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呜~~

       一声巨大的兽吼声。

       林木枝叶摇动,一群肤色黝黑的天竺矮人,面露惶恐之色。

       天竺这片地方,大致分为五部。

       实则是无数小邦酋长的聚合体。

       而人种也是千差万别。

       有着本土生的矮黑之人。

       被唐人唤为倭昆仑奴者。

       也有那肤色白皙的突厥人种、匈奴人种。

       比如汉时曾征服天竺的大月氏。

       还有红种人,以及波斯人种。

       总之在天竺这片地方,人分三六九等。

       最上等的乃是那些白肤的贵人。

       而本土的倭小黑人,则为最底层。

       据说被那些贵人老爷将人分为数等,白为最上等,乃是天神的眼目。

       武士阶层为天神的双手和胸膛。

       依次往下。

       到了矮黑人那里,便是天神的一双大脚板子。

       生来就要被踩在脚下的。

       久而久之,天竺底层,便也习惯了,除了嘴巴上放点吹炮,吹些牛逼。

       贵人老爷一瞪眼,他们便两股战战。

       直接跪下认怂。

       被征服和驯服的基因,已经融入到了骨血里。

       此时,这一队天竺矮黑人奉大唐天竺总督王玄策之命,巡守边界。

       近来从大食方向来的远征军,攻势凶猛,已经攻下大半天竺的土地。

       若不是那位远征的大食将军,穆罕默德·伊本手里也人手奇缺。

       只怕整个天竺已经沦陷。

       毕竟占领那么大片土地,战略要地也要大食人分头占领,驱使那些天竺黑奴去卖命干活。

       一万余人,撒在那么大片土地上,瞬间就被稀释了。

       以致于大唐与大食,在天竺这个地方,陷入古怪的僵持局面。

       有些地方白天是大唐的领地。

       大食人一来,唐军打不过,行政官员和军卒撤走。

       然后当地土人,摇身一变,又向大食人效忠。

       大食人也没那么多人手,只能让这些“归降”的天竺土人自行管理地方。

       大食获得名义上的统治权,拥有收税和征兵之权。

       也就是殖民地差不多。

       但若是唐军再打过来,这些当地土人便会立刻“反正”。

       重归为大唐藩属。

       所以在天竺这片地方,双方彼此争夺,天竺人左右反复横跳,把自己脑袋都磕晕了。

       甚至闹出过大食人过来,当地天竺豪绅一时口误,喊成了大唐贵人,因此而掉脑袋的奇事。

       反正不管谁来,天竺人都是跪下称贵人的。

       眼下这队天竺土人,上个月还是大食人的扈从。

       这个月已经是大唐的仆从军。

       在掌管这片土地的贵人老爷命令下,战战兢兢,为大唐巡守边境。

       两个身材瘦削,眼窝深陷的天竺人小声交谈着:“刚才好像听到战象的声音,别是大食贵人又打过来了吧?”

       “应该没这么快吧?若是贵人来了,咱们只管跪下磕头就是了。”

       “说得也是,只要能活命,跪谁不是跪。”

       “定是上辈子咱们造了太多恶业,只有这辈子忍耐修行,下辈子让咱们也投身做贵人。”

       一说起下辈子的事,一群天竺土人黑丑的脸上,都露出向往憧憬之色。

       一群人畏畏缩缩的,沿着河水,刚前行数十步。

       前方的密林陡然枝叶摇动,一头战象从中走了出来。

       那象的速度并不太快,然而身上装饰华丽,额头顶着金属尖角,看上去凶狞异常。

       在巨象背上,还有一乘小轿,装饰华丽。

       上面端坐手持弯刀和弓箭的大食士卒。

       一头战象,接着是两头,三头……

       无数头战象从林中走出。

       这是大食人的军队。

       他们自从征服西部天竺后,很快学会了天竺人的战象战法。

       昔年天竺人对王玄策也用过这一套。

       可惜统帅吐蕃铁骑的王玄策根本不吃这一套,冲上去一顿狂砍,砍得天竺人战象疯狂逃蹿,反倒是把自己人踩死无数。

       大象的头脑,有时候比天竺的土人还要聪明一点。

       此时此刻,既无王玄策,也无吐蕃铁骑。

       这些战象在天竺,便是横冲直撞的陆地坦克。

       大象也分个欺软怕硬。

       眼见着一帮吓傻掉的天竺土人,甩动着鼻头,吼叫着冲上来。

       当先一名天竺人躲闪不及,被大象一甩鼻狠狠的撞飞。

       接着又是重重一脚,将第二人踩踏得骨断筋折。

       溪水顿时被血水染红。

       剩下的土人顿时发出惨叫声。

       有的吓得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有的掉头就跑。

       还有的鼓起勇气,握紧手里的木矛。

       然后,这些停留在原地的人,都变成了战象的玩物。

       在大食人的大笑嘲笑下,被战象一脚一个,踩碎下去。

       头顶的金属撞角,狠狠一撞。

       又将两名愣在当场,还不知是战还是求饶的土人身体刺穿。

       大象头颅一甩,将胸膛破开的尸首甩下来。

       又狠狠一脚,践踏成泥。

       野兽毕竟是野兽。

       战象双眼赤红,仰天发出咆哮声。

       跪在地上侥幸没被踩死的天竺土人大声求饶乞活。

       就听见为首一名大食士卒踩着大象的头颅,用半生不熟的天竺话道:“乞活没用了,将军下令,所有投效唐人的天竺人,统统要死。”

       听到对方如此说,天竺土人两眼一瞪,一脸懵逼状。

       投靠谁不是投靠?

       我们也可以投靠大食贵人啊。

       为啥要杀我们?

       这个念头才起。

       就见到战象咆哮着人立起来,巨大的双足踩下。

       喀嚓!

       剧裂的刺痛感。

       折断的肋骨戳入心肺中。

       土人抽搐着不断咳出带血的内脏碎片。

       想的却是,这辈子结束了,不知积攒的善行够不够,下辈子投个贵人家……

       “哈哈哈,愚蠢的牲口!”

       大食人得意的大笑着,驱使着战象小跑着,将逃蹿的天竺人一一追上踩死。

       后队的战象赶上来,背后牵着一串被天竺特产的橡树丝麻搓成的绳索,绑住双手的唐人。

       这些人被拖在战象后面,跌跌撞撞的跟着。

       跟不上的就摔倒在地上,被拖行着,沿路不断撞上断木和碎石,脸上肌肤被刮得稀烂,拖出长长的血痕。

       那骑在战象上的大食士兵,向另一侧的同伴道:“还是这些唐人有些骨气,那些天竺黑鬼,我杀了都嫌脏手,连反抗都不会,太无趣了。”

       提起唐军士卒,大食人的脸上稍稍有些敬意。

       “将军说了,这些唐人不好对付,若不是他们人少,现在天竺情形,还未可知。”

       “咱们不要想那么多,坚决执行将军的策略,将人全部屠光,把房屋烧光,水源破坏,不断收缩唐人的生存地,直到把这些唐人,全都杀光。”

       这是进入七月以来,大食名将穆罕墨德·伊本的最新战略。

       用屠光一切的方法,断绝这片土地的生存潜力。

       这样的地方,本来就举步维艰的唐军自然无法生存。

       至于天竺人……

       抱歉,在大食贵人的眼中,天竺人不算人。

       只要将唐人驱逐出去,或者全部歼灭,占据这片富饶土地,天竺这些土人,就跟春天的野草一样,很快又能生出来。

       而等这一切安定。

       这里,将会成为大食军前进的基地。

       将一步步,蚕食更多的土地。

       直到翻跃那片雪山,占据大唐富饶之地。

       向东路进兵前,哈里发已经说过了。

       据投靠的波斯人说,大唐拥有天下最富饶的土地,富得流油。

       那里有波斯和大食人想要的一切。

       财宝、瓷器、丝锦、铁器、百工器物、造纸术、炼金术、女人……

       这一切,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谁占据那片土地,就能成为世界之王。

       最重要的是。

       那里……

       是一个异教徒的世界。

       奉哈里发的旨意。

       我们这些信徒,一定要征服天下所有的异教徒。

       把不信教的异端处死。

       抢掳他们的土地、女人,杀光他们的孩童。

       直到他们信仰我们。

       成为我们的奴仆。

       这便是——

       圣战!

       每一位大食人的士兵,在出战之前,都会受到将军和祭司的鼓舞。

       他们既是战士,也是教徒。

       政教合一。

       信仰的力量无比强大。

       “征服,征服!”

       “我所见,即为我教的土地。”

       “代表着我们的信仰,征服整个世界!”

       骑在战象上的大食士兵,亢奋的挥舞着手里的弯刀。

       唱响大食人的战歌。

       身后被绳索捆成长长一队的唐军俘虏,突然有人破口大骂。

       然后有人也喊叫起来。

       那是一种大食人从未听过的歌谣,反复诵唱。

       一个人,两个人。

       直到所有唐军俘虏,只要是能喊出声的,都嘶哑着嗓子,跟着一起吼叫。

       “他们在喊什么?”

       一名大食人不解的问。

       身边一个稍懂一些唐语的大食翻译侧耳听了片刻,结结巴巴的道:“他们好像在说,没有衣服,一起穿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王于兴帅,修我戈矛。

       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

       王于兴师,修我矛戟。

       与子偕作!

       大食人中,领头的军将骑在战象之上,皱眉骂道:“这些唐人唱的什么,难听,难听死了,让他们闭嘴!”

       负责看守俘虏的大食人用手里铁矛的矛柄,狠狠向最近的唐兵捣去:“闭嘴!不许再唱了。”

       那名虚弱的唐兵士卒身上鲜血淋漓,被一矛撞翻在地上,仍倔强的挣扎抬头,血红的双眼瞪向那大食人,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用更大的声音怒吼:“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闭嘴!闭嘴!”

       无数大食兵卒,用手里的铁矛,铁锤,狠狠击打着唐军俘虏。

       用铁矛刺入唐军的口里,将他们的牙齿打掉。

       掉落的牙齿,夹着断舌和暗红的血水,随着唐军惨烈而不甘的吼叫,继续响彻丛林。

       “受律辞元首,相将讨叛臣。咸歌《破阵乐》,共赏太平人。四海皇风被,千年德水清;戎衣更不著,今日告功成。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无衣之后,再次响起唐人的破阵乐。

       所有的大食士兵都气得发疯,越发疯狂的用手里的武器招呼着这些唐人俘虏。

       要不是考虑这些俘虏或许还能威胁唐军。

       早就把这些唐卒杀光了。

       闭嘴!

       闭嘴!!

       给老子闭嘴啊!

       铁枪狠狠扎入一名唐卒的嘴里,疯狂的绞动着。

       不知为什么,这些唐人吼叫的声音,还有他们血红的眼睛,居然令胜利者一方的大食人感到有些恐惧。

       这种眼神,不是战败者的眼神。

       而是复仇者的眼神。

       他们并没有屈服,他们心中还有旺盛的战意。

       那是一个强大帝国与民族,生来桀骜不驯,生来不可被征服的灵魂!

       “吵死了!不闭嘴就杀了他们!”

       战象上的大食人吼叫道。

       一名大食士卒举起手里的弯刀,对着声嘶力竭唱歌的唐军威胁。

       见这名唐人依然倔强的吼着,大食人将手里弯刀狠狠划过唐卒的咽喉,看着血水咕嘟咕嘟的冒出来。

       大食人抹了一把脸上唐人颈血溅上的血点,露出欣慰的笑容。

       总算不唱了。

       一个个唐军俘虏被大食人残忍的割喉,杀害。

       冰冷尸身倒在地上。

       又被战象狠狠践踏。

       唐人的尸身跟破布娃娃一样,被战象们甩来甩去。

       先前被唐人高吼的歌曲弄得差点发疯的大食人,发出畅快淋漓的得意笑声。

       我们虽然不能让唐人信仰和臣服。

       但是我们能杀光唐人。

       把你们的肉体毁灭,把你们的信仰毁灭。

       大唐的一切,自然便是我们的。

       我们将杀光这些唐人的男丁,掳走所有大唐的女人。

       掠夺所有唐人的财富。

       然后让那片富饶之地,变成我们大食人的,流着奶和蜜的圣地。

       高举着手里弯刀。

       所有大食人发出胜利的欢呼声。

       刚才被唐军歌唱影响的士气,重新大振起来。

       就在这时,走在队伍前面的大食士卒动了动耳朵,侧过头,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主圣开昌历,臣忠奉大猷;君看偃革后,便是太平秋……”

       又来了,又来了!

       大食的兵卒们用充血的眼睛,愤怒的看向那些唐军俘虏。

       还有活着的吗?

       都杀光了,怎么还有歌声?

       下一刻,有大食兵卒反应过来,瞠目结舌的指着一个方向,张嘴欲喊。

       咻!

       一支羽箭,狠狠钉在他的咽喉上。

       失去生命的大食人尸体,直挺挺的从战象背上跌落。

       这个变故,令所有大食人震惊。

       “敌袭!”

       “该死的,这个时候哪来的敌人?”

       “那些唐人不是都杀光了吗?”

       “哪来的敌人!”

       不用他们再追问。

       视线尽头。

       响起阵阵惊雷。

       林木群鸟惊飞,潮水般的骑兵向这边奔来。

       咻咻咻咻~~~~

       箭如飞蝗。

       伴随着箭雨的,是更大声的大唐《破阵乐》。

       大食人惊恐尖叫着,被唐军的箭弩一一射下战象。

       那些先前残暴的战象,被无数羽箭射中,凄惨号叫着,跌倒在地。

       血水染红了大地。

       侥幸活着的战象,不顾大食人的命令,惊恐万状掉头逃进丛林中。

       将它们背上的主人,那些大食人狠狠甩了下去。

       记起来了,记起来了。

       很多年前,曾有一支军队。

       曾有一支大唐的军队,也是这般屠戳我们。

       逃命!

       逃命!!

       发自灵魂的恐惧,驱赶着战象嘶吼溃逃。

       箭雨之后,只见一员唐军大将,率着唐军铁骑,狂奔而至。

       一面大大的旗帜,随风飞舞。

       猎猎作响。

       旗帜上大书——苏!

       地面上,还剩一口气的唐军俘虏,挣扎着抬起头,看到唐军的骑兵,看到唐军大将,和那面飞舞的苏字大旗。

       眼中流下激动的血泪。

       一切炽烈的情感,不屈的战意,作为唐人的自豪。

       在这一切,都找到了宣泄口。

       大唐回来了!

       那个战无不胜的大唐,回来了!

       苏将军……

       锵锵锵~

       无数铁制的甲衣碰撞着。

       军靴踩踏着泥土。

       混了血水和腐烂植被的黑泥裹满了靴子,但却无人在意。

       “这支大食军,都杀光了吗?”

       “将军,全部杀了,不曾走脱一人。”

       “很好。”

       冷酷的声音传来。

       “把这些人的尸首集中起来,我有大用。”

       “喏!”

       脚步声匆匆远去。

       过了片刻,有一双手似在身上摸索着:“将军,这人还有气。”

       “叫队里医生来救治,快。”

       那个冷酷的声音,在这一刻,竟似也有了温度。

       “他的伤太重,老夫也不知能不能救回来。”

       “牙都被捣碎了,还有舌头,好像被刀绞烂了……这张嘴里都是刀伤,恐怕药都灌不入……”

       “不管用任何方法,尽一切努力,去救他们,他们……都是我大唐的好儿郎。”

       “好吧好吧,老夫尽力而为。”

       数个声音在耳边交织着。

       眼前一黑。

       不知过去多久,似有滚热的汤汁灌入喉咙。

       那浓浓的苦味,使他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医生救治。

       那药汁刺激着满口的伤口,火辣辣如针扎一般。

       痛得让人抽搐。

       但他心里却感到庆幸。

       能觉得痛,说明自己还活着。

       然后,他终于张开了眼睛。

       他看到自己还在先前的战场一角。

       远处有大唐士兵的尸首正在被收敛。

       还有横七竖八,死去的战象。

       还有大食人的尸首,被垒成一堆。

       “醒了?”

       一个声音传出来。

       他的眼神寻着声音,终于找到了焦距。

       他看到,一张刚毅的脸庞。

       一个头戴狮子盔,两肩吞天开明兽。

       一身龟背鱼鳞玄甲的大唐将军。

       是援军,是大唐的援军!

       被救醒的唐卒激动的颤抖着,想要张口喊叫。

       然而被绞碎的舌头,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啊啊”声。

       “放心,那些大食人,我们都杀了,也算是替你们报仇。”

       将军的大手轻轻按在他的肩膀上。

       这手的主人,应该是冷酷的。

       他的眼睛森寒如冰。

       带着冰冷杀意。

       然而这手,却出奇的温暖。

       “不光是这些大食人,所有天竺大食人,还有西域的大食人,我们都会杀光,用他们的头颅祭奠袍泽们在天之灵。”

       “我大唐将士的血,不会白流。”

       将军用斩钉截铁的声音道。

       说完,他轻拍了两下唐卒的肩膀:“好好养伤,活下来,你们,都是我大唐的英雄。”

       说着,他站起身,向着身边的亲兵下令:“斩下所有大食人的头颅,筑成京观!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喏!”

       亲兵叉手应命。

       进入天竺以来,连日看到无数死伤的袍泽,看到无数唐军士卒的惨烈牺牲。

       那些因为拒不信仰大食人教义,而被拔舌和火刑烧死的唐人。

       仇恨,只有以血来洗。

       你要战,便战至一兵一卒。

       不死不休!

       唐军士卒挣扎着,向唐军大将发出含混的声音:“将……军,何……名?”

       唐军大将,脚步微顿,回头看向他,目光露出炽热和勉励之意:“我乃大唐征西副总管,苏庆节。”

       苏庆节,邢国公。

       昔年大总管苏定方之子。

       现今大唐军神,开国郡公苏大为的生死之交。

       唐军士卒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苏庆节脚步不停。

       带着亲兵巡视周边,寻找合适安营扎寨的地形,同时将斥候远远放出。

       跟在他身边的士卒,除了少数唐人,大部份都是胡人面孔。

       有突厥人,有吐蕃人,也有吐谷浑人和羌人。

       此次从大唐洛阳出发。

       苏大为只给了他三千人。

       三千人轻骑简从,倍道兼行。

       只用了三个月,便从洛阳赶到吐谷浑。

       又用了三个月,从吐谷浑,一直来到天竺。

       沿路不知跑死了多少战马。

       幸好,在接到苏大为的命令,又见是苏庆节亲临。

       各地藩属仆从,无不遵令。

       昔年苏大为征服这些土地,这些异族人在心中,早就对苏大为这支唐军,敬如天神。

       而苏庆节当年也曾率领这些仆从军,征服过天竺。

       与他们也是旧相识。

       这次苏大为命苏庆节速援天竺王玄策。

       一方面是苏庆节对吐蕃人和天竺人的威望。

       另一方面是看中他对天竺地形的熟悉。

       只要能稳住天竺的局面,就能减少西域唐军的压力。

       否则大食人一旦在天竺站稳脚跟,便能绕过山口,从侧翼威胁西域。

       苏庆节一面巡视仆从军的情况,一面听着手下的战报和斥候情报。

       心神,却情不自禁飞向远方。

       他与苏大为几乎同时离开神都洛阳。

       不知这个时候,阿弥到了哪里。

       西域那边,唐军压力只会更大。

       生死只在一念间。

       那边的战事,究竟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