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世薛慈死后(if线)[十一]

       薛正景背过身,  再不见的眼。

       的语气极为冷冽,如往常般嚣肃,甚至带着一股发狠的戾气,  “薛浮,  我和你是不一样的。”

       ·

       薛正景没有认命。

       窗缝锁死得密不透风,  一点微光都被尽遮挡外界,半点钻不进来。房中黑沉沉一片,  唯独从中间的古式风灯里映出一点黯淡光芒,依稀勾勒出两朦胧身影来。

       桌面一旁是薛正景。

       另一边是一身形略微佝偻的老者,身上的斗篷解下来了一些,被衣物遮掩的相貌也『露』了出来。发须尽,  脸上不见皮肤老化后形成的松弛沟渠,  甚至可以说是很光洁,就是给人一种极为苍老的颓丧感。

       的眼睛很亮,  面容平平无奇——大致就是你上一眼过,下一眼便能忘记的平淡样貌。

       这样一除去穿着,哪里都不甚出奇的老者,却是风水圈中出了名的“术士”。

       和其同行不同,  大多数生们只帮人风水、相面、做些祈福的道场。这位据说道行高,做的却都是阴损法,  帮人争强斗狠,甚至传闻中会诅咒驭鬼的邪术。人人想得的助,却更怕被反噬,  心中畏惧。

       是薛正景不乎。

       不管这人的名,  只想知道这位代号桂木的术士,能不能让得偿所愿。

       见到桂木的第一面,便直接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高居首位的薛正景仍坐位置上,  没有起身,目光微微向下一瞥,那些几乎要绞碎一切的狂『乱』风暴几欲要从眼中冲出来。轻轻吐出一口烟,因为近来的『药』物治疗影响睡眠,很久不曾休息,眼下凝着一层黛青『色』。

       这样的外貌形容放别人身上,是会显得很颓废的。一换成薛正景,就只给增添了更多的危险感了。

       连桂木这种亡命徒,身上的肌肉都下意识紧绷起来。

       “我只要你做一件事。”薛正景的目光落身上,又像借着桂木,注视着什么人,“起死回生。”

       什么样的人钱最好赚?

       愚蠢到想改变这世界上最基本的自然规律、改变生老病死的人。

       面这种接近荒谬的要求,桂木却没显出任何异常神『色』来,甚至真诚提出自己的要求:

       起死回生不是不可以,必须要求死亡间七日之内,且尸身不得受到任何形式的损伤。

       而从薛正景骤然间更暴戾的气息来,这两点恐怕没有一点是符合的。

       桂木从善如流:“如果不符合要求,只能选择另一种要求更宽泛的术法了。如果您只是想让亲近之人回来的,倒不妨一试……”

       术士薛正景那双野兽般眼眸的注视下,扯动唇角,『露』出了一有些怪异狰狞的笑容来。

       轻道:“借尸还魂。”

       ·

       借尸还魂这样逆的术法,当然是要付出许多代价的。

       报酬不提,桂木借由这理由疯狂揽财外,还需要数额巨大的各类奇珍异宝。

       有些珍宝灵器,可以买,可以“借”,更多的却是被收其术士手中,甚至有些是由某些世家收藏,代代相传的异宝。

       桂木几乎可以说是不择手段了,要么骗、要么偷、要么抢掠。以往虽然名狼藉,还没有这样嚣张气焰的候,光是抢宝贝这件事,就将许多世家给得罪死了,很快有人来寻仇。

       却是被薛家出面,一一保下来了。

       这还是薛正景亲自出手的,许多人不仅不能再追究,甚至还得面上摆出好颜『色』,恭敬又“心甘情愿”地供上更多的宝贝,让薛家和桂木术士收下,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这些小龃龉——要想要些什么东西,大可以直接提嘛,自然双手奉上。

       简直是打碎牙和血吞。

       薛正景不意那些奇珍异宝,到底是像桂木说的那样,会用借尸还魂的仪式当中,还是被满足于桂木用来敛财的私欲。这些都没什么好乎的,只要的目的能够达成。

       久而久之,许多人都知道桂木薛家庇护下做事,也不怪小人得志成这幅模样,行事也愈加肆无忌惮。

       那些世家们,也早私下议论开了。不懂薛正景为何收了桂木这种人做幕僚,简直弊大于利。

       毕竟桂木的名太臭,其世家用,或许可以说是利益熏心,只能兵行险着了。以薛家这样的顶级世家,如此体量,其实是完全没必要借助那些鬼神之说的,毕竟就算再锦上添花,也不可能使薛家的地位再有所增长了。

       薛正景这样的人,难道还会有什么“有所求不得”吗?

       到底是薛家的事,其人不敢多议,私下讨论两句便罢。真正感受到有变动的人,其实还属薛氏内部的掌权者。

       譬如薛浮,例行汇报的候,便提到了被转出的巨额现金流。

       “虽然是您的人财产,”薛浮很平静地汇报道,“因为数额巨大,已经引起了国家层面的注意……”

       能拿出那样巨大流动资金的人,整华国都屈指可数。说危险一点的比,拿去武装一支私兵都够了。

       薛正景很平静地道:“你是要我向你汇报什么吗?”

       薛浮顿了一下。

       “我没有那意思。”垂下了头,主动示弱道,“父亲。”

       薛正景的神『色』,没有一分动容。

       只是挪开眼,平静地翻动手上的文件:“被我拿来组建的医疗团队,和购进一些医疗器械了。你知道的——”

       薛正景冷笑了一下,几乎是无穷的恶意,争恐后地冒出来。

       “我治病。”

       “……”

       薛浮后来轻回复道:“是的,父亲。”

       没有人敢再去追究那笔巨大的资金流向了哪里。

       而无数奇珍异宝的堆积、无数财富的灌溉下,桂木终于提出了最后一项要求——

       这候的桂木,已经知道薛正景要复活的人,是的了。

       因为近来随心所欲的生活,实过得太快活了一些,的表情似乎都没那样阴郁了。面金主,分笃定地道:

       “要借尸还魂,还需要一味重要之物为引。”

       “由薛小少爷的血亲的骨血为引。”

       音落定,场面突然寂静下来。

       桌面中间的那盏风灯,不知是不是因为灯芯快要燃烧尽了,都黯淡下来了一些。

       薛正景的音很淡然。

       “说的清楚些。”

       桂木垂下了眼,胸膛中的那颗东西才感觉重跳动起来。的音略微干涩,却还是笃定道:“这血不必解释,至于骨头——指连心,集聚着人的精魄,是为亡魂引路的最佳灵品。最好,就是取这一节手上的指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