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前世薛慈死后(if线)[四]

       薛正景到底冷静了下来。

       他微敛眸,  语气还是很冷硬,“他带下去。”

       自己也拂袖离去。

       旁边人倒是都看见了,只个个噤若寒蝉,  不必提上前阻拦。而全软得和被抽去筋骨般的言,  被两人左右地夹着胳膊提起来,  也不必他如何动作,乎是像被拖行在地板上般地走动着。

       他能感觉到数目光尖锐地落在他上,  却没有任何声音阻止切。

       薛浮原地站了会,有着浓郁暗『色』。

       非但没留下安慰些惶恐客人和躁动人心,而是第次做出了理智权衡外收益最小的举动。

       他也跟着薛正景并离开了。

       言被带入了二层走廊末端的房间。

       这里原只是作普通的休息室,铺着大片柔软的暗红『色』的地毯装饰,  灯光不算明亮,  墙壁被改造成了整面的酒柜。整体来看,其实是个极富有调的私人空间,  但言只看了,脸『色』便白了,活像这里是什么发过残酷刑罚的刑房样。

       而薛正景端坐上,面上神『色』被昏暗光芒笼罩着,  看不清晰,只能见到他相扣的手指,  浑戾气。

       房间当传来了难闻的腥臊气息。

       言是抖似筛糠,怕下秒就被灭口,但高高在上的人在数秒之后,  只是开口问他,  “把你刚才说的,详细再说遍。”

       言脑发懵。

       嘴上仿佛血肉溃烂的剧烈疼痛又涌了上来,吓得他个字也不敢再复,  只哭喊起来,拼命求饶道:“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说了,您有大量,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已经被吓破胆,甚至到了神志不清的地步了。

       薛正景额上青筋浮起,耐心消耗殆尽。但现在的言,就算威胁他冷静下来也没什么。薛正景冷戾的目光挪开,等待了不过会,便又有人贴秘书带了上来。

       秘书赶来的显然有些仓促,头上悬着冷汗,在进入到房间当时,急促的呼吸微微平缓下来。他下意识抬了抬镜,目光却不敢和薛正景有所对视,只低着头尊敬地喊了声。

       “我让你去通知薛慈,”薛正景的语气没有感,在秘书听来,简直和死亡预警差不多,“他什么时候来?”

       旁边形容凄惨的前例就在旁,秘书的唇瓣也开始抖了。他近乎惊惶、艰难地开口道:“薛总、薛小少爷他、他已经……”

       没等秘书说完昭示着不祥的词语,薛正景却已经开口道:“他已经死了?”

       在这句话话音落下后,整个空间都陷入了种难言的死寂当。

       似乎连呼吸和心跳声都暂且停歇下来。

       始终站在薛正景后,形淹没在黑暗当的薛浮的手心攥紧了,意当甚至掐出了很明显的血迹来。只他毫所觉,脸『色』苍白如同鬼魂,仿佛不赞同地出声道:“父亲,您怎么能……”

       “去查。”薛正景闭上了。

       他的眉心皱起,形成条很深的沟壑来。也就是这时候,薛正景才显出了点年人的疲态来。

       “我不信他死了。”薛正景喃喃道,“他还么年轻,强力壮,我都没死,他又怎么会死?”

       薛正景坚信这是某种骗局。或许这是薛慈新的、拿来争宠的把戏,又或者是薛慈终于厌倦了这样的活,想要借由个新份来逃脱薛家的把控。但不管怎么样,薛正景都不会如他所愿。

       薛正景甚至『露』出了个相当冷厉、令人胆寒的神『色』来。

       薛浮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是假死吗?

       是薛慈哪种恶劣至极的骗局吗?

       薛浮从没有这么希望自己被骗过。但此时,他心底却出了种不祥的、从最阴暗处渗出的寒意来。

       ·

       薛正景原是派人去调查的,但或许是这件事太让人心神不宁,最后调查着,也成了薛正景和薛浮亲自前往监督。

       不会有人死亡的骗局做的天.衣缝。

       ——在开始,他们是这样想的。

       可是越调查,所得知的切便愈被清晰描绘出来,所有的切都找不到破绽,反而成了某种好的佐证。

       从最初发现薛慈病的私人医开始。

       不管薛正景如何严苛的质问,对都是同样的回答——

       “二十号当天,我前往薛慈少爷的寓进行治疗,在准备开始手术前,他突然晕倒了,于是我做了急救,他送往了市医院……”私人医略显不安,却十分迅速地道,“检查结果是癌症,肺癌。”

       薛正景没有打断他。最后才问道:“他为什么突然找你治疗,治疗什么?”

       “伤。”

       虽然局促不安,医还是很快地给出了答复,“薛慈少爷的睛被划伤了,虽然不影响视力,但外部创口需要尽快清理。”

       薛正景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回答,反而下子愣住了。

       ……伤?

       段他以为早该遗忘掉的记忆又在转瞬间鲜明起来,从薛慈捂住睛,指缝间渗出的鲜血,直想象到他最后离开时单薄过分的背影。

       薛正景甚至不得不开始陷入天的记忆当,回忆薛慈在睛被划伤后,又骤然坠落进个糟糕的噩梦当是什么感觉。

       他的口鼻仿佛被什么扼住了,面上神『色』却很平淡,只医小心翼翼偷觑着他的脸『色』,惴惴不安。

       薛浮说:“去医院吧。”

       他的声音打破了薛正景仿佛遮天蔽日压下来的阴云,薛正景自己的绪强行抽离出来,却像是幅空『荡』『荡』的躯壳站了起来。他复道:“去医院。”

       去家接诊了薛慈的医院。

       他们相当轻易地查阅了医院的接诊记录。

       院长陪在旁,面上神『色』很凝。

       按理来说,他对位失去孩子的父亲,其实应该多点耐心和同的。但是面对位连孩子去世多时才知、不负责任的家属,便没么多的怜悯了,始终板着脸,幅事办的模样。

       薛正景和薛浮沉默地翻看着对病例的记录。

       很短。

       从接诊到确认死亡,只有短短个月不到。

       期肺癌飞速恶化成晚期肺癌,哪怕记录当只文字描述,也能清晰勾勒出当时薛慈在救治过程所经历的痛苦。大量的『药』物调配记录和化疗疗程,乎不存在造假的可能。

       薛浮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

       “病危通知……为什么没有寄到我们这里?”

       院长答道:“事实上,我们已经寄过去了,只是没有收到来自直系亲属的回复。薛慈先在意识清醒的时候签下了特殊条例和给医院的免责声明,我们也在最后进行了全力抢救,只是很不幸没有成功。”

       大概见多了因为死之事歇斯底里的病人家属,最后院长还是不自禁地解释道:“在最开始病还未恶化的时候,我们曾经建议过薛慈先转入京市的专科肿瘤医院,依照他的条件也应该没有经济上的负担才对,但是薛慈先拒绝了,病也很快恶化,这时候已经不便再转移治疗了……”说到后面,院长也微微顿住,声音微微艰涩起来。

       他们还是没有从死神手抢夺回这样条年轻的命。

       样巨大的冲击,甚至薛正景上的戾气都冲淡了。

       他扶住了自己的额头,半张脸都埋在宽阔的手掌当,见不清他的神。

       薛浮也完全呆住了。

       在听到薛慈的死讯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什么强烈的悲伤绪,但是在不断翻阅病例记录后,某种近乎要冲破体桎梏的绪在体内飞速翻滚起来。

       这种绪实在太过陌,也太可怕了。

       薛浮闭上,抑制住自己想要发狂的举动,但前黑暗却让种绪鲜明起来。它不断鞭挞,不断『逼』迫,薛浮好像站在悬崖边,稍有不慎就会粉碎骨样。

       ——叫报应。

       有个声音这么说。

       薛正景他的手掌放了下来,半晌后说:“去最后个地。”

       是调查显示的,最后薛慈埋葬的地。

       郊墓园。

       乎在全国的每个城市,都有个这个名字的墓园。

       它太普通不起,只是在座平平奇的荒僻山上开辟的墓。不论死前或贫穷或富有,或享有名誉还是被人唾骂,当他们被埋葬在这里的时候,前切烟消云散,死后切处处平等。

       薛慈就埋在这里。

       没人知道名流世家薛家的小少爷,居然埋在这种地。

       ——其实论差别,还是有的。

       旁边都是新墓,面前都摆着鲜花还有点香烛余烬,还有亲人或是子女的祭拜,只有薛慈墓前空空『荡』『荡』,落了些别处飘来的灰。

       墓碑上印刻的红字还十分清晰。

       薛正景和薛浮站在墓碑前,神『色』突然间十分茫然。

       他们的儿子、他们的弟弟,就躺在小小的盒子当,深埋地底。

       ·

       薛慈刚出的时候,皱皱巴巴,实在难看,但也不过刚足月,便圆润可爱了起来,皮肤白嫩,像碰就破,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孩子。

       时候的薛正景明明抱他的时候都手足措,小心翼翼地不知手放在哪里。而薛浮站在旁,踮着脚要看弟弟。

       时候的他们,明明很宠爱这个孩子。

       什么时候——就变成这样了?

       郊墓园,开始下起雨来。

       轰隆的两声雷,下阴云便卷成了狂风。而他们站在暴雨当,谁也没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