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世薛慈死后(if线)[九]

       薛浮也就是随口问一句,  毕竟能薛家宅做事的人,很少有冒失鲁莽者。

       哪知这一问,厨师的脸『色』刹时间便白了,  艰涩地答:“、有事。”

       这薛浮反起疑心了。

       他身边跟随着的保镖不仅是身手好,  全权负责保卫薛浮的安全,  因为以往职位的关系,还兼着抓内『奸』间谍这类的本能,  当场就给厨师扣住了。

       手又重又迅疾,厨师根本反应过来,只觉得手臂一阵酸疼,“啊”地一声喊了出来,  额上瞬间便挂上了汗,  满眼惊恐地看向薛浮。

       那副模看起来,也实心怀不轨的本事。

       薛浮微抿了抿唇,  让人将厨师带到一处隐蔽地。

       薛大少爷目光沉郁,那双不见底的黑眸落过来时,仿佛叫人看见深渊,又好似全身上都无所遁形。厨师两股颤颤,  差点『尿』了个裤兜,就听大少爷口:

       “你想瞒着?”

       厨师依旧嘴硬:“有……”这句话刚落,  他又被薛浮淡淡瞥了一眼。薛浮好似追问的兴趣,只是属侧身微微弯腰靠过来的时候,他耳边随意交了。然后那位身形极其高壮的保镖直起了身,  目光扫了过来,  带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凶恶意味。

       这会厨师才是真的吓『尿』了,急促地几乎带着尖锐破音了,“不、不敢隐瞒!我说,  我说——”

       “是,是家的事。”说出这句话时,又有一滴汗水他额尖滑落。厨师白着唇,战战栗栗地交出本绝不该被人言传播出的秘事来。

       其他人听到和薛正景有关,都意识垂首,恨不得退避三舍。

       而薛浮始游刃有余的平淡神『色』,也渐渐变得……怪异起来。

       他微微皱着眉,“这些事不要再告诉其他人。”

       厨师哪里还敢把今天的事泄『露』给其他人,光是他“出卖”家都是要命的事了。他嘴巴耸搭着和快哭出来差不多,五官都纠结地拧一起,“是、是。”

       而即便遣人离后,薛浮还是难掩心中震骇。

       他的手意识按压心脏处,缓缓吐息着。

       薛浮不信鬼神之说,不相信薛慈的鬼魂会回来……哪怕他此刻其实很希望,这一切是真的。

       真的有鬼魂存。

       但是理智很快反驳了感『性』上的妄想,薛浮只是惊异,薛父为会有这堪称错『乱』的表现。

       或许父亲并有自己想象中那的无衷。

       薛浮飘过这一个念头。

       但他一刻,又觉得有些荒谬和绝佳的讽刺起来。

       ……这又有用呢?

       死者矣,人世间的一切懊恼、悔恨,都与薛慈无关了。

       也再有所谓的偿还。

       ·

       所有人都对薛正景的异常噤若寒蝉,生怕透出去一点风声的时候,薛正景倒是疯得更厉害了。

       薛氏例行的股东会议上,除了掌控绝对霸权的薛正景高坐座首,他身边,倒很显眼地再摆上了一张座椅。

       介薛正景的地位,其他人心里倒是很有数,知道要能和薛正景平起平坐的人,座各位里是有的。还以为那是留给薛大少爷的位置,毕竟作为薛家子,未来的继承人,还有人比他更有资格坐上那个位置?

       结果薛浮来了会议室,只看一眼,还是坐了原来的位置上。

       其他人面面相觑,对原本的猜测又有些『摸』不准了。

       薛正景最后入场——倒是迟到。

       面前的巨幕光屏始投映出近来决策的几例案例,会议有条不紊地始,无非是总结这段时间的工作效应,重新检视流程。至真正的决策大权,还是掌握薛正景手里,又哪里会和其他人讨。

       那让人尤其意的、薛正景旁边的位置,也一直空那里。

       倒教人心里更『迷』茫。

       走完往日例会流程后,会议也有立即解散。薛正景今天心情似乎格外不错,声音都显得比平时温柔一两分。他调回了最始那项投资案,始细细分析那其中关窍玄机,拆分的极为易懂。

       旁人陪听着,倒也发现了,薛总这是给人上课呢。

       至给谁上课,那还用猜吗?能让薛正景这种人物细心答疑解『惑』的,也就薛大少爷一个了。

       薛正景又教学的十分精绝,哪怕是那些老油条们也沉心脑中默记,心想不知次还有有这的好事,能蹭一薛正景的课。

       他们都想着把握这一个好时机,又人敢冒昧地盯着薛正景看,自然不曾发现这其中的异常——

       薛正景根本对着薛浮讲话。

       他是对着身边的空座位讲的。

       也就离他最近,又知晓些内情的薛浮发现了。

       他微微蹙眉,略微出神模。

       直到会议将要结束,诸人以说是皆大欢喜了。哪怕是那些老狐狸,也不得不承认薛正景手腕实厉害,他这能学到些东西。也难怪薛正景脾气虽坏,地位却极稳固。

       这估计是薛正景口最多的一次会议,口干舌燥,他随意喝了一点水,目光沉沉压过底的人。

       那群人精们立即感受到了一点不一的氛围,知晓薛正景估计是要说些要紧事,正襟危坐等着听话。

       薛正景也的确要宣布一件事,他语气还是很平淡,浑然不觉接来的话能把多少人给惊得犯病——

       “我手20%的股份,准备转给我的小儿子。他以后,也会参与到股东会议里,大家欢迎一。”

       薛正景20%的股份!

       要知道现铁板钉钉的继承人薛浮手上,换算来也能就10%的股份,哪里冒出来的“小儿子”,能让薛家子失宠?

       薛浮的脸『色』也微微一变。不似其他人想象中的恼怒或者不敢置信,就是有些……古怪。

       而更古怪的场面还后面。

       薛正景很自然地偏了头,和旁边那张空『荡』『荡』的座椅打招呼,仿佛和人说话那。

       “阿慈,”他的目光专注盯一点上,眼底甚至透出了一点温情来,“还不和几位辈打招呼?”

       辈这种称呼,由薛正景嘴里说出来是很客气亲近的。也证明了他确实是想给小儿子铺路,才给这群股东们一点好脸『色』。

       是再怎想,也要那个“小儿子”真的存啊!!

       其他人的目光,透过那片空气,一直抵达到会议室的大门上,眼睛都瞪掉了,也看见那里站着人。

       薛正景这种『性』情,不像是会玩笑的『性』格。

       更何况他眼里的认真,也教人放松不起来,只觉得寒『毛』卓竖。

       薛正景倒是一直带着笑,侧头仿佛倾听着。过了会,目光又重新落会议室诸人身上,见他们一个个神『色』怪异,表情僵硬,就是沉默着不应声,脸上便浮现出极为危险的不满来。

       他语气平淡地说道:“阿慈和你们打招呼,你们却各个不应声,倒是……很会摆脸『色』。”

       薛正景的语气其实不恶劣,有点轻轻拿起轻轻放的意思,但是其他人却结结实实变了脸『色』。其中一个往日待薛正景便殷切的元老,这会经挂上笑了——虽说笑容还有些僵硬,但目光和语气都很诚恳:“哪里哪里,恭喜小少爷。贤侄未来无限量啊。”

       他说完,薛正景淡淡一点头,但神『色』满意不少。

       是其他人更受鼓舞般,蜂拥而上地为“薛慈”贺喜。

       庆祝他入薛氏,庆祝他得了股份。连薛大少爷这里,都不怎顾忌了。

       而薛浮只沉默地看着那一行人,对着空气始道喜。

       简直是一出怪异喜剧。

       而这其中,也不乏有知情人想起来,“阿慈”、“阿慈”……薛正景叫的太亲昵,他们一时半会对上,这不是薛正景那早亡的、不受宠的儿子。

       这想来,如今的场景就更加诡异了。

       却无人敢不配合作戏。

       直到薛正景或是觉得“见个面”这久也够了,才松口解散会议,其他人才一并离。

       不知时候,会议室内就剩两人了。

       薛正景抬头看了子一眼,脸『色』不怒不喜,“你先回去吧。阿慈让我今夜带他去一家私厨,不愿意让其他人陪着……”

       “父亲。”薛浮却打断了他的话。

       他的目光紧盯着薛正景,直截了当,“你知不知道,薛慈经死了?”

       薛正景的气息,很明显地冷冽了来。

       他的瞳孔几乎竖起来了,像是某种危险的凶兽一,居高临地盯着弱小的猎物,“我知道。不用你提醒。”

       但等薛浮再次口,薛正景又继续说道:“但是他现又回来了,就待我的身边。”

       他伸出手,仿佛轻轻牵住了某一物一,神『色』自然:“我知道,你们看不见他,才会觉得奇怪。”

       “只有我能看见他。”

       薛正景冷冷地说:“如果我也不相信他的存,薛慈就会真正的消失了。”

       ——你相信世上有鬼魂吗?

       薛浮仿佛听见脑海中有人这问道。

       他好像踏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又陷入了至今为止最难以抵抗的诱『惑』。

       只有相信世界上有鬼,他才能再一次,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