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独孤浊

    独孤卓一生经历的突变太多了,他很快稳定住情绪,询问老和尚:“你说的那个孩子在哪里?我们又如何联络擎天剑派的人?”

    “这个嘛……”老和尚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木鱼,“咚咚咚”地敲起来,“贫僧想吃豆腐了,村口杨寡妇的豆腐味道最好,少侠明早可否为贫僧买来呢?”

    “不是吧!事到临头你开始给我们发布收集任务?”傲天听主线剧情正听得起劲儿,突然接到收集任务,上前揪起老和尚的僧袍。

    他刚碰到老和尚的衣襟,老和尚轻敲木鱼,一道光环自木鱼散发出来,将龙@傲天弹到一边。

    老和尚一下下敲着木鱼,口中念叨着什么经文,俨然一副“没有豆腐你们别来烦我”的样子。

    “看来晚上没办法做任务,”叶舟看了眼时间,“快11点了,我必须下线了,我们明天九点集合好吗?”

    “我也该睡觉了,”轻月也说,“熬夜不利于美容,我明天一整天没课,可以玩的。”

    几个人纷纷表示明天白天可以上线,约定第二天九点见面后,叶舟便下线了。

    傲天和轻月去找他们的魔族和妖族朋友,看看他们那里是否有线索,便与独孤卓解除组队状态离开。

    黑猫乌漆墨黑成为了佛门带发修行猫,有佛珠护身,以后可以在各大寺庙自由行动,他决定跑到坛业寺屋顶吸收月光修炼去。

    一时间人都走散了,只剩下独孤卓一人,不再是组队状态。

    独孤卓坐在老和尚旁边问道:“大师,我为何会来到这个世界?”

    老和尚“咚咚咚”敲木鱼:“少侠想要上香每日辰时后可在坛业寺排队购买。”

    独孤卓:“你是日间为百姓治疗的那位大师吗?”

    老和尚:“坛业寺后山有位采药僧人,想治病救人的灵族可去寻找采药僧人,他会带灵族们前往义诊摊。”

    ——灵族大都在后山刷新,可以在土地内行走,想要遇到采药僧人还是很容易的。

    独孤卓又问:“那个孩子……是叫小宝吗?”

    老和尚:“少侠买回豆腐了吗?老衲饿得没力气说话了。”

    不管独孤卓询问什么,老和尚也只有这三种回答,帮助人族和灵族指点修炼方法和讨要豆腐。

    老和尚不是白天忽然来到独孤卓面前的檀寂大师,而是一个普通npc。

    《九重天》内的npc真实感太过强烈,一直给独孤卓种大家全部是真人的错觉,直到此时,老和尚机械、固定、模式的回答,才让独孤卓认清,他在一个虚假的世界中。

    坛业寺内似乎有隔音障,后院和业障林的声音无法传达到正殿内,不管老和尚敲木鱼的声音有多大,也只会在殿内回荡。

    独孤卓仰头看着上方的佛像,忽然道:“我小时候没有名字,母亲一直唤我小宝。”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姓什么,直到被人带到擎天剑派,才得知父亲姓独孤。

    独孤岳为他取名独孤浊,清浊的浊,这个名字似乎道尽了他的一生。

    那时独孤卓还不知道名字的含义,只是机械地跟着夜舟去门派将名字录到名册上。

    夜舟取了他指尖一滴血,用灵笔沾了血液,在名册上写下“独孤卓”三个字。

    十岁的独孤卓虽不识字,却也看出“浊”与“卓”的形状不同,他没有礼貌地对夜舟大喊道:“名字写错了,你这个坏人!”

    他还想骂些什么,乡野长大的孩子,大字不识一个,粗鄙之言却学了个遍。

    夜舟竖起食指,放在独孤卓唇边,轻声道:“噤声。”

    夜舟的手指冷冷的,独孤卓满肚子的污言秽语顿时说不出来。他无力地看着夜舟将那写错字的名册玉简摆在擎天剑派历代祖师灵牌前,点燃了一炷香,递到独孤卓手上。

    “列祖列宗前不得污言秽语,你若是想说好话,自可发声,若是想骂人,大可不必再说话。”夜舟淡淡道。

    独孤卓无法骂人,拿了香在祖师灵牌前磕了三个响头,便闷声离开。

    那之后,独孤卓整整一年没能开口。

    直到他习了字,学了道理,明白“卓”与“浊”的区别,这才知道夜舟当时为他选了一个怎样的字。

    “多谢师父。”那是他对夜舟说的第一句话。

    夜舟却还是淡淡道:“我不是你师父。”

    ——“夜舟说得对,他不是我师父,就算引导我入道的人是他,他依然不是我师父。”独孤卓对着什么也不知道的老和尚说。

    “拜师要等15级以后宣阳城佛修办事处领取拜帖,方可入佛门。”老和尚根据关键词回答着独孤卓的话。

    独孤卓正是知道老和尚什么听不懂,这才能够说起当年的事。

    “现在叶舟是我师父,这就很好了。”独孤卓轻笑道,“天柱崩塌的瞬间,他魂飞魄散来到这个世界,大师,你说他的魂魄为什么会分散这里呢?是我原本的世界让他失望了吗?”

    听到“天柱”二字,老和尚的动作停下来,他放下手中的木鱼,愣了片刻,瞧瞧四周的环境,对独孤卓道:“阿弥陀佛,施主又入贫僧的梦了吗?”

    独孤卓愣了下,他看向老和尚:“檀寂大师。”

    “正是贫僧。”变成檀寂大师的老和尚道。

    独孤卓眼看着《九重天》模板化一般的老和尚容貌逐渐发生改变,成为他熟悉的高僧檀寂。

    这是真的!

    虽然不知是何原因,他将原本世界的修道者“拉到”了全息网游世界!

    “贫僧的梦里,灵气真充沛啊。”老和尚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这是否就是贫僧期望看到的世界呢?”

    “大师可知这是哪里?”独孤卓问道。

    “坛业寺吧,”老和尚抬起头看看上方的佛像,“这佛像与贫僧定做的一模一样呢。”

    檀寂向独孤卓娓娓道来,原来距离义诊摊相遇,檀寂那边已经过去五个月。

    檀寂和弟子一起修整坛业寺,找俗世匠人打造佛像,到处化缘翻新寺庙,还雇佣了一些流离失所的百姓开垦坛业寺附近的土地。坛业寺是佛寺,檀寂又是高僧,佛寺可拥有一部分土地,檀寂留了些足够僧人种菜自给自足的土地,余下的便给了开荒的百姓。

    他又游说附近那些因为天地灵气过于充足,险些被灵气撑爆了的灵修,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自己开义诊摊。

    早些年的时候,下三天灵气匮乏,六族争抢灵气,生来就是天材地宝备受天地灵气喜爱的灵修是其他种族眼中的大补药材。天柱崩塌后,九重天合并为九州大地,灵气复苏,随便修炼一下就有无数灵气涌入体,灵修们也就不值钱了。

    毕竟抢夺灵修还要打,有这时间,不如修炼得来的灵气更快一些。

    偏偏灵修们不用修炼,他们只要躺着就有灵气进入体内,过多的灵气无法转为体内真元,一个个都是吃撑的状态。

    檀寂找到的那棵人参,粗得像个树墩,看到檀寂来到面前,只能笨拙地挪动身躯,失去了原本的速度和灵巧。

    于是檀寂的义诊摊很快就开办起来,五个月后,坛业寺周围也出现一个熙熙攘攘的小镇,和当初的荒凉大不相同。

    “也不全都是好事,”檀寂道,“小镇最近引来一些贪心的妖族,妖族好人族精气,这小镇居民被灵修养得白白胖胖,正是妖族喜欢的,已经丢了好几个青壮年,贫僧正发愁呢。”

    “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吗?”独孤卓很疑惑。

    明明他找寻十年,键盘网游时间也过去十年。他以为两个世界时间是一致的,没想到他这里刚过去五个小时,那边就已经渡过五个月了。

    “很久吗?”檀寂大师道。

    “我这里方过两个半时辰。”独孤卓自动换算成檀寂大师熟悉的时间。

    檀寂大师想了想道:“独孤先生,梦里的时间是可长可短的。有时是一瞬便是一生,有时数个时辰过去,也不过是一瞬。”

    “和尚若是用梦来解释,那光阴就乱套了,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独孤卓道。

    “世间哪有一成不变的,贫僧轮回十世,看尽人间沧桑。有时人间百年如一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百年未变;有时不过一年,已改朝换代三五次;有时一天就好像度过一生,时间不正是这般莫测之物。”檀寂道。

    “也对。”独孤卓道。

    系统以玩家的意识认定他的玩家身份,檀寂用意识感觉评判时间流逝也没什么关系。他来到游戏世界虽不过五个小时,经历得却好像比过去十年还长。

    “关于妖族惑人之事,独孤先生可有什么解决之法?”檀寂大师问道。

    “世间六族混居,天道又以人族为主,其他种族与人族本就是对立的,这事难,除非……”独孤卓道。

    “除非什么?”檀寂追问。

    “除非天地分界,有以人族为主的人界,也要以妖为主的妖界,六族各有界限,互不侵犯。”独孤卓道。

    檀寂摇摇头:“那可难了,贫僧没有那等大法力。”

    “是啊,不过是空谈罢了。”独孤卓道。

    檀寂却看了独孤卓一眼:“贫僧没有,独孤先生未必。传说中创世双剑是盘古开天巨斧所化,有分开天地之威能,若说九州分界,当世之中,大概只有独孤先生你能做到了。”

    “创世双剑已经……”

    独孤卓话还没说完,檀寂忽然消失,老和尚竟又拿起木鱼轻轻敲击,外面大亮,一夜竟是这样过去了。

    独孤卓走出寺庙看看日头,竟已到辰时。

    他和檀寂方才好像再次进入那个独立于两个世界之外的芥子空间,又好像进入梦境中。

    仅是聊了一会,夜晚便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