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隆隆隆~~

       战鼓如雷。

       龟兹城头,一名唐军老卒撑着疲惫欲死的双眼,向着城下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这些该死的胡狗。”

       咻~

       一支利箭突兀飞过。

       箭矢从唐兵颈间缝隙穿过,自身后皮甲透出。

       “队正!”

       看着喉头咯咯作响的唐兵直挺挺倒下。

       附近的唐军士卒一个激灵。

       有人上前救人,亦有人大吼:“竖盾!”

       天空霎时一暗。

       急如骤雨般的噼啪声响。

       胡人的箭雨,密集洒落。

       城上反应慢的,立刻被箭雨钉成了刺猬。

       好在连日大战,一切都成为了本能。

       几乎不需要身边人的提醒。

       所有唐军第一时间张起了大盾,或者是缩在城头。

       箭雨是对方攻城的前奏。

       一个月的城头攻防战,双方都疲惫到了极点。

       作为攻城一方,大食人的死伤惨重。

       但是唐军也没好到哪里。

       毕竟只有数千人。

       被十几二十万敌军包围了一月,日夜不息的攻城,哪怕是铁打的,此刻也已是强弩之末。

       有许多唐军士卒甚至没等到下城休息,站着便断了呼吸。

       这是活活累死了。

       最激烈的一战发生在月中的时候。

       双方拚了三日三夜。

       大食人用弯刀,用双手,竟活活冲垮了一段城墙。

       最后逼得裴行俭亲自率着亲卫堵豁口。

       双方在城池破溃处展开贴身血战。

       短短两个时辰,唐军折损近千,大食人抛下两千余具尸体。

       最终,唐军一边与大食人血战,一边重砌城墙。

       硬是在激战中,将垮塌的城墙修好。

       令大食人无功而返。

       在最后的阶段,为了掩护城墙合拢,一名唐军校尉名魏三郎者,亲率百名死士,守住墙角。

       最终城墙溃口顺利合拢。

       但是尉三郎和跟随他的唐军,也失去回城的机会。

       在城下与大食人血战到最后。

       城头上的唐军看着魏三郎他们被敌军淹没时,一个个心如刀绞,不少人发出怒吼,想要冲下城去和大食人拚命,最终被喝止。

       是夜,大食人将魏三郎等人的头颅悬于旗杆上,故意在龟兹城下炫耀,以激怒唐军。

       城内唐军义愤填膺,刺臂见血,高呼求战。

       险些发生骚动。

       后来是裴行俭亲自出面弹压,才压着诸将不得出战。

       一日后。

       有人从龟兹城偷偷爬下城头,趁着夜色,将悬挂在大食人旗幡上的魏三郎等人头颅取回。

       裴行俭亲自与之祭奠。

       唐军作战意志不但没被摧垮,反而越发坚韧。

       “大都护。”

       房门推开,一名残臂的将军,迈着蹒跚却坚定的步子,走了进去。

       他的一只手,明显有些不正常,手腕异常的弯曲。

       尽管如此,将领身上的锐气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锋利。

       简直如一柄日夜淬炼的宝刀,寒意逼人。

       正埋首处理厚厚文书军务的裴行俭,从案牍中抬起头来。

       比起十几年前。

       裴行俭的容貌衰老了许多。

       两鬓俱是风霜之色。

       额前也添了深刻的皱纹。

       但是他的双眼,依旧清亮,有着一份坦荡和正直。

       他坐直身体,向着进来的将军微微颔首道:“辛苦了。”

       说着,眼神落向将军受伤的右手:“你的手如何了?”

       站立在裴行俭面前,挺立如标枪的薛礼抬起右手,看了看蜷曲如鹰爪的手指,自嘲的一笑:“手筋断了,不过不要紧,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便不会倒下。”

       裴行俭不再多问。

       只是心里不免感慨,对于一个神箭手而言,废了一只手,再也无法开弓用箭,大概是比死亡更痛苦的折磨吧。

       何况以薛礼的用兵风格,每每冲锋在前,身先赶士卒,以超卓的神箭,过人的勇武,替大军凿穿敌人的阵势,斩将夺旗。

       催毁敌人的意志。

       但自此以后,薛礼永远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做万军中无敌的战神了。

       似是看出裴行俭眼中的惋惜之色。

       薛仁贵自失的一笑:“以前阿弥总说我用兵过于刚猛,刚则易折,可是那时我自持个人勇武,作战总是动手多过用脑。

       这次大败,我侥幸活下来,却也打醒了我。

       如果这次能活下去,我当用心反思自己这些年用兵之法。

       或许以后做个智将也未可知。”

       裴行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道:“只要你自己不被打垮,一定可以。”

       这番话也只能点到为止。

       两人都知道,能不能有以后,还得看能不能应付眼前这一关。

       “我听到外面的战鼓声,大食人又开始攻城了?”

       裴行俭道:“你觉得他们还有多久耐心?”

       薛仁贵摇摇头:“我看不出来,但我感觉……这次好像不一样,出战的是突厥人,而且,打法比前几日要凶残,几乎是不计死伤,不计代价。”

       轰隆隆~~

       外面传来剧烈声响。

       仿佛雷霆乍起。

       那是大食人军中投出的巨石,砸在龟兹城头。

       磨盘大的石头落地弹跳滚动,还不知要收割多少性命。

       裴行俭沉思着。

       计算着。

       忽然抬头道:“我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请大都护下令。”

       “这个任务很危险。”

       “我不怕。”

       薛礼笑了起来,像是一阵风吹过湖面,透着慷慨激昂之色。

       “我早就该死了,在怛罗斯中了大食人和突厥人的计,以致兵败,如果能为击败大食人流尽最后一滴血,能为捍卫大唐疆土而死,我亦无憾。”

       裴行俭深深的看着他:“好。”

       ……

       龟兹城下。

       杀红了眼的狼卫一波一波的涌向龟兹城。

       宛如大海中的狂风巨浪。

       若从高空向下俯瞰,会看到小小的龟兹城被密密麻麻的黑色困在中心。

       如同大海中一颗顽石。

       无论突厥人和大食人的冲锋有多猛烈。

       在碰到这颗顽石时,都撞得粉碎。

       似乎,守在龟兹城上的唐军,意志比钢铁还要坚韧。

       只要不把最后一滴血耗干净。

       他们的意志便无法被摧毁。

       “冲,继续冲!不许退!”

       一身黑甲,头戴狼盔的大将阿古扎儿狠狠一刀砍在退下来的溃兵身上。

       将一名突厥人砍作两段。

       他须发皆张,两眼赤红,仿佛魔王般咆哮:“冲上去!哪怕死,也要死在龟兹城头!谁敢退,杀!”

       手中弯刀挥舞,又将另一名突厥溃兵砍翻在地。

       “头领,冲不上去啊!”

       有人向他哭喊:“才冲上城头,便被唐军用滚烫金汁浇下来,我们人都死光了!”

       “我整整一个队冲上去,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

       阿古扎儿两眼赤红,脸庞涨成涨紫色,胸膛急剧起伏着,狠狠一把攥住对方的脖颈,唾沫星子几乎喷在对方的脸上。

       “他们都死了,那你还活着做什么?”

       “啊?”

       那名突厥队正,甚至不及惨叫,便被阿古扎儿狠狠一刀戳入腹中,带着一截血淋淋的肠子,一齐抽出来。

       将生机断绝的断正推开,阿古扎儿向身后看了一眼。

       他看到数十步外,大汗阿史那屈度那双阴冷的眼睛。

       那目光冷冷盯着自己的背脊,似乎是看哪里方便下口。

       若阿古扎儿是凶恶的狼。

       阿史那屈度便是狼王。

       现在狼王已经不耐烦了。

       从开始攻城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三个时辰。

       箭矢,檑石,死士,云梯消耗了一波又一波。

       但每次冲上城头,都立不住。

       又被唐军狠狠的推了下来。

       惨啊!

       龟兹城下,已经堆满了厚厚的尸体,几乎堆了有三分之一城墙的高度。

       这反而妨碍了突厥人张起云梯和蚁附登城的效率。

       “阿古扎儿!”

       一名神情彪悍的狼卫跑上来,向阿古扎儿沉声道:“大汗说,再给你一个时辰,若再攻不上去,大汗便亲自攻城。”

       阿古扎儿一个激灵:“半个时辰内,我必拿下龟兹。”

       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

       若狼王亲自出手,意味自己失去了价值。

       而失去价值的狼,只有死亡一途。

       他胸膛急剧起伏,狠狠将狼头盔掷在地上。

       又一脚踏碎。

       从胸膛里,发出如莽牛般雄浑的咆哮声:“亲卫,都上来!随我登城!”

       “头人!”

       身边数百狼卫亲兵,一时大惊。

       突厥人的军制,一队,便是一个部落。

       阿古扎儿便是阿古部的头人。

       如今他要率领本部最精锐的部众抢城。

       若不成功,阿古部会失去所有青壮精锐,从草原除名。

       “把弓箭、檑石轰起来,把所有的箭矢都射出去!”

       “所有的狼崽子们!要么生,要么死!随我阿古扎儿,登城!”

       阿古扎儿大声咆哮着,恶狠狠的解下衣甲,露出一身古铜色的肌肉。

       登城的时候,这沉重的衣甲只会成为累赘。

       战局至此,已是杀红了眼。

       不计生死,只求胜负。

       “登城!”

       滚滚的牦牛号角声响彻天地。

       伴随着隆隆鼓声。

       赤着上身,一手执盾,一手执骨朵,口里衔着弯刀的阿古扎儿大步突进。

       在他身后,跟着数百本部亲卫。

       俱是清一色赤膊上身,手执大盾与短刃,涌向龟兹城。

       距离百步之时,身后本部的掩护弓弩,已经轰然大响。

       将一波波的箭雨抛洒向龟兹城。

       阿古扎儿向上看了一眼,发现龟兹城上密密麻麻,像是开满了白色的箭羽花朵。

       看上去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他很奇怪,在这样的情况下,究竟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够生存。

       唐军应该都被射死了才对。

       不过很快他便改变了想法。

       刚刚冲到龟兹城下,脚下一滑,踩翻了一具尸首。

       手里的骨朵不知甩到哪里去了,摸到一手滑腻腻的鲜血。

       刺鼻的血腥味,比他亲手宰杀牛羊更加催人欲呕。

       还有人死时,失禁的便溺。

       更别提唐军从城头抛下的金汁。

       那诡异的臭味,能令人胆汁都吐干净。

       遍地尸骸,死状千奇百怪。

       仿若地狱。

       阿古扎儿顾不得多想,捡起一具歪倒在城下的云梯,堪堪架起,就听四周一片大哗声。

       心头一跳,本能的将左手大盾顶在头上。

       哗啦~

       一股沉重的力量,击在大盾上。

       隔着厚厚的木盾,感到灼热的温度,几乎要将手臂都烫熟了。

       飞溅的汁液烫在皮肤上,瞬间起了血泡。

       有些地方皮肉翻卷,发出滋滋叫声。

       强烈的痛苦,令阿古扎儿的脸庞抽搐起来。

       他抛下大盾,手足并用,一声不吭,向着城头飞速爬去。

       在他前面,已经有人这么干了。

       突厥人悍勇起来,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

       高大的龟兹城上,突然涌出许多唐军的脑袋。

       他们将手里的石头、金汁,向着云梯抛下。

       不断有人惨叫,从梯上坠落。

       还有唐军用撑杆将云梯撑开,带着上面所有突厥人,像是一串糖葫芦般,狠狠拍在地上。

       每一下呼吸,都有人死亡。

       到了这种程度,人命,只是数字。

       突厥人的军阵中,突然发出一片欢呼。

       吐蕃人的号角声响起。

       从吐蕃的军阵中,突然射出一阵箭雨。

       吐蕃人的箭更长,距离更远。

       沉重的箭头,自空中划出弧线,向着龟兹城落下。

       这一片箭雨后,整个城头像是失去了活力。

       陷入诡异死寂。

       死死抱着云梯的阿古扎儿愣了一下,忙抓住机会,奋力攀登。

       数息之后,他终于跨上了龟兹城。

       环目四望时,看到城头堆满了唐人的尸体。

       这个画面,令他精神亢奋起来。

       成了!

       喉咙里发出激动的吼声。

       他将口中的弯刀交到右手,从城头一跃而下。

       噗哧~

       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在地。

       那厚腻的血水,早已化作了血浆。

       粘稠得粘住脚板。

       阿古扎儿红着双眼环目四周,发现从城头的箭雨尸骸中,竟又摇摇晃晃的站起了十几名唐军。

       这些身形瘦弱,疲惫不堪。

       看上去跟失去灵魂的木偶般,目光呆滞。

       但是看到登上城头的突厥人后,他们仿佛被激活了。

       一个个发出愤怒的吼声。

       他们在喊什么?

       似乎是在喊“大唐万胜”?

       阿古扎儿顾不上多想,闪身避开一名唐军,狠狠一刀,将另一名唐军砍翻在地。

       “把突厥人赶下城!”

       脸色惨白,眼窝深陷的唐军队正,郑二郎发出厉吼。

       疏勒城破的时候,他与魏三郎等人突围成功。

       侥幸逃到龟兹。

       未及安顿,便被随即而来的大食人团团围住。

       退无可退。

       龟兹城,是大唐在西域最后的堡垒。

       可能会死在这里吧。

       脑海中已经没有别的念头。

       疲惫与伤痛吞噬了所有的念想。

       方才一阵沉重的箭雨,连盾牌都被射透。

       身上的衣甲插满了箭雨。

       连他自己都以为,要死了。

       但很奇怪,听到突厥狼崽子登城的呼声。

       不知为什么,身体里又有力量涌出。

       是愤怒?是仇恨?

       管不了那么多了。

       郑二郎挺起手里的长枪,大喝着,跨步向前,挺枪刺向那赤着上身,手持弯刀,满脸虬髯,露出胸膛黑乎乎胸毛的突厥人。

       唰!

       长枪狠狠一刺。

       若在平时,这一枪一定能刺透对方的咽喉。

       不知练过几千几万遍了。

       快得都超乎郑二郎的思考。

       但是这一次,那突厥人躲开了。

       郑二郎忘了,他已在城头上激战了两天一夜。

       双手沉重得仿佛失去知觉。

       身体也比往日要笨拙。

       再加上方才的箭伤。

       现在的他,实已是强弩之末。

       距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

       阿古扎儿一刀格开长枪,贴地一个翻滚。

       顾不上沾了满身的血水,唰的一刀,贴地疾掠。

       郑二郎眼角余光早已看到,他大吼一声,腾空跃起。

       却觉得足下一轻。

       低头看去,看到一双被斩断的足踝倒在那里,血花四溅。

       咦?

       还是慢了吗?

       失去重心的身体,重重跌在地上,剧痛此时方才袭来。

       这个唐军中坚韧的汉子,下意识惨叫出来。

       “二郎!!”

       一旁发出一声如猛虎般的咆哮。

       一个浑身浴血,看上去脑袋出奇大的唐军士兵,半跪在地上,怒吼着,一箭射出。

       咻!

       阿古扎儿大骇,百忙中一闪身。

       只听突地一响,大腿一麻,一下子跪倒在地。

       “可恶的唐狗!”

       阿古扎儿怒吼着,伸手想去拔剑,但一碰,脸色立刻大变。

       箭头的倒勾咬着肉,一碰就钻心的疼。

       “头人!”

       身边已经有突厥狼卫涌了上来。

       阿古扎儿心下略松,脸上露出狞笑。

       狠狠一刀向着摔倒在地的郑二郎斩去。

       “二郎!!”

       曹大头惊怒交集,伸手摸箭,发现箭壶已空。

       噗哧~

       弯刀划过郑二郎的咽喉。

       停了数息后,血雾才喷出来。

       郑二郎的眼瞳开始涣散。

       曹大头大吼着,抛下弓箭,拔出腰上横刀,低俯着身子,几乎是手脚并用的越过尸堆,向着阿古扎儿猛冲过来。

       他与郑二郎在疏勒城当兵,名为队友,情同父子。

       他还记得,郑二郎在陇右有个家。

       家里的小娘子,年方七岁,正日夜盼着郑二郎回家。

       原本说好了,守完今年,就可以回去了。

       他的轮值时间就到了。

       可是,可是……

       “二郎!”

       分不清是血水还是泪水,一股愤怒至极的力量,令曹大头冰冷的身体突然燃烧起来。

       他恨不得死的是自己。

       恨不得能代替郑二郎。

       “不要死!不要死!!”

       狂怒的挥舞横刀,头脑一片空白。

       只有眼前的血雾不断喷洒。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抢在了郑二郎身边,正拚命捂着他脖颈的伤口。

       那些挡路的狼卫,已经被愤怒的他斩为两段。

       “活下去,活下去!回陇右,我在长安有处宅子,你跟我一起,你带着郑小娘子……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回去吗?不要死!”

       曹大头仿佛恶鬼般狰狞咒骂:“你答应过我,一起回去!你死了小娘子怎么办?醒来啊!”

       手捂着郑二郎的脖颈,却无法捂住不断流出的血水和生命。

       郑二郎的身体渐渐变冷。

       连同他的眼瞳也开始扩散。

       “啊~~~”

       曹大头痛苦吼叫,却奇迹般看到,郑二郎的嘴唇嗫嚅了一下。

       身体都冷了,是如何能说话的?

       曹大头赶紧把头贴上去:“说话!不要死,你能听见吗?和我回去,回去见郑小娘子!”

       “大头……”

       一种漏风的嘶嘶声,带着游丝般的声音,钻入曹大头的耳朵。

       “替我……照顾女儿。”

       “不!要照顾你自己去,我不替你背这口锅!你给我站起来!郑二郎!二郎……”

       曹大头的呼唤戛然而止。

       他伸手摸了摸郑二郎的脖颈。

       脉膊没了。

       “小心!”

       身边突然一声大吼。

       一个壮如牛犊般的男人,扑了上来,抱着曹大头翻滚到一边。

       “你做什么!”

       曹大头怒吼着,将那人掀翻到一边。

       这才发现,抱着他滚开的是牛六郎。

       方才若不是牛六郎抱着他,现在已被突厥人给杀了。

       那个杀了郑二郎的突厥人,正在方才站立的地方,捂着腿上的箭伤,两眼血红的瞪过来。

       脸上凶戾之气,像是真正的饿狼。

       “杀!”

       曹大头从地上抓起一把长枪。

       牛六郎一手执盾,一手拿着横刀,站在他身边。

       都是多年的兄弟,无须多言。

       郑老大的仇,必报!

       这突厥人,必须死。

       无关大唐与大食,无关乎突厥人还是大食人攻陷龟兹城。

       此时,此刻,只是两个大唐男人,为了心中的义气。

       要与突厥人做生死搏杀。

       要么突厥人死。

       要么,大家一起死。

       牛六郎当先一步踏出,口中发出牛吼声。

       他是队中的力士,也是全队的肉盾。

       方才若不是他爬起来慢一点,或许还能救下郑老大。

       牛六郎心中满是悔恨。

       怒吼着,用手里的大盾撞向突厥人。

       几名挡在前面的狼卫,还来不及发力,便被牛六郎巨大的力量,撞得从城头飞出。

       阿古扎儿见势不妙,顾不得腿伤,早已翻滚开去。

       手里的弯刀丢了。

       顺手在地上捡起一柄唐制的铁锤。

       铁锤与骨朵,都是战场上的重兵器,也是最适合他发挥个人力气的武器。

       阿古扎儿脸上浮出狞笑,见着牛六郎转身冲上来,单足腾空跃起,手里的铁锤狠狠砸向牛六郎。

       铛!

       一声刺耳大响。

       牛六郎竟吃不住力气,被砸得单膝跪下。

       头脑一片晕眩。

       他这才记起来,自己也在城头激战了一日,早已脱力。

       而且有半日水米未尽。

       阿古扎儿大声咆哮着,挥捶冲上。

       唰!

       曹大头就在此时,突然自牛六郎身后闪现。

       手中的枪,如毒蛇般一吐一缩。

       他等这个机会很久了。

       这一枪,仿佛郑二郎附体,刁钻到极点。

       一枪正正刺入阿古扎儿的小腹。

       这头突厥的凶狼发出震天的吼声。

       手里的铁锤跌落,伸出带血的手,狠狠抓住枪杆。

       血红的双眼,死死瞪着曹大头。

       下一刻,牛六郎大吼一声,手中横刀挥出。

       将阿古扎儿丑陋的头颅斩下。

       “郑老大,我们替你报仇了!”

       牛六郎喃喃道。

       曹大头提起阿古扎儿的首级,刚想去寻郑二郎的尸首。

       嗡~

       天空一暗。

       吐蕃人的箭雨,再次坠下。

       箭雨之后,城头不分敌我,全部失去声息。

       无论是突厥人,还是唐军,全被钉死在城头。

       “杀啊!”

       “冲上去冲上去!”

       突厥语大声呼喝,凄厉如狼。

       后续的突厥人被各自首领以刀枪逼迫着,源源不断的顺着云梯涌上城头。

       “将军!”

       一名被人抬下来的唐军士卒,一只眼睛插着箭矢,血流满面。

       不知哪来的力气,在看到一员沉默唐将走向城头时,伸手一把抓住将军的手。

       “死了……今日守城的五百兄弟,全都死光了,将军……小心。”

       身穿残破铁甲的大唐将军,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

       拍了拍对方的手:“我会的。”

       士兵听到他答话,像是松了一口气,手指一松,顿时晕厥。

       那唐将向身边士伍道:“把伤兵妥善治救,能动的还有多少?随我上城防务。”

       “将军,我们去就成了,您……”

       “少废话。”

       郭待封粗暴的打断对方:“这局面,大食人和突厥人在跟我们玩命了,本将不上,怎对得起这些死去的弟兄?”

       校尉身子微震,向着他叉手:“喏!”

       接着又道:“本部预备队原定五百人,实有三百人,愿随将军守城。”

       原本一个折冲府下府八百人,战了一月余,减员至五百。

       这几日下来,就只剩下三百。

       当真是骇人的伤亡率。

       郭待封深深看了校尉一眼:“跟我来。”

       城上时不时响起巨石轰响。

       还有敌人箭雨不断洒下的声音。

       对于这些危险,郭待封恍若未觉。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对于想做大唐名将,想做一番事业的郭待封来说,他在怛罗斯兵败的一刻,就已经死了。

       每到夜里,眼前仿佛晃动着无数张脸。

       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庞。

       都是大唐的将士。

       一个个或凶狠,或凄厉的声音,都在向他大喊:“你为什么遵薛礼的军令?为何?”

       “我们都死了,为何你还活着?”

       郭待封无言以对。

       他是大唐名将郭孝恪的儿子。

       早早得裴行俭看中,提拔至左豹韬卫将军。

       也曾追随苏大为,在征突厥,征吐蕃时,立下汗马功劳。

       以他的战功、出身、经验,原本绝不可能有任何失误。

       更不可能不遵军令。

       但他偏偏这么干了。

       这一生,他唯一一次孟浪,唯一一次,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

       鬼使神差,鬼迷心窍。

       一次,便万劫不复。

       人生没有后悔药。

       所有的家族荣光。

       父辈的荣耀。

       在兵败的一刻被葬送。

       那段时间,他总是睁着眼到天亮。

       怀疑活下来的士卒在背后偷偷咒骂自己。

       怀疑死去的人,在泉下,也在诅咒自己。

       “你为什么不去死?”

       “你为什么还不死?”

       “你愧为大唐将军!”

       “你对得起身上的明光铠吗?”

       无数的声音交织在头脑里。

       痛苦如毒蛇般啃啮着内心。

       “随我来。”

       郭待封面无表情,手握着横刀,率领最后一支预备队,登上龟兹城头。

       他知道,裴行俭手上已经没有预备队了。

       若自己这三百人打光。

       剩下恐怕只有裴行俭和薛礼亲自上城守护。

       “就让我战死在龟兹城头吧。”

       “这样或许内心会好受一点。”

       郭待封暗自想。

       隆隆隆~~

       龟兹城中,战鼓突然响起。

       这是唐军出击的战鼓。

       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种鼓声了。

       刚刚登上城头的郭待封和三百预备队,人人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队唐军士卒冲上城头。

       看衣甲,当是裴行俭身边的亲卫。

       原本他们有一百人。

       但是上次为了堵住城墙垮塌的豁口,折损了大半。

       现在裴行俭身边大概只有三十余人。

       大多都是裴氏子弟。

       追随裴行俭戎守西域,打熬军功。

       为首一人,郭待封记得名裴让,乃是裴行俭的子侄辈。

       “郭将军。”

       裴让气息微喘:“大都护有令,开城门。”

       “什么?”

       郭待封和身边的唐军士卒下意识瞪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

       一片哗然。

       这个时候打开城门,是要放大食人进来吗?

       数千唐军能苦撑到现在,全靠城墙之利。

       若是城门洞开,以大食人的兵力,唐军瞬息便被吞没。

       这并非单兵战力的问题,纯粹是数量级上的差距。

       “薛将军要出城。”

       裴让急道。

       郭待封面容微变,似乎想到了什么。

       但是他没开口多问。

       挥手下令道:“开城,为薛将军壮行。”

       手下校尉叉手应喏。

       似乎所有人都明白,有薛仁贵在,是绝不会放那些大食人冲进来。

       薛仁贵,是大唐最凶猛的猛虎。

       “各将士,准备好弓矢,一会我们替薛将军开路。”

       “喏!”

       盏茶时间后,伴随着阵阵绞盘机括的声响。

       正在疯狂攻城的突厥人惊愕的发现,龟兹城门,正在缓缓打开。

       已经准备亲自上阵攻城的阿史那屈度面露狐疑之色。

       “怎么回事?唐人要做什么?”

       没有人能回答他。

       攻城的突厥人,早已有人冲向城门。

       抢门!

       这是突厥人的作战本能。

       曾经有一个黄金的时代。

       只要突厥人出战,中原人便只能龟缩躲在城里,希冀以那道墙保全性命。

       所有突厥人都明白,只要冲破这堵墙,冲入城内,便可以自由的烧杀抢掠。

       掠夺的本能,早已融入血液里。

       这是狼性。

       狼天生要吃羊。

       “冲啊!”

       “冲进城门!”

       一群突厥人已经顾不上什么阵型了,发出亢奋的吼声,如涌动的狼群疯狂的冲向城门。

       开始还有些谨慎。

       待顺利入城后,顿时大喜过望。

       没有埋伏。

       没有机关。

       就这么简单的入城了。

       “城破了城破了!!!”

       无数狼一样的欢呼吼叫着,直冲上天。

       阻挡突厥人和大食人一月余的龟兹城,居然就这么被冲破了。

       踏踏踏~

       突然,一阵沉闷的敲击声,进入突厥人的耳中。

       那些冲入城的突厥人惊愕的发现,在城门另一头,在长长的大道尽处,不知何时多出一队骑兵。

       大唐玄甲精骑。

       当先一员大将,一身血淋淋的明光铠。

       由于被血溅得太多,金色的甲胄已经被血涂成暗紫色。

       马上的薛仁贵一脸冷漠,拉下覆面狰狞鬼面。

       轻夹马腹,左手执枪,带着身后的一百唐骑,向着涌入城门的突厥人,提起马速。

       踏踏踏~

       巨大的马蹄,敲击着地面。

       战马打着响鼻,喷出白色的气雾。

       这一队唐骑,面具狰狞,仿佛自地狱杀出的魔王。

       “是薛仁贵!”

       “是薛仁贵!!”

       “薛仁贵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