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我亦飘零久

    顾景愿骤然说出那句话,那校尉不解其意地看他:“侯爷?”

    他不明白侯爷为何突然提起了这个。

    也不明白,那对于顾景愿来说意味着什么……

    过了半晌。

    顾景愿才回过神来,他嘴唇依旧是抖着的,想问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该从何问起。

    因为……

    他不记得了。

    这校尉说他生病的事,他不记得了。

    那段时间一直浑浑噩噩,顾景愿其实并不能清晰地认知到自己的身体是好是坏。

    记忆也是断断续续。

    很多时候都只是觉得很疼。

    身体很疼。

    心也很疼。

    所以他只能依稀从这校尉的话语中推测出,那大概是在自己告诉了杨晋自己真实身份以后的事。

    当初告诉杨晋自己就是程启,并非是出于信任。

    那大抵是一种自暴自弃的想法,在得知父王还在派人追杀他,一波一波的,给杨晋他们带来无数麻烦以后,便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也无所谓对方会如何处置对待他。

    那时候的他依旧很封闭。

    至于听到这校尉说的那番话……顾景愿更是不记得。

    他是真的,统统都不记得了。

    ……

    在对方关切和愧疚的目光中,顾景愿呆呆地愣了片刻,终于想起要问什么。

    他问:“你方才……为何会说皇上要派大军相助于我,那样的话?如果不曾有过那样的传闻,你又为何会觉得是误会……”

    “你是杨晋的手下,那杨晋一定知道这件事。”未等对方回答,顾景愿又换成了喃喃自语。

    “所以杨晋……他知道……他一直都知道,龙彦昭对我……”

    到最后,他声音已经变得很轻。

    轻到几不可闻。

    那跪在地上的将领越发诧异地抬头,眼中都布上了惊恐。

    ……所以侯爷这是……在直呼皇上的名讳?!!

    他对侯爷和皇上的关系了解得并不多。

    ……还包括将军在内,他们三人的事情他其实都并不知道多少。

    当时他还很年少,很多东西都不懂。

    知道皇上可能派大军前来援救一个病残少年的事情,也只是无意中听将军说的。

    将军的原话是“绝不能让皇上知道

    此事,否则他很可能会不管不顾,派大军来援救……”大概是这样。

    过去太久,他记不大清了。

    况且那时候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懂。

    所以就那般轻易地在背后议论了。

    那时候的他根本想象不到一国之君会为了一个少年做出什么荒唐的举动,所以便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一般,跟自己的伙伴分享了这个偷听到的信息,并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他真不知道那时候那病残少年也在那个院子里面……就躲在假山后面静静地听着。

    但他始终记得那是个冬日。

    待他与同伴绕过假山之时,那坐在那里的少年面色苍白如纸,姣好的面庞犹如冰雪雕琢而成,整个人了无生趣,脆弱得好似稍一碰触就会支离破碎。

    少年也看见了他。

    他记得那少年当时也像如今这般怔愣,泛红的眼角挂上泪痕,泪水笔直滑落。

    少年一脸茫然无措地说:“你说得对,一国之君怎会为了我……不该为了我。”

    “……”

    他直接被少年那般崩溃的模样吓傻了。

    想也没想地便与同伴跑路了,恰好那会儿将军手下的亲卫在寻那少年,他便顺便给指了个路,也不担心少年会出什么事。

    只是之后越想越怕少年告密,怕将军责罚。

    就那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一日,没想到不仅没有得到将军的责备,反而听说少年重病高烧,再次昏迷的消息……

    后来他因故被调到广平王大营中继续做小兵,那少年茫然的神色就成了他梦中的梦魇。

    那么洁白无瑕的少年……

    却拥有死灰一般了无生趣、凄美得叫人心碎的模样……

    那颗掉下来的泪珠仿佛砸穿了他的心。

    那画面他足足记了很多年。

    所以再见侯爷以后,在惊讶于过去这么多年、当年的少年竟然仍旧笔直生长,顽强不息的时候,自身年少时做的那件错事便又开始日夜折磨着他。

    这校尉也是犹豫了许多,才决定过来请罪。

    讲述完当年自己知道的全部情况,这名校尉又磕头认错道:“侯爷恕罪,当年的事都是末将瞎说的……末将真的不知道……”

    “你起来吧。”顾景愿说。

    他说着便将目光从这名将领身上移开了。

    凭

    他的智慧,纵然还有许多细节并不完善,但也足够他想通了所有。

    顾景愿再没什么要问的了。

    “侯爷……”那校尉不肯起来,仍旧伏地埋头。

    顾景愿仍旧直立在那里,声音很淡地说:“我不怪你。”

    说着,他重新抬步,步履向前,轻飘飘的,已经拂袖而去。

    那将领的确不是故意,这么多年过去了,顾景愿也不可能再追究。

    背后嚼舌根子的话他早已听得太多了。可顾景愿却如何都未想到,从前的自己竟是那般脆弱不堪……就因为一句话。

    一个小兵的一句戏言。

    他便当真了。

    ……到底是有多失望才会为此落泪。

    如今的顾景愿自己都想象不到。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纵然日后都不记得这件事了,可那夜的事情还是在他心里落下了个阴影。以至于多年以后,发生了那样多的事,他都从未想过是龙彦昭……

    龙彦昭收到了他的求助信后,不是没有作为。

    ……他派了杨晋过去。

    而依照那校尉所说,龙彦昭也……一直都在关心、追问他的状况。

    即便、即便……

    那时他被生母所害,一条命都差点没有了。

    即便那时候他还没有亲政,在朝中孤立无援,根本没有一点话语权。

    ……可他还是派出了杨晋。

    他最信任的,杨晋。

    ……

    是龙彦昭啊。

    原来龙彦昭……

    从未放弃过他。

    ……

    离开那校尉以后,顾景愿的脚步突然变得有些虚浮。

    他面色重新变得苍白如纸,不得不扶着墙面才能保持站立。

    顾景愿便那般扶着墙壁站了许久。

    很久以后,他才重新昂起头颅,睁眼望着清湛的天空,对着虚无的地方发声:“皇上他……为何不告诉我这些事情?”

    他问话的声音很小。

    但静默了几息以后,虚无缥缈的地方还是传来了一道浑厚男声:“陛下担心,您会因此再受到什么伤害。”

    顾景愿静立抿唇。

    那道男声又继续道:“陛下不愿将军在您心中的形象破裂。”

    “……他怕您伤心。”

    顾景愿:“……”

    再无疑问。

    他兀自径直向演武场的方向走去。

    他到达的时候,皇上正在侧

    面的场地上,当众带人检查各种兵器器械。

    大战在前,兵器和马匹永远是最重要的。

    龙彦昭总要自己亲自看过、一一检查过才能放心。

    今日的皇上依旧不讲究任何体面,只穿了一身很普通的黑袍。

    即便离得很远,看过去时也因身形高大而显得极为瞩目。

    十分好认。

    顾景愿便在那里看了许久。

    直到抽查完所有兵刃的龙彦昭一转身……

    皇上原本威严严肃的一张脸瞬间挂上了笑意,他笑着向顾景愿的方向走来,长眉又猛地一拧。

    “阿愿怎么没回去休息?这日头这么足,晒坏了可怎么办?快跟朕回去。”

    说着,顾景愿的手腕儿便被人不由分说地握住。

    皇上的手很大,外加忙碌了半天,这会儿早累出了一身的汗,于是就连那手心都带着几分燥热……

    顾景愿没有躲。

    他乖乖被扯着,跟着皇上向营帐的方向挪去。

    满眼都是龙彦昭宽阔的背影,顾景愿亦步亦趋,老实地追随着对方的影子。

    其实他也又有发现异常的。

    以前觉得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是登基做了皇上的,会变才正常。

    所以并没有想去了解皇上,所以入京以后,便自动以为江山社稷、皇权地位对于龙彦昭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可自打对方去江南找他……顾景愿便觉得不对了。

    对方攻打北戎之时他还尚可以欺骗自己……皇上是真的出于社稷局势考虑,其实与自己毫无瓜葛。

    可……

    自再见龙彦昭时起,顾景愿便终究无法再欺骗自己。

    并且不得不承认,甚至更早以前,早在那一夜龙彦昭去荣清的草庐找他、点他的穴、跟他诉说以前的事情的时候,他便开始觉得不对了。

    ——那般看中感情的皇上,那个真的对程启念念不忘的皇上……

    当年又怎可能真的对他不管不顾不回应?

    一开始是无所谓得知真相。

    ……也害怕。

    害怕得知新的真相,害怕一直以来让自己勉强维生的信念再一次崩塌。

    那时他一心只想着要跟皇上划清界限,不连累龙彦昭。

    可后来……

    后来发生了那些事,让顾景愿对他们的关系有了新的认知,也就逐渐开始对那

    个真相感到好奇了。

    ——其实在游船上答应皇上重回北部,他便是带着对这一点疑问的探知,才同意的。

    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还没有着手调查,真相已经自动摆在了眼前。

    ……

    一路将顾景愿拉回他的营帐内,回去以后,皇上率先倒了一杯水,递过了他的面前。

    顾景愿摇了摇头,晃动了几下那截刚刚被握了一路的手腕,没有接:“我不渴,你喝。”

    龙彦昭倒的确是渴了。

    顾景愿畏寒,但他畏热。

    北部夏日的白天,阳光总是火辣辣的。

    顶着太阳在演武场上晃荡了一个多时辰,皇上早渴了。

    他喝完一杯,顾景愿已经倒好了第二杯,就端着递到他面前。

    对方手指白如葱根,指骨嶙峋突出,指甲饱满圆润,整只捏着茶杯的手都显得过分可爱。

    龙彦昭便忍不住,一把将那只手握住,而后就着顾大人的手,将那杯茶也一饮而尽。

    “阿愿今日怎么这么乖?”不渴了,皇上老毛病又犯了。

    他忍不住皮了起来,紧紧握住那只手不松开,笑问:“是不是想朕了?”

    “嗯,想了。”

    出乎意料的,顾景愿一点头,干脆利落地说。

    “……”

    皇上突然懵住了。

    不知该怎么接。

    他低低地叫:“阿愿……”

    可顾景愿已经抬眸,眼尾泛红的桃花眼微微弯着,直视着他的眼。

    顾景愿认认真真地说:“我想你了,龙彦昭。”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