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不可取代 07

        本来就是特意挑了苍睿和同事聚餐的这天看心理医生,申子旬回到家的时候小孩不在。还好不在,让他有时间想清楚到底自己到底想不想做。藏藏掖掖一路就跟做了贼似的,申子旬此刻坐在客厅里,比面临什么人生大事还要郑重其事,紧张到手发软,时不时抬头看看墙上的钟。

        已经六点半了,小孩一般聚餐吃了饭最多八点就会回来,做么?他一时脑热弄了这么多东西回来,其实根本没有准备好。不做么?可是都说一鼓作气……瞄了一眼自己拎回来鼓鼓囊囊的袋子,那瞬间申子旬突然找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借口和理由,不做他也没地方藏这些东西,与其被小孩看见弄得大家尴尬,还不如直接给苍睿个惊喜,总不会变成惊吓吧……

        打定注意申子旬拎着东西去了浴室,没看错的话,他好像还买了灌肠用的东西,虽然平时必要的清理也很仔细,但是灌肠真的……

        申子旬自己抬高一条腿打开私处,面前的洗手台上放着说明书,仔仔细细的研究,软管进入身体的感觉很奇怪,生理盐水么?还不能用凉水……过程略过不提,总之很混乱很糟糕就是了,身体对于异物的排斥不是一点两点,反正最后出来的全是清水的时候,申子旬满身薄汗,连腿都有些发软。

        洗完澡清清爽爽,后穴还残留着那种火辣辣让人讨厌的酸胀感,申子旬努力忽略,一看时间七点半了,他的时间不太多……林林总总的东西倒出来铺了满床,每一个都能让人脸红心跳,有好些申子旬见都没见过,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用。

        到了这会哪还有什么矜持,好奇更占了上风,从哪里开始好呢?最显眼的东西是一根黑色的长棍,两端有皮质的镣铐,好像是用来扣在脚腕上的,申子旬把脚放进去试了试,确实,尺寸正好,脑袋里莫名响起店家的介绍。

        绑的话要绑紧,这种皮质很柔软最多有圈红印不会伤到皮肤,要是绑得松留下了活动的余地,反而容易伤到关节……

        好吧,某种程度上来说申子旬意外地认真听话,用力一拉让皮扣完全贴合皮肤,皱眉,紧得有点发疼。申子旬适应了一阵发现也不是不能忍,便如法炮制将自己另一只脚也绑上。

        这样就成了双腿大张的姿势,申子旬开始明白这东西的作用,双腿根本无法并拢,只能成M形张开,连膝盖都没有办法碰到一起。申子旬脸上隐隐发烫,这还没有人看着呢就已经刷新了他的耻度,他现在有些不确定,会不会没等苍睿回来自己就反悔了?

        躺在那里发了一会呆,申子旬还是决定要继续下去,撑起身子摸了另一个东西来,一对用细链连接的小夹子,带齿,还有铃铛。就算申子旬没看过乱七八糟的片子,也知道这东西是干嘛用的,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胸口,结果就被自己惊着了,为什么乳粒是硬的?!低头看去小小的一颗昂首挺胸,好像在期待什么似的,申子旬一阵脱力瘫在床上,用手遮了遮眼睛,真是的,自己到底都在干什么啊……!

        另一只手却捏着胸口小小的肉粒揉捻拨弄,想象着那是小孩的手指在触碰玩弄,申子旬呼吸微乱,下半身也跟着起了反应。难堪,却又不知哪里冒出些许期待,不知道苍睿看到这样的自己,会不会觉得满意?会不会兴奋?这样想着,申子旬捏着乳夹一左一右夹上它该去的地方,随即浅浅的惊呼脱口而出,“啊……!”

        疼,咬得可紧了,锯齿虽然并不尖锐,还是一下子就陷进乳肉里,疼得申子旬一阵阵打颤,那两个小铃铛也跟着叮当叮当直响,明显的热流源源不断向小腹聚集,申子旬摇头,下意识想要并拢双腿,结果就扯得皮扣和铁棍交接处的金属链子一阵响动,“唔……啊……”

        不,不行……!不要做了,实在是太羞耻!

        急惶惶坐起来想要去摘掉乳夹,低头却只见乳粒充血红肿,可爱到像是在说任君采撷,那瞬间申子旬鬼使神差地犹豫了,小孩应该一定会喜欢的吧?之前就是,喜欢叼着他又吸又咬,还总爱说些什么会不会变大的混账话。

        “哼!嗯……”申子旬仰头,被自己乱七八的念想弄得开始丧失理智,想知道苍睿的反应,想看小孩目瞪口呆的样子,想承受苍睿粗暴且急切的侵占掠夺……

        申子旬闭了闭眼终究没有摘掉乳夹,肉粒轻颤不止却很快熟悉了那种疼痛,还有一种说不上的麻痒开始扩散,为了分散注意力申子旬集中精神又去摆弄其他东西。

        口枷,软质的皮带中间有一颗圆圆的镂空小球,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威胁,申子旬自己带好,舌头被压在小球下动不能动,不一时分泌的唾液就蓄不住,申子旬不得不仰头努力吞咽,却弄出了十分淫靡的口水声,下身早就在不知不觉间精神抖擞,申子旬羞耻得想哭,委屈到一个念头在脑海浮现,苍睿这个混蛋,这次要是还不能做到最后,就分手!分手!!!

        眨了眨眼睫毛湿润,也不知道是跟谁赌气,申子旬在手中淋满了润滑液,手指探去后面那张小口。穴肉早在灌肠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软化,小穴早就迫不及待了,吃进指尖拼命收缩挤压,两根手指很顺利地直接被嫩肉吞到深处,申子旬试着抽送,不想把自己弄得太凄惨太丢脸所以刻意避开了敏感点,除了胀和些微刺痛并没有其他感觉。

        等扩张得差不多了就去拿来那个所谓的前列腺按摩器,不似一般的假阳具弯弯或笔直的一根,前列腺按摩器起起伏伏的线条流畅,看起来好像更容易吃进身体里……试着往里塞,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就是无机物有点凉而且不那么柔软。

        因为看不见申子旬并不知道这玩意到底进去了多少,反正身体没有抗议,直到那个像是把手一样、带着突起的硅胶小点的部分抵上会阴,申子旬才猛地一个哆嗦!身体深处按摩器的顶端,像是一下子被吸附住,嵌在穴道回弯尽头狠狠碾在了要命的地方!

        “唔!!”申子旬不由自主抬腰,伸手想要把东西弄出来却力不从心,太慌乱了自己反而越夹越紧,几次都只是弄得按摩器在身体里来回刮磨,蹭着腺体浑身都像是过了电,酥麻感激得申子旬脑中一片混乱,胸前的铃铛响得欢实,怎么办?“呜……哼……”

        唾液再也蓄不住从唇角溢出,抽着丝滑落下巴,等到这一阵慌乱过去,申子旬也把自己欺负到落泪,性器顶端湿润得一塌糊涂,想射,想射得不得了,可是更想在小孩的触碰下射出来……

        床上买回来的东西还有好多没用上,但是这种程度已然是申子旬能做到的极限,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冷静,申子旬把按摩器的遥控器捏进掌心,又把其他遥控器统统找出来在床头柜上排放整齐。整理间一盒白色的小药丸闯入视线,申子旬本来不打算用,可是到了眼下他又羞又恼已经完全豁出去了,一边觉得自己一定疯了,一边倒出一颗药丸丢进他刚刚准备的一杯清水里,申子旬想了想店家说的只是助兴觉得不保险,又扔了一颗进去。

        药丸入水即化,扑腾着起了一阵气泡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来就没存在过,做好这一切申子旬将自己的右手铐在床头,又用左手带好蒙眼罩,深呼吸视死如归地按开开关。

        “唔——!!!”不动不要紧,身体里的那玩意一旦动起来直接让人全无招架之力,申子旬现在才知道看起来无害的流畅线条根本一点都不友好!!按摩器虽然不粗却密不透风全方位地贴合了内壁的每一寸,几处敏感点自然也照顾得很好,尤其是深处的腺体,就像是黏在了上面似的,怎么扭腰怎么收缩挤压都不能把东西从那一点上弄开。强烈的震动搅得申子旬天翻地覆,酥酥麻麻的快感像是潮水一般用上来冲刷他的神识,翘挺的性器从刚刚开始顶端就不断地流出清液,太刺激了,“呜呜呜——!”

        偏偏又是自己把自己弄得陷入这种境地,目不能视而且只有一只手能动,申子旬呼吸急促却叫不出来,努力张了张口,呜呜咽咽的呻吟连绵不绝,热气蒸腾而上很快将苍白的皮肤晕成白里透红淡淡的粉……好半晌申子旬才意识到自己开的档位应该不太对,左手一紧救命稻草似的捏着遥控器手忙脚乱又按了一下。

        这下可好,连抵在会阴的那部分也一起震动起来,一颗颗小突起像是发动进攻一般,就在敏感脆弱的囊袋下方恶劣地跳跃击打,申子旬瞪大了眼绷直脚背,一瞬间有难以言喻的绝望感,不要,不想被这种东西弄得射出来……

        意识飘忽了一瞬,回神的时候手中空了,申子旬一惊急得颤颤巍巍胡乱摸索,“呜——!哼……”却怎么也找不到遥控器了,身体里的东西维持着那样的频率震得欢欣愉悦,口液湿漉了下颔将胸膛也弄得黏糊糊,申子旬无可奈何,用唯一能动的那只手捏紧自己性器根部,陷在陌生又熟悉的快感里,几乎快要被逼疯。

        叮当叮当……

        铃铛声清脆悦耳,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溢出,申子旬努力眯了眯水汽模糊的眼,苍睿……苍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