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剑匣胡霜影,弓开汉月轮。

       ——骆宾王《咏怀古意上裴侍郎》

       一把沾血的大弓,摆在苏大为的面前。

       帐内一时沉默。

       苏大为目光凝注在神弓上,久久不发一言,仿佛化作石像。

       各级将领,分列大帐两边。

       桌案面前,跪的是两名血迹淋漓的大唐军将。

       手抱金盔的是裴氏裴度。

       双手撑地,摇摇欲坠的,乃是薛仁贵义子薛丁山。

       “仁贵他……”

       久久,苏大为终于开口。

       他的声音竟有些虚弱:“我与他相识自永徽年,至今已经快二十年了……”

       “请大总管,为薛将军报仇!”

       裴度以头顿地。

       苏大为目光投向薛丁山:“仁贵最后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让我将神弓还给大总管。”

       苏大为又是长久的沉默。

       无声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他身上积聚。

       那是一种无法言说,无法描述的伤感、愤怒。

       像是九天之上,巍巍高山,雾霭苍茫,隐隐听得巨风怒吼,雷霆阵阵。

       苏大为的手,缓缓伸出,握住桌案上的大弓。

       那上面的血水,涂满了掌心。

       早已凝固的某种东西,像是猛地释放出来。

       他转头,看向身边的主薄:“骆宾王,我军后勤粮草都跟上了吗?”

       “回大总管,草原各部闻之大总管亲临,都自动奉上牛羊和牧草,暂解缺粮之急。”

       “大军口粮可支多久?”

       “半个月。”

       苏大为沉思片刻,再次开口:“还有多久会与大食人的军马遭遇。”

       这一次是卢照邻开口:“回大总管,还有半日。”

       半天之后,将到达大食军队力量的边缘。

       到那时,战场的迷雾将被打开。

       大食与大唐,将会发现彼此。

       大战一触即发。

       苏大为沉思着,将一道道命令发出去。

       卢照邻与骆宾王一一照办。

       他们俩连同王勃、杨炯原本在蜀中任从事。

       此次苏大为的唐军精锐皆从蜀中调拔,顺便将他们四人也征召入军

       以充幕僚和主薄。

       军中往来,千头万绪,光靠安文生和南九郎、杨博等人,显然无法应付那么多的往来文书和信息。

       对初唐四杰来说,这亦是苏大为给他们一个晋升之机。

       从营帐里出来时,王勃深怀忧虑,深深回看了一眼,手拿着苏大为的手令,不急着交令,而是忧心仲仲道:“大总管不知有没有受薛仁贵之事的影响。”

       杨炯看了他一眼,眉头微扬:“不至于吧,大将军什么风浪没见过?何况慈不掌兵。”

       “那是你对大总管不了解。”

       王勃回忆起昔年在长安之事,摇头道:“大总管表面看着平静,但他十分重兄弟之情,薛礼与他相交二十载,此兄弟情义,只怕他……”

       正说着,骆宾王掀开帐帘出来,低喝道:“军情如火,不赶紧办事,还在这里说些什么?”

       “哦哦,我们这就去。”

       两人忙拿着手令,向各军机营帐奔去。

       大军上下,除去唐军,还有数万是胡人仆从。

       如何作战,如何联络,资源如何调度,情报如何共享,如何令行如一。

       皆是学问。

       其中传递手令,皆要靠大总管身边幕僚去操持,也即王勃等人的调度分配。

       骆宾王长叹一声,他久在西域和蜀中行走,但此次大战未开,心中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

       仿佛第一次感到唐军前途未卜。

       这在大唐开国数十年来,是从未有过的情景。

       哪怕当进吐蕃气势汹汹,一度吞并吐谷浑,杀了大唐公主和吐谷浑王。

       大唐依旧信心满满。

       因为那时的大唐,可以轻易从关中抽调十几万府兵精锐。

       但这一次,东面要弹压叛乱。

       西面既有突厥和诸胡叛乱,又有大食人的进犯。

       唐军在此连折了两阵。

       这可能是大唐开国以来,最恶劣的情况了吧。

       “骆兄。”

       骆宾王顺着声音回头,一眼看到卢照邻手拿数份苏大为签署的手令出来。

       “照邻,边走边说。”

       骆宾王要去后勤处去寻周良,做最后战马和战车的调度,不敢怠慢。

       “依你看,这次大总管成算如何?”

       “不好说。”

       骆宾王沉吟道:“光看纸面上的数,大食人实力在我们之上,若此次大总管手里有五万府兵,都不用顾忌,但是……”

       哪有五万大唐府兵,连一万人都不到。

       剩余七万多人,都是胡人仆从。

       虽然胡人畏惧大唐,畏惧苏大为。

       但这些人,打顺风仗行,一旦作战不利,只怕不战自溃。

       没有如大唐府兵一样,牺牲的觉悟和勇气。

       这仗究竟要如何打?

       以骆宾王和卢照邻等长年在边塞从事的官吏,一时间,也想不到丝毫有把握的办法。

       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苏大为身上。

       希望他不负名将之称。

       真能出奇计,一举击败大食。

       咚咚咚~~

       日头渐向西斜。

       迤逦数十里的唐军军阵,气氛有了微妙的变化。

       充任唐军斥候的吐蕃骑手与大唐归化突厥骑已经回报,斥候部已经与大食人的斥候对上。

       两方的斥候如飞舞的蜜蜂,不断碰撞,凋亡。

       这是大战即将开始的前奏。

       大食人就算再迟钝,现在也当知道,大唐救安西大都护的援军,已经来了。

       双方都在极力活捉对方的斥候,以审出有用的情报。

       相信用不了多久,大食人对大唐这边的兵力、势力构成、主将,都会有一个更清晰的了解。

       这一切需要时间。

       两军主力交接,也需要时间。

       和普通人想像的不一样。

       无论是八万大唐混合军,又或者是大食人的军阵,都无法迅速移动。

       近三十万人汇聚在龟兹城附近,弥漫百余里。

       就犹如两片洋流,渐渐流动汇聚。

       大食人一袭白衣,黑甲。

       唐军精锐则是清一色的大唐十三甲,金甲,血色披风。

       而唐军数万胡人仆从,衣甲旗号则是五花八门,五颜六色。

       这一相比较,显得唐军这边成分更加复杂,军阵更加杂乱。

       双方的斥候不断交接碰撞。

       双方的游骑轻骑已经奔出。

       轻骑的速度最快,既可以突破敌方军阵,刺探敌情,也可以灵活机动,护住本部侧翼。

       出人意料的是,无论是唐军这边,又或大食这边,轻骑都是由突厥人充任。

       原本是同族的兄弟,此刻竟成了生死大敌。

       阿史那顺和阿史那延亲自领着突厥轻骑,飞驰向大食人的军阵。

       从大食人方向,也飞驰出阿史那屈度麾下狼骑,与之交手。

       双方犬牙交错,犹如恶犬般不断撕咬,狙击,刺探、擒杀。

       无数情况随着斥候和前锋轻骑的交手,不断传回两方的统帅手中。

       没有任何侥幸的可能。

       这是一场实打实的硬仗。

       双方在彼此眼中都明明白白。

       龟兹城附近的开阔地带,也杜绝任何利用地形玩花招的可能。

       只有堂堂正正之师,决一死战。

       但是正面野战。

       以大唐的军力,如何撼动大食人厚重的军阵?

       此时仍是未解之迹。

       这个巨大的疑问,沉甸甸的压在所有唐军将领的心头。

       甚至压在胡人仆从头领们的心中。

       心中忐忑到极点。

       唯一的仰仗,就是苏大为这个人。

       关于他身上过往的战绩。

       在战场上,苏大为从未输过。

       呜呜呜~~~

       沉闷的号角声响。

       双方的主力渐渐加快速度前出。

       一只雄鹰翱翔在天际,以鹰眼向下俯瞰。

       雄阔的绿洲上,有河流蜿蜒而过。

       中间一个小小的黄点,便是龟兹城。

       黑白二色的大食人的军队,厚而密集,如汹涌的潮水,不断拍打着龟兹城。

       更大部份,却向着东面涌去。

       如同密集的蚁群,无边无际。

       而东面的唐军,以中间的七千唐军为核心中军。

       左翼是吐蕃仆从军。

       人数大致三万上下。

       分别由吐蕃象雄部、白兰部、狼羌部、若水部,等各部组成。

       俱是清一色的骑兵。

       身上的衣甲和武器看着十分纷杂。

       若是和唐军相比,简直和土匪贼人没什么区别。

       吐蕃被大唐灭了以后,当地各部已经凑不起一样的衣甲和武器了。

       制度上已经从统一的吐蕃帝国,分裂成无数小部落。

       在唐军中军右翼,则是吐谷浑人。

       人数为两万八千。

       相比吐蕃人,吐谷浑人看着要好上不少。

       至少战马颜色比较统一。

       大家的衣服也都是草原牧民的粗布。

       手里的武器也俱是能割草的弯刀,或者狗腿刀。

       长鞭、铁锤等。

       而且吐谷浑人善射,人人背上都背了猎弓。

       除了吐谷浑人。

       还有近两万各西域胡族混杂的队伍。

       充做唐军的后军。

       这支胡人仆从是由回纥、突骑施、沙陀、铁勒,以及突厥等各部组成。

       成份越发复杂。

       统一由阿史那道真统领。

       唐军左翼仆从是由苏大为麾下安文生统管。

       右翼,则是以薛讷、苏炎、高大虎、周良等各将分头协理。

       程处嗣、尉迟宝琳则在苏大为的中军,帮助他掌握这支唐军。

       隆隆隆隆~~

       沙场上,突然吹起狂风。

       肆掠的风,犹如千万里外玉门关吹来般。

       带着一股锐利之意。

       鼓声四起。

       声震天地。

       大食的军马开始加快速度。

       护着大食军左右两翼的吐蕃人和突厥人,向两边让开。

       大食人的主力,十二万大军,分前中后三部。

       前军二万精锐重甲骑。

       亦即重装骑兵。

       向前推进。

       数万战马,蹄声如雷。

       一时连战鼓声都被压过了。

       中军六万人,阵型最为厚实。

       六万大食步卒,与中原战阵不同。

       他们身上几乎没有披沉重的衣甲,而是以轻甲大盾,长矛阵列。

       在一队轻卒之后,还有巨大的战车,隆隆的向前开赴。

       战车之上,明显有如投石机般的装置。

       若是进入射程,只怕一轮齐射,就会令唐军死伤惨重。

       在战车之后,乃是各种身形巨大的异兽、诡异。

       有地狱獒犬,有巨大的战象,有犀牛,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怪物。

       带起黑雾腾起,吼声震天。

       各种五色彩旗,迎风吹起。

       最后是大食人的后军四万人。

       这些大部份是辎重。

       车队。

       还有随军的一些妇儒和民夫。

       作为非战部队,被留在了最后方。

       但若有需要,这些人随时也能武装起来。

       呜~~~

       突厥人的牛角在吹响。

       这是进攻的前奏。

       踏踏踏踏~~

       激烈的马蹄声响。

       大唐这边开始做进攻最后的准备。

       由阿史那顺和阿史那延两名年轻突厥将领率领的一千六百名突厥轻骑,战马开始加速。

       在这之前,这些骑士已经披好了衣甲,检查了武器,填满了箭矢。

       大战后,谁也没办法中途叫停。

       也不知会交战多长时间。

       也许会是一场迅速的崩溃。

       但更多的可能是一场艰辛的鏖战。

       能带多少就带多少。

       一会箭射完了不会再有机会补充。

       在一千六百名轻骑之后,苏大为的中军也在快速推进。

       从高空上看,唐军像是一个逐渐前伸的拳头。

       以中间数千唐军为矛,向前刺出。

       大食人的军队,几乎是同样的战术,没有派两翼前出。

       而是以中军向前压上。

       大唐与大食,在龟兹城前,犹如两只攥紧的拳头,不断加速。

       即将碰撞在一起。

       龟兹城头。

       郭待封以手扶墙,面色凝重。

       受唐军援军的影响,大食人对龟兹的攻势,在一个时辰前已经停下。

       这给摇摇欲坠的龟兹城最后的喘息机会。

       疲惫不堪的守城唐军还来不及欢呼庆祝,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一时连呼吸都忘记了。

       “郭将军……我们会赢吗?”

       一名唐军队正,向着郭待封颤抖着问。

       郭待封嘴唇微微颤抖,想说什么。

       但话到嘴边,却无法说出口。

       他与大食人交过手,知道那是一只怎样可怕的军队。

       他们,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王。

       当日在怛罗斯,郭待封率领的三万余名唐军步卒发现敌情,已经摆开了阵势。

       要知道大唐的重甲步兵,再加长槊,曾经也是无敌天下的代名词。

       但是在大食人的重装骑兵冲击下,那引以为傲的重甲,转瞬间被撕扯粉碎。

       兵败如山倒。

       郭待封痛苦的闭上眼睛。

       “大都护!”

       突然,身边有人发出惊呼。

       然后是此起彼伏的行礼声。

       郭待封张开双眼,一眼就看到安西大都护裴行俭,在亲卫的陪同下,走上城头。

       一直走到城垛边。

       “都护,虽然大食人现在停止攻城,但大都护还是在城内指挥较好,万一有个闪失……”

       裴行俭挥手止住郭待封的问。

       他极目眺向远方。

       沧然的脸庞上,有着掩盖不住的疲惫之色。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这一战,苏大为不能摧毁大食主力,那龟兹城也就到头了。”

       郭待封及四周的唐军,为之默然。

       龟兹城不比大唐的军镇。

       这是一座小城。

       只能容纳数千人。

       能撑到现在,没有倒下,已经是奇迹了。

       全凭着安西大都护裴行俭坐镇。

       凭着唐军心中一口气,一股不服输之念。

       若是亲眼看到唐军援军,在苏大为的带领下,依然被大食人击败。

       龟兹城上下的心气就没了。

       除了城破人亡一途,绝没有第二个可能。

       呼~~

       激烈的西北风,吹着军旗。

       城头上插的残破大都护旗,猛地被扯得笔直,发出猎猎响声。

       “来了!”

       “要开始了!”

       裴行俭双眸一张,喃喃道:“这是杀伐之气!”

       “大都护……依你看,苏大总管,能赢吗?”

       郭待封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忐忑,向裴行俭问。

       裴行俭沉默着没有回答,停了一停,反向他问:“你与大食人交过手,曾说大食人的重甲骑厉害。”

       “确实厉害……人马具着甲,力量何止千万斤。”

       郭待封脸色一白,心有余悸道:“就算是我们唐卒重甲列阵,也难挡他们的重甲骑冲撞,那绝非人力所能及……”

       裴行俭脸色变得越发凝重起来。

       大食人的重装骑兵,突厥人以前也用过。

       但是后来渐渐不弄了。

       为何?

       因为战马。

       中原的战马乃至草原的马种,身形都较为矮小。

       特点是耐力长。

       所以不耐大重量。

       若是人马都着甲,重量过大,骑兵冲锋的速度势必受到影响,反而限制了战术发挥。

       所以无论是大唐,还是突厥人。

       后来的骑兵,皆以轻骑和具装骑为主。

       大唐和突厥的具装骑,主要是人披铁甲。

       战马只给简单皮甲防住要害。

       而大食人,无论是人,还是战马,都是披着铁甲。

       那份重量加速度,冲击力之强,破坏力之猛烈,当世无人能及。

       大食人能用这重甲,乃是因为大食的马……

       就是昔年汉武帝所寻的汗血宝马。

       即大宛良驹。

       大食之马,无论身形、力气、冲刺的爆发力,都远胜唐人之马。

       所以才能承载人和马的具装重甲骑。

       这一点,目前郭待封和裴行俭都想不到好的破法。

       以裴行俭所想,唯一的方法,可能只得以车阵为城,将战马和拒马列在阵前,以抵挡大食重甲骑的冲击力。

       但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提前布置,否则时间来不及。

       眼下唐军与大食人即将遭遇,看苏大为那边,首先排出来的却是一些轻骑。

       似乎丝毫没有动用车阵的打算。

       就算是裴行俭,现在也猜不透苏大为的应对手段。

       “若阿弥能抵挡住大食人的重骑冲锋,这一战,就有赢的可能。”

       裴行俭凝声道:“若是抵挡不住……”

       若是挡不住,被大食人重甲骑直接冲垮阵势。

       到那时兵败如山,一切休提。

       城上,城下,数万,乃至数十万人。

       无数人的眼睛,无数颗心,全都高高提了起来。

       隆隆隆~~~

       激烈的马蹄声。

       沉闷的战鼓声,还有高昂的号角声,混杂在一起。

       惊天动地。

       近了,越发近了。

       控着缰绳的阿史那延,感觉自己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他不明白大总管的用意。

       不知道苏大为在如此重要的战役上,为何要让突厥轻骑打头阵。

       从他的视角看过去。

       整个天地,都像被大食人的战马给淹没了。

       无边无际的大食人铁骑狂奔而至。

       人和马,都被狰狞可怕的铁甲包围着。

       掀起惊人的烟尘。

       仿佛地狱出来的魔王。

       咚!

       咚咚咚!!

       自苏大为的中军中,传出战鼓声。

       这是催促突厥轻骑出击的号令。

       阿史那延远远看了一眼阿史那顺的方向。

       双方颇有默契的一声低喝:“出击!”

       两万突厥重甲骑。

       一千六百大唐轻骑,在战场中心,骤然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