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可取代 10(完)

        苍睿射完懵了半晌,下半身还埋在穴里,闷闷热热一大泡,苍睿迅速羞耻得脸颊通红,根本不敢去看怀里的人,死了死了死了,简直是过把瘾就死,这次死定了!

        申子旬大概也回过神来了,埋头在他颈窝,呜咽啜泣,“你……你怎么……混账,混蛋……”眼泪吧嗒吧嗒掉在他肩上,苍睿全然没了章法,“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对不起……老师你别哭,小睿错了……我是想出去的,没忍住……你别哭,别哭……”

        申子旬想了想确实,是他自己搂着小孩叫人射在里面的,但是也不能……不能……屁股和肚子里面涨涨的,又热又烫,想想刚刚那瞬间的感觉,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了,明明很羞耻却止不住地觉得舒服,什么自尊什么理智全都抛去了九霄云外。胡思乱想间身体里的汤汤水水要往外溢,吓得申子旬一下子夹紧后穴,苍睿闷哼了一声也是反应过来,忙不迭抽出,“我带去你洗洗,现在就洗!”

        “呜……”小孩一抽出去液体往外漏的趋势越发明显,床单上已然一塌糊涂,申子旬却再也没有办法接受后庭的排泄失禁感,死死夹紧臀肉,好在里面还有串珠子,总算稍微起到些堵塞作用,穴口褶皱一收一缩挤出几滴尿液,苍睿回头抱他的时候正好看到,踉跄着脚下一滑,噗通直接跪在了床边,磕到膝盖疼得龇牙咧嘴,又怕申子旬忍不住了会更崩溃,小孩急得都快哭了。

        申子旬看他这么狼狈直接哼了个气音笑了,尽管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乱七八糟的液体,但是好像一瞬间豁然开朗,左右都是他的小孩,不管是精液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射进来其实并没那么讨厌……

        苍睿听申子旬笑了脸上更是发烧,一言不发将人抱起,三步两步直接去了浴室。申子旬根本没力气站立,小孩也没废话,坐在浴缸边,小儿把尿的姿势抱着申子旬。申子旬挣扎,苍睿把他死死按住,红着耳根去拽那个已经湿透,脏兮兮变得一点儿也不可爱的兔子尾巴。

        “呜啊啊——!!”媚肉又被狠狠欺凌了一次,小孩大概也是混乱不堪,就没想过要慢点,拉着尾巴一下拽住,小珠子一颗颗起起伏伏,像波浪一样蹭着敏感的括约肌,弄得申子旬爽得又是一阵失神,再也控制不住,听着液体噼里啪啦往下掉的声音,真是恨不得自己就这样晕过去算了。

        苍睿随即够了淋喷头来给他冲身体,一边轻轻揉了揉他的小腹,申子旬身子僵了僵,感觉到又好多液体从后穴滑了出去,已经连羞耻的力气都没了。

        水声哗啦,雾气蒸腾而上,腥臊的液体冲刷干净,两人都平静安心了不少,苍睿这时候才看见浴室里的灌肠工具,申子旬竟然做到了这种地步!心口软得都要疼起来了,苍睿吻了吻申子旬耳畔,哄着他说忍忍,必须要洗干净,到底是把灌肠的东西又用了一次。

        水灌进去再排出来,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肠道和腹腔被折腾得狠了,在生理盐水的刺激隐隐发疼,申子旬却没吭声,红着眼眶泪水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溢出,苍睿内疚得要命,速战速决再没折腾他。

        弄好一切浴缸里放了水,就抱着申子旬热乎乎地泡着,申子旬靠在他身上重重呼出一口气,一直紧绷的身体终于渐渐放松下来。热水舒缓了酸疼的肌肉,身后又是让人安心的可靠胸膛,不消片刻申子旬就沉沉睡去,连小孩后来跟他说了些什么都没听见。

        苍睿看申子旬睡着了自己先爬出来,把屋里满床狼藉收拾干净,换上崭新的床单和被子,这才把申子旬从水里捞出来抱去床上。然后掰开双腿想给人上药,熟睡的申子旬条件反射地抗拒,伸手捂着下体,“疼……不……”

        他一喊疼苍睿更是紧张,不由分说拿开申子旬的手,腰下垫了个枕头,趴在在申子旬胯间掰开臀肉仔细查看,媚肉都被带出来了,嘟在穴口红红肿肿着实可怜,被蹭得只剩薄薄的一层,几乎要破皮流血,这样子少说也要疼个两天,苍睿懊恼,找来消肿镇痛的膏药,小心翼翼涂抹。

        一指塞进去惹得申子旬呜咽,狠狠心细细将药膏抹匀,申子旬把脸埋进了枕头,哭声细小可怜,“小睿……疼……疼……”

        苍睿心都酥了,涂好药爬起来,撩开发丝在申子旬额上轻轻吻着,“不疼了不疼了,上了药就好了,老师乖,这样明天就不疼了……”申子旬懵懵懂懂,寻求依靠一般钻进他怀里,苍睿轻拍申子旬的后背哄他睡,自己一时半会却没有睡意。

        苍睿这辈子,都再也没有办法容忍失去申子旬了。

        申子旬说有前世,苍睿隐隐约约也是能感觉到的,像是一根看不见的线,一头绑着他另一头拴着申子旬。苍睿没有说过,在去当兵的那两年,他曾经频繁地做恶梦,梦境天旋地转是翻车那一瞬的场景,父母的脸被血色模糊,他哭着喊着朝他们伸出手,周围却渐渐被火光吞没。

        然后就有个人从容淡定地落在他在身边,弯腰将他抱起,冰凉柔软的发丝蹭在侧脸,一股说不上来的清新气息笼罩了全身,苍睿渐渐忘了哭,那人沉着冷静的侧脸,将他整个坍塌的世界重新撑起了一小片天地。墨色长衫的人冷漠却温柔,叫他不要怕,抱着他足尖轻点跃出火海,就像是涅槃重生一样,又让苍睿的生命有了动力和方向。

        苍睿叫这个人师父,这个人有着和申子旬一模一样的面容。

        苍睿曾经想过是不是太喜欢申子旬了所以总做一些不着边际的梦,时间久了才知道那种深厚的羁绊感绝对不是仅仅用梦就可以解释。多少年前那个夜晚,自己会被申子旬吸引也是理所当然,他和他之间早就已经紧紧绑在了一起。上一世是师父护着小睿,这一世虽然相遇得有点迟,但是啊,苍睿要守着申子旬,为他遮风挡雨,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睡醒之后免不了一番闹腾,申子旬本来打算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虽然他屁股疼鸡鸡疼浑身酸疼,虽然想想前一晚恨不得把苍睿抽筋剥皮,可是说到底自己作的不是?也不能全怪小孩。

        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摸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来看时间,反正手机记录了两人的指纹,解了锁才发现不是自己的,至于为什么不是自己的……谁来解释一下这照片是怎么回事!!!

        尾,尾巴……

        一直刻意忽略的事情一股脑全涌了上来,将申子旬的脾气一点点逼到沸点。

        跳蛋,珠子,金属棍……失禁,最后还……

        他去跳窗死一死都比这么羞耻来得好!

        正巧这时候苍睿推门进来,申子旬想也没想,狠狠将手机砸向苍睿。

        苍睿还好反应快,偏头接住手机,一看屏幕上的照片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唇角一勾笑得满脸淫荡,居然得意忘形还跟申子旬炫耀,“可爱吧?”

        申子旬不顾满身疲惫又扑上来,抢了手机把照片删得干干净净,小孩面上哀嚎心里却偷偷庆幸,删吧删吧,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已经备份了,这是绝版珍藏!谁也抢不走,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拿出来刺激一下申子旬,傲娇炸毛气急败坏的老师啊特别可口

        删了照片申子旬还觉得不解气,脾气上来他向来是以冷处理为主,这次被气得几乎要疯了,把小孩推进床里,蒙上被子拿枕头一顿狠抽,苍睿夸张地嗷嗷叫唤,说什么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申子旬撒完气跪在床上气喘吁吁,苍睿偷偷掀起被角,申子旬只是瞪他再没要打人的意思,苍睿便一咕噜爬起来把申子旬抱了满怀,嘴上还是说着混账话,“老师你太坏啦,明知道我对你没有抵抗力,做那么可爱的事,弄了好多道具回来,还给我下药,我都憋得疼死也射不出来,你说要是把苍小睿憋坏了怎么办?”

        真是又一次见识到了苍睿的无赖程度!还有脸说?怎么会有脸说!申子旬想除非自己疯了才会跟他继续争论这种事!挣扎着要推开人,小孩笑嘻嘻吻上来,一边撬开他的牙齿一边去腰上的敏感点拿捏,申子旬一颤,酥了……

        “嗯……唔……”唇舌纠缠,身体还残留着昨天的蚀骨快感,哪还有气可生,接吻的空档小孩满腔深情,跟他说,我爱你,申老师,我好爱好爱你,申子旬腹诽了一句肉麻,终是回抱了苍睿忘情地纠缠。

        停了吻申子旬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眯眼,用点力气咬了苍睿的唇,“那些东西……你好像很懂啊?”

        申子旬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苍睿吃不准他的意思,思虑片刻,“都是会有性幻想的嘛,我知道老师不愿意用,当然不会勉强你,但是,但是想想总不犯法吧……”申子旬瞪着他不说话,苍睿再接再厉,“其实很舒服是不是?老师要是愿意,我可以让你更舒服……”

        申子旬嫌恶地一巴掌拍在苍睿额头上把人推开,“滚开!”

        小孩耍赖皮抱着他不松手,“老师你说的啊,我喜欢可以试试,所以我才敢试的。昨天明明很舒服,老师你也是喜欢的,是不是?”

        是个鬼!申子旬却捂了脸说不出反驳的话语,小孩衔了他粉粉嫩嫩的耳垂用舌尖轻舔逗弄,“下次啊……真的会插进膀胱里的,老师体验一下再说不喜欢也不迟”

        至于具体有没有那下一次……

        申子旬说。

        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