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城隍庙

    几人并未着急去做任务,而是躲在建筑物后观察那几个遮挡得严严实实排队买豆腐的人。

    “人族、妖族、灵族三族玩家白天绝对不会穿成这样子的,除非是特殊npc或魔族鬼族玩家。”轻月笃定地说。

    “为什么?”黑猫问道。

    轻月道:“玩游戏就是玩个颜值,要不是没办法露脸,哪个玩家会把自己遮挡成那副样子?”

    “玩游戏,就是玩颜值?”黑猫惊得弓起身,“你这玩的是抽卡换装游戏吗?”

    轻月捏捏自己的脸,又羡慕地看着独孤卓:“我不就是被这游戏的满级后全息颜值骗进来的,花了那么多钱买游戏头盔,谁知道破游戏初始颜值是素颜基础上还要调低80%,我每次升级都把增长的天赋技能都点到颜值上,可算是好看点了。”

    《九重天》有体力、气血、灵根、敏捷、颜值、意志六种属性,每次升级都每种属性会自然增长1点,同时系统还会赠送6点属性点,玩家用这6点属性点自行调整属性。

    属性点一旦分配完毕,就不能修改。现在刚玩游戏,属于开荒期,谁也不清楚如何分配属性,前几级只能随意分配。

    像傲天的属性是有规划性地调整到敏捷、气血和灵根上,黑猫则是根据妖族属性选择敏捷和灵根,叶舟则是意志和灵根。

    像轻月这样前期全部点在颜值上的玩家倒是不多见。

    叶舟:“我们假设独孤卓的推测是真的,轻月说得也不无道理,这几个人真的是魔族或者是鬼族的玩家,他们又是接了什么任务才能在白天出现在小镇中,又为什么会‘和我们一样排队买豆腐’?”

    叶舟加重了“排队买豆腐”的伏笔,毕竟杨寡妇是主线剧情任务环中的一个npc,几个必须接到某个任务才能来在白天现身的玩家,为什么偏偏来到主线npc面前?

    太巧了,叶舟与独孤卓对视一眼。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键盘网游时代打斗有地图限制,这种人群聚集地玩家之间是不允许打斗的。”独孤卓问叶舟。

    叶舟:“是这样没错,不过全息倒是规定20级以内可以无地图限制斗殴,20级以上玩家就有限制了。不过现在最高才……18级?这么快!看来快出现第一个化形的灵族了。”

    18级的玩家自然是那个灵芝,目前排行榜前十的玩家全部是灵族,除灵族外就没有超过15级的。

    独孤卓对于有玩家升级速度过快的事情没有太多关注,而是说道:“既然20级以下可以出手,那就试试吧。”

    他们一队五个人,对方也刚巧五个,倒是势均力敌。

    傲天拉住独孤卓:“等等,就算确定他们是玩家又有什么用处呢?我知道你怀疑他们也接了主线任务,可这很正常啊,一个任务大家一起做,谁抢先就是谁的。与其确定他们的身份,倒不如加快速度找算命先生吧。”

    独孤卓摇摇头道:“我只是有些怀疑,不如试一试。”

    傲天见劝不动独孤卓,索性道:“不然这样,我们兵分两路,愿意留在这里的,就去试探那几个人;剩下的和我去过任务环。”

    他这倒也是个办法,叶舟和轻月决定留下和独孤卓一起惹事,黑猫倒是想和傲天一起完成任务。

    黑猫是正常玩家,更想抢先一步完成主线剧情。叶舟也想过剧情,但他更担心徒弟,留下来助阵。轻月的想法则是十分简单了,她就想看看那几个人斗笠下的脸是什么样子的。

    执行任务的必须是队长,叶舟把队长转让给傲天,五人分头行动。

    他们从杨寡妇处接寻找算命先生任务时,其他玩家是看不出他们的互动的。在其他玩家眼里,他们和杨寡妇的对话就是简单的买豆腐,游戏公司为了保守主线剧情的秘密,在几个人身上加了剧情屏障。

    同样的,在独孤卓几人眼中,挡脸小队也只是在正常买豆腐,看不出端倪。

    挡脸小队神秘兮兮地买过豆腐后,几个人眉来眼去发了一会别人听不到的对内私聊,便离开豆腐摊。

    他们似乎没有确定接下来要去哪里,随意选了一个方向遇到npc就开始问东问西。

    走到一个无人的小巷中,叶舟悄悄地拔出武器。

    这把剑很强,叶舟有信心一招弄坏几个人的衣服,让他们露出真面目。

    独孤卓却按住了叶舟的手。

    叶舟疑惑地看向独孤卓,说要动手的人是他,现在地点成熟,阻止动手的也是他。

    独孤卓给叶舟发私聊:“我想看看他们下一个任务地点是哪里。”

    叶舟接受了这个解释,三人跟着挡脸小队在烛龙镇中绕来绕去,期间听到了系统的任务提示:“您决定帮助算命先生烧一只最好吃的叫花鸡,叫花鸡只有城郊的乞丐长老做得最正宗。”

    显然傲天和黑猫已经找到算命先生,并又接到新任务。

    任务环就是这样,一环套一环,做起来很麻烦,为了得到某个物品,要完成无数人交办的事情。

    不过每个任务完成后玩家都会获得一点经验,主线剧情的任务经验和奖励并不比打小怪和下副本少。

    而另一边,挡脸小队问了半个镇子的npc,终于来到小镇北边一个庙宇前。

    叶舟道:“是城隍庙,我昨天把新手村能对话的npc全部聊了一遍,没接到与城隍庙有关的任务,这附近也没有多少人,看来人族玩家都不会接到城隍庙任务。”

    挡脸小队来到这里,看来是魔族和鬼族的可能性非常高。

    “如果他们也在做主线任务,为什么和我们完全不一样?”轻月问。

    叶舟想了想:“假设我遇到的鬼族是玩家,同一个任务的两种身份。会不会他们所做的主线任务,和我们想要做的完全不一样?”

    轻月:“怎么说?”

    叶舟:“我们是从坛业寺接的任务,是让擎天剑派的人带走玄剑命定主人。那他们的主线任务会不会是让别的门派带走玄剑命定主人,或者是杀了那个孩子?”

    “可是这么做的话,主线任务就会有两个结果,游戏接下来的剧情要怎么走?”轻月不赞同叶舟的猜测。

    两人同时看向独孤卓,这两天的接触中,独孤卓展现出了惊人的洞察力,对游戏的猜测也很准确,不知他对此有什么看法。

    独孤卓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看来对主线剧情任务另有猜测。

    “现在不能下定论,”独孤卓道,“我去打探一下消息吧。”

    轻月问:“怎么打探?”

    独孤卓整理了下衣服,让自己看起来更加仙风道骨,回身对叶舟笑了下:“我是不是很像npc?”

    清风吹起独孤卓长长的头发,叶舟心跳乱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轻月便道:“那你可真是太像了!”

    “那我就去当一次npc吧。”独孤卓道。

    他趁着挡脸小队还没进入城隍庙时,直接从墙壁跳进院子里。

    一般庙宇正殿都是有正门和侧门的,独孤卓自然知晓城隍庙的建筑结构,找到正殿的后面,偷偷溜了进去。

    城隍庙不像坛业寺那么热闹,仅是正殿有个人在打扫,有点像昨晚的坛业寺般安静。

    后院更是有个紧闭的大门,这让独孤卓不仅想起轻月和傲天提到他们的朋友白天是被关在某个大门内的。

    独孤卓见扫脸小队在正殿外徘徊,干脆一掌击出,掌风关上了正殿大门。

    扫地的庙祝惊了一下,他看向独孤卓道:“少侠,正殿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

    游戏里的npc统称人族玩家为“少侠”,独孤卓直接道:“我不是少侠。”

    庙祝卡了下,他盯着独孤卓,似乎对自己的认知有些错乱,好一会儿,他才对独孤卓道:“城隍爷在上,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独孤卓想到《九重天》与自己身世过于相似的主线剧情,释放出一丝剑气道:“在下独孤卓,玄剑剑主。”

    “玄剑剑主,这……”庙祝整个npc都错乱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分辨眼前的人,他丢下扫帚,抱着脑袋,一脸痛苦的样子。

    独孤卓早在老和尚身上发现,他的存在或许能够唤来另一个世界的人,也对这个世界的npc有影响。

    他猜测庙祝与魔族鬼族完成主线剧情有关,在这npc面前提到自己的身份,不知会有什么效果。

    “不对,没有独孤卓,小宝才十岁,独孤卓不应该……”庙祝语无伦次地说。

    “小镇因为烛龙的诅咒昼夜分割,坛业寺希望由擎天剑派带走未来的玄剑剑主,你们呢?”独孤卓问道。

    似乎是问到了什么关键词,庙祝状态好了一点,他呆愣愣地看着独孤卓道:“玄剑剑主注定被擎天剑派带走,我们要做的是阻止双剑合璧。”

    “怎么阻止?”独孤卓捏住庙祝的肩膀。

    “我不清楚,”庙祝摇摇头,“总之,现在要做的是,让玄剑剑主的母亲在仇恨中痛苦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