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中二病

    《九重天》是一款键盘网游,曾在游戏界创下无数辉煌的记录,是许多玩家心目中的经典,又在手游时代来临后没落。

    沉寂十年后,《九重天》带着全新的技术卷土重来,号称世界第一款全息网游,在铺天盖地的宣发后开始公测。

    玩家叶舟是《九重天》键盘时代的忠实粉丝,提前购买了全息头盔,一公测就第一时间进入游戏。

    游戏第一天,大家都是新手,在全新的模式下一点点摸索玩法。

    蛰伏多年的游戏公司非常狡猾,不仅想要召回老玩家,还想留住更多的新玩家,为了让大家起点一致,对游戏做了许多改动。

    这些改动中,在游戏中隐藏玩家、小怪、npc、boss的ID及称号是最坑人的。

    《九重天》的游戏理念是主打一款浸入式网游,为玩家呈现出最真实的仙侠世界。在这个人仙魔妖横行的世界中,普通人根本无法辨别其他人的身份。

    因为这个设定,叶舟吃了不少苦头。

    例如,他接了个去野外打猎的新手任务,在用胡萝卜诱惑一只可爱幼小的白兔时,被口喷火焰的白兔一招烧死。烧死他的白兔还对他怒吼道:“长没长眼睛啊,老子是妖族玩家!”

    再例如,夜晚他接了个村庄驱鬼的任务,身边另一位人模人样的年轻人也一同从村长那里接下任务,两人走进村庄,叶舟向对方伸出橄榄枝,发出组队邀请,那“玩家”阴恻恻一笑,对叶舟张开血盆大口,原来这所谓的“玩家”,就是村庄里隐藏的鬼。

    就连去郊外采药,都有可能被人参抽一根须,并听到人参对天怒骂:“***游戏公司,你****!为什么选个灵族会随机分配成人参?”

    叶舟只能安慰地摸摸人参的小脑袋,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暗自庆幸自己选择了人族,总归不算太惨。

    《九重天》有六个种族可以选择,人、妖、魔、鬼、灵、异,宣传视频中,六个种族满级账号各有千秋,人族俊朗、妖族美艳、魔族强悍、鬼族诡异、灵族飘渺、异族神秘,每个种族都有诱人之处。

    谁料开服后,妖族是还没修成人形的动物,灵族则是灵芝、人参、雪莲之类的灵药,鬼族见光死,魔族和异族叶舟还没见到过,但他相信这两个种族应该各有各的苦。

    人族比起其他种族还算不错,但也是各个种族中属性最平庸的,其他种族某个属性会格外高,人族则是各方面都还行,却也平平无奇。

    连续踩了几次坑后,叶舟好不容易摸索到一个全是小怪没有玩家的树林,辛辛苦苦打怪升级。

    眼看要磨死这几个怪,却被人抢了先,叶舟怎能不气。

    他一剑斩下,却在斗笠破碎见到那人的面容后及时收手,只是这人颜值实在太高。

    叶舟绝不是被美色所惑,而是在这一瞬间对抢怪者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九重天》人族初始账号的颜值数据,是玩家原本容貌的80%,升级后才有上调颜值的机会,妖族和灵族倒是先天颜值数据高,可是他们一开始连人形都没有,充其量就是一群小白兔中皮毛最顺滑的或是一堆药材中品相最好的。

    颜值过高,必有反常之处。要么抢怪者本人比明星还好看,要么他不是玩家!

    踩过太多坑的叶舟十分谨慎,他及时改变剑道轨迹,剑尖从头顶移至肩膀。

    叶舟手腕轻轻一翻,长剑横在抢怪者颈间,他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玩家?npc?”

    对方并未回答,只是定定地望着叶舟。

    独孤卓很想告诉少年夜舟他的名字,翻腾血气却无法让他开口。此时若是开口说话,定会一口血喷在夜舟雪白的衣衫上,独孤卓不希望发生这种事。

    他尚不清楚此刻是幻境还是来生,能够见到活生生的夜舟,是真是幻又有什么关系。

    独孤卓缓缓抬起手,握住夜舟的剑尖,鲜血顺着掌心滴下,痛感如眼前的夜舟一样真实。

    少年夜舟面露惊恐之色,松开剑向后跳了几步,与独孤卓拉开距离,用吃惊的语气道:“还能这么抢装备吗?”

    装备?玩家?npc?几个从未接触过的词汇传入独孤卓耳中,他看着夜舟松开的那把铁剑,仅是轻扫一眼,便认出这是一把还可以继续淬炼的灵剑。

    独孤卓看到脚边掉落的续灵草,他知道这种药草可以治疗一些简单的伤势,还可以为体内补充一些灵气。

    虽无法接续他的经脉,却可以压制此刻体内翻腾的血气。

    独孤卓果断捡起那株药草吞下去,吸收药草内的灵气。

    “喂,人族不能直接吸收药草,得去城里找炼丹师炼制成丹药,否则就浪费了。”夜舟提醒道。

    转瞬间,灵气没入经脉中,独孤卓的内伤暂时被压制,他看向夜舟,缓缓开口道:“我体质特殊,没关系。”

    独孤卓自然清楚灵药不能直接服用,会浪费很多药性。但他自与玄剑融合后,早已不能算是人了。

    说话间,独孤卓将掌心的血液涂在夜舟那把铁剑上,即使玄剑已断,剑主的血液对普通灵器也是大补之物。铁剑贪婪地吸收着蕴含剑气的血液,剑刃更加锋利。

    终究是凡铁,无法承受过多的剑气,仅吸收了三滴血液便无法继续容纳。独孤卓拭去剑身上多余的血液,将剑还给夜舟。

    夜舟却警觉地看着他,不肯接剑。

    “他不记得我。”独孤卓黯然想道。

    越是不记得,独孤卓便越觉得此处是真实存在的,而非幻境。

    若是要命的幻境,夜舟定然如他记忆中一般,对他轻轻地皱眉摇头,遥不可及。

    独孤卓眼角扫过地面上几头妖兽的尸首,忆起方才夜舟所说的“抢怪”以及耳边响起的获得各种灵石、秘籍、药草的声音,略有所思。

    莫非夜舟并不是被妖兽围攻,而是想要获得这些东西,主动攻击妖兽?

    苍澜山脉的背面,竟是这样一个可以通过猎杀获得宝物的秘境吗?夜舟的魂魄,难道是在天柱崩塌的时候,来到了苍澜山脉背面?

    独孤卓压下心中疑惑,抱拳道:“在下独孤卓,不知这些妖兽是你的猎物,贸然出手,实在抱歉。为表歉意,只能为阁下重新淬炼灵剑,以做补偿。”

    他再次递出灵剑,同时不动声色将暖玉握在手心,与剑柄一同送到夜舟面前。

    “说话文绉绉的,要么是中二病要么是npc,你是哪种?”夜舟没有接剑,继续问道。

    中二病?npc?独孤卓努力分析着两种完全陌生的词语,第二种根本无可考证,第一种倒是能够猜到是一种疾病。

    独孤卓也只能谨慎地回答:“在下确实伤病在身。”

    “自己承认有病,你……这么坦诚的吗?”夜舟面露惊讶,警惕之色渐去。

    独孤卓透过夜舟神色,隐约觉得自己似乎承认了某种了不得的病症,但话说到此处,他也不得不顺着回答道:“事无不可对人言,在下素来不说谎。”

    “你文言文学得一定很好。”夜舟放下心来,接过那柄重新淬炼过的剑,指尖不经意间碰到了那块暖玉。

    霎时间,暖玉悬在空中,绽放出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