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歃血盟

    玉佩亮起的瞬间,独孤卓体内气血翻涌,左胸处痊愈多年的伤口又撕裂般地疼痛起来。

    自豁出性命摧毁天柱后,世人口中灭世魔头的独孤卓,其实并没有修真们想象得那么风光,他经脉尽断,灵根被毁,强撑着一股执念灵魂才没有消散,拖着一具残躯,在世间寻找夜舟散落的魂魄。

    独孤卓没奢望能与夜舟再续前缘,他只是觉得天道不公,他想为夜舟争个来生安稳。

    踏遍人间每个角落却遍寻不至的夜舟,就在独孤卓眼前。

    暖玉因找到本源而绽放异彩,玉佩中藏着的那缕残魂没入夜舟的眉心。

    夜舟并未察觉到魂魄的回归,他盯着暖玉问道:“你这个道具是干什么的?看起来挺神奇的。”

    道具?独孤卓压下疑虑,忍下内心狂乱的雀跃,极尽全力用平稳的声音道:“锁魂玉,强行锁住生魂的玉佩,并非正道之物。”

    “这么厉害的道具?怕不是神兵了吧!你从哪儿弄到的?”叶舟伸手一探,锁魂玉落入掌心,他瞄了独孤卓一眼,见他没有抢回来的意思,心想这人要么大方要么是发道具的npc。

    “不过是寻常灵器罢了。”独孤卓凝视着夜舟的举动,见他神色间充满好奇,对锁魂玉的存在十分陌生,口中还藏说着一些他根本不懂的话,显是早已轮回转世,什么也不记得了。

    忘记也很好,独孤卓回想之前种种孽缘,只觉得那段过往对夜舟而言没有任何回想起来的价值。

    他唯一担心的,是眼前的夜舟魂魄是否完整。

    独孤卓上前一步,向叶舟伸出手。

    叶舟以为独孤卓要拿回锁魂玉,顺从地递到独孤卓面前。谁知对方完全没看玉一眼,而是将手指搭在叶舟的腕间,像是在诊脉。

    叶舟越来越怀疑独孤卓是npc了,他身上有太多疑点,怎么看都不像是生在现代社会的玩家。

    不过被游戏公司坑过的经历太惨烈,叶舟不敢妄下定论,怀着审视的想法暗中观察独孤卓。

    独孤卓松开夜舟的手腕,眉头皱得死紧。

    他略通歧黄之术,方才为夜舟诊脉,发觉他的身体有很大问题,从脉象来看,夜舟寿数应是二十余四五,而眼前的人看起来却只有十四五岁,面容稚嫩,还是个身量尚未长开的少年。

    再观其面相,面庞轮廓与骨象不符,竟像是被人为修炼了容貌,变得较为普通。

    号脉时独孤卓刻意用力按压,夜舟却没有任何反应,痛感和触感远低于常人。根据脉象,是不该有这种病症的。

    更古怪的是,依照独孤卓的推断,夜舟三魂七魄缺了一半,按照脉象来看,夜舟应该是个久卧病床靠各种药物续命的人,偏偏面前的夜舟瞧着十分健康。

    像是……眼前只是一具与夜舟关联密切的躯壳,而夜舟本人并不在此。

    可夜舟若是不在,玉佩中的残魂又怎会被他吸收呢?

    关切之情压过重逢的喜悦,令独孤卓有些发热的头脑渐渐冷静下来,认真思索自己的处境。

    独孤卓硬闯苍澜山脉不是无谋之举,其他人的确无法离开人界边缘,手持清浊双剑的他是有可能的,所以这里正是苍澜山外,一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独孤卓看了看他来时的方向,原本应该是苍澜云雾的地方变成了一片树林,方才他正是从林间跃出,一招夺了几个妖兽的性命。

    想到妖兽,独孤卓再低头看去,就见那几具尸首化为飞灰,树林深处忽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头生得极为丑陋的妖兽在林间穿梭。

    “刷怪了!”叶舟忙抓一把丹药塞进口中,同时对独孤卓道,“不管你是不是npc,再抢我怪,我绝对要开仇杀砍你!”

    看到刷怪的叶舟扔下尚摸不清楚状况的独孤卓,挥剑击向一只妖兽。

    叶舟本来只是想防御性挥剑,怎料一道剑气划过,将面前几棵树以及藏在树后的妖兽劈成两半。

    《九重天》的战斗特效做得非常好,剑气是道淡青色的光芒,搭配斩击的特效音,颇有一剑划破长空的凌厉感。

    “这么厉害?”叶舟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剑,随手对另外几个妖兽遥遥挥击,之前他费尽心力都没能斩杀的妖兽转瞬间全部四分五裂。

    叶舟也得到了几块灵石和药草,他现在还没学会法诀,只能弯腰一一捡起掉落的物品,并拍了拍腰带,物品便被收入储物腰带中。

    他这条腰带是建号时系统赠送的,容量很小,现在已经快满了,更高等级的腰带需要10级以上才能佩戴,他目前9级,再有一点经验就可以升到10级,叶舟打算在这里刷怪到升级。

    叶舟战斗时,独孤卓怀着满肚子疑问观察着这个陌生的世界。

    不,并不陌生,这片树林和妖兽,独孤卓见过。

    这里是业障林,佛修信徒们经常会来此处倾诉心中苦闷,久而久之,恶念累积过度就会化为丑陋的妖兽。业障兽没有神智,只有对一切生灵的本能恶意,会无差别攻击所有生灵。

    业障林是佛修门派种植的,铲除恶念却是整个正道的任务。

    几乎每个大门派附近都有一处业障林,门派会定期发布清除业障的任务,筑基期以下的弟子会领取任务,既能提升功力,又可以从门派领到灵石或药材做奖励……

    独孤卓忽然想起自己铲除妖兽时听到的声音,他腰间挂着一枚储物玉坠,用神识查探,玉坠中果然多了几块品相极差的灵石和几个陌生的玉简。

    他必须弄清夜舟的身体状况,不知是否与这古怪的世界有关。

    见少年夜舟在业障林中寻找妖兽,独孤卓拿出一块玉简以神识查探。

    玉简是修真界常用的储存知识的法宝,将适合储存神念的灵玉制成一根根竹简的样子,修者用神念将内容默录在玉简内,能够记载的内容是书籍的百倍千倍。

    独孤卓本以为这块玉简内记载的应该是之前掉落的《逆剑决》,神识探入后方觉不对,上面写着一些不明含义的文字和符号——

    姓名:独孤卓

    种族:初始人族,后转化为异族

    体力值:???

    灵气值:???

    防御值:???

    攻击值:???

    气血值:100/???

    等级:3/???

    身份:待解锁

    背景:待解锁

    主线任务:待解锁

    玉简上的内容独孤卓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却半句也不懂。

    他举着玉简皱眉时,叶舟已经清了一波怪,开心地持剑来到独孤卓面前道:“你锻造的武器也太好用了!”

    这把剑本来只是武器铺买的新手武器,典型的破铜烂铁,耐久度极差,砍几下剑刃就变成锯齿形,需要随身携带大量磨刀石,趁着清怪的空隙磨刀增加武器耐久度。

    锻造后,铁剑属性有了质的飞跃,威力上来看,起码是20-30级时佩戴的武器,却可以无视等级差别,不到10级的他都可以佩戴,要是能升到满级,这就是一把绝世神兵了。

    独孤卓如此大方地送兵器,叶舟也不好再用质疑的语气询问对方的身份,他干脆伸出手道:“我们加个好友吧!”

    只有玩家才能互加好友,加一下好友就知道对方的身份了,加得上就是玩家,加不上就是游戏npc。

    而且成为好友之后,叶舟才有机会将自己的物品和金钱无条件赠与对方。平白拿了独孤卓的好处,可不是一句“谢谢”就足够的。

    叶舟只等着独孤卓一点头,就发送好友申请。

    怎知独孤卓面对叶舟的邀约,竟是一口咬破了食指,指尖挤出一滴鲜血。

    “歃血为盟”,这是《九重天》键盘时代就有的结拜方式,双方互取一滴心头血融合在一起,从此福祸相依,组队后暴击率提升三倍,还会根据两人的种族属性随意生成一个盟约技能。

    结盟的好处很多,但解除盟约代价相当惨重,解除后双方等级会下跌10%,随机丢失一件重要装备,除非是真的反目成仇,歃血为盟的玩家绝不会轻易解除盟约。

    叶舟只想简单加个好友,没想过才认识就建立这么亲密的关系。

    但是提议加好友的是他,得到高级武器的也是他,贸然拒绝好像有点不太礼貌。

    这……叶舟犹豫地看着独孤卓,只见独孤卓指尖的鲜血一滴滴落入草丛中。全息游戏不比键盘网游,真实感太强烈,不像隔着屏幕可以无情地拒绝。

    最终叶舟在独孤卓似乎有些悲伤的眼神下,犹犹豫豫地咬破指尖,让自己的鲜血与独孤卓的融合在一起。

    【叮,您与独孤卓结盟,是否委托系统将根据彼此属性分配人物关系?是/否】

    叶舟道:“根据彼此属性分配关系?以前没有这个提示,是游戏升级后改版了吗?”

    原本“歃血为盟”后,玩家不论男女都是结拜兄弟的关系,此时变成未知的,有种开盲盒的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选‘是’!”叶舟对独孤卓道,“看看新结盟会怎么分配。”

    独孤卓也收到了系统提示,面前更是弹出一个“是与否”的对话选项,他不动声色地听从叶舟的吩咐,二人共同点击“是”。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自二人融合的鲜血中释放出来,两条太极鱼围绕他们转了一圈,最终化为一块记载着二人关系的玉简。

    根据玉简记载,他们的关系被系统默认为“师徒关系”,叶舟是师父,独孤卓为徒弟,盟约技能是“双剑合璧”,需要80级以上才能使用。

    “师徒关系?为什么是师徒关系?”叶舟震惊道,“现在游戏全是低等级新手玩家,根本没激活拜师系统,我一个9级的玩家哪有条件当别人的师父?”

    独孤卓望着玉简上的“师徒”二字,倒是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难道是因为我这个账号绑定了键盘《九重天》?”叶舟猜测道,“你绑定键盘账号了吗?可以领取很多老玩家回归礼包的。”

    “在下……”独孤卓想了想,学着叶舟的语气道,“我没有‘账号’,没玩过‘键盘’。”

    “那师徒的分配,有可能和键盘网游账号绑定有关系。”叶舟认真分析道。

    独孤卓则是透过“歃血为盟”时传递来的魂魄信息,念出对方的名字:“叶舟?”

    与前世相似又不同。

    “啊?结盟后能看到注册时的本名吗?我的ID明明是‘一叶扁舟’,游戏公司这算不算泄露玩家隐私?但你的名字还是‘独孤卓’这个ID呀?”叶舟不解道,“独孤卓”怎么看也不像现代社会普通人的名字,大概率是网名。

    听到叶舟多次提及“游戏”,独孤卓更觉不对,便谨慎地回答:“我少读了两个字。”

    “原来如此,倒是我不小心泄露本名了。”叶舟拍拍自己的脑袋,有点不好意思。

    结盟后,就可以查探彼此的部分属性,叶舟能看到独孤卓的等级、种族等信息,却看不到那些全是问号的隐藏属性。

    他好奇道:“你还真是玩家,但只有3级,也没有选定职业,你是怎么把我的剑锻造得这么厉害的?”

    独孤卓觉得这个世界与他熟知的修真界有很多相似之处,又些许不同,他斟酌了下道:“人族按理的确是筑基期以后才能炼丹或者炼器,但异族不同。”

    “哦,异族的确是改版后的新种族。”叶舟道,“你没玩过键盘可能不知道,异族在原本的游戏中,是只有npc和boss才会有的种族,改版后才增添了异族。不过建号时没办法直接选择异族,游戏公司解释是在游戏中遇到机缘的玩家,有机会转化为异族,你是有什么奇遇才更换种族的吗?”

    “我得到了一把剑,从此不属于人族。”独孤卓道。

    “就是你包裹里的断剑吧,你运气还不错,那成为异族后,有什么变化吗?血液能够强化武器是不是也和这把道具有关系。”

    叶舟掂了掂铁剑,不由感叹道:“不对啊,这根本不是运气好,其他玩家要是知道你的血液效果,会不会追着砍你取血强化武器?游戏公司这么坑吗?好不容易转化成特殊种族,下场比妖族和灵族还惨?”

    他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这怕不是要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