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可取代 08

        苍睿最近确实略烦闷,性生活方面是出了点小问题,可是他也没办法啊!申子旬这次出事吓得他三魂七魄全都没了,能搂着申子旬睡觉,还能感受到申子旬的温度,苍睿就已经谢天谢地,不敢碰申子旬是真的,像是捧了一块脆弱的需要特别呵护的水晶在掌心,生怕他再有什么闪失。

        想要温柔对待,情事上竭尽所能地照顾到申子旬的感受,温温吞吞并不能让人全然兴奋,可是苍睿不敢用力,因为一闭眼就是申子旬脖子那里汩汩冒血的场景,好像越用力越无法阻止怀里这个人生命的流逝,然后就心慌意乱再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心思。

        本来他自己没太当回事,这事儿慢慢总会淡去,可申子旬特别上心他怎么会看不出来!弄得自己也烦躁起来,搞什么啊又不是真的不行,想想申子旬欲言又止忧心忡忡的模样,苍睿就觉得满肚子窝囊,还是有点受打击的,真的没有不举!没有!他就是害怕而已……

        家里的气氛也变得奇奇怪怪,申子旬干什么都变得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刺激到他什么,苍睿也曾悄悄的躲去厕所里撸过,脑袋里各种糟糕的画面过了一遍,可以说是近乎残暴的强制性爱,想象着申子旬满脸泪痕颤颤巍巍跟他说不要不要,然后就呼吸一窒白浊洒了满手。

        情潮退去苍睿呆了,完蛋!自己撸可以抱着人反而不行,他竟然已经变态到了这种程度!

        当然不可能真的把脑海里的意淫付诸行动,苍睿心疼申子旬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勉强他,于是这事儿就陷入了一个微妙的僵局,苍睿矛盾着又压抑着,但是他真的没有不行!

        聚餐多喝了两杯有些晕,被组里的人拉着劝了半天,苍睿还是决定不要参加饭后活动,回家把申子旬扣进怀里,就算只是抱着看电视也好,至于能不能做……管他呢!反正老师跑不了!不就是丢人吗,丢就是了!

        开门进屋,客厅里黑黢黢的苍睿愣了愣,申子旬没回来?转眼看见卧室虚掩的门透出微弱的灯光,还有一些含糊不清的呻吟。胃病又犯了吗?苍睿随手脱了外套仍在一边,急急推开卧室的门,还有些好奇那隐隐约约清脆的铃铛声到底是哪儿来的……

        等一推开门,苍睿就傻了,中央处理器顿时熄火,连带屏幕一闪一片漆黑。要他形容一下眼前的画面?不不不……脑袋已经当机了哪里还有什么想法。可能有一瞬觉得家里进了歹徒,然后重启的大脑里就只有火烧火燎的欲望,气势汹汹碰到什么都一把火燃成灰烬。

        简直太糟糕了!

        跟申子旬亲密这么多年,两人也算什么荒唐事都做过,苍睿却从来没敢在情事上跟申子旬提用道具,申子旬脸皮薄他知道,申子旬不喜欢他也知道,所以苍睿就算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念想,也只敢想想而已,现在意淫的画面一下子切真实际地摆在自己眼前,苍睿下意识吞了吞口水,低头看了看自己瞬间胀得快要爆炸的孽根,鼻腔里一阵燥热。

        就算真的是什么歹徒把申子旬弄成这样的,也等他过了瘾再说。

        反应过来的时候,苍睿已经用一指轻轻勾了胸口连接乳夹的链子,稍微一扯申子旬就惊喘着挺出胸部,两颗小肉粒从来就没有这么艳丽过,被带齿的夹子欺负得可怜兮兮,就像是熟透的石榴,仿佛下一瞬都能流出什么甜蜜的汁水来,好想咬一口……

        大概是察觉到身边有人,申子旬那一瞬间惊慌失措,呜呜了好几声,茫然地想要凑近,被汗水潮湿的刘海一个劲地轻颤,蒙眼罩也隐约晕出一大片湿意,苍睿勾着链子时不时轻轻一拽,本来咬着乳晕的锯齿一点点滑动,扯着乳粒拉长,乳尖不堪重负红得像是快要滴血。

        申子旬呜咽着拼命摇头,能动的左手也顾不上捏着性器,在空中胡乱挥舞,没轻没重一下子打到苍睿的手,苍睿也没反应过来,结果就这么将乳夹从乳首上扯掉,“呜呜——!!!”那瞬间申子旬身子绷紧弓起,被极疼和极爽刺激到混乱的高潮,性器颤抖着将精水一股一股喷射在自己的胸膛和小腹。

        射完之后彻底瘫软,被堵住的嘴巴里泄露出调不成调的喘息呻吟,虽然高潮了,申子旬却还是处在快感的熏陶中,身体轻颤痉挛不止。苍睿将视线移去申子旬大张的双腿间,啧!就跟发了洪似的,湿得淫靡,耻毛亮莹莹,上面全是性器里漏出来的前列腺液,后穴的润滑液被按摩器翻搅打磨出白沫,穴肉却恬不知耻地一收一缩像是在渴求更多……

        简直又浪又骚!!

        苍睿的眼睛被欲望熏得通红,呼吸粗重大概没比申子旬好到那里去,伸手想要将湿淋淋滑溜溜的按摩器拽出,那东西还震得欢实,苍睿眼睁睁看着深红的媚肉咬着按摩器留恋万分不舍得松开,恶狠狠啐了一句操!

        泄愤一般把按摩器扔得远远的,转而将两指塞进蜜汁横流的肉穴,里头的温度直接烫得苍睿一个哆嗦,软化到极致的穴肉随即包裹上来,又紧又热几乎能把手指融化掉,苍睿一边解着皮带一边在后穴里抽插搅动,咕啾咕啾,申子旬随着他的动作不停扭腰,下意识想要并拢双腿,又扯出一阵清脆悦耳金属碰撞声。

        湿透的发丝,漏得到处都是的口液,好像快要破皮的乳尖,洒满白浊的小腹,已经射过一次却仍旧翘挺的性器,还有被染得能挤出的水来的深色床单……

        脆弱,可怜,诱人,淫乱……

        视线不管落在哪里,理智都在不可逆转地崩裂。那种叫做凌虐欲的东西叫嚣着撕开胸腔奔腾而出,像是被放出牢笼的猛兽,直直教唆着激动到颤抖的苍睿化身禽兽。苍睿甚至觉得,也许都不用插入,只要他持续玩弄申子旬的小穴,看着申子旬就这么再度射出,他也一定会因为申子旬的高潮而高潮的。胡思乱想间总算把孽根从裤子里解放出来,苍睿翻身上床之前,瞄到床头柜上放的那杯清水,想也没想端起来一饮而尽。

        一杯冷水下肚总算降了点温,也稳住了那几乎出闸的猛兽,苍睿松开申子旬一边脚腕的皮带,将那条软绵绵的腿架在自己肩上,龟头抵上穴口轻磨。申子旬被激得颤栗不止,烫软的小口一张一翕,恨不得一下子将性器全部吃进去,苍睿皱眉,挥手一巴掌抽在臀瓣上,申子旬身子一僵,惊喘着呜咽得更厉害了。

        苍睿用茎身磨蹭湿漉漉的会阴,一下一下戳弄两个囊袋,申子旬的性器又开始流水,苍睿用那些的淫液将性器一点点沾湿,磨得囊袋阵阵发烫发红,这才趁人不备一下子将性器顶入后庭。

        尺寸过人的凶器从来没有进入得如此顺畅,虽然还是很紧,却像是有一股吸力,把茎身贪婪地全然包裹容纳,申子旬腿根和后穴痉挛得厉害,却再无半点抗拒之心,瘫在那里被性器贯穿,呜咽的呻吟里是藏不住的满足叹息。

        苍睿屏息适应了一阵,抬头看去申子旬的胸膛杂乱地起起伏伏,总觉得似乎他下一瞬就要喘不过气来,苍睿终究不舍得让他难受,伸手摘掉湿濡却有些闷热的眼罩。

        “呜嗯……”申子旬饱含水雾的眼睛被光线刺激到惊恐了一瞬,片刻之后视线渐渐清晰,眼底才染上安心和庆幸,身体跟着放松下来,苍睿托起他后脑去解口枷,小球从嘴里拿出来,湿淋淋黏糊糊带着唾液抽丝,申子旬的嘴巴一时还闭不上,艳红的舌头在口腔内部不安地颤动着,“哈啊……哈……”申子旬整个人乱七八糟一塌糊涂,却眯着眼朝他伸出手,苍睿心口一颤,撩开申子旬鬓角潮湿的发丝,俯下身去狠狠吻住了人。

        “唔嗯!”甜腻的呻吟从相贴的唇瓣下溢出,申子旬不聚焦的眼底只剩浓得化不开的情欲,主动收缩后庭示意苍睿动,苍睿被这样的申子旬弄得近乎神魂颠倒,满心满眼只有他可爱淫乱的模样,血淋淋的画面此刻在他脑中连影都没有!

        苍睿试着抽出一点然后挺腰往穴里一送,申子旬的小穴这会真是熟透了,他抽出去的时候媚肉会咬着他拼命挽留,顶进来的时候又知道要放松括约肌去方便他入侵,简直比上面那嘴还要会吸,苍睿哪还有理智,挺腰大开大合地抽插,粗长的肉刃每次都长驱直入直击腺体,申子旬爽得浑身发烫没了神识,像只饥渴的淫兽一味地吮着苍睿的舌头索取津液。

        床铺在激烈的动作下发出闷哑的抗议,谁也没空在意,苍睿满脑子想的都是操死这个骚货,像自己想象中那样,恶狠狠地,粗暴地,毫不留情地操死这个老男人!

        抽插拍得汁水四溅,申子旬在苍睿身下被顶得一耸一耸,却越发醉得意识迷离,不受拘束的那条腿无意识盘在苍睿腰上,脚背绷直又难耐地蜷起脚趾,片刻申子旬实在憋得快要喘不上气来,无奈摇头挣开亲吻,破碎的呻吟脱口而出,“啊!唔……哈……睿……嗯啊!”

        苍睿这会也是狂乱,被申子旬叫得心口发烫,肉刃更硬热了几分,气喘吁吁再也忍不住,一番抽送又快又狠,也不管申子旬差点被他干得死去活来,闭眼屏息将精水一股一股泄在申子旬身体里。

        苍睿爽得魂都没了,最后全凭本能乱来了一通,缓过劲来申子旬还在失神,小腹和胸膛上落了些相对稀薄的精液,也不知道这是又射了几次。苍睿轻轻拍了拍申子旬的脸颊,申子旬闷哼着眼神聚焦,满足地呼出一口气叹道,“舒服……嗯……”

        苍睿只觉得有点好笑,埋在申子旬身体里也不出来,一吻落在脸颊,一吻落在颈侧,舔了舔脖子的伤疤,然后又咬去锁骨,最后舌尖卷了艳红的乳粒轻轻一勾,在申子旬难耐地呻吟下瞥了一眼床上的乱七八糟,“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老师你喜欢这些东西?”说完忿忿咬住乳粒,含进嘴里一阵猛吸。

        “嗯啊!疼!”申子旬按住他的肩推拒,右手还动不了挣扎间弄得手铐和床架叮哐作响,“没……不,不喜欢……”小孩才不信,将软中带硬的小肉粒卡在牙齿间一阵磨咬,乳粒刚刚被夹子欺负得火辣辣的,敏感得不行,申子旬又疼又爽,眼底又染了些水汽,却是挺胸无意识夹紧了后穴,“真的,真的不喜欢……呜啊……喜欢你,只喜欢你……”

        苍睿闻言终于放过红肿的肉粒,撇撇嘴抬起头来,一脸别扭,“真的把你饿到这种地步?老师,你是不是,是不是以为我以后都不行了,才……才……”话没说完实在难堪,抿了唇要抽身离开,申子旬反应过来连忙将人搂住,“不是的!”咬唇,什么羞耻什么矜持,管他的,已经做了这种事承认一下也没那么难,脸上却还是不由自主烧起来,“你说,会想起来……我就想如果激烈一点应该就想不起来了……上次,用跳蛋……你很兴奋……我想你可能会喜欢,所以……所以……”

        说得磕磕巴巴,说完脸上烫得估计能煎个蛋,申子旬早垂了眸不敢看苍睿,小孩听他说完一时也没能动作,申子旬以为小孩还在介意有点着急,死死搂着人,“你别……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就是想你,想得不得了……所以就,试试……试试……”

        然后还在身体里的性器就迅速又硬起来了,苍睿的脑袋蹭在他颈窝,开口像是呻吟和撒娇,“申老师……申老师……你好可爱啊,怎么能这么可爱?”申子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小孩抬头,眼睛润润的眼眶有点红,唇角却是带着笑的,“你搞了这么多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东西,像SM一样把自己铐起来弄得惨兮兮,只是为了讨好我?”说话间用硬热的性器在后穴里小幅度磨蹭,申子旬被他磨得咬着唇闷哼呻吟,微乎其微点了点头。

        苍睿找来手铐的钥匙把申子旬右手放开,又把还一只脚的镣铐也解开,就着下体相连把人抱进怀里,一边缓缓抽送,一边爱怜地吻着申子旬的手腕,“差点就磨出血了,你也不知道要垫层布。”

        “啊……唔……没,没关系……”后穴被性器磨蹭得舒服,申子旬攀着苍睿理智又开始溃散,就说么,怎么可能不行,他的小孩向来精力旺盛,每次都能把自己弄得欲死欲仙……欲死欲仙……自己的脑子一定是烧坏了,居然用了这么淫乱的形容词,羞耻上头申子旬把脸埋进了小孩的颈窝。

        申子旬这么乖巧顺从,苍睿哪里还把持得住,轻轻抚着他的背脊,看到床头柜上各种各样的遥控器,一阵心猿意马,去申子旬耳边亲吻呵气,“申老师,其实好像还蛮有效的,既然买来了,都试一试好不好?”

        申子旬呼吸窒住明显被吓到,缩着脖子躲了躲,小孩染着情欲的声音低沉磁性,温温热热地吐在他耳畔,“子旬,子旬……我也想要你,好几个月了想得都快发疯了……”像是印证自己说的不是假话,小孩硬邦邦的性器在酥软的甬道里一番进出,越发硬热地凸显着存在感,申子旬没了章法,耳朵痒屁股痒心口痒,哪里的都瘙痒难耐,眼前又模糊了,申子旬抱着苍睿纵容地点了点头,“你要真的喜欢,试就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