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浣衣女

    “不会吧,你假扮npc真的成功了?”

    拎着鸡去找乞丐长老的路上,龙@傲天听了轻月的讲述后,一脸不可置信地说道。

    龙@傲天最初不同意独孤卓跟踪挡脸小队,是觉得就算挡脸小队也在做主线任务,他们只要快对方一步,就可以抢先完成。争分夺秒的时刻,哪有不做任务去跟踪人的?

    谁知独孤卓真的跟踪成功了,还忽悠挡脸小队去衙门捣乱。

    “真是奇怪了,他们怎么会把你当成发布任务的npc呢?”傲天不解道,“一般npc发布任务,队友玩家不在现场会得到系统提示,玩家在现场虽然没有语音提示,但任务卷轴上都会有显示,他们连提示都没有,就去衙门捣乱,是不是太蠢一点了?”

    叶舟:“卷轴也是要打开才能看的,就算是键盘时代,我们不打开任务列表,也不会记得所有任务。”

    “倒也是,”傲天还是觉得不可思议,“那原本的发布任务npc你给弄到哪儿去了?”

    “他们没见到npc,就把我当成任务npc了。”独孤卓简略地说道。

    这件事在这款坑人的全息游戏倒是也可以实现,毕竟分不清玩家和npc的区别,遇到一个长得完全不像玩家的人,把他当成npc的可能性是挺大的。

    黑猫摸摸胡子:“我还以为他们和我们的任务一致,谁知道竟然是在豆腐里放阴气,这就等于下毒吧?和我们的任务还真是两个方向。”

    傲天:“这还用问吗?毒老和尚用的,老和尚让我们买豆腐,我们买毒豆腐回去,到时候肯定要开打了,我得多买点药。”

    一般主线任务除了寻物、送信外,还会有注定的打斗环节,傲天一直在想会在什么时候打斗,看来这里就算是一次。

    “未必。”独孤卓想起那庙祝说的话,“先完成寻找纯阳童子血的任务吧。”

    他们跑去找乞丐做了叫花鸡,乞丐长老烤了这十只鸡,自己留下三个,送给他们一人一个放入储物法宝中,还剩下两个是给算命先生交任务用的。

    叫花鸡有补充体力和气血的功效,还很美味,轻月听说在游戏里吃东西不会变胖还能解馋,已经打算午餐就吃这叫花鸡了。

    他们从乞丐长老那里得到了不少经验,拎着叫花鸡去找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又给了他们一些经验和银两,这一环节任务做完后,叶舟和独孤卓双双升到12级。

    吃了叫花鸡后,算命先生捋捋长须,掐指一算道:“是城东浣衣女家的男童。”

    几人便又去找浣衣女,轻月皱眉道:“取心头血,难道要让我们杀了那个男孩子吗?这任务是不是有点残忍?”

    “一看就知道你不爱看修真小说,”傲天说,“所谓心头血,其实就是中指尖的血,十指连心,取血的时候会很疼,不是让你杀人。”

    轻月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真实感这么强的全息网游,就算知道是游戏,我也没办法做到。”

    叶舟说:“放心吧,如果游戏真的设置这样的剧情,肯定没办法过审的。既然《九重天》可以面世,那么一定做出了调整。就算我们打boss,估计boss要么不是人,要么就是收服而非杀死。”

    几人边说边来到城东,一路打探消息,终于在河边找到了正在洗衣服的浣衣女。

    那是个妇人打扮的女子,生得一脸愁苦,却能够看出年纪只有二十五六,容貌其实也很好看,真打扮起来,比杨寡妇还好看。

    浣衣女蹲在河边,一件件艰难地洗着衣服,初春的水还很冷冰,她的手冻得通红。

    傲天正要上前询问,却听独孤卓说:“把队长给我。”

    独孤卓确实比他们更适合做队长,傲天毫无意见地转让队长,只见独孤卓走过去,坐在浣衣女旁边,自顾自地拿起她手中的衣服,低声道:“我来帮你洗吧。”

    浣衣女愣了下,她挥了挥冻裂的手道:“这等下人做的活,不用麻烦少侠。”

    “你不是下人。”独孤卓道。

    他力气很大,浣衣女怕抢坏了衣服,只能由着独孤卓洗衣服。

    众人谁也没想到独孤卓会突然帮npc干活,黑猫疑惑地问:“难道必须先获得npc好感度才能完成任务吗?”

    “谁知道呢?直觉告诉我,听他的准没错。”轻月道。

    由于独孤卓一路表现出来的实力和强大分析力,大家对他很信任,完全相信他突然去洗衣服的选择。

    叶舟看了眼浣衣女身边堆积如山的衣服,叫上队友道:“这么多衣服,他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洗完,我们一起帮忙。”

    于是整个小队一起用最原始的方法洗起了衣服,现代人早就习惯用洗衣机,几人哪里这样在河边手搓过衣服,今天倒是在游戏里忆苦思甜一番。

    玩家体力值充沛,又屏蔽了痛觉,根本不会觉得水冷,几个人洗起衣服来速度飞快。

    叶舟虽然开放50%的痛觉,但也不会太凉,只觉得水冰冰的,将手泡进去还挺舒服的。

    黑猫没有化形不能洗衣服,他见众人忙碌自己却什么也不干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干脆跳到浣衣女身上,高傲地对她说:“用手抱着我。”

    “浣衣女自然地抱住黑猫,黑猫团了团身体,用猫温暖柔软的身体帮浣衣女焐热冰冷的手,他昂起头道:“我这么可爱,真是便宜你这个npc了。”

    轻月等人:“……”

    这猫脾气一点也不可爱,偏偏对自己的外貌自信到爆,这就是变成猫的快乐吗?

    大家使用了加速卷轴,不到半个小时,四个人便把堆积如山的衣服洗完。独孤卓将衣服一一拧干叠好放进浣衣女的篮子里,帮她提着。

    “这……多谢五位少侠出手相助,”浣衣女放下猫,无措地说,“大恩大德无以为报,我……”

    她抓了抓裙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这几人。

    “大神,任务,任务!”傲天见独孤卓盯着浣衣女半天不说话,忍不住戳他后背提醒。

    独孤卓这才道:“现在就可以报,我们需要取一滴你儿子的指尖血。”

    浣衣女露出明显心疼的表情,独孤卓简单解释了具体情况,浣衣女听是为了救孩子,便道:“那自然是要帮的,希望各位少侠取血时,下手轻一点,我家小宝怕疼。”

    “竟然没有提别的要求,直接就同意了!”被寻物任务折磨得头疼的傲天激动道,“难怪大神带着我们洗衣服,先给npc施恩,他们就不会再提要求了,这省了多少事。”

    “我们会给他买糖葫芦的,他爱吃吗?”独孤卓道。

    “爱吃的,那要是有糖葫芦的话,小宝肯定愿意了。”浣衣女松了口气。

    众人听到这话,翻了翻自己的任务卷轴,得到了买糖葫芦的任务。

    “这……大神是不是游戏策划啊,怎么还能提前帮npc发布任务?”轻月疑惑地问叶舟。

    轻月觉得,这个一叶扁舟和大神看起来关系很好,应该认识很久了,肯定知道大神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叶舟摇摇头。

    如果独孤卓是游戏策划,他这个系统认定的师父算是怎么回事?

    “不急着买糖葫芦,我们帮你把衣服拿回去吧。”独孤卓又主动提到帮忙。

    浣衣女又要拒绝,却敌不过独孤卓强硬,只好带着几人来到她那漏雨又漏风的小茅屋中。

    烛龙镇看起来很富饶,浣衣女家却当真是家徒四壁,穷得连粒米也没有,只在稻草床上堆了一套被褥,这便是床了。

    几人看到这么穷的家,纷纷沉默下来。

    浣衣女也尴尬道:“家里没有椅子,我这就把行李卷成垫子,你们凑活着坐一下吧。”

    “不必。”独孤卓走到灶台前,看到灶台上放着一盘新做出来的豆腐。

    “咦?这豆腐哪儿来的?”浣衣女见到豆腐自己也奇道,“是小宝买的吗?小宝最近一直在帮着杨寡妇磨豆浆,应该是她送的吧。”

    浣衣女看着还冒着香气的豆腐,忽然眼神迷离,她的视线中没了独孤卓等人,端起盘子就道:“这豆腐好像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早饭还没吃呢。”

    说罢便要去吃豆腐,被独孤卓一把拦住道:“豆腐不好吃,我请你吃叫花鸡。”

    他夺过那盘豆腐,自储物法宝中取出乞丐长老送的叫花鸡,香气顿时溢满整个房间。

    谁知浣衣女却仿佛没看到叫花鸡般,一心扑在豆腐上,上前与独孤卓抢豆腐。

    “不是吧,这状态不对啊,有谁会不要叫花鸡只想吃豆腐?”傲天盯着独孤卓那只鸡咽了下口水。

    叶舟见独孤卓一手豆腐一手叫花鸡应付不过来,一个闪身来到他身后,夺过豆腐塞进储物法宝中,不让浣衣女碰到豆腐。

    豆腐从视线中消失,浣衣女这才恢复神智,她仿佛已经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惊喜地收下叫花鸡,感谢道:“多谢少侠,不用买糖葫芦了,只要有这肉,莫说放一个手指的血,就是十个手指都放血,我小宝也不会叫一声痛的。”

    众人对视一眼,均是心下了然。

    这盘豆腐,想必就是挡脸小队下阴气的那一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