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薛未悬薛未悬视角。

       这些年在京市冒头的新贵只一位,  年轻胆比那些守成的世家大得多,敢打敢冲,极会狠抓机遇,  如同一匹烈驹闯进平静山野中,  搅和得风云大变。

       等地位稳固来了,  反而又收敛许多,一改先前的嚣张跋扈低调做,  内部合成铁桶一块,懈可击。

       这做法精明油滑的和老狐狸一样,一点抓不住把柄,急得那些真正的老狐狸都开始骂骂咧咧了——现在的年轻真不讲武德。

       虽然这位新贵像是异军突起的普通,  但如果消息来源足够灵通的话,  会发现这位抢饭碗的不仅不“普通”,出身背景还十分复杂……和如今声名鼎盛的薛家那么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传闻他是薛正景的私生。

       不过这个私生得来的不是那么合薛正景的意,  所以不要说受薛家的扶持了,没被针对算好的。

       双见面,都点分外眼红的意思。

       在这位新贵面前还试探地提起过薛家,想知道他与薛家间是什么态度。只得到他轻蔑又嘲讽的一声嗤,  满脸不遮掩的嫌弃,对薛家家主的反应更尤其得大,  那不满都快写在脸上了,十分真情实感,绝不似作伪——于是消息库再度更新。

       这位不仅和薛家没什么交情,  还是水火不容的对头。

       薛未悬这个的确是个传奇。

       能和薛家作对的里面,  还好端端活得滋润的也他一个。不仅日渐羽翼丰满,还能不蹦跶出来膈应一薛家,争一合作生意,  没设个局添点『乱』什么的。

       虽然其他上表现的稳重又『奸』猾,偏偏在薛家的问题上,屡屡阴阳怪气,非常不理智,和个鸡差不多,对他十分忠心的属都劝说不住,只能叹息恨果然比爱更久。

       久以来,“美”名在外,算是那些对这世家斗争不太敏感的,也都知道这件了。

       薛未悬和薛家不大对付。

       这是大家的共识。

       ·

       刚谈完一出合作的薛未悬心情好得很,难得答应了合作的邀约,参与了一些增进感情的庆功活动。

       对非常的懂把握尺度,既然是庆祝,没安排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主要是玩的尽兴。趁着现在天气阴凉正好,午安排去赛马场跑了几圈,打了会高尔夫。晚上则是去参观了本市几处着名夜景,在标志的塔楼上用餐观赏湖畔景『色』。合作还文绉绉地念诗敬酒,薛未悬被哄得开心,赏脸地喝了好几杯。

       眼见气氛正酣,合作趁热打铁地表忠心,希望能顺势搭上薛未悬这艘大船,拿西北那边的开发权。

       负责游说的经理姓齐,精得很,对这场合相当如鱼得水,主动承担攻陷薛未悬的重任。

       但不管他怎么吹捧薛未悬年少为,眼光独到,给出多少利益好处,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那样。薛未悬脸上得客气,嘴上却一点不接茬,油盐不进。

       直到外面夜幕暗合,月『色』高悬。薛未悬正和别推杯换盏的打太极,看到暗来的天『色』忽然微微一愣,像猛地忆起什么,脸上顿起焦急神『色』:“现在几点了?”

       薛未悬上倒是戴着表,只是一慌神忘了。经理看了眼间:“差一刻钟到八点。”

       薛未悬便更显得坐立不安了,沉着脸道:“点……”

       齐经理以为这是薛未悬想离开的话术,但也不敢拦,陪着说,“那送您去。”

       正准备让司机开车到楼,见薛未悬站起来喃喃道:“不行,来不及了。”

       “这里没放映厅之类的?要找地看电视。”薛未悬提出要求,“要屏幕大的那——得仪式感。”

       经理一头雾水,试探道:“娱乐室应该这些吧,去问问看……”

       薛未悬又看了一眼表,面沉如水,“尽快。”

       经理的动作果然很快,开了最顶层私酒店的房间,一行在酒店管家不解的目光鱼贯而入,非常老实地开始……看电视。

       他们注视着薛未悬拿着遥控器,认真打开晚间新闻频道。

       场面一度非常奇怪。

       一行开始进行了最贫乏严肃的交流活动。看着京市又召开了某某会议啊、某国又些不轨动向啊之类的内容,都觉得些聊,但因为薛未悬看的认真,才非常配合地一并陪看,都没个玩机的。

       此屏幕上又开始播放新消息,薛未悬的呼吸忽然沉重起来,身体都略微坐直了一些。

       主持背诵着新闻稿:芯科院的薛副院的新立项研究成果已获得成功,受到了国际上的表彰,荣获一级科研奖章——这也会成为他受勋一级芯科勋章的重要奠基点之一。

       此电视面前的一行老油条们,虽然听不懂新闻上详细介绍的那些什么“生态芯片”、“原分理论”之类的词,但也知道那位薛慈副院又搞出什么重要研究了。哪怕这些年薛慈的科研成果不断,上新闻更是司空见惯,也还是不妨碍们对他敬仰加,纷纷开始用很淳朴的话夸奖起来。

       “这位薛副院真是牛『逼』啊。”

       “可不是,最年轻的二级芯科获得者……现在看来也会成为最年轻的一级芯科获得者了。”

       “薛家的两个儿也太出息了吧,一个是商业天才,一个是科研鬼才。想想这边的晚辈,简直是不能比——”

       正感叹着,这忽然噤声了。

       他们这会才想起来了,薛未悬可是和薛家仇的!

       怎么能听得他们夸奖薛慈的话?

       此薛未悬一声不吭,耳朵却果然竖起来了,唇角微微牵动又被压去,皮肉不的模样,相当诡异古怪,显然是听他们谈论,心中大怒,但是又不好发作。

       还特意跑来看表彰薛慈的新闻……显然是非常在意,嫉妒又眼红。

       这么折磨自己,何苦呢?

       一群胸中憋了一堆话,但在薛未悬面前,没敢吐『露』出来。

       最后是会来的齐经理想着自己今天一定要拿薛未悬,于是主动请缨出击,昧着良心开始诋毁他们华国的科研员以用来和薛未悬套近乎。

       “唉,要说,你们也是把薛慈吹的太厉害了,这么神化个可不是好风气。他做出研究成果再厉害,也是团队的功劳嘛。”

       “而且看这些研究也没什么厉害的,不都是大同异!每天表彰来表彰去,还能不能好好搞研究了?”

       “现在心浮躁,真是六分功力能吹成十成……”

       经理一顿狂踩,内心悲痛地想,这可付出太大了。你们没录音吧?这放出去不得被当成间谍抓起来。

       结果一抬头,见到薛未悬紧紧盯着他——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脸『色』臭得可怕。

       薛未悬原本在一旁,不动声『色』地听别夸奖薛慈,心中正与荣焉地高兴,哪里想到不仅碰上坏他兴致,还疯狂踩薛慈的研究成果,心情顿掉到谷底,怒火丛生,能狂怒——

       “你是不是病?”他直接骂出来了。

       “啊?”齐经理懵了一。

       “肆意诋毁国的重要科研者,对贵公司的平均道德水准十分怀疑。”薛未悬冷着说,“还,当着的面骂哥,对贵公司的智力情商水平也要重新衡量了。”

       新闻里关于薛慈的那部分也正好播完了,薛未悬起身,很不留情地走了,对其他的挽留根本不搭理,留一群满脸茫然惶恐。

       理所当然的,原本都谈好的合作都吹了。负责的齐经理被叫过去批了一顿降职,还被叫去给薛未悬道歉——当然,他之前是想去道歉的,但吃了好几顿的闭门羹。

       领导简直是被气的吐血,又痛心疾首:“你说你,什么『毛』病啊?平看着挺正常的一个,怎么莫名其妙地开始犯病?你几个同都和提意见了,诋毁薛慈副院,你这说出去是要影响公司形象的!而且挑谁面前不好,你还当着薛未悬面前说,不知道家是亲戚?谈好的合作都给搅黄了,你是不是……唉,也懒得骂你了,这段间停职好好反省吧。”

       齐经理简直要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不是说薛未悬和薛家关系不好吗?

       他的消息情报怎么错的这么离谱?

       ·

       其实薛未悬仇视薛家这,的确是没什么错的。

       薛未悬在生很一段间里,都自己的出身视为耻辱,这也的确带给了他极大的痛苦,要用数日月消解。

       但是薛慈又是不一样的。

       那是亲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的。

       薛未悬一直是以薛慈为目标的,认真读书,考上华大,重复薛慈生的轨迹,发现自己在芯片上不能更高建树后,主动转投向,在薛慈的建议选择了更适合自己的道路。

       在数年经营,也活的像样。

       薛未悬也承认,因为怀恨在心,所以一直暗地给薛家绊。

       但是薛慈这个,却几乎凝聚了他对“亲”这两个字,所正面的情感反馈。

       和所都不一样。

       从母亲死后,他的亲也只薛慈了。

       不过这样的感情,薛未悬是永远也不会说出口的。他知道薛慈对他的照料仅是出自责任,或许还些微的同情,作为私生,当然也没成为薛慈的弟弟或是亲的资格。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又不在乎。

       ……

       电话的忙音和心脏跳动几乎快成同频率了,薛未悬略微紧张地等待着,心渗出一层细汗来。直到电话被接通,薛未悬自己都未曾发觉地舒出一口气,语气却十分轻佻地问:“喂?薛慈?”

       “嗯?”

       “哦,是今天看到一些消息,好像是几天前的新闻吧,你又搞出来什么研究了?恭喜你一。”

       现在才迟来的恭喜,显得十分的漫不经心。但是薛慈迟疑地应了一,说道:“之前收到了你送来的贺礼,说是庆祝生态芯片研究获得成功……”

       “那个是秘书安排的,他负责这些情礼节,大大节节都要送礼。”薛未悬嗤一声,“真会给破费。”

       对面的薛慈说了句什么。

       “……!!”

       “还来?还来不用了吧。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往要,那显得多抠门。”薛未悬慌张地拒绝,差点抖挂断电话,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这样吧,很忙的,先挂了。”

       “嗯。”薛慈应道,又想起婚礼的,顺便提及,“和谢问寒要结婚了。婚礼邀请的宾客不多,在这个月22号,如果你便来的话,可以……”

       结婚?!

       薛未悬听到这个词,一愣住了,心神大悸。

       薛慈听到他半天没吭声,很体贴:“没间也不用来,反正……”

       “会来的。”

       “一定准··到·场。”

       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莫名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