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不可取代 05

        申子旬其实并没有让苍睿等很久,比起上次苍睿昏迷的十二天,三天真的算是奇迹了,苍睿此刻却宁愿他晚点醒,伤口全都是新鲜的处在最疼的那个阶段,申子旬身上的冷汗就没干过,又偏偏怕牵扯到脖子的伤口动不能动,申子旬清醒的每一秒都是种折磨。

        止疼药通过点滴输进身体里,效果却甚微,申子旬时常疼得意识模糊小声呻吟,苍睿的心,跟被放在油锅里煎了似的,只恨不能替他受了这些苦。后来实在是疼得厉害,医生没办法给打了麻药,申子旬才能获得片刻安宁。

        这种情况持续了近一周,苍睿最常做的事就是抓着他的左手一遍遍说着对不起,说到后来总是满脸泪痕,申子旬其实很想安慰很想说不要紧,却力不从心,最终能做的也只有自以为用力地握紧相扣的双手。

        小半个月后申子旬被允许起身稍坐片刻,也是这个时候才能分辨其实不是喉咙疼而是脖子疼,发声造成的颤动会牵扯到伤口,喝水吞咽也是一种折磨。苍睿很混乱没跟他提过到底发生了什么,申子旬自己心里也算有数,一直琢磨着要怎么去安抚吓坏了的小孩。

        苍睿扶着他坐起,凑过来往他后腰垫枕头,申子旬便顺势在苍睿脸上落了个吻,小孩身体一僵,眼眶瞬间通红。真是快成了小哭包,都近三十的人了也不知道害臊,申子旬抬了抬手想触碰苍睿的脸颊,小孩紧张,立刻扣了他的右手不叫他大幅度动作,申子旬无奈,“小睿……”声音虚弱到自己都听不下去,申子旬不由自主清了清嗓子,结果瞬间疼到皱眉,小孩啧了一声在旁边手足无措,差点要按铃把医生找来。

        疼痛稍缓申子旬示意想喝水,小孩连忙端了杯子坐到他身边,申子旬叼了吸管,每次吞咽都下意识用左手攥紧被单,苍睿看在眼里,到底没忍住,“疼得厉害?我还是把医生叫来看看……”

        申子旬摇头,拽着苍睿没让他去,放松身体靠在小孩怀里,蹭了蹭苍睿的下巴,“是有点疼,你陪我说说话吧,也许就不那么疼了。”

        苍睿环着腰把人往怀里扣了扣,覆上申子旬的右手轻轻握住,指甲里的瘀血越发黑紫,伤在这种地方其实很难办,医生说皮肉和指甲已经完全分离,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指甲缝里把药液滴进去,然后等伤口自然愈合,慢慢新的指甲会长出来将外面这层顶掉,时间大概要三四个月。

        得疼三四个月呢……苍睿想起来那时候电话里申子旬的惨叫,根本无法想象到底是多疼才能让申子旬失控到这种地。然后这个声音到现在都在他耳边时时回荡,一遍一遍,磨得苍睿备受煎熬,压住鼻腔的酸涩又是一句对不起脱口而出,倒是惹来申子旬轻笑,“你傻不傻?”

        小孩没吭声,申子旬想了想两人老这么逃避也不是办法,索性一次挑开说清楚吧,免得像自己那时候一样,别把苍睿也憋出什么好歹来,“那人抓我威胁你什么了?”

        大概是没想过申子旬会什么直接,苍睿下意识把人搂紧,“就是个U盘,里面都是黑账信息和重要资料,我要是当时给他了就好了,我应该当时立刻就给他的……”

        申子旬握住苍睿轻轻颤抖的手,并没有对苍睿的选择和做法多说什么,“小睿,被抓的时候我确实很害怕,想到应该是和你有关,我其实有点松了一口气……既然抓的是我那么你肯定没事,疼痛折磨什么都无所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不管用什么方式。”

        “如果真的你为了我去向罪犯妥协,我不会怪你,但是我会内疚不安,会觉得给你造成了麻烦和负担。所以你选择不妥协,老师真的很高兴……我的小睿啊,有责任有担当又是非分明,不轻易向恶势力低头,很帅的。”

        申子旬的话语里带着笑,嗓音一如既往温和柔软,苍睿早就撑不住了,从后面抱着人泪水又弄湿了申子旬的颈窝,“不是,不是的……才没有……申老师我怕得要命,我当时做了什么怎么选的我全都想不起来了,我没有那么厉害,我只知道我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你,害得你……”

        又哭了唉,申子旬虽然腹诽但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小睿,你记得之前有一年过生日也是遇到危险了么?我跟你说,我年纪比你大由我来保护你是应该的,这种心情到现在都没有变过,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子弹射进你的心脏。”

        “那我呢?!我就有办法看着你差点死掉?!”苍睿哭得乱七八糟,明明是愤怒的质问听起来倒像是抱怨和撒娇,“那么多血……我以为真的就……就……”

        申子旬任由苍睿抱着,并没有特别去安慰,只是更往小孩怀里靠了靠,“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不能容忍没有你了。”

        “其实我做了个梦,好像是古代,你叫我师父呢,”申子旬伸手比画了一下,“从这么高,倔强的小小的一只,长到比我还高,然后翅膀硬了就开始造反了。”想到梦里两人的羁绊那么深感情那么好,申子旬就算扯到伤口也硬是偏头吻在苍睿湿乎乎的脸上,“总觉得也许不是梦,上辈子是师父,这辈子是老师,你看我都要开始相信命中注定了。”

        小孩有点闹不明白申子旬想说什么,通红的眼睛里水汽泛滥,呆呆看着申子旬都不舍得眨眼,申子旬终于吻在了苍睿唇上,“如果是命中注定你还担心什么?没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你说要陪我过一辈子,我也是,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苍睿听了一时没能有太大反应,申子旬的话在脑袋里过了好几圈,担惊受怕也许被安抚下去,心口却越发打着颤酸软涨烫,苍睿哽咽,“申老师……申老师我好疼……”

        就像父母眼里的孩子永远长不大,苍睿对申子旬来说也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宠着哄着还嫌不够,长长久久地溺着才好,就是爱这个人爱到了这种地步,申子旬抱了苍睿轻拍后背,“哭吧,哭完了就别惦记着了,老师没事,不怕,不用怕了……”

        其实苍睿好多年都没哭过了吧?最多也就是眼眶泛红,比如自己胃出血的时候,或者之前被祁煦绑架了醒来之后。申子旬自己也不明白,明明小孩这么伤心,他心底那股似有似无的,幸灾乐祸的快意,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苍睿的情绪好半天才平复,申子旬一下子说了那么多话着实累有些累,毕竟失血过多到现在都没缓过来,偏头想去小孩唇上讨个吻然后再告诉他自己想睡会,护士却突然推门而入,对两人搂搂抱抱的行为视若无睹,但是,“怎么还坐着呢?!躺下!不知道病人受不得累要多休息?”

        小孩身子僵住背对着人连忙抹去眼角的水滴,申子旬只好打掩护跟护士赔笑,“躺太久了不舒服,是我自己要坐的。”

        苍睿擦完了眼泪也不说话,抽走后腰的枕头,老老实实扶着申子旬又躺下,全程头埋得低低的,就生怕叫别人瞧见他哭肿的眼眶。护士进来例行检查看一切正常很快离开,申子旬这才笑着调侃,“你还知道羞?”

        小孩撇嘴,“反正老师面前早就没脸了,只有老师一个人能看。”

        申子旬再想说什么被苍睿堵了唇,自然是眯着眼张口接纳,结果唇上才被舔了一下病房的门又被敲响,“苍队?申老师醒着吗?”

        苍睿皱眉一阵恼火,搞什么!还能不能好好亲个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