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融合了

    众人晚上7点进入活动, 连续打了4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11点,早就过了叶舟下线的时间。

    但叶舟没有下线, 他现在自由度相当高,叶家人将打游戏当成治疗,在叶父的保驾护航之下,谁也不敢打扰叶舟玩游戏,他就算偷偷玩一整晚也没有关系。

    100名[独孤卓的盟友]全部晋升100级,这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事情,现代熬夜青年很多, 晚上11点在线人数还是很多的, 世界上顿时热闹起来。

    “还没彻底完成主线五就满级了?还在90级的人好羡慕。”

    “100个人全部满级, 通关攻略应该很容易吧,我主线四已经过完了, 什么时候能玩主线五啊,好期待啊!”

    “等等,为什么都在讨论满级的事情?独孤卓是人工智能这事没人管了?”

    “@强势二五仔@见风使舵@墙头草,剑指九霄的人,我记得你们昨天在游戏频道和论坛上大喊着要去找独孤卓算账, 今天怎么就其乐融融一起打怪了?”

    被点到名的的强势二五仔代表帮派成员回答道:“我觉得独孤卓挺好的,他就算是npc,也是个不一样的npc呢。”

    见风使舵:“很温柔,给人很强的安全感。”

    墙头草:“他打怪的背影, 令人安心。”

    游戏众玩家:“……”

    “什么情况啊?盟友队是被游戏大礼包封口了吗?独孤卓今天给你们发神器了吗?”

    “无双宗的人呢?你们昨天排队发小喇叭, 扬帆远航还要让游戏破产。”

    一梦逍遥:“就算独孤卓是npc,他也是全世界最好的npc,是无双宗的掌门!”

    乌漆墨黑:“也不能这么说, 我们无量寺方丈和师兄们是比独孤卓还好的npc,当然独孤卓也很好。”

    轻月love:“虽然一开始没认出来,但是你们不觉得一步步陪伴着0级npc成长为最强boss,是一件非常浪漫的事情吗?”

    龙@傲天:“卓神什么时候都是卓神。”

    白衣飘飘&提头来见:“生是无双宗的人,死是无双宗的鬼,我们非常庆幸遇到独孤卓。”

    魔&日天:“我不是无双宗的,和独孤卓也有仇。但是我觉得吧,幸好一开始的主线剧情一我们没有获胜呢,还是现在这个主线任务更有趣一些。”

    扬帆¥远航:“孩子说气话,搞垮游戏公司这种话你们也能信吗?”

    游戏玩家:“……”

    “不对,你们非常不对劲。”

    “@一叶扁舟,那你呢?你和他们不一样,你可是被骗婚了啊!”

    一叶扁舟:“和npc恋爱不会被马赛克,骗婚又怎么样?我在游戏里很幸福,现实中还找不到独孤卓这么好的恋人呢!”

    游戏玩家:“!!!”

    众人早就被马赛克习惯了,听到叶舟说到不会屏蔽,顿时哗然,很快世界频道上的对话就变成了“你们有没有【哔——】”“真的可以【哔——】吗”,系统一连禁言了好几个玩家,大家说话才慎重起来。

    “我突然觉得吃亏的不是一叶扁舟,是独孤卓。”

    “对!npc都是专一的,主线剧情里的独孤小宝可专情了,独孤卓一定会一直爱一叶扁舟,可是一叶扁舟现实中可以结婚生子啊!”

    “妈呀!这么一想,我觉得独孤卓好虐啊。叶舟不可能一直在游戏中,独孤卓却要傻傻地等着他,等到地老天荒。啊,不,没有地老天荒,游戏扑了独孤卓就会死,这游戏又能维持几年呢?”

    “靠,被楼上脑补虐哭了。”

    “@游戏管理员,有人调戏npc你们不管吗?”

    游戏管理员怎么会管,他们怕死系统大爷了,只要人工智能不反对,他们是绝对不会插手的。

    盟友队成员激情四溢地在世界频道上说着独孤卓的好话,他们已经不记得修真界的真相,但被独孤卓安慰的感情还留存在心中。

    他们喜欢这个npc,愿意和他一起去挑战上三天,活动连续四个小时的战斗也打得非常爽。

    在这一百人坚持不懈地洗脑下,大部分游戏玩家被他们说服,觉得这样的隐藏npc是游戏的浪漫。当然也有少部分觉得这样不好,在玩弄玩家的感情,可大部分人已经认同,反对派说不过大多数人,也只能沉默了。

    这群人也不下线,围在独孤卓身边起哄道:“卓神,你今天直接把素剑也恢复了吧!反正都打得这么爽了,一口气通关主线剧情五!”

    “你还能在线吗?”独孤卓看向叶舟。

    叶舟笑道:“再陪你一整晚都可以。”

    独孤卓打开苍澜山脉地图,既然玩家们想看,就组队带他们一起去吧。

    上百人浩浩荡荡地来到苍澜山脉,独孤卓照例用天火融化昊天鼓与九天绫,这次他没有亲自修复素剑,而是把剑交给了叶舟。

    这才是最适合修复素剑的人。

    叶舟接过两截断剑,剑一入手,叶舟便感觉到了一种与生俱来的熟悉。

    似乎他从出生开始就认识这把剑,剑也会在他手指下轻颤。

    除了熟悉,还有战栗与痛苦。

    叶舟闭上眼,一幕幕染血的回忆从素剑传递他脑海中,从师父手中接过宝剑的一幕,见到刚刚成为剑主的独孤岳时,以及因为独孤岳身死,素剑破体而出的撕裂感。

    他的身体颤抖了下,感觉到一双手扶住他的后背,睁开眼,独孤卓正凝视着他。

    叶舟晃神,回忆着刚刚看到的一幕幕痛苦记忆,竟是舒心地笑了。

    独孤卓不解地看着他,不明白叶舟为何又哭又笑的。

    叶舟释然道:“原来同一代玄素二剑剑主是真的会相爱的,但那不是真正的情感,而是体内双剑相呼应产生的错觉。”

    夜舟第一次见到独孤岳时,就感受到了源自魂魄深处素剑的跃动。历代剑主会将这视为爱情,可是夜舟没有。

    或许是因为事先知道独孤岳是抛下新婚妻子来的,对此有抵触感;或许是他自幼喜欢质疑一切,对这种所谓的“一见钟情”不屑一顾;或许是时间到了,命中注定这一代玄素双剑不会结合。

    总之,夜舟靠着魂魄的坚定和真元压制住躁动的素剑,避开与独孤岳结为道侣的命运。

    而同样的,依常理来说,独孤卓在见到与他同一代的剑主公良清时,也该产生近乎恋爱的感情,可他没有。

    执念让独孤卓根本没有意识到玄剑的悸动,他一心只想寻找夜舟。

    “这东西……”叶舟笑着摇摇头,将素剑随手丢进天火中,一把抱住独孤卓,“这东西左右不了我们的感情。”

    “我早就说,创世双剑无法控制感情,它们只能引导命运。”独孤卓轻抚叶舟的长发,若不是此时人太多,他一定要好生与叶舟温存。

    “我知道了。”叶舟一时情动,忘记周围还有九十九个闪亮的电灯泡,有点不好意思地放开独孤卓。

    隐藏在人群中的叶父:“……”

    一般人知道唯一的儿子恋上男人,还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起码两百岁,可能直接要崩溃了,哪怕打断儿子的腿也要拆散他们。

    可是叶舟的腿本就是没有知觉的,他活着的每一天都是痛苦,是叶父强行将叶舟留在世界上,用数不尽的金钱和先进的医疗技术,留了一天又一天。

    叶父还记得,叶舟小时候,他刻意没有教他“痛”“疼”等词汇,叶舟只会说“难受”。

    小小的孩子求助地看向叶父,小声地说一句:“爸爸,我难受。”

    叶父却无能为力,只能靠着叶舟自己撑过去。

    叶舟能活到今天,是一个奇迹,也许就是为了等待度过。

    直到遇到独孤卓,小舟才明白“幸福”两个字是怎样的含义。

    如果独孤卓真的能来打现实,他会排尽万难帮助独孤卓留在这个国度,只要小舟不再说“难受”,只要小舟幸福就好。

    在叶父复杂的情绪中,素剑融合在一起。

    这一次不仅是万剑朝拜,玄剑也被独孤卓放了出来,纯黑色的宝剑在空中静静地等待它的命定半身。

    玄素双剑,它们本是混沌之气,盘古开天辟地后,从无中生出,亿万年来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

    两把剑的剑尖轻轻点在一起,在它们相碰的瞬间,熊熊燃烧的苍澜大火熄灭了。

    无数天柱碎石于地面飞上天空,重新凝聚在一起。

    也不知是时光倒流,还是玄素双剑当年与天柱一同毁灭,此刻恢复也是一起的。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天柱飞快地耸立云端。

    与此同时,黑猫忽然道:“独孤卓,你是修真界的人,我师父也是真实存在的,我为什么又想起这件事了?我应该忘记才对的。”

    其他玩家也纷纷道:“我想起来了,我们刚刚在修真界做了大事!”

    一梦逍遥:“我柳树妖救黎民百姓的故事还能在修真界万古流传呢!”

    “为什么他们可以想起来?”叶父挤开众人,来到独孤卓身边问道。

    独孤卓面色凝重,向对面指了指。

    对面本是迷雾,苍澜山脉是世界尽头,它的后方是迷雾。

    可现在迷雾散开了,对面是一条熟悉的河流,他们刚刚在这里合力把伏神殿和上三天打得满头包,夺取了昊天鼓。

    似乎感受到这里的异动,一头白虎从远处飞过来,隔着苍澜山脉静静地看着他们。

    “吼!”白虎大吼一声。

    所有人都听懂了白虎的意思。

    “融合了,”独孤卓看着天空的两把剑,“它们想要回到原本的世界,为此甚至不惜迫使两个世界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