲击在所有人的心头。

       李敬业、李敬宗二将心中一凛。

       按着之前苏大为的布置,向着身边校尉大声下令。

       一千二百名大唐骑士,齐齐翻身下马。

       步战!

       身披铁甲,手持长槊,阵列向前。

       居中指挥的,正是李敬业与李敬宗两兄弟。

       他们是大唐名将李勣之孙。

       论“骑步兵”之术,大唐无出李勣之右。

       大唐贞观十五年,李勣被征调入朝,任兵部尚书。

       未及赴任,正遇上薛延陀真珠可汗叛乱。

       十一月,朝廷命营州都督张俭统率所部直逼薛延陀东境,李勣被授朔州道行军总管,率步卒六万,骑军一千二百人屯驻羽方。

       后与三万薛延陀骑兵遭遇,薛延陀畏惧李勣,率军急退。

       李挑选所部及突厥骑共六千人,穿越直道、白道川,在青山追上薛延陀军。

       双方阵战横亘十里。

       突厥骑与薛延陀军先战,被薛延陀大败。

       薛延陀军乘胜追击,射死唐军众多。

       李勣大怒,命骑兵下马,持长槊直冲,大破薛延陀兵。

       所有的回忆自李敬业脑中一闪而过。

       他骇然发觉,从征召自己入军,统领一个折冲府时,苏大为对自己的交代就是“下马步战,重甲长槊破敌”。

       难不成,苏大为从一开始,便想好了与大食军交手的手段?

       他早就预想到了?

       一念及此,李敬业心中大骇。

       若真的能布局如此长远,苏大为此人的城府谋算,究竟可怕到何种程度。

       他……他不是人!

       “起槊!”

       声边李敬宗的大喝声,将李敬业的思绪拉回现实。

       他顾不上多想。

       此是战争,凶险万分。

       哪怕是大唐将军,也有阵亡的可能。

       手中长槊平举,随着喊杀口号,一千二百支长槊一齐向前刺出。

       “刺!”

       噗哧!

       长槊为马战百兵之王。

       也是步战利器。

       为重兵器,专破重甲。

       随着大唐重甲步卒长槊阵的刺出。

       失去速度的大食人骑兵,齐刷刷倒下一批。

       仿佛被割倒的麦子。

       只看到鲜血随着长槊收回,从铁甲下喷涌而出。

       当然不是所有的铁甲都被大唐长槊刺穿。

       总有些好运的躲过一劫。

       又或者用手里弯刀勉强格开。

       但是这些大食人还来不及庆幸,就听到唐军中发出一声吼:“锤!”

       长槊荡起,充当配重的槊锤向下狠狠击落。

       铛!

       这一下重击,纵是身着铁甲也要被撞得口血喷吐。

       战马被敲中头颅,甲叶顿时出现一个凹陷,颅骨粉碎。

       一时间,面向大唐的大食重甲骑陷入狂乱之中。

       想要冲,前面被黑火油的大火拦住。

       没半个时辰,火焰根本不会熄灭。

       想后退,后面的骑兵蜂涌着,失去速度的铁甲和甲马,一时间哪里能转头后退。

       人人拥挤在一起,有的想战,有的想逃,有的茫然失措。

       再加主将战死。

       结果就是谁都有主张,但谁都腾挪不开。

       眼睁睁看着大唐步卒阵列向前。

       以黑沉沉的长槊不断收割人头。

       在这个时候,步卒的移动,比穿着铁皮罐头,骑着重甲马的大食人更有优势,更加进退自如。

       “逃!”

       “快逃!”

       “散开!!”

       “不想死的快散开!”

       终于有大食骑兵回过神来。

       唐军人少,这是他们致命的弱点。

       一千多长槊步卒,无法对近两万的大食铁骑合围,这就给了大食骑兵脱围的机会。

       只要反应过来。

       只要从混乱中稍稍恢复秩序和组织,不要拥挤在一起。

       渐渐的,混乱稍止。

       有聪明的大食人开始抛下战友,扔下头盔,摘下沉重的甲叶。

       驱赶着战马,向与唐军相反的方向溃退。

       就在此刻,嗖嗖嗖~~

       一片箭雨洒落。

       在想要溃退的大食骑军中,爆出团团血花。

       是突厥轻骑。

       先前迷惑大食人的一千六百余突厥轻骑,在战场上兜了一个圈子,又杀回来了。

       这个时候,苏大为的战术才露出全部峥嵘。

       以猛火雷阻挡大食重甲骑的冲锋。

       以步卒长槊阵,收割人头。

       以突厥轻骑去围猎,敲碎大食人的骑兵组织。

       龟兹城头,所有唐军欢声雷动。

       连日来被大食人压着打,围城打,屠杀唐军的郁闷和愤恨,一扫而空。

       “不愧是苏大总管!”

       “世之名将!世之名将!!”

       “苏总管这不是要击败大食人,而是屠杀!”

       “这是要杀光大食重甲骑!”

       郭待封狠狠一拳击在城垛上。

       拳端被粗砺的大石擦破,都毫无所觉。

       任凭鲜血自手指间滴落。

       他的眼睛涌起泪花。

       耳边仿佛听到无数唐军惨烈的呼喊。

       他无法忘记,在怛罗斯,在碎叶水边,三万唐军重甲步卒结阵。

       结果被一万大食重骑兵冲锋催垮。

       无数唐军在碎叶水边被敌人杀死,河水为之尽赤的画面。

       他无法忘记,那一颗颗唐军头颅,被大食人垒作京观,那一张张绝望的脸庞。

       想回长安,想回大唐的孤魂野鬼。

       “好……好啊!杀光他们!杀光这些胡狗!”

       郭待封恶狠狠的咒骂着。

       仿佛要吐尽胸中浊气。

       昔年长安贵公子的优雅,那些礼节,早已不翼而飞。

       对这些畏威不怀德的胡狗,跟他们说道理无用,就只有以杀止杀,以牙还牙。

       用铁血和征服,教会他们敬畏。

       裴行俭远望着这一切,心中默默计算。

       以苏大为的计策,可谓十分周全了。

       在唐军手里如此少的兵力,如此少的牌面下,能打出这种战绩。

       几乎是压着大食人在屠杀。

       而唐军自身损失微乎其微。

       这种战略战术,苏大为果然无愧名将二字。

       若是战局这样发展下去,胜利必将属于大唐。

       可是……

       裴行俭的目中闪过一抹忧虑。

       那些大食人,会如此简单吗?

       “哈栗吉,你在做什么?还不快下令,让骑兵退出作战序列!”

       大食行营望楼上,阿卜杜勒发出咆哮声。

       四周的武士听到他的咆哮,一个个脸色大变。

       大食的统帅阿卜杜勒一向以微笑闻名,从未见过他在人前失态。

       但是此刻,居然情绪激化成这样。

       一个个武士低下头颅不敢去正视两位统帅的争吵。

       “大帅,现在对骑兵下令毫无意义,他们已经失去了组织和调度能力。”哈栗吉的脸色十分难看,阴沉得几乎渗出水来。

       “我们没料到唐军居然有猛火雷,这一次,是我们失算了。”

       “别说那些没用的,下次我们也可以弄猛火雷炸他们,但是这一次……先让骑兵退下来,见鬼,那是我们大食最精锐的重骑,搜遍全大食,也没多少重骑,你知道他们有多贵吗?”

       “大帅,我知道,但是现在令他们撤退,谁来执行呢?骑兵已经被打乱了,瘫痪了。”

       “那也不能让他们就烂在那里,看着被屠杀!”

       阿卜杜勒的眼睛里血丝满布,几乎将唾沫星子喷到哈栗吉的脸上:“副帅,我要提醒你,这些骑兵都是总督手中精锐,是借给咱们的,如果全死在这里,这一仗就算赢了,我们也是输了。

       我们无法面对总督,无法面对哈里发的怒火。”

       “依我之见,大帅。”

       哈栗吉阴沉着脸道:“现在让他们退出战场不现实,唐军也不会给这个机会,我们现在想的不应该是怎么救这些骑兵,而要想如何扭转局势,如何胜利。”

       他阴沉沉的道:“这种时刻,骑兵的牺牲是必须的。”

       “你疯了!”

       “很遗憾大帅,你没有发现唐军统帅的厉害,这一仗,我们从开始就失算了,如果不怀着断腕的决心,恐怕……你我未必能活着走出战场。”

       “你……”

       阿卜杜勒下巴上的山羊胡子翘起。

       盯着哈栗吉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简直荒谬!”

       呜呜呜~~

       激烈的号角声,战鼓声此起彼伏。

       绵延数十里的战场上。

       唐军以千余突厥轻骑为翼,包裹着,封堵着大食人重骑的退路。

       用箭雨射杀敌方将领,同时粉碎大食骑兵突围的图谋。

       以李敬宗和李敬业率领的大唐步甲,正以长槊不断前进,压缩着大食骑兵的生存空间,持续收割生命。

       而随着战鼓声起。

       苏大为亲率剩余三千二百余名大唐精骑,从右翼包抄向大食骑兵。

       从高空向下看。

       两万大食骑兵已经失去了移动,失去了活动空间。

       正前方被大火所阻。

       侧面被大唐的长槊兵,还有突厥轻骑包围。

       另一面,苏大为亲率的精骑正在迅速涌入。

       而后面,则是大食人自己的步卒。

       大食骑兵如果掉头冲向步卒方阵,唯一的可能就是搅乱自己人的阵地。

       最后自相践踏,全线溃败。

       唐军骑兵,将会成为驱赶羊群的牧羊人,利用骑兵的机动和速度,不断收割和追击大食人。

       最后将所有大食人杀死。

       此时,若将视线再拉远一些,放眼整个战场。

       可以看到在大食人主力中军的左翼。

       突厥部的阿史那屈度,已经与大唐右翼的吐谷浑部相交接。

       双方骑兵此起彼伏,箭雨穿空,绞杀在一起。

       战局一时相持。

       短时间内,阿史那屈度无法支援大食人作战。

       而在大食人的右翼,以论卓尔率领的吐蕃军,则和苏大为左翼的三万余吐蕃仆从军遭遇。

       双方经过短暂试探,已经开始冲锋和较量。

       虽然同属吐蕃人,但各属不同阵营和族群,相似的骑兵战术,相差不大的兵力,使得双方战局从一开始,就呈胶着状态。

       胜负的关键,在双方主力。

       大唐的精锐,与大食人的精锐。

       只有一个能活下来。

       而活下来的那个,将成为战场主宰。

       呜呜呜~~~

       冲锋的号角声,响彻天地。

       血红的唐旗招展。

       “大唐万胜!!”

       “万胜!!”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予兴师,修我戈矛!”

       龟兹城下,第一次出现唐军战歌,声震天地。

       开始是远处的战歌声传过来。

       后来是胡人仆从,跟随唐军嘶吼。

       最后是龟兹城头,整个龟兹城的唐军和唐人,跟着苏大为的唐军一齐呐喊。

       天地失色。

       一时尽是唐音。

       明明只有数千人的唐军,明明面对着十几万的敌军。

       但是这一刻,天上地下,只有唐人的声音。

       整个天下,都是大唐军歌!

       仿佛大唐才是人多的一方,仿佛大唐才是战场之王。

       气势雄壮,一往无前。

       “疯了!”

       马车上,随着三千唐军狂奔猛冲的李贤,苍白着脸色,呢喃自语。

       坐在他对面的小胖子李显,脸色微微涨红:“阿兄,听,是我们的歌,是我们的歌!好激动!”

       “激动个屁!”

       李贤骂道:“能活着回去再说吧!”

       虽然在骂,但他惊讶的发觉,自己心跳得好快。

       这就是战场的感觉吗?

       这就是唐军的作战方式吗?

       心里,竟隐隐期待苏大为胜利。

       呸,他若输了,本王岂非一起死?

       当然要赢!

       但苏大为还是可恶的,居然挟本王在军中,令本王遭遇不测之危。

       回京后,一定要上禀母后,狠狠治他的罪!

       心中咒骂着,方才还因恐惧瑟瑟发抖的李贤,下意识扑到马车窗边,看着窗外奔腾如龙的大唐玄甲精骑。

       看着明光铠,横刀与马槊熠熠生辉。

       看着甲光耀日,杀气横空。

       壮怀激烈。

       “杀啊!杀光大食人!”

       李贤与李显一齐发出亢奋吼叫声。

       胜利的天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大唐一方倾斜。

       眼看着三千余名大唐玄甲精骑,在苏大为的指挥下,将大食重甲骑兵的生路不断压缩。

       就在此刻,天空突然传出凄厉声响。

       呜~~!~~

       轰!

       斗大的飞石,自空而落。

       狠狠砸入大唐的军阵中。

       巨石翻飞,翻在唐军中碾出一条长长血路。

       军歌声霎时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