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婚礼(中)

       之前百般借口,  是想着拖一时是一时。

       但这会薛慈和谢问寒证都领了,木已成舟,薛家又哪里舍得让薛慈受一点委屈。结婚的消息当然压着,  婚礼也要大『操』大办,  足够风光。

       ——要然光领证,  一点仪式感没,算怎么回事?

       薛正景调整过来的速度还挺快。

       薛浮还那里垂着眼,  一下没一下地捏筷子,薛正景已经是表面上若无事,非常配合地道:“噢……你哥办事效率行,我安排下马上就处好了,  来商量下婚礼时间吧——这个月二十二号怎么样?看过日历了,  吉日吉时。”

       被无辜拉踩的薛浮:“……”

       离二十二号也就剩半个月。

       婚礼要筹备的事项到底繁琐,薛慈想问一声会会太赶。但一想反正他和谢问寒也只准备低调办一场,  半个月准备也够了,于是很淡定地应了一声:“好。”

       薛慈的婚礼,薛家当然要参与中,薛慈也抗拒父兄的帮忙。

       歇过一晚,  第二天起床后简单洗漱餐,便见薛正景已经守面的客厅中,  听见动静便迅速转头。

       薛正景精神看上倒是还很高昂,只眼底略挂着黛青『色』,像是昨夜没怎么睡好。薛慈微微一怔,  “父亲,  您……”

       薛正景已经拎着手上的笔记本上前了,敞开来可见数行密密麻麻排列整齐,十分苍劲力的字迹,  旁边还配了图:“昨天我将你婚礼的策划案写好了!”

       薛慈动声『色』地观察了一下,发这笔记本起码被了半本。一看薛正景的青黛眼圈,声音很低地叹了一声:“这些让婚礼策划做好吗?”

       “那怎么一样。”薛正景皱眉,“这种大事,当然要亲力亲为。”

       薛慈本也没想着让薛正景这样劳累,但是策划案都写好了,反而更是浪费。谢问寒一旁已经接过来了,微微鞠躬:“您费心了。”

       大早上的,完早饭就开始讨论婚礼策划——主要还是薛正景和谢问寒讨论。而薛慈越听越感觉些许对劲,接过笔记本翻了两页:“……”

       里面的内容就算是薛慈这种出身,也觉得太过隆重奢华了。

       婚礼场地选小沙群岛——那里风景极美,气候温和,还最漂亮的沙滩和清澈湖水。虽然是旅游名岛,但为具特殊战略意义,只华国人民前往。而薛正景的企划,居然是要包下中的一半岛屿。要需要承担的巨额费了,光是获得相关部门的审批就很困难。

       婚礼地点定下来,接着的就是礼堂。只宣誓环节就要举办中、西式两场,中到的陈设装备,仪仗礼花价值计,宴会上的酒水餐点伴手礼的价格就达到了本身价值的顶端,平时随便拎出来都极具收藏价值的美酒这会基本消耗一空。还一些看上比较没必要的东西,比如别的婚礼接送车队是名车,薛正景非要搞出直升机……

       一看邀请宾客,薛慈又叹了口气。

       这里面的来宾,和薛白两家沾亲带故的基本都请上了,亲人、朋友、合作伙伴,薛慈芯科的同事、领导也赫然名单上。

       薛慈随便指着中一个名字道:“这位也要请吗?”

       薛正景立刻竖起耳朵,“怎么?你们关系好吗?”

       薛慈望天:“是,我是怕人家当天做完客,回就开始核查我们家资产的来源合法『性』。”

       薛正景还没反应过来,“那就查。也怕。”

       薛慈主要是想表达,一个婚礼耗资这样巨大,恐怕都要被怀疑是洗钱了。但薛正景这点上太认真了,根本没get到薛慈的意思,已经兴致勃勃地和谢问寒讨论到到时候的餐桌桌布要什么颜『色』的了。

       而且到一半,薛正景定制的婚礼缩小场地模型也送过来了(并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定好的),他兴致大涨,非等人送上来,一定要己端上来给薛慈他们看。暂且离开的时间,薛慈逮到缝隙和谢问寒谈:“父亲兴头上,辛苦你应对一下,要让他失望,我明天和他细谈。”

       “应对什么?”谢问寒似乎愣了一下,偏头过来和薛慈咬耳朵,十分认真地道:“这样好吗?我觉得岳父的策划很错。”

       薛慈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谢问寒刚才是营业,讨论全是非常发真心地觉得很好。

       薛慈顿了一下:“唔。”

       “只是觉得这样些铺张。

       “可是这是我们的婚礼。”谢问寒垂下眼,看上十分纯良,“一只一次,当然要正式一点。”

       薛慈这才发,原来谢问寒实是很期待的。

       他想起之前谢问寒也问过他,想要怎样的婚礼,他回复“随意”的时候……谢问寒定是些失落的。

       爱人和父亲都这么期待,薛慈也实出拒绝的话。

       “……好。”薛慈缓缓道,“这样也错。”

       接下来薛浮处完公司事务回来,加入讨论,想法浮夸比薛正景过之而无及。

       薛慈一旁安静听着薛父和谢问寒之间讨论细节,只偶尔提一些建议。

       要什么实质『性』相驳的意见的话,也就是将参与的宾客名额减少了些,只邀请了相对而言比较亲近的朋友。

       薛正景倒很快想通是薛慈身份敏感的原,人多也代表难管,要是出意就得偿失了。虽然些遗憾,但还是爽快修改起来,除了固定下来的宾客名单又多富裕了一些名额,留给薛慈和谢问寒己邀请。

       过几天,薛慈和谢问寒结婚这个消息半点压住,一下就飞遍了整个上层世家圈。只是知道的人虽多,但受邀名额却少,婚礼场的人更寥寥无几,勾得人很心痒难耐。

       薛慈给己的师、关系亲近的同事都发了请柬。结果没到下班,他的直属上级就溜溜达达地过来了,和蔼地询问薛慈请柬没他的份。

       这个上级倒是科研层面的,而是体系方面的。

       平日这位上级倒是也很照顾薛慈,只是为他的身份也很特殊——军方重要人物,出行要经过审批那种。所薛慈没想着开口麻烦他婚礼。

       但这会上级主动开口,薛慈倒是也善如流发了电子请柬,并表示实体的没带身上,明天带过来给您。

       领导乐呵呵地开己的手机一看——

       顿了一下,若所思地道:“嘶,你这个规格,我参加完婚礼得核查一下你们薛家和白家的资产来源啊。”

       薛慈:“……”倒也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