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玄剑现

    立刻相信这里是真实的世界是件很难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就算祁飞沉等人磨破嘴皮,在玩家们面前当场剖心明志, 玩家们也不会相信的,毕竟全息游戏太过逼真。他们就算猜测游戏被黑客攻击,也不会猜到游戏连接着一个真实的世界。

    但是人很难相信其他人的空口无凭,却愿意相信自己的记忆。

    提头来见眼角的血泪让众人清楚地意识到,昨天无双宗禁地内也是没有屏蔽的,他们的脏话在这里不会被【哔——】,血液和一些游戏中不会放出的画面, 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在他们离开活动地图后, 脑海中就自动为这段记忆打了补丁, 该屏蔽的地方全部存在马赛克。

    甚至今天来到这里后,看到流血还是会像昨天一般感叹声“活动这么逼真, 都没有屏蔽吗”,完全没有意识到昨天也没有屏蔽。

    直到对这个世界产生一丝怀疑的瞬间,昨日的记忆才会浮现出来。仿佛只要没猜到这一点,就永远想不到。

    而且就算今天猜到了,回到游戏中依旧会忘掉, 明天进入活动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除非重新意识到不妥之处。

    黑猫之所以还能想起昨天的事情,是因为今日看到了无量寺的和尚们,见到无量寺方丈, 他便想起昨日在寺庙中胡闹的样子和与方丈的对话, 回想起自己昨天郁闷的心情,便自然而然地发现了不对之处。

    若是明日看不到方丈等人,他的记忆还会尘封下去, 永远不会打开。

    这就是那条协议的可怕之处了。

    “咦?咦?咦!”傲天抱着脑袋大叫起来。

    “你喊什么?”还在状况外的轻月问道。

    傲天道:“你昨天来活动看到马赛克了吗?”

    轻月:“游戏不是一直有和谐机制吗?今天大概出故障了吧,昨天……咦?咦?咦!”

    她也像傲天一样连喊三声,“咦”字仿佛会传染一般,每个玩家询问后都会捂着脑袋发出“咦”字。

    独孤卓来到正殿时,只看见一群玩家对着喊“咦”。

    独孤卓:“……”

    好吧,真不愧是玩家,发现真相时的样子也这么富有创造性。

    “卓神!”傲天跑过来道,“你昨天来活动看到马赛克了吗?”

    他满心期待地等着叶舟独孤卓同他们一起震惊、不可思议,大喊“咦”,谁知独孤卓淡定道:“一直没有。”

    正殿内忽然安静下来,玩家们齐刷刷地盯着独孤卓,仿佛是人群中出现了两个不合群的叛徒。

    连黑猫都抬起眼皮探究地看着独孤卓,想看透这个人是真的知道,还是故作镇静。

    独孤卓没理会他们,而是对道一宗掌门说:“想必你们也该理解现状了,我们今日重创伏神殿,接下来他们定会不敢贸然出手,龟缩起来。明日就轮到我们主动进攻了,我明日同一时间会带着无双宗的弟子来到擎天剑派,届时希望掌门已经通过问天找到伏神殿众人的下落了。”

    说罢,独孤卓便以活动发起者的身份强行带着无双宗众人回到游戏世界。

    离开前,一梦逍遥还嚷嚷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独孤卓你解释一……”

    刚说到这里,众人便回到游戏世界,一梦逍遥的话顺势喊完:“……解释一下啊。”

    独孤卓淡淡看向一梦逍遥:“解释什么?”

    一梦逍遥挠挠脑袋:“解释什么?我怎么知道?”

    他愣了一会,自动补全一部分记忆,说道:“干嘛这么着急回游戏世界,你解释一下啊!”

    “这件事啊,”独孤卓徐徐道,“我着急回来修复玄剑,很迫切地想看到玄剑的力量。”

    “哦,这样啊,那原谅你了,我还想多看看那些掌门知道真相后震惊样子的。”一梦逍遥摊手,“玄剑修复后一定要让我看看啊!”

    独孤卓道:“玄素双剑全部修复后,大家可以一起看。”

    “okk!”一梦逍遥道,“我今天得到了好多积分,去兑换奖品了。”

    “我也是,要再强一点。”傲天也道。

    大家纷纷离去,只有黑猫离开时的话是:“网购的书好像到了,我去自学高数。”

    众人散去后,门派内只留下扬帆远航、叶舟和独孤卓三人,扬帆远航这才露出一丝后怕的神情:“篡改记忆,是这么可怕的事情吗?”

    独孤卓安抚叶父:“玩家们若是没有点击‘参与’,就算用无边的法力也没办法做到。修真界同样有法则存在,不能轻易违背。”

    叶父听后心态好了一点,并下定决心日后要更加谨慎地看合同。

    叶父知道独孤卓还有正事,便不再打扰他们,吩咐叶舟别熬夜早点下线后就离开了,留下叶舟和独孤卓两个人。

    两个人?

    叶舟四下看了看,惊道:“白虎呢?!”

    所有人都回来了,白虎却没有同大家一起回来,而是留在了修真界。

    独孤卓对此早有所料,他看向无双宗主峰上那尊白虎雕像,一时觉得门派内空荡荡的,少了某个虎的吼声,总觉得有些寂寞。

    即使心有不舍,独孤卓还是道:“那才是属于他的世界。”

    “可是……”叶舟想说什么却及时停下,他愣了一会,才低头道,“你说得对。”

    没有任何一款游戏可以长久存在,待在游戏内并不现实。而真实世界中,白虎是保护动物,只能待在动物园或者野生动物保护区。没有灵气不能修炼,无法变成人形,无法在天空中自由飞翔。而老虎的寿命大都是16-20年之间,白虎留在现实世界甚至活不了多久,修真界才是他的归宿。

    只是没想到分别这么快到来。

    叶舟将脑袋靠在独孤卓的肩膀上,安静地待了一会才振作起来,打起精神道:“我们来修复玄剑吧。”

    “嗯。”独孤卓吻了吻叶舟的发旋。

    修复玄素双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首先要以神力摧毁蚩尤旗和九幽门两大神器,再将玄剑的两截断剑融进去,以两大神器内的先天神气连接玄剑。

    独孤卓目前没有摧毁两大神器的实力,这件事在修真界是做不到的。

    而游戏内早就为独孤卓准备好了舞台。

    在无双宗禁地开启时,独孤卓的包裹中就出现一张地图,是当初七夕活动的地图——苍澜山脉。

    他和叶舟传送到苍澜山脉,周围是熊熊烈火,这是可以摧毁九欲渊的天火,足以融化两大神器。

    独孤卓将两大神器丢入一团烧得最猛烈的天火中,蚩尤旗与九幽门感受到威胁想要逃走,独孤卓在他们融化前只能用真元远程压制住两个神器。

    他一起控制两个神器还是有些困难的,叶舟适时握住独孤卓的手,施展连心技能,将自己的真元全部交给独孤卓。

    二人早就魂修过,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两人力量合二为一,按住试图逃出天火的蚩尤旗和九幽门。

    天火剧烈地燃烧着,两个神器在其中不断扭曲变形,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强,却完全抵挡不住双剑剑主的合力压制。

    一个时辰后,它们终于不甘地被炼化,回归最初的状态。

    独孤卓趁机丢出两截锈迹斑斑的断剑,以玄剑和剑主还残存着的一丝联系,控制两截断剑不断靠近。

    本就是一体的断剑遇到融合的机会,剑身剧烈地颤动起来,两截断剑靠近时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叶舟只觉得大脑像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穿般,痛不欲生。独孤卓忙用双手捂住叶舟耳朵,以真元隔绝声音,不让玄剑伤到叶舟。

    断剑并非有意伤人,而是成型前神力外泄无意识下会伤到附近的人。

    距离苍澜山脉地图比较近的玩家在那一瞬间纷纷觉得大脑被刺穿,好在他们没有调高痛觉,并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断剑贪婪地吸收着九幽门和蚩尤旗神力,那足以烧毁神器的天火竟是无法撼动剑身分毫。

    神力充满两截断剑,不需要独孤卓以真元控制,它们变自动黏在一起,于烈火中化为一柄纯黑色长剑,裂痕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断过。

    “岑——”一声惊天剑吟划破长空,整个游戏内所有使用剑作为武器的玩家均是身体一颤。

    无数把剑从玩家们手中、储物法宝中、体内冲上云霄,应和着那一声剑吟此起彼伏地发出声音。

    副本、主城、比斗场、野外等全游戏的玩家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抬头看着天空。

    数不清的剑凝聚起来,它们朝着某个方向齐刷刷地垂下剑尖,似乎在膜拜着什么。

    所有剑朝向的方向冲出一把纯黑色的宝剑,它在空中旋转着,罪恶阵营的玩家甚至没办法直视它,仅是看到这把剑就会让他们眼睛流血,血条疯狂下跌,没一会儿血条便会清零。

    罪恶阵营的玩家只能像天空的宝剑般低下头,静静地感受着这把剑的威压。

    纯黑色宝剑在整个《九重天》的天空中转了一圈,仿佛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般。但很快地,它似乎察觉到这并非真正的修真世界,便向无双宗飞去。

    就在它肆无忌惮地飞翔时,一个人拦在它面前,一把握住剑柄。

    纯黑色宝剑不甘示弱,剑身震颤,释放出无数道剑气袭向那人。

    那人以全身功力压制宝剑,即使被剑气伤得全身皮肤裂开,也毫不眨眼。

    他紧紧握住剑柄,冷声道:“玄剑,前生我能收你一次,此世亦然。”

    不放开的手证明独孤卓所言非虚,玄剑又抗争了几次,见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甩开独孤卓,终于安静下来。

    独孤卓运转真元,大胆将玄剑收入体内。与此同时,天上的剑也纷纷下落,回到主人身边。

    玄剑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