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九欲渊

    十岁的独孤卓还是个孩童,懵懵懂懂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

    他只记得那时母亲病得很重,偶尔清醒的时候也会自我怀疑,迷糊地说着那个男人是不是不会回来了。

    她那时神智不清,临终前仿佛着魔般握着独孤卓的手说她好恨,好恨这一世孤苦等待,好恨未婚先孕,这一世困苦皆是那个男人和孩子带来的,若是来生,她绝不想再遇到这两个人。

    病榻上的母亲将独孤卓与他父亲视作一体,仇恨的眼神与话语刺痛了独孤卓的心。

    独孤卓没有恨过母亲,十岁前他确实过得困苦,母亲也一直被人唾弃,是未婚生子在凡俗间是多么令人不齿的事情,她被父母逐出家门,远赴小镇。生活累弯了她的腰,病痛让她难以快乐起来。

    独孤卓只是觉得,若是自己没有出生就好,可能所有人都会变得更好一点,不管是他母亲还是夜舟。

    “你们是想让玄剑剑主,否定自己的存在吗?”独孤卓问道。

    庙祝道:“只有这样,玄剑难以收服,双剑总有一方是无主的。擎天剑派想要培养一个新的剑主,怎么都要十多年,我们是为了争取时间。”

    这个npc忽然变得无比灵活,不再是模板化地回答特定问题,他的神情也变得惊恐起来,双手抓住自己的衣襟道:“只是我们没想到,他还是执掌了玄剑。我们只是想争取时间,却没想到他做得那么彻底。不仅毁掉神界,连幽都也难幸免,他是个疯子!”

    独孤卓盯着庙祝的变化,明白他又将某个人带到游戏中,只是这人他并不认识。

    “你是何人?”独孤卓问道。

    “幽都九欲渊守门人,焦炎。”庙祝道。

    幽都是鬼族和魔族所在之处,主掌生死轮回,本是与人间一样有秩序的地方,偶有厉鬼和魔族作祟,幽都也会派人捕捉。

    唯独九欲渊不同,九欲渊一直在吸收人间幽都九欲,邪念过多,难以净化只能镇压。玄素二剑其中一个使命就是镇压九欲渊,不让九欲渊的魔气侵蚀幽都,防止幽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魔域。

    断剑之时,独孤卓悲痛之余也没忘记自己的使命,天柱崩塌引得苍澜山脉大火,素剑上通神级,玄剑下至九欲。独孤卓引苍澜天火直达九欲渊,将九欲渊及其中的邪气烧得一干二净。

    自此幽都再无九欲渊,而那些溢出的邪气,也会因神界破损后人间过多的灵气逐渐净化。

    人间形成一种新的平衡。

    大概不论神界还是九欲渊都没有想到最终会变成这样。

    焦炎说了这番话便消失了,又变回那个普普通通的庙祝,正殿外也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吗?我们可以进来吗?”

    独孤卓当下便扒了庙祝的衣服,以“缚字诀”困住庙祝,将仅剩中衣的庙祝塞进到城隍神像后面。

    他换上庙祝的衣服,手持扫帚,朴素的灰袍掩盖不住他出尘的气质。

    换成玩家是无法对npc做什么的,扒衣服什么的更不可能,但是独孤卓可以,在他替换庙祝的瞬间,游戏卡了一瞬。

    这一瞬太快,快到所有玩家都没反应过来,包括一直维护数据的程序员,也没看到这短短一个字符的变化。

    唯有《九重天》的人工智能系统在独孤卓的数据上打了个转,仿佛什么也没看见一般继续处理其他系统垃圾了。

    “进。”独孤卓道。

    挡脸这才敢打开正殿大门,进来后立刻摘下斗笠,取下各种遮挡物,独孤卓看清这几人的容貌。

    其中两个摘下一个手镯,身高立刻暴涨一尺,足足有两米多高,这二人肌肉发达,头上长着两个小小的角,指甲锐利,肤色也有些发红。

    这便是低级魔族了。

    另外三人都是阴森森的,摘下斗笠后,其中两人地上的影子就随着斗笠一起被丢到角落里,这两个玩家本身是没有影子的,是鬼族。另外一位玩家倒是有影子,只是肤色青白,看起来应是僵尸一类的鬼族。

    “捂死我了,”一个魔族说道,“这狗日的游戏不给人活路,魔族居然会怕光。”

    “你怕光也不会死,我们鬼族是见光死。”鬼族甲道。

    僵尸看到独孤卓假扮的庙祝,当机了一秒后狂拍旁边的鬼族乙:“快快快,快截图!”

    僵尸的手臂从鬼族乙的身体中穿过,什么也没有拍到。鬼族在20级以前是不能凝体的,整个鬼只是虚影,不会被实体碰到。

    众人被僵尸的叫声吸引,一同看向独孤卓,倒抽一口冷气。

    独孤卓拿着扫帚,眉眼淡淡的,对几个玩家道:“不知几位少侠有何贵干?”

    “我们就是来截图拍个照……不对,我们是来做主线任务的,你的相貌怎么和昨晚一点也不一样了?”魔族乙问道。

    独孤卓不慌不忙:“千般法相,皆为皮囊。”

    “这不是白天了吗?npc换一个也正常吧。而且我们在做主线任务,说不定有特殊待遇呢。”鬼族甲搓了搓手道。

    几人根本没有怀疑独孤卓npc的身份,对独孤卓道:“我们已经把阴气注入到杨寡妇的豆腐里,接下来还有什么主线任务吗?”

    原来他们不是去买豆腐,而是去投阴气。

    这种注入了阴气的豆腐,常人吃了会身体虚弱,大病不起,也不知道魔族这边打得什么算盘。

    独孤卓倒也不恨这几个玩家,他知道玩家们做事是不知道原因的,只是按照游戏公司的提示走,他倒是可以给这些玩家制造点麻烦。

    “豆腐中加入阴气后,可能会有捕快调查此事,你们去衙门捣乱,防止他们破坏幽都大计。”独孤卓道。

    他昨日在摊位上见过衙役,等级起码有25级,几个玩家到衙门捣乱怕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好的。”捂脸小队口中答应,却谁也不走,而是围着独孤卓打转。

    僵尸:“睫毛好长啊,睫毛精转世!”

    鬼族甲:“他的五官比例特别完美,看看这笔挺的山根、薄厚始终的嘴唇、恰到好处的眼角、整齐的牙齿、完美的下颚……天庭、山根、下颚的是黄金分割比例,眉毛更是不用修就这么好看,眼睛……”

    鬼族乙:“行行行,你是整形医生吗?这分析也太硬核了。”

    魔族甲:“这建模,游戏公司在他身上下了多少工夫?这一举一动这么自然,我仿佛看到了无数个肝爆炸的样子。”

    魔族乙:“你这也太血腥了,我都没心情拍照了。”

    几人围在独孤卓周围,边拍照边念叨,还控制不住地想伸手摸独孤卓的脸。

    独孤卓冷冷道:“少侠,城隍之下,休得无礼。”

    “哇,无礼了会怎么样?”鬼族甲仗着自己没有实体,抓向独孤卓的手臂,想要和他来一个负距离接触。

    “区区鬼怪,放肆!”

    独孤卓默念《五行剑诀》,手中扫帚顿时四分五裂,每一根扫帚条皆化为利剑袭向五位玩家,将他们捅了个万箭穿心。

    杀掉五个玩家后,独孤卓又收到了系统提示,斩妖除魔,获得5点正义值和足够升到13级的经验,独孤卓没有选择升级,免得超过了叶舟。

    而同样的,他收到了“叮!你自创剑法,系统奖励空白玉简一块,已收入储物法宝。请为剑法命名并按照提示制作成玉简提交等待游戏公司审核,审核成功后可将剑法以交易的形式传授给其他玩家”的提示。

    以自创的剑法杀掉玩家,果然可以获得自创招数的空白玉简。

    独孤卓没有立刻录入《五行剑诀》,而是一个掌风将五位玩家的尸体丢出城隍庙正殿,关上正门,把庙祝从佛像后面拖了出来。

    他换回衣服,为庙祝解开“缚字诀”,又从后门悄无声息地离开正殿。

    独孤卓跳出城隍庙墙壁时,又收到了“乞丐长老让你去抓鸡”的系统提示,这些npc倒是真能折腾玩家。

    “你可算出来了,我真怕你露馅。”叶舟看到独孤卓出来,立刻拉着他跑了几步,来到隐蔽处才气喘吁吁地说道。

    “没事,得到消息了。”

    独孤卓正要说消息,叶舟抬手捂住他的嘴,小声道:“等和傲天他们会合后再说,人家辛苦做任务,总不能落下他们。”

    “好。”独孤卓轻声道,说话间嘴唇不经意碰到了叶舟的掌心。

    叶舟因为没感受到昨晚的微风觉得可惜,今天上线时大着胆子把触觉和痛觉调到了50%,掌心倒是感受到了独孤卓这一碰。

    虽然比现实中轻很多,却还是让叶舟心跳加速。

    他装作没触觉一般收回手,找到轻月,三人与傲天联络后,终于在王奶奶家的鸡笼附近集合。

    “这是鸡还是麻雀啊!”傲天指着屋顶的鸡气道。

    他又转身对黑猫说:“还有你,你不是动作灵敏吗?身为猫你竟然不会抓小鸡?”

    “我是猫,不是老鹰!”黑猫道。

    两人正满身鸡毛地吵架,独孤卓等人赶到,只见独孤卓轻巧地跃上屋顶,随手抓了两只鸡,丢给一旁的叶舟。

    他动作轻盈,飞快地抓了十只鸡,小队每人两只,照价给了王奶奶的银两,终于完成了这一系列繁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