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杨寡妇

    独孤卓默默推算了下时间,此时正是上午七点,距离叶舟上线还有一个时辰。

    坛业寺门前已经聚集不少上香排队的玩家,这些人对昨晚发生的事情议论纷纷,大多是痛骂游戏公司不做人,仗着自己是第一款全息网游使劲折腾玩家,哪有人能专门白天上线或者专门夜晚上线,根本没就是坑人。不过骂归骂,也没见他们谁要放弃游戏,毕竟全息网游带来的真实感是其他游戏难以比拟的。

    另有一小部分玩家觉得就是钱的事情,大不了白天花钱雇代练拼命升级,游戏公司肯定不可能维持这种昼夜模式,等级高了自然迎刃而解。

    极少的玩家觉得还是主线剧情的缘故,他们认为通过主线剧情,这个昼夜设定说不定就能得到解决。

    独孤卓躲在正殿门后,听着玩家们讨论,暗中学习着现代语言,从这些人的词汇中,在脑海里逐渐描摹叶舟所处的现实世界的模样。

    他与叶舟日后定是要朝夕相处的,他必须了解叶舟生活的环境,这才能有共同语言。

    正殿白天门前有武僧守护,许出不许进,老和尚依旧在敲木鱼。

    独孤卓见殿内无人,索性盘膝打坐休息。

    他全盛期是不需要休息的,受伤后却是偶尔要休息一下,虽不像常人那样要睡一整夜,也还得调息片刻。

    约一个半小时,独孤卓精神抖擞地睁开眼。他检查了下自己的状况,发觉在坛业寺内修炼也可以涨经验,经验又涨了1500,好在还没到升级的要求,保持在10级。

    独孤卓离开正殿,见坛业寺门前又撑起义诊摊,还是昨日那全服第一的16级灵芝在治病救人,继续这么下去,这灵芝只怕会成为全服第一个化形的玩家。

    妖族和灵族皆是飞禽走兽草木灵植化形,区别是妖族是凡胎,似猫这种生灵,百万只猫中也未必出现一个猫妖,他们种群数量众多,能够化为妖族的却很少。

    灵族则是天地生养的灵物,例如人参、灵芝、雪莲、麒麟等,生来便充满灵气,只要能活到足够寿数,必然会化形。

    这两者界限有些模糊,独孤卓向来以妖气和灵气来分辨他们,游戏中似乎是以种族区分了。常见的小动物小植物便是妖族,传说中的神兽和灵药就是灵族。

    帮助灵芝积攒功德的老和尚与正殿内的生得一模一样,用龙@傲天的话说是“用同一个建模复制粘贴出来的”。

    独孤卓来到坛业寺门前,静静等待队友会合。

    半个小时后,大家陆续上线,叶舟特意提前10分钟,8:50便登录游戏。他与独孤卓有融血的感应,上线就有系统提示,第一个来到独孤卓身边,精神抖擞地拍拍他的肩膀。

    独孤卓顺势握住叶舟的手腕,隔着遥远又接近的网线,通过全息游戏的模拟脉搏来确认叶舟的身体状况。

    “你看起来气色不错。”独孤卓满意道。

    “是啊,今早家庭医生也说状态特别好。”叶舟开心地说。

    他要是睡得太晚会失眠多梦,一整夜冷汗不止,昨晚睡得却非常香。

    以往叶舟总会听到“岑岑”剑吟之声,仿佛有什么在急促地呼唤着他。昨天却梦到了和独孤卓相遇的竹林,景色宜人,早晨起来心情舒畅极了。

    “看来总憋在家里确实容易产生心理问题,我又不能见风没办法出门,幸好有了这款全息网游。”叶舟说。

    独孤卓始终保持着分寸,没有追问叶舟的身体状况,他们还没熟悉到这种程度。

    好不容易找到叶舟,独孤卓不希望会因他操之过急导致两人分道扬镳。

    游戏是他和叶舟唯一的联系,独孤卓只能在游戏中行动,若是叶舟不再上游戏,他们便再无相遇的可能。

    闲聊几分钟,其他玩家也陆续上线了,轻月和傲天还是11级,黑猫则是变成14级了。

    众人看向这个一晚就升了好多级的猫。

    黑猫打了个哈欠:“我这不是只能晚上升级吗?我先挂机拜月修炼,睡到四点起床,又去业障林刷了三个小时怪,7点又回去睡了两个小时,要不是定了闹钟,我险些起不来。”

    “昨晚逍遥他们也是拼命升级,他现在也有13级了。”傲天道。

    轻月嫌弃地撇撇嘴:“逍遥升级的方式也太那个了,见人就吸精气,还得了个‘小妖统领’的称号,我看他快成《倩女幽魂》里那个兰若寺老树妖了。”

    独孤卓:“他罪恶值多少?”

    轻月道:“吸收一个玩家涨1点罪恶值,他现在有一百多罪恶值……”

    叶舟:“这么多罪恶值,不会红名吗?”

    见独孤卓疑惑地看向自己,想起徒弟没玩过键盘网游,叶舟解释道:“以前键盘网游角色会显示ID,杀的玩家太多名字就会变成红色,俗称红名。红名玩家死亡后失去的经验和物品都比非红名要多,大部分玩家也不喜欢红名,顶着红色ID容易被揍。”

    独孤卓道:“可是《九重天》不显示玩家姓名。”

    傲天:“所以说是新玩法,逍遥想试试罪恶值特别高会变成什么样子。其实被吸收精气后,玩家并不会死,只是气血会降低到临界值,且整个人处于虚弱状态,失去一部分经验。我们怀疑,这个游戏最后搞不好会根据正义值、罪恶值或是种族分出阵营模式。”

    轻月道:“本来打算和逍遥他们一起组队玩的,现在看来……种族不同不相为谋。”

    几个人边走边聊,很快找到了豆腐摊。

    “我就知道卖豆腐的寡妇肯定长得好看,豆腐西施是老传统了!”见到杨寡妇后龙@傲天激动地说。

    “看见美女就走不动路了是吧!”轻月没好气地狠拍傲天后脑勺,就差抡起鞭子抽他一顿了。

    游戏公司在杨寡妇的建模上下了功夫,在场四人一猫,只有独孤卓的容貌远胜杨寡妇,其余人在这位npc面前都灰突突的。

    叶舟容貌不差,只可惜少年身量还没长开,缺些魅力。

    npc如此貌美,自然有一群玩家围在摊位前买豆腐。

    好在杨寡妇没有涨经验的任务给玩家做,昨天大家也围观够了,今天豆腐摊前人不多,独孤卓等人排了几分钟便排到他们。

    前面几个玩家买了豆腐脑就在一旁吃,边吃边道:“豆腐脑真是味道不错,要是这游戏能出个炸鸡可乐就更好了,肯定有很多想减肥的人来这里过嘴瘾。”

    叶舟还是队长,他带队找杨寡妇买豆腐,谁知别的玩家轻轻松松买到豆腐,面对他们杨寡妇却哭啼啼地说道:“几位少侠一看就是宅心仁厚之人,能否帮妾身一个忙?妾身定当做出最好的豆腐回报诸位少侠,不收分文。”

    黑猫气道:“难道不应该是以身相许吗?哪有这么厚脸皮的npc,帮你忙竟然只给一块豆腐!”

    叶舟倒是早就料到主线任务不可能买个豆腐就能解决,心态很平和地问道:“什么忙?只要我们能帮,就一定会帮。”

    “是我的儿子,他身体不好,已经昏睡不醒三日了,眼看着整个人瘦得不像样子。我去坛业寺义诊摊看过,大师说这不是病,是妖邪作祟。”杨寡妇哭哭啼啼地说。

    傲天:“你们镇都这个样子了,没妖邪才怪。该不会这个任务我们必须晚上做吧?千万别!”

    傲天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杨寡妇继续道:“大师说,要破邪需要一个正午出生阳气充足的童男的心头血,我不知道哪里有这样的人,听说门前算命摊子的卜先生知道小镇里所有人的生辰八字,你们可不可以帮我问问?”

    这就是连环任务了,叶舟接了找心头血的任务,带着小队成员去寻找算命先生。

    离开豆腐摊时,独孤卓注意到他们身后又排了不少玩家,其中有几个玩家看起来怪怪的,头上戴着斗笠,将脸挡得完全看不出来容貌,全身上下均用衣料挡着,只露出一双眼睛。

    独孤卓问道:“你们是不是还有个魔族朋友,他说自己白天会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轻月:“对,他叫文质彬彬,我们都叫他小文。昨天他告诉我,他刚建好账号就出现在一个……像地府一样的地方,地方特别小,又有一堆鬼族和魔族,吓得他差点以为自己穿越到恐怖片里。”

    傲天:“他说那里可以接一些小任务,不过涨经验很慢。有个很大的门困着他们,直到晚上才打开可以出门。”

    独孤卓又问叶舟:“你昨天做任务时,是不是遇到一个像玩家,实际上是任务boss的鬼族?”

    “是。”叶舟点点头,“那个boss伪装得太好,我当时真的以为他是玩家。”

    独孤卓道:“说不定他就是玩家。”

    “怎么会呢?明明是任务boss。”叶舟道。

    独孤卓分析道:“我一直在想,我们触发主线剧情需要夜间在妖魔横行的世界活动,魔族和鬼族怎样才能触发主线剧情呢?会不会是白天在人族为主的世界活动才行?”

    傲天道:“但是他们在那个空间终不能出去。”

    “你刚才说他们可以接任务,有没有可能与叶舟接的是同一个任务。只不过叶舟的任务是驱鬼,而他们的任务是,除掉前来驱鬼,伤害他们种族的人呢?”独孤卓道。

    “有可能!”叶舟回想着昨天遇到的“boss”,“他太像玩家了,一直到最后露出鬼族真身,我还在怀疑他是不是被控制了。”

    独孤卓看着豆腐摊排队的几个捂得严严实实的玩家道:“所以就算是白天,小镇里也是可能会有鬼族和魔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