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苏郡公为我大唐股肱之臣,但说无妨。”

       武媚娘的声音回荡在宽广的议政殿上,从容而自信。

       之前在阎立本提出以王玄策为征西总管时,看似完美的避开了一切难题。

       也令苏大为无须亲自披甲出征。

       令武媚娘陷入极被动的境地。

       当时她对阎立本说“左相为我大唐栋梁之才”。

       那里面的话,可是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现在对苏大为说的话,虽然意思类似。

       但情绪却完全不同。

       此刻的武媚,笑容如沐春风。

       眉眼间,都透着雍容祥和之气。

       只因为,她已经掌握了全部的主动。

       这就叫人算不如天算。

       阎立本说是无立场,不站队。

       但在朝中身为左相,真能无所偏袒吗?

       显然不能。

       在说出王玄策这个名字的瞬间。

       他便已经站在了李弘身边。

       显然,这位大唐左相认为武后终将落幕,这大唐的权柄,终究是在皇帝手中的。

       武媚娘当时虽笑着说左相为国之栋梁。

       可眼里的杀意,可是恨不得将这栋梁拆了,劈做烂木头做柴烧。

       可惜啊。

       无论你左相如何暗运心机。

       天道在我,大势在哀家手中。

       人怎能算过天?

       武媚娘眼中微露得意之情。

       这么多年了。

       当她想做什么,便能心想事成。

       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时候。

       再加身边一群谄媚之臣,日夜鼓吹。

       再清醒的人,也会有一种“我有气运加身”的感觉。

       想做什么,就一定能做到什么。

       这岂非是真龙气运?

       这岂非是有大气运在身?

       或许,想望一望那个位置,想当一当女帝的夙愿,也能成功。

       心中,隐隐有一颗野心的种子,在疯狂涌动。

       但她依然极巧妙的将其掩饰下来。

       面上带着符合太后身份的雍容优雅,向苏大为微微一笑:“苏郡公必有高论。”

       “不敢,只是有一些问题未曾弄清,所以希望太后和陛下,准臣问询此军情。”

       若是平时,身为兵部尚书自然可以知悉一切军情。

       但此时在议政殿上,有皇帝和天后在场,所以还得问一声,以示尊重。

       “准。”

       武媚娘淡定而从容的颔首。

       丝毫没给李弘说话的机会。

       李弘嘴角嗫蠕了一下,忍住了。

       苏大为走向那进来通传的太监:“方才军报说,大食人攻占了西天竺与北天竺?”

       “是。”

       太监以头触地,不敢抬头直视这当朝第一权臣。

       “起身答话。”

       “不……不敢。”

       太监战战兢兢。

       武媚娘淡淡道:“既是兵部尚书命你起来,你便起来说话。”

       “是。”

       太监这才敢起身。

       这是一个年纪三旬左右,面色白皙,眼窝微陷的太监。

       眼瞳微微灰蓝。

       不是混血就是突厥种。

       突厥自被大唐征服,许多牧民被卖入大唐做奴隶。

       卖他们的就是过去那些部落的贵人和头人。

       以前卖马卖羊。

       如今卖人。

       无论任何时候,贵人都是贵人,都做得一手好生意。

       只可怜底层牧民,以前不被当人,突厥亡了仍不被当人。

       都是牲口一般。

       这些突厥仔子被卖到长安牙行,又被人牙子转手卖给各大户人家做仆童。

       有时宫里也会挑一些看起来伶俐的充入宫中。

       做太监。

       毕竟大唐富庶。

       百姓如今也不至于卖儿女。

       那么宫中这些宫人侍女、太监从哪来?

       那自然是从那些被征服的胡人里挑选嘛。

       眼下这太监,显然也是如此。

       苏大为看了一眼:“姓名。”

       太监有些不安:“啊……我叫海大富。”

       “咳咳咳!”

       苏大为一口气没缓过来,被呛得连连咳嗽。

       海大富这名字是认真的?

       好家伙,原以为你会叫什么阿史那,李思摩之类,结果取了个汉名。

       还如此有深意。

       差点没让大唐郡公当殿笑场。

       迎着武媚娘狐疑的目光。

       苏大为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

       看向这海大富。

       这突厥太监佝偻着身子:“我突厥名早忘了,这是当初人家给起的。”

       苏大为摆了摆手,无意纠缠这些。

       “我来问你,攻入天竺的大食人有多少人马?”

       这句一出来,所有人心中一凛。

       知道苏大为的问题非常关键。

       已知西域击败薛礼的大食军有四万上下。

       若再上叛乱的突厥人和当地一些胡人。

       敌人军力当在十万上下。

       这个数字已经非常可怕了。

       而在天竺,又有一支大食军。

       那么这支军队,兵力有多少?

       是否可能与西域的大食人携手攻大唐?

       这两支大食军是同属一个大将统领,还是各有统属?

       别看这些问题好像不起眼。

       实则相当关键。

       这些问题的答案,将直接决定,大唐所要面对敌人的强弱。

       还有应对敌情的轻重缓急。

       大唐眼下是不可能派出两支军队,同时征伐天竺与西域的。

       纵然是昔年李治朝国力最强盛时。

       面对辽东和吐蕃两个大敌。

       也有先后。

       先搞定了辽东,才能腾出手来收拾吐蕃。

       名海大富的太监愣了一下,似回忆了一番道:“我记得军报上提的是万余人。”

       嗯?

       苏大为眉头一皱。

       满朝的六部重臣,大唐十二卫将军,各军将和阎立本、武后、皇帝李弘,都是一脸怪异的表情。

       “万余人?”

       万余人特么就打下了北天竺和西天竺?

       三哥竟然如此拉胯?!

       此时的天竺地界,共有五个国家,按东西南北中,被大唐称为五部天竺。

       实际上人家自己肯定不这么叫。

       但是大唐懒得记那些番名,大笔一挥,你,你就叫中天竺。

       你,在南面,就南天竺。

       你,就你了,人狠话不多,北天竺。

       就这么豪横。

       昔年王玄策出使的中天竺,史称戒日王朝。

       国主戒日王是在笈多王朝被白匈奴人打得跪地叫爸爸后,从小城邦发展起来的。

       最终统一了北印度,以曲女城为中心,盛极一时。

       可惜在波斯人的扩张下。

       再加上戒日王死后,出了权臣阿罗那顺伏击唐使王玄策一行。

       最终被王玄策借吐蕃兵给灭国。

       戒日王朝最终狗带。

       顺便一提,戒日王就是当年玄奘西行天竺,善待玄奘,并为玄奘开“无遮大会”的那位。

       无遮大会听起来像是什么天体趴,实际上是僧人的辩法会。

       王玄策打崩了五部天竺,吓得各部天竺王向大唐纳贡称臣。

       备重礼和国书赔罪后,事情便告一段落。

       作为灭国大英雄的王玄策回国后遇冷,封了个朝散大夫,便不了了之。

       灭功之功甚至连记入史册的资格也没有。

       当然没有了。

       你王玄策掳了个妖僧回来,给太宗皇帝献丹药。

       吃完太宗就蹬腿了。

       没斩了你狗头就算朝廷宽宏了。

       还想封赏?

       还想载入史册?

       记下你带妖僧坑太宗的事吗?

       这之后,理所当然,天竺也被大唐选择性的遗忘了。

       然后又是波斯继续蚕食。

       但波斯没风光多久,自己也遇到了麻烦。

       大食人在背后踹波斯屁股。

       波斯人自己焦头烂额,自顾不遐。

       自然没空理会天竺。

       三哥,终于有了翻身农奴把歌唱,自己做主的生活。

       可惜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没过多久,从雪域高原冲下来的吐蕃人,再一次占领了北部天竺。

       吐蕃人的思路很清晰。

       既然天竺这块土地很肥沃,能产粮。

       既然此地有被大月氏,还有波斯人驯熟了的昆仑奴。

       既然大唐派人王玄策,借咱们一点兵,就能打得天竺人纳贡称臣。

       那么这么一块肥肉,我们没理由不自己吃下。

       回答正确,加十分。

       很快,跪过月氏人,跪过波斯人,跪过唐人的天竺人,顺利的跪了吐蕃人,抱上吐蕃大腿叫爸爸。

       可惜,吐蕃的好日子也没过多久。

       大唐名将苏大为,攻破吐蕃国都,一把火烧了干净。

       并且借口吐蕃残部逃往天竺,派了支偏师杀下雪山。

       于是,天竺人再次跪了。

       跪给了大唐人。

       反正一次跪也是跪,二次跪也是跪。

       习惯了,跪麻了。

       不,赢麻了。

       天竺人此时信的已经不是佛教,是被各征服者改良的不知什么玩意。

       自己催眠自己,揉合了个天竺教。

       总之天竺人就是狗。

       天生就是贱民,要跪迎各路大爷。

       以前大爷是月氏人、波斯人、吐蕃人。

       如今的大爷是大唐爸爸。

       只不过,天竺人万万没想到……

       大食人特么的也杀过来了。

       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打下西天竺和北天竺。

       五部天竺占了其二。

       来势汹汹。

       一时间,天竺人也陷入精神分裂。

       一边叫大唐王玄策爸爸。

       一边管着大食人叫爸爸。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苏大为面色古怪:“一万人?就接连打下两部天竺?王玄策是干什么吃的?”

       王玄策怎么也算是名将了。

       苏大为在征吐蕃时也与之共事。

       其人相当有能力手腕。

       做一方都督,实至名归。

       以他的能力,居然被一万大食人就攻下三分之一个天竺?

       王玄策在做什么?

       莫不是吃了天竺人种的鸦片上头了?

       那海大富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应对。

       好在程务挺倒是对此知之甚详。

       主动开口道:“回郡公,是……天竺几乎没什么像样的武力,王都督手里只统着三千兵,其中只有八百唐军,其余皆是就地征召的仆从。”

       这么一说苏大为就能理解了。

       只有一个折冲府的兵力。

       面对一万大食人,确实是没法打。

       大食人可不是三哥。

       这个时代的大食正在国力巅峰状态。

       大食军还是很能打的。

       至于就地征召的三哥仆从……

       我谢谢你了。

       估计王玄策看到三哥临阵表现,也会气得想骂人。

       菜得抠脚就是三哥这种。

       牛皮吹得很响。

       真动手就是软脚虾。

       跪得比谁都快。

       王玄策管着这么帮子三大爷,不仆街才怪。

       苏大为仔细思索着。

       开口问:“大食人统帅是谁?有无后续援军,与西域的大食人,有没有联系?有谁能告诉我?”

       环顾大唐诸军将。

       所有的将军们纷纷一脸盲然。

       这个时代,大唐虽是天朝上国。

       虽然是天可汗,是朝贡体系的顶点。

       但是对大食,所知真的不多。

       如果提波斯人,唐人或许还清楚一些。

       毕竟和波斯人打了多年交道,做生意赚了不少。

       要论及对大食人的了解,只怕在场的众人,还没有苏大为知道得多。

       苏大为目光扫过去。

       被他目光扫到的纷纷低头避让。

       这让苏大为不由有些失望。

       作为天下共主,大唐居然对周边崛起的大国,反应如此迟钝。

       甚至连皇帝李弘,还有武媚娘,都是一片茫然。

       只知大食打败了波斯。

       逼得波斯总督向大唐内附。

       完全不知道大食人和波斯人有何区别。

       甚至在心里完全将两者划上等号。

       以为只是同一个事物不同的两个名字。

       就在苏大为有些失望时,都察寺卿严守镜上前一步,叉手行礼道:“回天后、陛下,臣倒是对大食之事有些耳闻。”

       他的声音阴柔,雌雄难辨。

       在这大殿烟雾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美。

       武媚娘微微颔首。

       “既然严寺卿清楚,便说出来大家听听。”

       “喏。”

       严守镜施礼,然后看向苏大为。

       “前几年听说波斯被灭国,都察寺便有意在商人中,混入细作,去察看备细。直至波斯总督内附,都有都察寺的秘探在其中斡旋。”

       在场的左右宰相,还有不少人,是头一次听说此事,不由大吃一惊。

       没想到都察寺的手居然伸到如此长。

       几千万里外的事,竟都有涉及。

       严守镜不待众人细思,继续道:“据细作回报,大食为他们一位叫做穆圣的人开创,经历过四大哈里发时期,如今是一位叫奥斯曼的人在统治。”

       苏大为在一旁静静听着。

       头脑中飞速回忆。

       他为异人后,自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很快记起前世看过的信息。

       倭马亚家族的哈里发奥斯曼应该于公元656年遇刺身亡,其堂侄、叙利亚总督穆维叶在继承人的大战中,取得最终胜利。

       于公元661年,成为哈里发。

       时间上就是大唐的龙朔元年。

       不知严守镜在这里,为何仍说大食的国主是奥斯曼。

       或许是消息有误,又或者别的缘由。

       总之这个时间上,大食国结束了内部的分裂,向外积极扩张。

       他们的疆域极盛时,东与大唐接壤。

       西至西班牙。

       记忆里,大食人的东线大军是由一个叫哈贾吉的和阿卜杜勒率领,向中亚挺进。

       大致于公元664年占领阿富汗斯府喀布尔。

       然后挥师北上,进军中亚内陆。

       先后征服布哈拉、撒马尔罕和花剌子模等广大地区。

       直至扩张到帕米尔高原,为唐军所阻。

       苏大为正在回忆。

       只听严守镜继续道:“自波斯总督内附后,我们的秘探从他那里探知一些消息,得知大食人共有大军十五万攻向西域方向。

       其中主帅为阿卜杜勒,副帅为哈栗吉。”

       这便对上了。

       苏大为暗自点头。

       “除此之外,哈栗吉还有一个侄子名穆罕默德·伊本,据说是大食军中不世出的名将,当年波斯总督内附时,曾提及此人有意向天竺方向扩张,还提醒我们要小心此人。”

       严守镜有些自责的道:“这消息送到我手上,已经是今年初,当时未及向陛下和天后报之此事,是臣下失职。”

       年初……

       李治差不多就年初驾崩。

       当时千头万绪的,谁有空理会万里之外,一个大食人将军的图谋。

       再说消息传回来时,大食人只怕已经攻入天竺了。

       王玄策的消息在路上也跑了快小半年。

       如今天竺究竟如何。

       只有天知道。

       这事也怪不到严守镜头上。

       武媚娘仔细思忖,从严守镜的话里,只知大食还是挺强的。

       能出动十五万的征东大军。

       但是对大食国究竟多强,还是没有直观的概念。

       也一时体会不到,此事对大唐究竟有多大的影响。

       只是习惯性的向李弘看去。

       “弘儿以为如何?”

       啊?

       李弘从一脸懵逼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能如何?

       这事我没法开口啊。

       王玄策基本上已经凉了。

       天竺如今都被大食人在攻略。

       王玄策再强,凭一个折冲府的兵力,还有那么一帮子天竺坑队友。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不好说。

       但肯定无法再做征西的统帅。

       他能把天竺那摊子烂帐给平了,就算是为大唐尽忠了。

       所以这西域……

       “天后、陛下!”

       苏庆节用力抱拳,声音锵铿有力。

       用气吞万里的气势,大喝道:“末将愿往!”

       李弘,突然有些头痛。

       颇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苏庆节。

       再看一眼一旁老神在在的苏大为。

       再看向自己的母后武媚娘。

       什么情况了你就愿往。

       还没定你做大总管呢……

       再说究竟是先搞定天竺,还是先搞定西域?

       还是西域吧?

       天竺那块地,才到手不久,丢了也不算可惜。

       李弘刚要开口,却见六部主官中,数人疾呼:“陛下,天竺重要性不亚于西域,万万丢不得!”

       一名大将也喊道:“末将家在那里还有香料生意……咳!”

       一着急怎么把心里话都给说出来了。

       李弘一脸无语。

       “母后……”

       “陛下,天后,此事臣有本奏。”

       苏大为长叹一声,站出来,向着李弘与武媚娘叉手行礼:“此次西域之敌情,远超臣之前的预料,大食人征东军竟有十五万人,只怕在西域的数万人只是先锋。

       天竺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这话一出口,大殿之上,人人色变。

       十五万大军。

       对啊,大食人向着东方,向着大唐方向,出动的可是十五万大军。

       若再加上后方动员的民力,辅助力工、后勤辎重人员。

       按大唐的算法。

       后勤动员将达九十万人。

       也就是说,整个征东动作,大食动员军民超过百万。

       这种量级的动员和征伐。

       就是冲着灭国大战而来。

       大唐,危矣!

       若任由大食人持续扩张。

       不保证,将来一天,大食人的弯刀,是否会打破长安,架在诸公卿的脖颈上。

       不保证大食人的铁蹄,是否会踏入中原。

       坏我华夏衣冠!

       此时任何一个决定。

       都将关系大唐未来。

       关系华夏,关系这个族群的历史。

       所有的杂念、私心,都必须摒弃。

       这将是文明与文明的碰撞。

       将是血火与刀的淬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