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放屠刀

    此和尚并非檀寂大师,而是个普普通通的npc。

    独孤卓盘膝坐在和尚身边的蒲团上,双手合十,问道:“人族玩家在哪里?”

    “白天上过香的少侠,会有人为他们留着后面的小门。”老和尚答道。

    傲天:“难怪我们跳墙后没看到任何人,原来是从其他入口进来的。”

    “既然是留小门,就应该有系统提示。”叶舟说,“否则一般人不会想到其他入口,看来白天有不少任务能够保住人族玩家夜晚的安全。”

    “有点像逃生游戏啊,”轻月略兴奋地说,“白天不经意的一个任务,可能就会成为夜晚的保命符,刺激!”

    独孤卓听着玩家和npc的话,飞快地整合信息,注意到一件事,老和尚只说了白天上香的玩家可以从后门进入,却没有提到其他玩家。

    独孤卓:“没有上香的人族玩家可以进来吗?”

    老和尚放下佛珠,看了独孤卓一眼:“佛门乃清净之地,夜晚坛业寺更是肩负起守护烛龙镇人族重任。除有佛缘的少侠可从后门进入,其余人不得擅入坛业寺。”

    傲天奇道:“那我们为什么可以进来?”

    “少侠侠义心肠,愿深入险境为人间清除业障,正是老衲一直等的正义之士。”

    原来他们能够从正门进入坛业寺,见到这个明显是关键npc的老和尚,是因为他们曾在业障林杀怪。

    老和尚话音刚落,天空中就响起系统的全服提示:“正义小队一叶扁舟、独孤卓、轻月love、龙@傲天、乌漆墨黑五位少侠已触发烛龙镇主线剧情,欢迎广大玩家寻找剧情线索。”

    不管是正享受夜生活的妖族魔族鬼族玩家,还是苦苦求生的人族玩家以及努力吸收日月光华的灵族玩家,全部停下手边的事情。

    世界上响起不同的声音,独孤卓眼前忽然飘过一行又一行的小字——

    【独孤卓这个名字好耳熟啊,仿佛刚听过没多久。】

    【上午那个领悟了阵法,成为阵法师的玩家。】

    【阵法师这个头衔到底有什么用?】

    【怎么好事都让他一个人碰到了呢?】

    独孤卓只觉得一阵眼晕,忙在控制面板玉简上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到“关闭世界频道”的按钮,关掉了信息提示,这才清净不少。

    奇怪,他之前成为阵法师上系统的提示时,也没有看到这一连串的文字,为什么这一次不同了?

    独孤卓仔细看控制面板,这才发现控制面板上多出一行字——由于游戏70%以上现有玩家认定“独孤卓”为玩家,增加“玩家”身份。

    个人信息处,独孤卓的身份变成了:bug、玩家。

    而玩家后面还跟了一串数字,是他们说的个人ID。

    成为玩家后,独孤卓的通讯控制面板上增加了陌生人私信的界面,独孤卓照例关掉了私信,免得有陌生人打扰。

    只是没想到,他在这个游戏中,成为了玩家。

    根据系统提示,是因为“游戏70%以上现有玩家认定”,他才有了玩家身份,玩家的意识竟然可以改变系统的认知……

    “你在看什么?”叶舟见独孤卓拿着玉简划来划去,似乎在操作控制面板。

    “关闭世界频道,太吵了。”独孤卓道。

    “是有点吵,”叶舟道,“不过世界频道会有很多交易信息,关了也麻烦,我都习惯了。”

    独孤卓想了想问道:“这个游戏不现实玩家和npc,如果所有玩家都把……例如眼前这个老和尚当成了玩家,游戏系统会认定他成为玩家吗?”

    “怎么可能,又不是小说或者动漫,”叶舟抬手拍拍独孤卓的肩膀,“中二是病,得治。”

    所以并不是玩家的认定就可以将原本的npc变成玩家,能够改变身份的,只有他自己,这又是为什么?独孤卓暗暗思忖,难道是因为他bug的身份?

    想了一会儿没找到答案,另一边傲天轻月黑猫两人一猫为了找线索,快把坛业寺正殿翻烂了,独孤卓深知当下线索太少,便放下疑虑,阻止傲天三人。

    独孤卓:“别翻了,尤其是那只猫,别去碰佛像,大师已经拎起禅杖了你们没看到吗?”

    三人停下躁动的手,扭头看向老和尚。果然老和尚不知什么时候站起来,手中的佛珠换成禅杖,正仰头看着佛像脚下 的黑猫。

    黑猫连忙跳下来,夹着尾巴躲在独孤卓脚下,露出半个小脑袋看着老和尚。

    老和尚一脸慈悲地看着独孤卓:“施主乃是正道人士,为何与此等妖魔为伍?”

    “正道人士?”独孤卓嘲讽地自语道,“我又哪里算是正道人士,和尚凭什么认定我是正道?”

    “自然是因为正义值,”老和尚道,“少侠惩恶扬善,正义值已经有5点,是目前小镇中最正义的人。”

    之前独孤卓杀黑猫得到1点正义值,救茶棚老板也获得一点,余下3点是夜晚前来坛业寺救叶舟时,随手杀掉几个吸收了人族玩家精气的妖魔得到的。

    独孤卓之前就一直在思考正义值有什么用,他指着黑猫问:“这只猫呢?他的正义值是多少?”

    “此妖孽吸收他人精气,并非善类,除非洗去罪孽,否则老衲是不会告之诸位少侠破解烛龙诅咒线索的。”老和尚道。

    四个人族玩家顿时居高临下俯视黑猫,黑猫吓得倒退两步,四爪着地,弓起身子,背毛竖立起来:“喵嗷!你们要干什么?”

    “先踢出队伍试试吧。”傲天建议道。

    游戏开荒就是要尝试,叶舟果断将黑猫踢出队伍,对老和尚道:“现在能告诉我们线索了吧?”

    老和尚放下禅杖,温和地说:“老衲相信少侠们是团结友爱之人,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朋友。”

    众人:“……”

    看来他们是组队接触老和尚的,还得组队做任务,必须带上这只猫,叶舟只得又将黑猫拉回队伍,可加上黑猫,老和尚就又拿起禅杖,一副要除妖的样子。

    “这不科学,”黑猫为自己据理力争,“如果我做不了任务,那夜晚活动的三族肯定也难做任务,游戏一共只有六个种族,三个种族没办法开启主线剧情,这肯定没办法玩啊!”

    叶舟道:“刚才的系统公告提到,广大玩家都可以寻找线索,说不定破解烛龙诅咒的线索不必非要通过这位大师。”

    独孤卓细细回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黑与白,光与暗,几个明显对立的种族,得出一个答案。

    他于空中虚画了一个太极图,对众人道:“如果将昼夜视作这两条太极鱼,我们当前所处的位置,是黑夜中的坛业寺,即黑中唯一的白。而白天视作白色这一面,就代表白天的时候,应该也有一个庇护夜之种族玩家的处所,是白中唯一的黑。”

    叶舟也恍然道:“所以我们白天来到坛业寺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主线剧情的消息,晚上反倒有了线索。夜晚人族在外会被攻击,我们必须顶着群魔乱舞的压力,走出安全的避难所,从正面进入坛业寺,才能开启主线剧情。这又需要在业障林打怪,条件很苛刻啊。”

    “毕竟是第一个重要的主线剧情,如果不是我们运气好,恐怕要打半个月以上才能获得线索。”傲天道。

    轻月问:“那现在老和尚不肯给我们线索,是不是等于我们要在白天找到白中唯一的黑才行呢?”

    独孤卓摇摇头:“既然猫妖的罪恶值过高不能得到大师的认可,那么我过高的正义值,只怕也不能得到另外一个地点的线索。”

    “偏偏我们还是和乌漆墨黑组队接任务……”轻月本打算回头嫌弃地看黑猫一眼,谁知一转身就见黑猫正在舔爪子洗脸,顿时嫌弃变成喜爱,回头握拳道,“为什么他要是一只猫!”

    乌漆墨黑性格太不讨喜了,偏偏外貌非常有诱惑力,这就是妖族的特征吗?

    众人一筹莫展,独孤卓却拎着黑猫来到老和尚面前:“大师,佛祖不是号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他现在悔过了,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吗?”

    老和尚眼中闪过一抹精光,道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我佛兹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乌漆墨黑施主,你是否愿意放下屠刀,就此走上正道?”

    “怎么放下屠刀?”黑猫呆愣愣地问道。

    老和尚没回答,独孤卓却道:“屠刀便是你伤人的利器,想必是你要彻底放弃吸收精气的升级方式,大师才能原谅你。”

    “这怎么行?”黑猫道,“那我不是比其他妖族升级慢了?”

    他说得也有道理,这等于让人族不能做任务获得经验,换哪个人都是不愿意的。

    独孤卓道:“有舍便有得,我看这个游戏讲究制衡,你放弃这种升级方式,游戏公司定会补偿另外一种。就算不补偿,日后我有升级的机会便会分你一份,绝不让你比其他人差。”

    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竟是非常有说服力。

    黑猫呆呆地看了独孤卓一会儿,嘴里嘟囔着:“游戏下线就不知道谁是谁,我怎么信你。”

    尽管嘴上这么说,黑猫还是来到老和尚面前,摸摸胡须道:“那我要怎么才能放下屠刀?”

    老和尚:“阿弥陀佛,施主高义。”

    这时黑猫面前出现了一个对话框,询问他是否同时接受老和尚净化,净化后保留“魅惑”天赋技能,会失去吸收精气的能力。

    黑猫爪子抖了好半天,才点击“接受”。

    老和尚举起禅杖,禅杖点在黑猫的头顶,一道佛光闪过,黑猫失去了一项能力。

    与此同时,老和尚道:“施主此后便是佛门带发修行的弟子,老衲赠你一串佛珠,日后你生命垂危时,可以召唤我佛金刚助你一臂之力。”

    黑猫接过佛珠,用队友频道给几个朋友分享了一下技能。

    “不怒金刚”,玩家乌漆墨黑指定技能,当玩家血量降到3%以下,可召唤一名佛门金刚,攻击力∞,可一招秒杀对方任何一个玩家。

    “攻击力无穷大,无差别带走任何一个高手啊!究极锁血技能啊!”傲天激动地摸着黑猫头道,“只要掌握好3%这个血量,以后带你下本对付boss岂不是完全可以一波流,就算是和玩家PK,也可以一招带走对方高手,你这个招数可以啊!”

    黑猫也满意地摸摸自己的胡子:“就是3%这个度很难把握,看来以后我要多带几种红药,争取练熟这个技能。不对,你别动手动脚摸我头。”

    “嘿嘿嘿。”傲天收回自己的手,“这主要是因为你的毛看起来太顺滑了。”

    独孤卓递给黑猫一块玉简,并道:“日后你得了什么好兵器,我会为你重新锻造。”

    玉简上记载着《迷踪阵》,独孤卓复制一份给了黑猫,两人恩怨因《迷踪阵》而起,此刻倒也由《迷踪阵》做了个了断。

    而在众人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独孤卓借着袖子的掩饰,悄悄地塞给叶舟一块玉简,叶舟凝神一看,正是《迷踪阵》,独孤卓偷偷地把阵法给了他。

    还挺神秘的,怪不好意思。叶舟脸微微红了下,收起玉简,想着以后找到什么好东西一定要先给徒弟。

    解决黑猫的罪恶值后,五人重整队伍,叶舟问了关于烛龙诅咒的问题。

    这一次老和尚没有回避,而是悲天悯人地抬起眼皮道:“哎,这个镇子与其说是烛龙诅咒,倒不如说是命中注定。”

    “相传烛龙从大祸人间,被古荒天帝处罚,避于幽都不出,至此幽都再不见天日,成为鬼修和魔修的乐园,而烛龙也从上古神兽成为魔兽,会被人间煞气吸引。这个小镇十年前还是个民风淳朴的镇子,直到那个孩子出生,才引来烛龙的注目,使幽都夜晚会降临这个小镇。”

    独孤卓:“那个孩子?”

    老和尚叹道:“是,那个生来注定要成为玄剑剑主的孩子,带着一身浊气出生,注定要亲缘断绝,犯下弑父大罪的孩子在这个小镇中出生。只要他离开这里,烛龙才不会再注视这个小镇,你们需要找到他,联络擎天剑派的人将他带走,才能让幽都与小镇分开。”

    “玄剑!真的是剑冢主线剧情,《九重天》果然重启主线了,爷青回!”龙@傲天激动地说。

    独孤卓却如遭雷击。

    他就是生来注定亲缘断绝,十岁时母亲去世。在他无依无靠之时,一个自称是他父亲师弟的男子找来,带他离开出生的小镇,前往擎天剑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