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可取代 06

        苍睿去开了门,门口站的是纪柏,手中捧了一大束百合,扭扭捏捏十分局促。一看是苍睿开的门纪柏身体一僵下示意立正,就差给他敬个礼了,苍睿眉头一皱再皱,关门挡了纪柏往里看的视线,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来看看申老师……谢,谢谢……”要不是捧着花,纪柏估计这会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搁,苍睿意味不明地看了他良久,“子旬刚睡下,你跟我走,不许……”这边谎都没扯完,那边听得里面申子旬唤他,“苍睿,带小纪进来吧,我还没睡着。”

        纪柏眼底一亮心情忐忑,苍睿啧了一声无奈又推开房门,看申子旬自己撑着想坐起来,忙不迭去扶,“都让你自己不要乱动了!”申子旬不搭他这一茬只叫苍睿去接纪柏手中的花,小孩转眼对上纪柏又没好脸色,用纪柏的切身感受来形容,就好像护食的小狗,生怕谁要抢了他的肉骨头似的。

        苍队这么防备自己,是不是已经看出什么来了?纪柏紧张得舌头打结,偏偏又巴巴看着申子旬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申子旬轻轻摇头笑了笑,对苍睿说,“你去洗把脸透透气再回来。”

        小孩急了,差点要跺脚,“老师!!”

        申子旬哄,“乖,听话。”

        苍睿便没辙了,尽管眉头都纠结成一团,还是乖乖离开,路过纪柏身边恶狠狠小声嘟囔,“可以啊你!回头再找你算账!”

        一滴豆大的汗珠从纪柏鬓角滑落,男神要讨厌自己了……可他还是想跟申老师说说话……顶着低气压硬是死皮赖脸地等到苍睿离开,申子旬叫他坐,纪柏连连摇头,看着申子旬明明就想好好道谢就是说不出来,急得脸涨得通红,倒是申子旬先开了口,“后脑的伤好点了吗?”

        纪柏小同学有种错觉,申子旬一跟他说话,就春天到了冰雪化了花也开了,心口热热的暖暖的,特别特别激动,纪柏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后脑的伤,其实疤都快没了但是真好啊,老师还记得呢,纪柏小同学笑得腼腆,只知道点头。

        申子旬想见纪柏也没什么特别,就是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迫切想要确认一下曾经差点从自己手里失去的生命,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被抓的时候他当然害怕,怕得六神无主,看有人和他一起被绑,还是苍睿队里的孩子,纪柏其实很大程度上给了申子旬一个安心,也给了申子旬一个必须冷静的理由。而且,要不是纪柏的手机,苍睿哪能这么快找到他们?就算是出于礼貌,申子旬也该跟纪柏说声谢谢。

        纪柏不出声申子旬只是觉得这小孩有趣,害羞得可以,跟那天威风凛凛冲上来说你们干嘛我是警察的气势截然不同,不知道苍睿那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看来回去要逼问一下苍睿,早些年当兵时候拍的照片呢,拿出来看看啊……

        晃了会神才想起来纪柏还在,申子旬有些歉意,连忙和他搭话,“之前真是谢谢你了,抱歉当时还是没能抓住。”

        纪柏忙不迭摆手,一口气憋在嗓子眼,申子旬眉眼温和,举手投足都是种温温润润说不上来的气质,纪柏脑袋不太够用,就是觉得特别美好,深深吸了一口气,申子旬又对他微微一笑,纪柏屏息,憋到不得不换气,呼气的时候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想说的话一股脑跟机关枪似的全倒出来了,“不用谢不用谢我才是要说谢谢的申老师您当时那么疼还要死死抓着我我真的特别感动我不是苍队派去跟着您的我就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天就鬼使神差跟着了苍队特别厉害是我崇拜的男神我本来觉得男神不该是同性恋所以对您很好奇我本来不喜欢您的但是现在我觉得您和苍队特别般配特别登对您做手术的时候苍队都快崩溃了所以您和苍队好好的还有最后申老师我现在我喜欢你了!”

        最后几个我喜欢你咬字特别清晰,正巧这时候苍睿推门进来,脸都绿了,申子旬全程是懵的,眨眨眼看了看纪柏又看了看苍睿,气氛一时着实诡异。苍睿最先回过神来,一扯唇角皮笑肉不笑,“不错,挖墙脚挖到你上司头上来了。”

        纪柏小同学瞪大了眼一声嚎叫总算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哇啊啊啊!!!对对对对对不起!!!申老师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我我我我没有喜欢你!苍队你还是我男神!男神中的男神!!”说完一溜烟跑了个无影无踪。

        苍睿恨恨摔上门,又忿忿落了锁,眯了眯眼逼近申子旬,“勾三搭四,不守夫道!还敢把我支开!反了你!”

        申子旬懵到现在大概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伸手环了苍睿的脖颈,凑去唇角落了个吻,“你手下的小孩都这么可爱?”

        苍睿气坏了张口咬住申子旬的唇,“你说谁可爱?!”

        申子旬被咬得刺痛,挤着眼睛主动将舌头探入苍睿口中,碰到舌尖轻轻一舔一撩,在苍睿沉了呼吸追上来的时候又退开,“你……你最可爱……唔……”

        终是被结结实实堵了唇,两人迫不及待纠缠到一块儿去,好像很久违了似的,相互刮舔汲取津液,弄得满室都是啧啧声。却没多一会申子旬就开始力不从心,苍睿察觉到立刻缓下动作,申子旬稍微挣了挣分开相贴的唇,“你又……唔……吃什么飞醋……”

        苍睿咬他,蹭了蹭鼻尖,“哪里是飞醋,老师你魅力太大了,再说你不就喜欢那一款?我现在是老了不够小鲜肉了。”

        申子旬睫毛轻颤好像有些恼,“你再乱说我生气了……”苍睿讨好似的衔了他的唇瓣轻轻吮吸,申子旬舒服到轻哼出声,“唔……只喜欢……嗯……”又被堵了唇,喘息杂乱呼吸交错,好不容易申子旬才抓到空档把话说全,“只喜欢……苍睿这一款……唔嗯!”

        独一无二的一款,不可取代。

        再然后就没了说话的机会,两人绵长地纠缠了好一阵子,被放开的时候申子旬因为缺氧和疲惫差点没丢脸地晕过去,苍睿让他躺平,等他气喘匀了面上的担忧才退下去些,又在申子旬额头落了个吻,“你睡会,我陪你。”

        申子旬一直在医院里住到脖子上的伤口拆线,苍睿才放心带着他回家,手指的伤急不来只能慢慢养。时隔近两个月头一次回到熟悉的地方,申子旬此时深刻地体会到了那种从生死了走了一遭,越发珍惜眼前人的感觉。

        然后申子旬渐渐发现小孩并没有完全释怀,比如不让他碰一切家务,比如时不时疯了一般一言不发将他抱得死紧,最关键的是,小孩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去上过班了。申子旬问过,苍睿的回答也直接,我不想干了。申子旬皱了眉劝他不要任性乱发脾气,苍睿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谈话最终会以苍睿说我再想想作为结尾。

        这次换小孩时常失眠,申子旬睡眠浅,苍睿起身每次都会把他吵醒,申子旬只是装作不知道。小孩总是三更半月爬起来抽烟,然后悄悄蹭回床上来,牵了他伤好得快要差不多的右手轻轻摩挲,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直到天都蒙蒙亮的时候才又躺下,环腰抱着他,那双颤抖的手好一会才能恢复平静。

        申子旬不想逼苍睿,想给他一点时间,毕竟他们朝夕相对,申子旬相信时间总会冲淡一切。直到自己主动纠缠上苍睿索求,申子旬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从接吻到爱抚都很顺利,苍睿甚至记得要压住他的右手免得他乱动蹭到仍旧没好全的手指,申子旬仰头,小孩盯着他脖子上的伤疤来回舔舐。痒,而且热,两人好久没做了申子旬的欲望起得很快,小孩却像是没察觉到,耐心做足了前戏,才一点一点顶进来。

        又涨又烫申子旬一阵哆嗦,搂着苍睿舒服到轻哼叹息,苍睿仍旧埋首在他颈窝,试着开始缓缓抽送。满足又不满足,小孩的动作始终温吞,申子旬揉了揉他的发顶,盘在苍睿腰上的双腿夹紧,用腿根蹭着腰线示意他再大力点,小孩的呼吸乱了,却维持进出的频率不变,就这么又动了一会儿申子旬实在没办法,开口,“小睿……”

        苍睿停了动作仍旧没抬头,申子旬被浑身的燥热逼得没办法,“你能不能……用点力?”

        小孩身子僵住再没了动作,申子旬以为自己刺激到他那方面的尊严,有些慌了气自己心急口不择言,轻轻抚摸小孩的后背再不敢多言,然后就明显感觉到,身体里的东西,软了……

        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申子旬着实懵了半晌,等回过神来把苍睿的脑袋从自己颈窝里弄出来,才发现小孩不知何时早已满脸泪痕,申子旬又是心疼又是慌乱,顾不上做了连忙把小孩抱进怀里,一个劲轻拍安抚,“这好好的怎么又哭了?”

        申子旬的颈窝始终被泪水渍得发烫,苍睿拥着他哭也不出声,声音哑到几乎发不出来,“我没办法……眼前,都是血……耳边,惨叫……你很疼,我却没办法……我不敢碰你……对不起……对不起……”

        申子旬听了心里酸疼,这时候也才反应过来他错得离谱,要是真能自己想通,苍睿出事那时候他又怎么会把自己逼得神经衰弱?明明自己有经验,明明已经经历过一次,结果还是没有处理好,申子旬此刻有点恨自己,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

        然后就开始各种努力,苍睿其实不是不能硬,只是每次做到后来都会被巨大的心理负担磨得没了兴致,申子旬试着帮他口了半天,口中的肉块就始终半软不硬,小孩也是有点急,推开他闷闷说了句老师你再给我点时间,就自己躲去了浴室。

        申子旬一时没了主意,这种事,提得多了,没问题也要变得有问题,申子旬再没敢主动提,只是这样下去也不是事儿啊!两人一起这么多年了,苍睿向来需求过度,申子旬还真没饿过的时候,眼下掰着指头算一算两人都四个月没做过了,所谓性生活不和谐连家里的气氛都变得微妙起来,这天申子旬忍无可忍,自己悄悄约了个心理医生。

        见面略一沉吟,很坦诚实话实说,只不过套用在自己身上,恋人曾经出过车祸,满身是血,后来就留了阴影,亲热的时候眼前也是血淋淋的画面,不是不硬只是想起来就软……

        医生很专业只是静静的听,听到最后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申子旬看到医生幸灾乐祸的唇角,然后才清了清嗓子正经道,心理压力确实要尽早解决,发展到后面有可能真的不举。申子旬明显有点急身子往前倾了倾,两手十指交叉掌心全是汗。

        医生再没为难他,其实,要突破一下也简单,只要,没空去想那些血淋淋的画面就行了。

        申子旬愣,医生又扬了扬唇角,就是说,别太温柔,激烈一点。

        申子旬脸颊开始发烫,医生循序渐进,对方什么样子会让您情绪高涨呢?一开始用点药或者道具做辅助,也是可以的。

        心不在焉走出咨询室的时候申子旬满脑子里都在想,苍睿会对什么样的自己性欲高涨呢……?申子旬一个恍然想到那次用的跳蛋,大概除了小孩自己生气的时候,也就那次做得最激烈……想到这里申子旬心下各种纠结混乱,等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情趣用品店里。

        店家看出来他是个矜持的,都不等他问,直接热情地推销了好多东西,申子旬看了看眼前的这一摊,揉着太阳穴想这都闹得什么事儿!动了动干涩的唇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给……男人用的……

        店家立刻一个明白的眼神,麻溜地收走几样,又换了几样,介绍起来滔滔不绝,什么动力强劲电力持久小巧静音,还有五种震动模式,申子旬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羞耻得脑袋里都嗡嗡作响,他居然要买情趣用品给自己用?还是在恋人就在自己身边的情况下!

        到底买还是不买?

        天人交战的时候医生的一句话异常清晰地在脑海浮现,不尽早解决确实可能发展成不举……

        申子旬一咬牙一横心,买,都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