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 将死侠(下)

    王天逸两人到达金名小镇后,很快就有人找到了他们,比他们想象的还快。

    凌寒钩的特使。

    王天逸猜得一点也不错,凌寒钩果然是夜莺。

    但是王天逸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消失,就僵硬的挂在脸上了,好像嘴上挂着一串冰霜的树杈那样。

    特使不仅是来确认消息和身份的,还带有密令。

    这密令就是让王天逸混入丁玉展随从之中,作为内应,在安溪镇协助埋伏的战力动作,目标:活捉丁玉展。

    “丁玉展有什么关系?我们现在应该去救易老啊!为什么?”目瞪口呆的王天逸叫道。

    “不要问为什么。你不会第一天才知道这个原则吧。”特使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凌副总管特意交代,你是他引荐而入长乐帮的,情同师生,这个不是命令。他问你想不想做?能不能做到?”

    “这件事和救易老有关吗?”王天逸愣了片刻,再次问道。

    “这我不知道,唯一可以明确告诉你的就是,凌副总管是夜莺。”特使答道。

    “我本来想着立刻回扬州支援易老啊!”王天逸瞪着双眼叫了起来:“那您能告诉我为何这任务想我去做?”

    特使有些惊讶的看了看王天逸,说道:“因为你派去联络我们的接头人啊,他告知我们,你和丁玉展很有交情,因为这个吧。难道他说的有误?”

    “没有……”王天逸喃喃的说道。

    王天逸决定接受这个任务,因为他不得不无条件的信任夜莺,这是他唯一的稻草了。

    但至于丁玉展和易月的关系,正如丁玉展自己所说,一把好剑,如果握在别人手里,肯定会伤到自己——王天逸就是这样一把剑,而且他并没有握在丁玉展手里。

    义气情谊只能让他被作为人的痛苦纠缠,却不能压倒一把剑的忠诚。

    王天逸和陶大伟立刻根据特使提供的丁玉展路线前往守候这位自己的好友和江湖第一侠。

    幸运的是,丁玉展果然对他不设防,只是丁玉展行程有变,不会再经过原定的安溪镇,做惯行动指挥官的王天逸已经无数次处理过这种情况了。

    看当夜酒席上有机可乘,他和陶大伟当机立断,决定立刻发难,接着撞斜灯盏,光亮变化旁人一时不能适应的间隙,王天逸给丁玉展的酒碗里投了麻药。

    解决了丁玉展身边两个护卫后,王天逸和陶大伟把丁玉展装进了麻袋,塞进了马车,连夜逃回相距不远金名镇落脚点,决定略微停顿休整后,再把情报发送出去或者直接将丁玉展想法运出。

    ※※※

    落脚点是镇外一处破败的院落,架着马车狂奔的王天逸他们凌晨就赶回了这里,一推开门,就发现了惊喜。

    金猴子回来了!

    “干得好!”把五花大绑的昏迷不醒的丁三抬进偏房,三个人进了正屋后,王天逸第一句话就是嘉奖。

    “你们干嘛去了?”金猴子却显得很焦急。

    王天逸把任务一说,金猴子却一拍大腿叫道:“哎呀,我要是早来两天就好了!”

    刚把油灯点上的陶大伟,转过身子,问道:“何出此言?”

    “你们要是不对丁三少爷下手就好了!我们可以投靠丁家啊!”金猴子几乎是在凳子上跳着说的,接着他重重的跌回凳子,捂着脸说道:“现在完了。”

    王天逸瞪大了眼睛:“怎么回事?”

    “易老完了!”金猴子咬牙叫道,原来他去了寿州,一方面验证联络凌寒钩,但另一方面他也打探了一下江湖动向,得到了一个惊人的传闻:易月已经兵败被杀了。

    凌寒钩是夜莺不假,也很快接见了他,但得到这个消息后的金猴子已经是坐立不安了,既然头领已经败亡,那任何任务都没有意义了。

    树倒猢狲散,现在不会再有任何值得以死效命的命令了,有的只剩是自己逃命求生的努力。

    尽管王天逸的命令是如果凌寒钩是夜莺,就让金猴子他留在寿州待命,但既然易老都死了,还待什么命,金猴子自己不辞而别连夜狂奔回来给王天逸他们报信。

    “易老完了,我们夜莺也会完蛋的……”金猴子说完这番话,用手擦着眼泪,仰面长叹。

    陶大伟崩溃般的跌坐在榻上,王天逸则瞪着两眼溜圆说不出话了。

    “司礼,您在江湖交游广阔,丁家唐门都有故交好友,您说有没有可以投靠的门派?啊,对啊,我们马上放掉丁三少爷,您给他好好求情,说不定可以尽释前嫌,我们也好有个安身之地啊。”金猴子拉住了王天逸的手,焦急的叫道。

    王天逸喘息好久,猛地脸色一变,打开了金猴子的手,叫道:“你是听谁说的?有没有易老身亡的铁证?”

    金猴子一愣,叫道:“还要什么铁证?现在整个江湖都传遍了啊,起码连寿州武林人士人人皆知啊……”

    “放屁!”王天逸一声大吼,厉声叫道:“你难道不知道兵不厌诈吗?诈称剿灭匪首,分化其军心,在江湖里还少吗?咱们自己都干过不知多少遭了!”

    “哎,我的司礼啊!”金猴子捶胸顿足叫道:“咱们还有狗屁军啊,用得着使这一招吗?自从章高蝉复归武当,慕容大公子身陷囹圄,易老的处境就一天比一天糟啊!”

    陶大伟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金猴子说的没错,易老突然发难,建立铁三角,本身就是一着险棋,如果易老能有余力可以取胜,完全不必走险招。所谓险招,就是以弱胜强的拼死一搏,若是胜的面大,何必叫险棋?”

    “胡说八道!”王天逸一脚踹烂了条凳,指着金猴子的脑门,又调转身体指着陶大伟的脑门,狂吼道:“你们是他妈的不想干了是吧?想逃是吗?”

    “司礼,我没有……”金猴子好像差点背过气去,顺了好久,才解释开来。

    但王天逸一声大吼打断了他:“闭嘴!你们就是怕了!我们都身被江湖所不容之人,要不是恩师,我们早就被撕成碎片了,哪里能有今日?荷恩师之大恩,粉身碎骨难以回报!我们加入夜莺的时候,可曾想过善终?嗯?我们的命不是自己的,是恩师的!现在就凭一点风言风语就要临阵而逃,要不是……要不是……他妈的,按夜莺规矩,我就应该马上宰了你!”

    金猴子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王天逸,慢慢的他的腰挺直了,原来脸上的惶恐颜色也被狠戾之色取代,他冷冷的回击这个上司道:“要不是看我们还有用对不对?没有用你就可以卸磨杀驴了?”

    “你说什么?”暗组出身令行禁止的王天逸绝对没想到这个同样暗组出身的家伙敢顶撞自己,他一时间愣了。

    “王天逸!”再没有敬称,金猴子大吼一声王天逸之名,恨恨地说道:“我现在才明白,为啥你年纪轻轻就能爬到我和老陶头上,为啥易月信任你更甚于我们,因为你他妈的就是一头蠢驴!”

    “你说什么?”王天逸难以置信的又问了一句,脸色都变得煞白了,完全是因为无比的震惊。

    但脾气火爆的金猴子撕破了脸就没打算停,他一点不让的瞪着王天逸继续说着:“原来我很佩服你这个家伙,你心狠手辣、你当决快断、你卑鄙无耻、你口蜜腹剑、你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但我现在明白了,这些特性全部都是源于你的愚蠢!你他妈的和那个傻货刘定强,还有那个笨蛋章高蝉其实是一类人,你不是在为了自己混江湖,你们他妈的都是为了什么虚头巴脑的信念去拼自己的命!信念能当饭吃吗?能当女人操吗?你们这群不懂事的蠢蛋!

    在执行命令的时候,你算尽失败的诱因和可能,但你从来不考虑失败的结果,你会竭尽所能完成任何命令,但现在已经是失败了!这是结果!不再是你考虑的因素!

    你这个小兔崽子,你不敢想这个。因为易月就和你爹一样。你不敢承认他已经死了,因为他要是死了,一方面,你和你全家都会完蛋,但我和老陶谁不是这样!我们可是跟着你越狱了的!除了自己,家人本就会完蛋了!这就是江湖!但你不敢正视吗?

    另一方面易月就是你的支撑,他没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你从来都只活在自己的信念里,现在没了这信念,你是什么?你是团屎啊?还是头行尸走肉?是不是马上就可以上吊自尽了?嗯?

    你不敢想!

    你不敢承认!

    你苦苦守着你心里的那股愚蠢,你在和老天较劲,你在装傻!他也是个人,和你我没有分别,他也会死!他已经死了!我们不可能翻盘了,谁也不能把死人复活!”

    金猴子声嘶力竭的狂吼,王天逸呆如木鸡的看着他。

    陶大伟摇着头分开了两人,但是他是站在金猴子一边,因为他劝的是王天逸,他说道:“天逸,我们共事也有时间了,你,我们都是很佩服的。但是金猴子,咱们也都熟悉,他不可能是无事乱报的人,他说话和做事靠得住。现在易老应该是不在了,我们确实不能明知是死路还要去踩,易老我一直非常仰慕和尊敬,但我们既然还活在世上,也不能去给他陪葬啊,那样有什么意义呢?”

    说到这里,陶大伟笑了笑,又叹了口气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只要一身不灭,总有出头的机会。我们都是做了不知多少江湖事的干将,知道会发生什么损失。可以说除了现在还活着的我们之外,家人财富身份地位乃至安全,什么都会失去。既然一定失去,何苦要死拉着不放,连自己也搭进去呢,我们没人像武神章高蝉那么愚蠢。现在不再是为效忠的人拼命的时候了,是开始要自保了。你是个交游广阔的年轻人,江湖这么大,朋友也多的是,不如我们好好想想,有谁可以投奔?”

    王天逸颤抖的身体慢慢平息下来,他慢慢的看了看金陶两人,两人也正在紧张的看着他。

    他有些悲痛的点了点头,说道:“要不我们先放了丁三?”

    听王天逸终于转向了,金陶二人一起舒了口气,金猴子更是一手抓住了王天逸的胳膊说道:“我是个粗人,说话可能让您不舒服了,但是我的心意苍天可表,还不是为了我们兄弟同僚一场都有个好下场吗?”

    “我知道……我知道……”王天逸摇着头喃喃的说道,接着他一转身很自然的摆开了金猴子的手,对陶大伟说道:“你去把丁三少爷请到这里来吧,大不了我给他磕头赔罪,他心宽,应该不计较。”

    “好!”陶大伟满脸喜色的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外走。

    但他刚转过身去还没走出第三步,就听到背后一声惨叫,他愕然转过头来,惊呆了。

    就是金陶两人刚一分开,王天逸就对金猴子一笑,说道:“你刚才真是如雷霆一般……”

    这是王天逸在给他和金猴子的尴尬找台阶下,金猴子还要仰仗王天逸找下家投奔,当然要有所表示,立刻躬身作揖表示赔罪。

    就在他低头的刹那,王天逸脸上的笑容瞬息间消逝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狰狞,斜对金猴子的左手腰间短剑闪电般的拔出,向近在咫尺金猴子的脸自下而上的斩去。

    金猴子再想也想不到,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易老都已经完蛋了!而王天逸这样一个人居然会没听进自己的劝诫,更是对自己突然发难。

    从低下的头看到那毒蛇一样的剑光冲着自己面门而来,“啊!”金猴子使尽浑身的气力朝后仰着身子,毫无办法的用手挡在自己面前,想阻挡这条毒蛇。

    但有何用?

    剑光立刻削断了挡在其路的三根手指,又追上急速后仰的脸。

    “啊!!!!”金猴子发出一声刺破屋顶般的惨叫,他的左眼被王天逸一剑削碎。

    陶大伟看到是仓皇后退的金猴子,他斜举着只剩两根手指的手掌,半边脸都是血和眼球浊液的混合物,凄惨的宛如地狱里的鬼魅。

    “你疯……”陶大伟话音未落,他已经看到了王天逸的眼睛,声音噶然而止,那已经是双魔鬼的眼睛,对这个魔鬼知根知底的陶大伟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了。

    没有往门外再挪半步,陶大伟反而扭过身来,直朝床上的自己那柄刀扑去,对于一个已经起了杀心的魔鬼,还有什么的价值能比得上手里有一把刀呢?

    “杀!”王天逸没有对严重受伤的金猴子穷追猛打,反而狰狞的朝着陶大伟杀了过来,他已经废了一个,那么这个就不再是威胁最大的了。

    看着双手剑幻化出无常手里索命钩般的光虹,陶大伟盯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武器,却咬牙猛蹬双腿,在床上一踩,撞破了窗棂摔到了外面。

    他的武器已经被王天逸的攻击笼罩了,如果硬去拿,在王天逸那种人面前只有牺牲掉一条胳膊的份,而没有武器,又怎么可能是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斩尽杀绝的王天逸这种魔鬼的对手?

    所以陶大伟选择逃跑!

    他刚跳出窗户,里面就传来金猴子凄厉的惨呼:“老子和你拼了!”

    陶大伟咬牙叹了口气,却绝无半分去返身和金猴子并肩作战的意思,一路前冲,因为,他知道,金猴子完了。

    金猴子是暗器一流高手,王天逸是短兵器一流高手,在如此狭窄的杀场里,一流高手间分出胜负不会超过瞬息的功夫,更何况一个脸面受了重伤,这不是杀场,是屠宰场!

    果然陶大伟才冲出五步,背后传来人飞身落地的声音,接着脚步朝自己追来,陶大伟丝毫不停,一头扎进了屋外的一望无际的高粱地。

    看着这浩如烟海的高粱地,王天逸止步了,他提着双剑,愤怒的朝着这海洋狂吼:“你这个叛徒!你给我出来!”

    “你这条疯狗!”高粱地不知那里传来同样愤怒的回应。

    “陶大伟,滚出来!”王天逸狂吼。

    “树倒猢狲散了,谁会和你这条疯狗拼命?老子的命不像你这么贱!”高粱地传来渐行渐远的声音:“你他妈的自己去给易月陪葬吧!”

    “畜生!”王天逸发疯般的挥舞着双剑朝前,在高粱地里砍出长长的一条同道,最后他筋疲力尽的站在漫无边际看不到前方任何东西的高粱海中间,狂怒的喊着:“易老没有死!你们这些该死叛徒!出来啊!”

    他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但除了风掠过时候的沙沙作响,再没有任何回应。

    “易老没有死……”王天逸哭了,他扔了手里的剑,双手捂住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如同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

    当不知过了多久,王天逸擦干泪痕,提着双剑梦游般的晃着身体走回院子的时候,他远远的看到一条黑影从院子里跑了出来。

    王天逸愣了一下,立刻朝前追去。

    是丁玉展。

    王天逸的迷药是特使给的,唐门的上好东西,下到酒里或者茶里近乎无色无味,所以王天逸才顺利用指甲里的药弹进酒碗里,迷倒毫不设防的丁玉展,但正因为好药,正因为王天逸下药的手法隐秘无比,才让丁玉展很快就回复知觉。

    江湖的毒药无外乎两种特质最重要:一是要药力猛烈,能毒死人就不会毒废人,能毒废人就不会毒昏人;二是让人不易察觉,你总得让目标相信你请他喝的是酒而非中药;但正如世家万物的特质一般,有得必有失,不可能两者兼得。最烈的药往往味道最浓,而最不易察觉的药,药力却不可能最高。

    王天逸下的药是对付大人物的,侧重于第二种不易察觉,所以它的药力并不是最厉害的,最厉害的是蒙汗药,但这种东西,连小瘪三都能鼻子一嗅就知道你妈的给我下药了。

    而且王天逸为了在有眼光犀利的保镖面前下药,不得不使用指甲弹药法,手法是隐蔽到极点,但下的量实在有限。

    所以丁三其实早就药力过了,他被车一颠簸就完全清醒了,但这个绝顶聪明的丁家未来家主还是装作昏迷的样子,他知道敢对自己下手的人并不能靠友情或者利益说服。

    被抬进偏房床上,王天逸他们一离开,丁三就开始尝试挣脱绳索。

    幸运是,在他付出差点拗断自己一根大拇指的代价后,终于从绳套里挣扎出一只手来,这就好办了,很快他就解开了束缚,趁着外边好像发生什么意外的机会,他奋力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但不幸的是,他正好遇到回来的王天逸。

    王天逸立刻追了上去。

    在残剩的酒力和药力作用下,丁三没有逃脱王天逸的追捕,他转过身子,奋力朝着孤身的追捕者攻击。

    但同样收起长剑赤手空拳的王天逸在这种搏命之战中,一直占据着上风。

    在打斗中,王天逸居然还有余力说话,他说道:“从很久以前,你的武艺就不再是我的对手,我一直在杀人,而你却在救人……但我却会不断输给你……因为你是丁三,但……这次不同,你面对的不是……一个帮派干将……也不是仰慕你的……兄弟朋友……我必须干掉你……”

    他赶紧利落的把丁玉展打得胆汁都吐出来了,筋疲力尽的丁玉展捂着肚子跪在王天逸脚边,他努力抬起头,对着王天逸撕心裂肺般吼道:“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杂种!畜生!我会宰了你的!……”

    “我是你说的那种人,”王天逸看着这伤心而愤怒的眼睛,目光呆滞的他喃喃道:“我早就叫你不要信任我!他不会死的!”说着一拳打昏了丁玉展。

    在把一包迷药全喂到丁玉展嘴里以后,王天逸把他扔到马车上,直奔寿州而去。

    凌寒钩立刻见了王天逸。

    凌寒钩气色如常,但却比王天逸上次见他的时候老了几十岁一般。

    王天逸却哭得泣不成声,因为凌寒钩把一件物品也拿到了约见王天逸的密室。

    易月的首级。

    看着哭得几乎昏厥的王天逸,凌寒钩闭上了双眼,喃喃道:“这是昨日送来的,霍长风第一站就送到了寿州,给我们看……你还是幸运的……你可以大哭,而我……却不能哭,因为这是帮派大喜的日子,我哭了,就会眼圈发红,会被人发觉……我只能在心里哭……”

    ※※※

    凌寒钩把王天逸强行扶到椅子上,他却泪流满面哭的几乎坐不直腰。

    看到这幅情景,感同身受,凌寒钩拭了拭夺眶而出的眼泪,说道:“直面现实吧,易老败了。”

    “天塌了……”王天逸抽搐着身体,喃喃的念叨着。

    “你有什么打算?”凌寒钩问这个学生道,看对方没力气说话,他叹了口气,说道:“近来江湖变化很大。这次我和段老大倾巢而出,他其实早就接到霍长风入援的命令,但一方面他想看鹿死谁手,另一方面觉的这样做是使得济南空虚,外敌有机可乘,不愿意动。这可苦了我了,而我早就劝他来帮里,因为我和你一样忠于易老,可没法前来支援。可幸终于到了,可易老已经败亡了。

    我们离开济南之后不久,沈家趁虚而入,你应该记得吧,你入长乐帮后不久当上青城掌门的张五魁,他本是我们扶植的掌门,但近日里暴病而亡。他的副手甄仁才勾结沈家,登上掌门宝座,成为青城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我们失去了青城,沈家以此为据点已经开始全面渗透济南。少林的殿外方丈异常愤怒,开始介入济南,而我们主力恰好不在济南!

    我一直以此劝段双全回济南对抗沈家和少林的觊觎,但这个人做事是不吃回头草的,此刻铁了心的宁可失去济南也要表示对霍长风的忠心,就是不离寿州,我受他制约也是毫无办法,无法动弹啊。

    至于你,帮里通缉你的通告已经到了,你有什么打算呢?如果你有打算,提出来,趁现在我还能帮你。”

    “我不知道……”王天逸木然的说道。

    凌寒钩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被通缉,我也已经被霍长风识破了,段双全已经暗示我逃走了,霍长风已经确认了我夜莺的身份,如果我还不走,段老大也不得不逮捕我或者直接拿我的首级押送扬州了……”

    “那您打算走吗?去哪里呢?”王天逸扭过头来问道。

    “易老既然不在了,我就没了锁链,我有事要做。”凌寒钩慢慢的说道。

    “什么?”

    “杨昆。”凌寒钩好像在回忆什么遥远的事情,他的眼睛好像在看着远处的山川,嘴里的口气在梦呓一般道:“我的恩师,我的兄弟们,都埋葬在同一个地方。我们曾经为了同样的理想而战斗,而现在,苟活到今天的只有我和杨昆。

    而杨昆并不是我想的那种人,他已经找我谈了,他投降他入赘,都是为了报仇,为了一个天理公道,我要帮他,我义无反顾!反正我就要死了,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您让我去绑架丁玉展就是为了这个?”王天逸瞪大了眼睛。

    “没错。”凌寒钩说道:“丁开山知道他是仇人之子,并不信任他,只要他出去,就必然有人盯着。现在他的妻子也是他的上司,丁开山的女儿丁晓侠怀孕了,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出入江湖了,但丁玉展却打算回家族效力了,丁玉展将顺势接替丁晓侠的位置,杨昆将还是没有机会掌握大权……

    留给杨昆的时间的不多了,他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在有了儿女的情况下再复仇。

    现在丁家打算趁慕容和武当火拼,长乐帮内斗,这几家都无余力的情况下,发动地盘袭夺战,目标直指我们的建康!杨昆作为前锋,钉在寿州,而丁开山也亲自出马,带着大批高手前往建康。按丁开山的意思,马上,他们就会攻击并占领空虚的建康。

    但主力现在掌握在杨昆手里,他也有机会把忠于自己的大批人马带了出来。

    杨昆觉的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将联手绑架丁玉展,攻杀丁开山!”

    “我明白了。”王天逸说道:“杨昆打算做新丁家的掌门人?”

    “不。”凌寒钩有些伤悲的摇了摇头:“也许你说的会实现,但对于丁家来说,这也许是在自杀,整个门派都会被其他豪门强帮乘虚而入消灭掉,杨昆也会死。但他会作为一个复仇的志士而死。正是这个原因,我也要带着我的手下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不论成败,最少我们都可以死得其所!当然,杨昆已经为这个准备十多年!我们会成功的!我希望你跟着我来。我喜欢你,也信任你。”

    “侠义!”王天逸喃喃道。

    凌寒钩看了看王天逸,说道:“我信任你,所以把前因后果都告知你,你可以跟着我们干,也可以现在就逃亡。我会帮助你。”

    “我要考虑一下。”王天逸说道。

    “嗯,随便你如何决断。你的任务完结了。”凌寒钩笑了:“现在把丁玉展交给我吧。”

    ※※※

    王天逸把丁玉展放到了寿州城郊一个客栈里面。

    在见外凌寒钩一个时辰后,他回到了这个客人川流不息的客栈,在一楼的套房里,他搬了把椅子坐到床边,怔怔的看着这个昏迷不醒的丁三少爷。

    看了好一会,他猛地站起身来,去抱丁玉展,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房门发出一声响。

    “客官,有人找您!”店小二鬼鬼祟祟的推开门进来禀告道。

    以杀场为生的王天逸在现在这种局面下怎敢大意,长乐帮、慕容世家、武当、丁家多少人在找他?他脸上又有十字疤,很难掩盖行踪,所以一住进客栈,尽管是用假名登记,但他重重赏了几个店小二,嘱咐道:如果有人找脸上有疤痕的,就先告诉他,他还有赏。

    果然这不就来了,王天逸掏出一锭银子交给目瞪口呆的店小二,走出房门身体靠在廊柱后面一看之下,却愣住了好久。

    然后他回头看了看里面的人,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朝着迎面走来的六个人迎了过去。

    来人正是杨昆凌寒钩和四个保镖。

    “在里面?”凌寒钩目视房间问道。

    “没错,请随我来。”王天逸一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你们守在外边。”王天逸把几个守卫隔在外边,杨昆点了点头,几个保镖听话的立在了屋门外面。

    穿过客厅,就进了睡房,杨昆凌寒钩一眼就看到了昏迷中的丁玉展。

    王天逸和杨昆站在床边,杨昆自己的端详着自己的妻弟,而王天逸弓着腰站在丁玉展脚边的位置看着杨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一位商家在等自己客户对自己商品的评价那般。

    “干得好。”看着自己的这个妻弟——仇人之子,杨昆有些犹豫的愣了下,然后他咬了咬牙,又点了点头,伸手拍向王天逸的肩膀。

    而身边凌寒钩摇着头笑了。

    一直盯着杨昆,视线分毫不离的王天逸恭顺的低下腰,就好似臣子接受君主的称赞那般去接这个拍肩赞许。

    就在这时,王天逸左手微微一摆,伸进了床上的被褥下,等他伸出手来,已经多了一把快剑,凌寒钩和杨昆还没反应过来,王天逸已经如野兽一般低吼一声,半跪在地,猛力朝着杨昆前刺而去。

    “呀!”事发如此突兀,不过盈尺的距离,面临这一流高手的突刺,章高蝉也未必也反应的过来,杨昆一声惨呼,捂着肚子跌坐了在床边。

    王天逸一剑捅进了他的腹部。

    “你!”凌寒钩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的反击,却是一个大大的难以置信。

    实在难以置信!

    他无法找到王天逸做这个动作的原因。

    王天逸是他一手引荐进长乐帮,推荐给易老的,两人书信来往不断,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学生,他相信王天逸的人品,他熟悉王天逸的为人,这个小子值得信任。

    所以他对王天逸并不藏私,他把所有的危险和收益对王天逸合盘托出,王天逸也已经同意听从杨昆和他的指挥,加入对丁开山的讨伐计划,但已经在说好的情况下,为何他突然要行刺杨昆?

    所以凌寒钩的第一反应是发愣,这些念头和疑惑石光电火般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后他才一声又愤怒又伤痛的惨叫,退后一步,抽出长刀,朝着王天逸当头劈下。

    愤怒是对王天逸,伤痛是对杨昆。

    面对凌寒钩的攻击,王天逸的位置不好,他几乎是靠着床,没有腾挪躲闪的余地;

    他姿势也不好,为了在凌寒钩面前袭击杨昆得手,他取的面积最大击中概率最高的胸腹位置,加上兵刃被事先藏在位置很低的被褥下,这也决定了他出剑位置很低,为了达到最高的速度,他不惜几乎半跪在地上。

    有了这两处不利,面对宝刀未老的凌寒钩,王天逸连站起来的机会都没有。

    第一刀,王天逸生生硬挡,自己不得不彻底跪在了地上,而第二刀,凌寒钩一下就打飞了因为姿势而无法发力的短剑,王天逸看着昔日的恩师,没有再动,他僵着飞脱剑的胳膊,哀嚎一声,伸直了脖子。

    第三刀直奔王天逸脖子而去。

    “慢!”长刀停在那跳跃不止的血管之上,叫这声的却是喘着气的杨昆,鲜血不停从他捂着腹部的指间流出。

    “为什么?王天逸!”杨昆坐在地上,一手拉着床沿,一手捂着肚子,满头冷汗的他问道。

    “阿昆,你没事吧?”凌寒钩咬牙说道,接着他转头看向王天逸大吼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王天逸看了一眼杨昆,又慢慢的转头看向凌寒钩,那只僵直伸展的手慢慢的放下了,他对着凌寒钩跪下,低着头,把脖子毫无防备的对着凌寒钩的刀伸展开来,嘴里却慢慢地说道:“我是为了侠义!恩师,杀了我吧!”

    “什么?”凌寒钩和杨昆异口同声的惊叫了一声。

    王天逸慢慢的抬起头,咬牙说道:“易老亡了!我也完蛋了!我全家都完了!我也不想再独活了。既然我一定要死,没有了长乐帮!没有了易老!没了家人!没了命!也没有了江湖!我没了任何顾忌!在这将死之前,我现在可以做我想做的自己了。我想做什么呢?”

    他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丁三,叫道:“我要做个侠客!做个义盖云天的侠客!丁三是我好友,是个大侠!不管他以后会成为什么,但是他现在是个真正的侠客,是个我尊敬的人!为了他,我丢命又怎么样?!以前我也可以舍命去拼,但那是为了帮派为了利益为了忠诚为了自己!但现在,既然我将死,我也不在乎拿我这条命去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死!”

    杨昆和凌寒钩都愣了,好久,凌寒钩才又像哭又像笑般得吼道:“你这个混蛋!我们也是为了侠义去做这件事啊!”

    “侠客间的厮杀?为了什么呢?”杨昆捂住肚子喃喃的说道。

    “我不知道……”王天逸一样用梦呓般的语气回应杨昆:“我尊敬您,也尊敬恩师,但我只知道如果我要救丁三,就只能刺杀您……您死了,丁三就安全了……”

    就在这时,外边屋门前,猛地传来一阵夹杂着惨叫的大响,门猛地被撞开了,提着染血的朴刀,杨昆的“监军”——丁家的五管家领着一群高手冲了进来,在客厅大呼:“少爷!你在哪里?”

    “滚出去!过来我就宰了你家少爷!”凌寒钩大吼一声。

    但马上另一个声音响起:“寒钩,慎重啊。你还是出来吧,这是丁家的家务事,我们不要掺和!”竟然是长乐帮济南主管段双全,他也到了!

    凌寒钩慢慢的把惊异的视线凝视到垂首而跪的王天逸身上,他难以置信的叫道:“是你?你去告密?”

    王天逸毫无惧色的抬起头,缓缓说道:“是的,在和您见面之后,我马上通知段双全和丁家的人了,我只是想保证丁三的安全,只是没想到您和杨先生来这么快。”

    凌寒钩凝视着王天逸,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他,良久后,他大吼道:“马上滚出去,要不然把丁玉展的脑袋扔给你们!”

    段双全和五管家慢慢的退出了房门,王天逸把头朝着凌寒钩伸得更直一些,他苦笑了一声说道:“现在都这样了,你们杀了丁玉展也于事无补了!不如放了他,至于我,来吧,恩师!我想做的都做完了,至于结果如何,了无牵挂!”

    但段双全没有理他,他扶住了杨昆,杨昆伤的很重,对方是一流的杀手,丝毫没有留情,刺中极深,拔剑的时候又转了手腕,神仙也难以救活他了。

    看着杨昆,凌寒钩热泪滚滚而下,但是口里却只叫道两个字:“兄弟……”

    但杨昆放脱了捂伤口的手,沾满自己血的手紧紧握住了凌寒钩,他笑了:“君楚,这是天意啊……我有时候也怀疑自己的做法……小三总有一天会变成他父亲那样的江湖英雄,……但他现在却真的是个侠客啊……用非正义的手段实现咱们的正义是不是对的啊……现在也不重要了……反正我们已经败了……丁开山不会受到制裁了……你走吧……兄弟……”

    说着他看了看垂头跪着等着被斩首的王天逸,叹了口气说道:“这个王天逸……也让他走吧……我已经累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江湖了……不必再搭上一条命了……”

    闻听杨昆居然要放了自己,王天逸难以置信的抬起头看着他,但很快这神情变成了决绝,他转过身体,对着杨昆磕了个头道:“杨大侠,我敬佩您!但我不后悔!”

    “我知道……”杨昆微笑了一下:“我也不后悔。”

    听到这里,凌寒钩擦干了眼泪,他缓缓走到王天逸面前,盘膝坐下。

    “您这是?”王天逸惊疑的问道。

    “你如果能活着离开这里有何打算?”凌寒钩问道。

    “我哪里也不会去,我会回扬州赴死,和父母死在一起。”王天逸答道。

    “很好。”凌寒钩把自己手里的刀交到了王天逸手里,昂首说道:“我和你一样。但我是你的恩师,我有权先走一步,痛快点,别让我受苦。”说罢对着王天逸挺起了胸膛。

    “什么?”王天逸呆住了。

    “送我这老人家一程。”凌寒钩笑了,他回过头去,杨昆也在对他笑,两人心有灵犀。

    ※※※

    前锋主将意欲谋反身死寿州,少家主昏迷不醒,丁家主力星夜撤向庐州。

    几个月后,第一管家向丁开山报告:“没有找到大小姐参与杨昆谋反的证据。”

    回应他的只是一句冷冷的“知道了”。

    很快,丁开山去野外打猎,一直被囚禁的大小姐丁晓侠随父亲同行。

    支开了所有下属,在悬崖峭壁边,丁晓侠哭泣着朝父亲哀求:“父亲大人,杨昆意图谋反,我真的是不知情啊……”

    丁开山没有回答,他搂着女儿的肩膀,让她看着美丽景色,说道:“记得吗?你十岁的时候,第一次随我打猎就是在这里……”

    丁晓侠收起了慌乱的神色,她看着这美丽的景色,昔日的种种回忆纷至沓来,她喃喃道:“记得啊……您打了鹿,我替您烤鹿腿,结果烧糊了,您哈哈大笑着都吃了,说我厨艺差大妙,我是当大侠的不是当寻常妇人的……”

    “是啊,仿佛就如在昨日。”丁开山摇着头叹息道。

    “父亲,我们能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多好。”在父亲面前,这位江湖豪杰丁晓侠显露了女儿家的柔情,她圈住父亲的腰,撒娇般的摇着说道:“现在小三回来了,以后外边的事情他做主,我就和二妹在家陪着您。”

    “好啊。”丁开山抚摸着女儿的头喃喃的说道。

    “父亲……”丁晓侠抬起头仰视着父亲还想再说什么亲密话语,但她却没说出来任何字,因为眼里的这张盯着她的脸并不是她想象中温柔慈爱的慈父面孔,而是威严冷酷的一张脸,丁家家主的脸。

    猛地张手,狠狠一推,怀里的女儿登时如风筝一般朝外飞去。

    丁开山和丁晓侠站的却是悬崖旁边,丁晓侠被他父亲直推坠崖。

    “啊!!!!!!!!!”丁晓侠凄厉的惨叫一直直贯出云层,直达巍然不动的丁开山耳膜。

    回应亲生骨肉惨叫的却是恶狠狠的话语:“你有动机!这就够了!”

    看着脚下的白云,丁开山长吐出一口气,一瞬间,他愕然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地说道:“我干了什么?我干了什么?”

    没人回答,丁开山呆立了一会,悲呛的颓然坐到了地上,对着那飘渺的云朵,老泪纵横的他颤巍巍的伸出手去,叫道:“侠儿……侠儿……侠儿……”

    江湖传闻:丁家,本来在这次江湖大战中最有机会坐收渔翁之利的势力,但少帮主重病、前锋主将杨昆被长乐帮王天逸行刺身亡,随后不久,江湖鼎鼎大名的丁大姐也不幸坠崖而死,丁家一线首脑几乎伤亡殆尽,一卒未伤的丁家,却反而成了损失最大的门派,不得不缩回本部,并且门派内开始了大清洗了,竟然再无力量参与这次慕容和武当挑起的江湖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