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独孤卓

    临近苍澜山脉的小镇镇郊有一处简陋的茶棚,棚子内坐着几人,他们没带什么行李,面上也无长久赶路的风尘,却又不像是本地人,看起来颇为古怪。

    茶棚的老板却是见怪不怪,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苍澜山是人界尽头,这里曾有一高耸入云的山峰,相传有高人能顺着山峰一直爬到云端上的天宫,脱胎换骨,成为上界神仙,是以这座山峰被称之为“天柱”。

    因天柱上通神人之地,乃是人界禁地,凡世间的生灵无法在天柱附近生存,整个苍澜山脉寸草不生,除了古荒异兽的尸骨化作的怪石外,只是一道毫无生机的雪山山脉罢了。

    没有人知道苍澜山脉背后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人界的尽头之外有什么。

    直到十年前,一清一浊两道剑气划破天际,天柱断裂,山崩地裂,地火冲天而起,直达上界天宫,苍澜山脉附近下了一场长达三个月的火雨,原本的天柱消失不见,千万年的冰雪消融,化作绵延万里的雾气。

    一年后,苍澜山脚下出现一抹嫩绿,第一株草在这片毫无生机的土地上生出嫩芽。

    三年后,逐渐有人来这里开荒,人们发现这里的土壤特别适合庄稼生长,这里缓慢地成为一个小镇。

    再后来,小镇尽头出现一个茶棚,为前来参观苍澜山脉的人提供昂贵的茶水。

    茶棚建在道路的尽头,再向前便是未知之地。

    大多数旅人会停留在小镇,去茶棚喝一碗粗茶,遥望着天柱遗址,说一些古怪的话语。

    这些人的话语中,无数次提到一个叫做“独孤卓”的人。

    “都怪独孤卓,要不是他,九重天也不会……”老板为客官端上茶碗时,听到了他早已耳熟能详的对话。

    老板离开桌子,不耐烦地掏掏耳朵。

    关于独孤卓的故事,他听了数年,大家都是道听途说,真正见过独孤卓的人很少,众人所议论的也不过就是那几件事。

    独孤卓,擎天剑宗的弟子,本是师门看好的栋梁,却做出了令人发指的事情。

    他贪图擎天剑宗世代守护的玄素双剑,为夺得神剑,竟丧心病狂地暗害上一任玄剑剑主,此人正是独孤卓生父!

    犯下弑父之罪的独孤卓屠戮师门,重伤另一把神剑——素剑的剑主夜舟并将其掳走。

    这之后夜舟下落不明,而独孤卓再一次出现在人前时,已经炼化两把神剑,想必夜舟也早已尸骨无存。

    手持两柄创世神剑的独孤卓踏上天柱,试图以罪人之身成神,上神震怒,将其打落人间。恼羞成怒的独孤卓祭出双剑,斩断天柱,九重天失去支柱坠落人间,神界不复存在。

    人间修者再无成神可能,修真界大乱,无数修者唾骂独孤卓这个丧心病狂的魔头。

    可也只敢在私下骂骂罢了,若真是遇到独孤卓,又有谁敢对他大放厥词?

    茶棚很小,两位穿着道袍的客人也没刻意避讳,骂声不断传入老板耳中,烦得他不由皱了皱眉。

    他只是普通人,不懂仙长们的爱恨情仇。在茶棚老板看来,若不是天柱崩塌,朝廷派了一群奴籍之人来此处开荒,开垦农田可脱离奴籍,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有了几十亩地的富农。

    客人说什么,茶棚老板不能反驳,他只能装作没听到,低头盯着脚下的土地。

    时逢春日,地面石缝中钻出几株野草,鲜嫩的绿色看着十分喜人。

    茶棚客人大都是来观看天柱遗址的,看一看,喝喝茶,感叹一番,骂骂独孤卓,骂够了便留下银钱唏嘘离去,不过午时就茶棚就空了。

    东风起,即便是春日,寒风还是有些刺骨的,茶棚老板见客人都走光了,收拾摊子准备回家。

    这时一头戴斗笠,背着个包裹的黑衣男子走进茶棚,坐在角落桌旁。

    “一碗热茶。”男子将包裹放在桌上,发出轻微的“铿锵”声,包裹里显然是兵器。

    老板不敢怠慢,忙端上一大碗热气腾腾的茶水。

    放下茶碗时,老板不经意间看见这男子的容貌,不由呆了一呆。

    乖乖,这人也太好看了吧,比小镇的豆腐西施还好看,比春天山野里的白花还好看,比寒冬窗外雪景还好看。

    也比冰雪还冷。

    老板不敢直视他,退回茶水间,透过棚子的缝隙偷瞄黑衣男子。

    只见他伸出手端起茶碗,那手指节分明,有若劲竹般消瘦修长,手背手指上遍布刀剑划过的伤痕,犹如碎裂后又粘起来的玉石,给人一种触目惊醒的痛感。

    黑衣男子慢条斯理地喝光热茶,一举一动赏心悦目,显是教养极好。

    他放下空了茶碗,没唤老板续茶,而是从怀中拿出一块温润的翠玉,安静地看着。

    满是刀痕的掌上放着那块成色极好的玉,看起来十分不搭配。

    黑衣男子微皱眉头,似乎心情不佳。他另一只手放在包裹上,金属碰撞的声音传来,茶棚老板不由缩了缩脖子。

    这时,一道略带寒意的春风吹来,一朵早春的杏花被风吹到黑衣男子掌心暖玉上,淡粉色的花瓣将暖玉衬得更加葱翠,是充满生机的颜色。

    黑衣男子望着掌心,轻轻地笑了,斗笠下的面部轮廓变得柔和,一身肃杀之气随着笑容消散不少。

    茶棚老板忽地放下心来,大胆地从茶房探出头问道:“客官,还要续茶吗?”

    “不必。”黑衣男子放下一块碎银,拎着包裹起身离开茶棚。

    老板见他的方向竟是无人敢踏入的苍澜山脉,不由自主地追出去,在后面喊道:“客官,前方是有去无回的禁地,传说灭世魔王独孤卓就藏在苍澜山脉修炼,可不能去啊!”

    黑衣男子本无意理会茶棚老板,听到这话停下脚步,微微转身,抬了抬斗笠,露出大半张脸。

    他的身躯仿佛与笼罩着雾气的苍澜山脉融为一体,一道看破尘世纷扰的视线落在老板身上,声音不见喜怒:“在下独孤卓。”

    说罢,他压下斗笠,回身继续向苍澜山前行,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云雾中。

    他走后良久,茶棚老板才一屁股坐在地上,颤声自语:“他就是独孤卓?”

    那个欺师灭祖,弑父屠神的魔头独孤卓?

    “怎么会呢?”茶棚老板喃喃道。

    他爬起来收拾桌椅,见独孤卓用过的茶碗旁,放着一朵淡粉色的杏花,花瓣完好无损。

    “不可能啊。”老板再一次道。

    令老板百思不得其解的黑衣男子独孤卓此刻已踏上苍澜山,似乎是感受到他脚下曾是天柱旧址,独孤卓背上的包裹内发出“岑岑”的剑吟声。

    “安静。”独孤卓低喝道。

    包裹内的东西不安分地跳动两下,独孤卓解开包裹,里面是两把断剑。

    昔日创世双剑,此刻已变成四截满是锈迹的废铁,曾经斩断天柱,与九霄神明抗争的独孤卓,也丹田碎裂,时日无多。

    独孤卓拿起素剑,将那块暖玉挂在断剑的剑柄上,静静地等待片刻,暖玉和断剑毫无反应。

    这里也没有。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十年来,独孤卓走遍人界每个角落,都找不到夜舟残魂的下落。

    今生已无再相见的可能,独孤卓只想求个来世,夜舟却没有来生。

    他收起断剑,握紧暖玉,坚定地向雾气深处走去。

    苍澜山脉的另一侧究竟有什么没人知晓,天柱矗立在此,无人能走出这山脉。

    即使天柱消失,这雾气也会让人迷失方向,或是死在苍澜云雾中,或是回到山脚下。

    独孤卓现在的功力与刚入门的修者差不多,继续向前只有死路一条。

    但他并不打算回头,身后是被天命捉弄的过往,是他不堪的一生,是没有夜舟的世界。

    独孤卓坚定地向前迈步,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强烈的阻力,似乎再难前行。

    可哪怕只是迈出一寸,独孤卓也要向前一寸。

    他一步步艰难地前行着,云雾遮蔽他的双眼,山顶寒气冻结他的身躯,独孤卓便身冰霜,若不是掌心暖玉不断地向他体内输送暖流,独孤卓早已化为一道冰雕。

    意识逐渐模糊,独孤卓脑海中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半生颠沛,好似死前的回马灯。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年轻的夜舟,跳跃在山林间,与几个妖兽作战。

    独孤卓轻笑一下,夜舟是他的长辈,他与夜舟相遇时,夜舟就已是擎天剑宗的长老,身着素白道袍立于他面前,淡漠地瞧他一眼,冷冷道:“随我来。”

    初遇时,夜舟在他心中便是高大寒冷的,怎么会是个少年呢?

    不过,临终前有这样的幻觉倒也不错,至少能够看到夜舟无忧无虑的样子。

    独孤卓这样想着,眼前雾气渐渐散去,少年夜舟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少年夜舟一袭白衣,被几个妖兽围攻也毫不畏惧,手持一柄普通铁剑,奋力击杀妖兽。

    双拳难敌四手,妖兽在少年夜舟身上不断留下伤痕,夜舟面色苍白,越来越虚弱。

    即使是幻境,独孤卓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夜舟受伤,他自包裹中拿起那把黑色的断剑,这是他父亲死后,独孤卓方能得到的玄剑,他一生所求,得到后又弃之如敝的玄剑。

    独孤卓取剑时,少年夜舟灵巧地与妖兽拉开距离,取出一瓶药喝下,还自语道:“以目前的血量要对付这几个精英怪还是有难度的,幸好带的红药种类多。”

    少年夜舟正嗑药扑血,只见一个黑衣男子冲进怪兽群中,提着把破烂铁剑,将他好不容易砍成残血的精英怪抢走了。

    夜舟:“……”

    独孤卓经脉早已断裂,此刻强行催动玄剑,也只能使出一招而已。

    好在妖兽不算强,一招便可屠尽。

    妖兽倒下后,独孤卓也站立不稳,半跪在地上,手撑着玄剑剑柄,尽力压住胸腔的翻腾的血气。

    即便是幻境,独孤卓也不想在夜舟面前吐血。

    勉强稳住身躯后,独孤卓正要抬头看向夜舟,耳边却忽然传来奇怪的声音——

    【叮,您斩妖除魔,获得下品灵石3块。】

    【叮,您斩妖除魔,获得秘籍《逆剑决》。】

    【叮,您斩妖除魔,获得珍贵疗伤灵药续灵草。】

    【叮,您斩妖除魔,获得经验100*6,是否使用经验升级?是/否】

    这是什么?独孤卓一头雾水。

    这时一道劲风自耳边擦过,伤口不知何时痊愈的少年夜风持剑御风前来,眉宇间满是怒意,口中喝道:“居然敢抢我怪?”

    剑气扑面而来,独孤卓的斗笠四分五裂,他对周遭一切变化毫无所觉,只觉得眼前的夜舟极为真实。

    独孤卓凝视着夜舟的脸,低声道:“莫非我已到来世?”

    见到独孤卓面容的瞬间,夜舟剑尖一歪,硬是改了轨迹,原本该刺入眉心的剑悬在独孤卓肩上,没有刺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