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不可取代 09

        乳粒一边贴了个震颤不停的跳蛋,另一边被苍睿含在口中很好地舔舐爱抚,还有会阴处两个囊袋小球中间,也有一个跳蛋在嗡嗡作响,申子旬修长的双腿挂在苍睿臂膀上,后庭承受着肉刃深深浅浅的进出,整个人软得像是一滩春水。

        苍睿说要试试其他东西,也没有太过分,弄了两个小跳蛋来固定,就开始片刻不停地在他身体里耕耘。酥软的穴肉越来越能从摩擦中获得快感,每一次进出都几乎喜悦地收缩着,清晰地勾勒出龟头和茎身的轮廓,申子旬甚至在龟头往里顶的时候满心期待,只待它撞上腺体,碾出源源不断的蚀骨快感。

        如果这时候苍睿稍微改变一下跳蛋震动的频率,申子旬就会顶出胸部,将腰背绷成好看的弧度,吐着舌头皱眉发出似痛苦又欢愉的呻吟,胡乱摇头却不曾松开自己捏紧性器根部的手,“哈啊!不……不行……嗯……”

        苍睿的唇终于从那个被吃得几乎肿大了一倍的乳头上离开,转而换了手指轻弹拨弄,看申子旬随着他的动作颤抖不止,去申子旬翘挺的性器上揉了一把,“很舒服不是吗?为什么不行?”

        小腹一紧性器弹跳,申子旬被他逼出眼泪,“呜啊!太……唔……舒服……啊——!”舒服两个字一出口,像是褒奖一样小孩顶到极限又用力往里压了压,脆弱的腺体像是要被碾坏掉了,申子旬那瞬间眼前一黑,带着哭腔的呻吟突然拔高,“里面……不……唔啊啊——!忍,忍不住了——!”

        话音没落眯着眼手上松了劲,申子旬下意识放松身子迎接高潮,却近乎同时被苍睿残忍地勒住了根部,性器酸胀到极致却没能得到解脱,申子旬呼吸噎了噎身子抽搐,崩溃地哭出声,“咿啊啊——!射……让我……呜啊——!”

        苍睿烫得像是一个高温熔炉,激烈的动作让他浑身大汗淋漓,其实抽插也有好一会了,身体和情绪一直维持在极度兴奋的那个点上,却始终,不知怎的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会被痉挛的肉穴缠得浑身爽利,按着申子旬腿根又是几下大力抽送,“再忍忍,一起,唔!”

        明明一触即发,明明看着申子旬快要高潮的脸心理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却终究没能射出来,干得气喘吁吁,身下的申子旬也是到了极限差点翻过白眼去,苍睿无奈松了手,配合申子旬的射精帮他撸,申子旬被迅猛绝顶的高潮激得近乎呛咳,苍睿等他射完了俯身吻他,将空气一口一口渡过去,申子旬迷迷糊糊虚脱得厉害,大腿不受控制地一抽一抽。

        耐心等他神智回拢,苍睿在越发湿软蜜热的小穴里缓缓抽送,思来想去觉得不对劲,不是因为软了而射不出来,是他妈的就算硬得要炸了也射不出来!申子旬既然做了准备那绝对不会莫名其妙摆一杯清水在床头柜上,啧!苍睿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轻轻拍着申子旬的脸颊催促他回神,“申老师?子旬?你有没有在那杯水里放奇怪的东西?”

        “嗯?唔……”高潮的余韵让申子旬处在那种绵软的漂浮感里,就算他知道苍睿在说什么,这会思维也跟不上,努力让视线聚焦,看见的是小孩染着水光的唇,很柔软很好吃的样子,申子旬下意识凑上去索吻,“水……唔……不,不知道……”

        哪里是还有一点点理智的样子,苍睿无奈,就了申子旬的吻哭笑不得,“说你什么好……不就是几个月没做你倒是连药都用上了!唔……慢点,哎……老师,舌头别缩回去,伸出来。”

        “哈……啊……”唇舌纠缠,一番唾液交换啧啧作响,苍睿嘟囔了一句甜死了,申子旬就跟受了夸奖似的吻得更深,呼吸交错苍睿不曾纾解的欲望又开始翻涌,调整姿势托了申子旬的腰臀,苍睿跪在床上仍旧卖力地抽插。

        申子旬已经射了三次,不应期越来越长,后庭就算对粗长的性器喜欢得不行,到了这会也是吃不消了。一直维持大张姿势的双腿腿根发酸,申子旬绵软无力的双手搭在苍睿肩上推拒,哭着讨饶,“呜……不行了……嗯啊不能……哈啊……停……停……”

        被小孩恶意往深处狠操了两下,申子旬啜泣,哭肿的眼睛里闪过些许不解和惊恐,“疼……不要了……”苍睿真是没辙,恨不得狠狠抽申子旬几巴掌才解气,“让你撩事!敢给我下药怎么没有要被做到死的觉悟?!”

        “呜——!”屁股被苍睿大力捏着揉了几把,申子旬好像终于有些清醒了,小孩那叫一个欲求不满,可是满脸情欲的样子那么性感,连鬓角汗滴滑落的姿势都那么迷人,申子旬衔了小孩的下唇讨好的吮着,“我帮你……帮你舔好不好?”

        不好还能怎么办?!难道真把申子旬折腾掉半条命?苍睿可舍不得,深呼吸从小穴里抽出,深红的小穴留了一指粗细的肉管不能完全并拢,自己之前射进去的精液随着穴肉的收缩一股一股被挤了出来。

        苍睿皱了皱眉,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趴好,屁股撅过来!”

        申子旬呆了呆撑起身子一时不能反应,就见苍睿唇角扬起一个又痞又坏的弧度,“老师你这么撩骚,是不是要有点惩罚?”被小孩拉着翻了个身,申子旬晕晕乎乎还在想什么惩罚,然后臀瓣上就结结实实挨打了一巴掌,“唔啊——?!”

        脆生生的响,火辣辣的疼。

        申子旬脑袋里却一阵眩晕,手上也发软几乎撑不住身体,趴伏在那里腰身下凹,将臀部完全顶了出去,因为害怕再次被打艳红的小嘴收缩不停,小孩拿手指去捅了捅,“夹紧点,不许让精液漏出来。”

        “唔……哈……”申子旬十指曲起紧绷,手上用力将床单攥进掌心,臀瓣不受控制地绷紧又放松,最终迎来的是温柔的触碰。小孩的掌心滚烫,像是爱抚又像是玩弄,十指张开覆满臀肉,又掐又揉色气且流氓,硬生生激得申子旬羞耻心泛滥,“呜……哼……不……别这样……”

        臀瓣的蹂躏没有停下,苍睿还恶劣地用胀烫的龟头去蹭脆弱敏感的穴口,申子旬颤栗不止,性器又被逗弄得挺硬起来,小孩发现了,促狭地轻轻弹了弹龟头,在申子旬惊慌失措的时候,开口命令,“自己把屁股扒开,我要进去。”

        苍睿的那根粗壮太硬太热,申子旬想想自己造的孽,弄得小孩到现在都没射出来,还是有点心疼内疚的,特别顺从听话,刚刚泛起的那点羞耻心又不知被他抛去哪里,调整了姿势用额头顶着床,自己伸手去掰开臀肉,露出那朵已然被操开的小花,白浊在穴口糊得一塌糊涂,等了一会不见身后有动静,申子旬耐不住了,“唔……进来,进来……”

        小孩好像说他淫乱,申子旬下意识想逃,那瞬间有什么东西被塞进后庭,圆圆的一小颗,很凉,申子旬再顾不上扒开自己,抽回手撑起身子就想逃,“呃啊?!什……好冰……”

        火热的身躯从背后覆了上来,压制住他的动作,苍睿轻柔的吻落在他肩头,干燥柔软的触感和下身在进行的混账动作截然相反,申子旬被两种感觉混淆了眼下的处境,贪恋小孩的温柔,又凉又圆的小球被穴肉完全吞没,紧接着又是一颗撑开了括约肌。

        “呜……”咬唇,太凉了,一点也不喜欢,申子旬紧闭的眼角渗出泪滴,穴口收得死紧抗拒异物入侵,一颗小球卡在那里进不来出不去,苍睿用指腹轻轻摩挲周围的褶皱,“放松……老师,不是说要试试?我想看呢……老师别怕,放松……”

        “嗯……啊……”如果,如果小睿喜欢的话……紧绷的身子努力又放松下来,小孩揉着他柔软潮湿的发丝说好乖,申子旬含着自己的手指啜泣,“太冰了……呜……不,不喜欢……”

        苍睿觉得自己不仅要做禽兽,还要化身做痴汉,申子旬怎么能这么可爱!!!可爱到就算融入骨血也觉得不够!想欺负他,想让他哭,已经不是想看他乱七八糟的模样了,想看申子旬被玩坏,想得一发不可收拾!不顾申子旬呜咽的反抗,一个一个将带着尾巴的拉珠塞进小穴里,吃到倒数第二个的时候申子旬抗拒得厉害,屁股扭来扭去,“不……满了……嗯啊!塞,塞不下了……”

        苍睿握住他的性器温柔爱抚,申子旬哼哼唧唧被卸了挣扎的力道,舒服到全然放松,苍睿趁着穴口的肌肉舒张,迅速把最后一个一颗珠子塞了进去。

        “嗯嗯!”褶皱的小口一阵剧烈收缩,终是接纳了异物入侵,申子旬被欺负得皱眉吐舌,到了这会瘫软在那里好像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了,穴口痒得很,毛茸茸的触感,申子旬不由自主扭了扭屁股,看得苍睿一阵气血翻涌,差点没流出鼻血来。

        就算明天铁定会被家暴也值了!小小的,短短的,白白的兔子尾巴,萌得苍睿一脸血!说起来老师的皮肤真的是好白啊,虽然有了些岁月的痕迹看起来不那么嫩了,可就那种成熟的韵味才更吸引人啊!苍睿长了个心眼,悄悄摸出手机关了静音,从背后这个角度拍了好几张照片,粉红的耳尖,肩胛处线条漂亮的蝴蝶骨,精瘦的腰身,最后是通红的臀瓣和那颤颤巍巍的小白尾巴,还拍到了一点若隐若现的囊袋小球和渗着透明淫液的性器……

        拍完了手机一扔,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苍睿绕到申子旬身前,哄着他抬头托起下巴,龟头凑去唇上轻蹭,“老师,张嘴。”

        “啊……呜……”申子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后庭呢,小孩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进来,捂到现在也没变热,还是冷冰冰的刺激着敏感的甬道,媚肉可怜兮兮被冰得发颤,越发卖力挤压体内一颗颗并不算粗大的小圆球,越含越燥热难耐,偏偏小球还是冷的,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性器送到眼前申子旬根本没有意识去犹豫,就任由小孩把阳物塞进他嘴里。

        “唔……”苍睿的味道……有点腥,有点骚,却能熏得人意乱情迷的味道。不用苍睿再引导,申子旬努力将性器吞到深处,一吮一吸,头顶一声倒抽凉气,发丝也被苍睿轻轻拽住,于是申子旬越发兴奋,吞吐舔舐不遗余力。

        龟头硕大真的可以用卵蛋来形容,硬邦邦将口腔塞得满满当当,每次舔过柱身和肉冠的交接处,都能惹得小孩稍微用力扥扯他的头发,申子旬明白小孩喜欢,更用舌尖挑开铃口小孔,卷走黏糊糊的腥咸液体,复而又把性器深吞到喉咙,头顶小孩舒服到叹息,“申老师……好厉害……”

        “哼……呜……”过多的口水分泌,湿濡了苍睿的耻毛和自己的下颔,申子旬觉得憋闷,却不知为何吮着肉棒爱不释口,苍睿被他激得按捺不住,揪着头发自主抽送了几下,“呜呜——!!”嗓子眼儿被又戳又顶弄得呕吐欲泛滥,生理的泪水瞬间模糊眼眶,申子旬却没逃开,任由小孩乱来,直到差点被噎得喘不过气,性器才一下子抽了出去,“哈啊——!咳……呜……哈……”气都没喘匀就被仰面掀翻在床,双腿被大大拉开,苍睿要进来。

        等后庭感觉到明显的疼痛,申子旬才意识到苍睿在做什么,迷茫的眼底又是惊恐又是无助,“不……啊……小睿不要!!会,会坏的……啊啊——!”后庭里的东西没有抽出去,苍睿将之拨去一边,龟头磨磨蹭蹭找到了突破口,顺着缝隙一点一点往里入侵,冰凉的小球被狠狠挤在内壁上,随着性器的入侵欺凌碾压着敏感的穴肉,申子旬抖抖瑟瑟腿根抽搐,水汽模糊的眼底全然失了神采,“不行……呜啊……太粗……好,好撑……呜呜……”

        泪水跟断了线似的,其实也没有那么疼,只是那种被撑到极限,仿佛下一瞬就会被撕裂的恐怖紧张感让人完全无法招架,申子旬身子紧绷穴肉咬得死紧,苍睿握住他的性器用指腹点着顶端小孔轻轻摩挲,“放松,别怕……子旬,交给我,都交给我……”

        “哈啊!”除了后庭的腺体,铃口小孔是申子旬最能接收快感的地方,眯着眼一阵意识飘忽,回过神来所有的感官都变了质,满满当当的后庭饱胀且充实,已经射不出什么的性器也是一阵阵发酥,好想要……好像除了苍睿和快感,其他什么都无所谓了……申子旬贪婪地朝那个可以给他更大欢愉的人伸出手,小孩终于毫无顾忌地在后庭里抽插起来。

        “咿啊——!!呜……嗯!啊……”要死了,怎么会这么舒服?连那个冰凉的珠子都被苍睿蹭得火热,随着小孩的进出把甬道里蹭得几乎要着了火,明明已经被填得连一丝缝隙都没有了,为什么还是觉得不够?申子旬的意识始终飘忽在一个高度,被过多的快感弄得神魂颠倒。

        小孩的抽插凶狠且激烈,却忽然停下了动作,申子旬没觉得解脱,反而仿佛一下子从云端跌落,哼哼唧唧不满地看向小孩,只见苍睿手中拿着一根极细的金属小棍,椭圆形的一颗一颗首尾相连,小孩把玩着小棍,俯下身来吻他,声音带笑,又是温柔又是性感,“老师啊,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都买了些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申子旬看了看苍睿手中的小棍,细细窄窄和后庭里塞着的东西相比威胁全无,申子旬毫无防备地摇头,扭着腰想让小孩接着动,苍睿安抚一般挺腰往里捣弄了两下,激得申子旬惊喘不止,“唔嗯!啊……快……哼……”

        小孩舔着唇,粗糙火热的手掌握着他的性器上下撸动温柔爱抚,“这个也可以试试吗?”

        申子旬舒服得头皮发麻,跳蛋按摩器还有那破珠子,总不会有更过分的东西了,小孩还没射不是?用就用把快点结束,真的已经不行了。胡乱摇摇头又点点头,小孩一声轻笑,“那老师你可要忍一忍,不能乱动啊。”

        申子旬急,双腿盘上苍睿,用脚跟蹭着后腰撒娇,“快,快……我不行了……呜……”

        小孩再没言语,有些兴致勃勃,握着他的性器又是一番套弄摩挲,秀挺的性器一颤一颤吐出更多清液,申子旬浑身发烫到快要融化,“别碰……射,射不出来了……唔啊!!”龟头被拇指重重刮过,甜蜜的折磨弄得申子旬弓起身子闭眼,苍睿用两指挤开铃口,小孔颤颤巍巍打开,可怜兮兮淌着眼泪,并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性器顶端一阵凉意,然后是前所未有的感觉,从未想过要承受异物插入的窄小甬道被强硬撑开,星星点点的刺痛夹杂着难以言喻的酸胀,瞬间让申子旬找回了所有神识,惊恐地看着苍睿手中那根极细小棍,一小段已经没入尿道,申子旬动不敢动,身体颤得像风中残烛,“不不不不不……出去……拿出去拿出去……!”

        声音就像是被压在了喉咙里,哑得不能好好发出来,苍睿试着轻轻捻了一下小棍,“咿啊啊!”激得申子旬仰头尖叫,根本无法形容下身的感受,是疼是爽分不清,只知道有什么火烧火燎的东西涌了上来,尿道无意识地自发收缩,竟然是自觉地将那小棍往里吞了吞!苍睿感觉到那份吸力,轻轻地慢慢地顺势把小棍往里送,申子旬浑身颤抖,几乎要将手边的布料扯破。

        等小棍进去三分之一,收到些微阻力,苍睿停下动作去安抚惊恐到失神的人,一吻一吻落在眼角,吻去那里的湿意,“子旬,别怕……我想让你舒服,相信我……”

        “呜……”申子旬呜咽着回神,委屈得要命,“不舒服……呜……好涨,难受……要坏了……”苍睿挺腰抽送,慢慢又唤回申子旬的情欲,轻轻拨弄囊袋小球,不去碰小棍,只一下一下蹭着珠子往前列腺上狠操,申子旬又被干得意识迷离,尿道奇迹般地适应了异物的存在,又酸又胀就像是始终维持着快要射精那一瞬间的感觉,这下是真觉得爽了,吐了吐舌头啜泣不止,“痒……唔啊!哼……再……啊,快……”

        苍睿吻了吻他发烫的额头说好乖,这时候也被申子旬急遽收缩的小穴缠得气喘吁吁,看申子旬还能承受,便稍微屏息缓了缓,重新握住插在尿道里的小棍。苍睿一碰申子旬只觉得酸胀无比,泪水连连却又不知如何是好,隐约听见小孩叫他放松,申子旬努力了几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放松,然后某个瞬间,小棍像是突破了什么,一下子往尿道里又进入了好多!

        “咿啊啊啊啊——!!!”快感就跟疯了一般爆发开来,申子旬瞪大了眼动不能动,只能任由那股快意把他的灵魂全然搅散,下身就像是突然多了个饥渴的洞穴,恨不得小孩捻着那根小棍捅一捅尿道才好,申子旬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伸手搂住眼前的救命稻草,哭得乱七八糟,“呜啊!坏,坏掉了……啊……鸡鸡……热……快干……咿啊……快……”

        小孩喘息粗重,却还坏心眼地在他耳边低语,“申老师,知道吗,这里就是插到前列腺了……和后面一样,能给你极致的快感。”像是在给他上课一般,苍睿轻轻抽送小棍,前所未有的饱胀和满足瞬间席卷了申子旬,性器酥热得像是要化掉了,“唔嗯!啊啊……怎么……好涨……睿……咿啊!”

        苍睿也是一阵哆嗦,说话开始气息不稳,“老师你的屁股咬得我好紧啊,真棒……”申子旬胡乱摇头,小孩还在用言语刺激他,“再往里一点,可以直接插到膀胱,随便弄两下就能捅出尿水,那样的老师一定特别可爱特别诱人……”

        “呜啊啊!不……”就像是真的被捅到了膀胱似的,申子旬秀挺的性器胀成深紫色,仿佛下一瞬就要爆裂,有什么东西失控地聚集在小腹拼命地往尿道里涌,然后就顺着小棍一股一股往外泄,申子旬被前所未有的羞耻弄得近乎崩溃,“啊啊啊!不……唔嗯……收,啊……收不住……出来了,呜呜……出来了!!”

        先是清液并不浓稠,然后赫然都是淡黄的尿液,淅淅沥沥淋湿床单,申子旬早爽得神智昏聩,瘫在那里不知今夕何夕。苍睿被不停痉挛的穴肉绞缠到再也忍不住,抽出湿淋淋脏兮兮的小棍,把人拦腰抱进怀里,狠狠按在自己的孽根上疯狂地进出。

        “唔……嗯……”申子旬软下去的性器就在抽插间不停地漏着尿水,好在他自己也没意识了,只觉得时时刻刻处在高潮中,倒是眼前的小孩还眉头紧蹙仿佛十分痛苦,确实从之前开始就一直没有射过呢……申子旬捧了苍睿的脸,轻轻一吻落在额头,小孩一怔,埋在他后穴里的性器随即弹跳着硬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那瞬间小孩惊慌失措地想要抽出,申子旬手脚并用地死死攀着苍睿,“啊……射进来……射在我里面……嗯啊……”

        胀大的性器颤了颤终于失守,苍睿搂紧他懊恼地闷哼呻吟出声,几股精液打在内壁之后,大量滚烫的热液紧随其后,源源不断像是水枪一样,又多又烫激得意识模糊的申子旬一个激灵,“呜?!啊……烫……好多……太多了,满了……呜啊……”申子旬却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软软地挂在苍睿身上,任由那股热液将他小腹都灌得微微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