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晚上好

    即使是公测期,游戏公司用邀请码控制玩家数量,新手村还是人满为患。

    有拼命做任务升级的,也有到处闲逛看风景的。

    茶棚作为新手村最边缘的景点,自然是人满为患,独孤卓三人来到茶棚后,就被小二塞了一张纸条,让他们排号等待,前面等待的人数还有一百多个。

    独孤卓:“……”

    他排在一百多个人的后面,听着已经排到座位的玩家闲聊——

    “啊呸!说是粗茶淡饭,我以为只是个谦称,没想到这茶是真苦啊!”

    “别提了,我听说全息网游里的食物能模拟出宫廷御宴的味道,特别把味觉调到120%最高值,结果……真是险些没苦死我!”

    “这破茶卖10两银子,老板你这里是不是黑店?”

    “黑店的话,搞不好有隐藏剧情?”

    键盘时代,玩家可以点击npc获取对话框,全息网游却不能对着npc指指点点。一旦点错位置,npc要么会像坛业寺的高僧们开启战斗模式,一招干掉玩家;要么像眼前这位老板一样——

    “这位客官,本店仅售卖茶水,不提供特殊服务。您调戏良家男子,得加钱。”

    老板话音刚落,那位狂戳npc的玩家大概是听到了系统提示,大声喊道:“你个糟老头子,碰你一下还要扣掉我100两银子,账户余额变成负数,是不是太坑了?”

    他气得要打茶棚老板,身边的同伴拉都拉不住,只能提醒道:“碰一下就要100两银子,打npc肯定要被惩罚的。”

    “我就看看是什么惩罚。”那玩家抡起拳头。

    预想中的惩罚没有出现,茶棚老板抱着头求饶,店小二则是丢下手头的工作喊着报官去了。

    周围玩家不是没有反感的,但也都想看到欺负npc会受到惩罚,便袖手旁观起来。

    独孤卓本不是爱管闲事的性子,但他见店小二迟迟叫不来捕快,无聊间视线扫过茶棚老板装银两的钱匣子,忽地想到一件事。

    “扇子借我。”独孤卓对龙@傲天道。

    他随手拿起龙@傲天的纸扇,纵身一跃,踩着排队玩家的头顶来到茶棚内,纸扇对着打人玩家的穴位轻点数下,那玩家便动弹不得了。

    “多谢这位少侠!”茶棚老板抬起头来,对着独孤卓连声道谢。

    独孤卓仔细观察茶棚老板的长相,微微叹气。

    游戏中的低等级npc只有几种不同的长相,套上不同的衣服和发型肤色,就是一个新角色了。这位茶棚老板的相貌,就和方才在义诊摊前见到的一名中年男子相差无几,只是衣服发型不同罢了。

    看来这位老板并非他在苍澜山脚下遇到的那个,游戏终究是游戏。

    “你多管什么闲事?”那位被独孤卓以真元禁锢住的玩家怒道,他的同伴也站在他身后,怒视着独孤卓。

    轻月、傲天见状也不甘示弱,凑到独孤卓身后力挺大神。

    倒不是他们有多义气,而是左右不过是游戏,为什么不义气一把?

    双方一触即发时,店小二终于带着捕快赶到,茶棚老板连忙指着闹事的玩家道:“大人,就是他砸了小老儿的茶棚,还殴打我啊!”

    捕快视线扫过几个玩家,大手一挥:“闹事者带走,和他组队的也一并带走审问。”

    “咦?我们什么也没做,为什么也要被带走?”闹事者的同伴喊道。

    捕快们才不管这个,用锁链困住几个玩家道:“不知道什么叫连坐吗?”

    几个玩家也是十级玩家,被捕快抓住时却全身没了力气,毫无抵抗力地被带走了。

    看到他们的下场,其余围观的玩家终于确定,这个游戏是反对血腥暴力的,你可以欺负玩家,但绝对不能欺负npc。

    几人被抓走,他们的座位空了出来,本来应该把位置给排号的人。谁知茶棚老板擦干净桌子后,对独孤卓等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笑嘻嘻道:“恩公,请上座。”

    “喂!按照规定该轮到我们了吧?”后面排队的玩家不悦道。

    “收费的客官才按照规定,这位是小老儿的恩公,我请的客人,不需要付费,这顿茶我请。”茶棚老板一副“我是老板我最大”的样子。

    排队的玩家也没脾气,谁叫刚才老板被打时他们没出手相助呢。

    独孤卓坐在破茶棚的主位上,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捕快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他制服闹事者后才到,仿佛就蹲在旁边等着有人出手才冲出来一样。

    而在捕快带走闹事者时,他收到系统提示,因惩恶扬善又得到了1点正义值。

    而他用来制服闹事者使用的禁制对方行动的方法,却没有出现制作玉简的提示。

    之前他刚刚布下《迷踪阵》时也没收到提示,一直到黑猫被妖兽咬死才能制作玉简,想来自创技能的条件之一是必须有玩家因技能而死亡才行。

    思忖间,茶棚老板端上一壶清茶,还送了一些精致的茶点。

    其他玩家装茶的是粗陶碗,他们的却是小瓷杯。

    “好香啊!”轻月嗅了下茶,露出惬意的神情。

    “嗯,这个好吃!甜而不腻,吃了还不担心胖!”傲天则是双目放光地啃着茶点。

    周围玩家:“……”

    好后悔,为什么没有仗义出手?

    独孤卓拿起茶盏品了一口,倒是比他在苍澜山下喝到的那碗茶好多了。

    他视线看向远方,见小镇外面雾气茫茫,轻月告诉他,他们曾试着走出雾气,却只会走回原地,应该是等级不够或是条件不够,没办法离开新手村地图。

    “雾气的另一边是什么?”独孤卓问道。

    “这个小老儿也不知道,”茶棚老板道,“小老儿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小镇中,没人走出过这片迷雾。”

    看来想要查探世界的秘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独孤卓也不急,此刻他才9级,伤势也没有恢复,叶舟的魂魄也毫无头绪,慢慢来就是。

    修真无岁月,独孤卓也是修炼了数百年才有今日功力,他很有耐心。

    他又问了老板几个问题,茶棚老板一问三不知,此时时间已经逐渐来到戌时一刻,就是傲天所说的晚上七点半,日暮西沉,日头逐渐落下。

    茶棚老板忽然道:“夜深了,小店要收摊。诸位排号的客官不必担心,小店每天辰时开店,明天诸位有号的客官,可按照今日的号码排序。”

    “怎么天黑还要收摊?这是什么规矩?”一些排了很久的玩家有些不满,却也不敢再伤害npc,况且这茶棚看起来没什么有用的线索,就是喝喝茶调戏一下npc而已。

    独孤卓等人也起身离去,却被老板叫住了。

    “少侠且慢,这里说话。”老板低声道。

    独孤卓三人来到煮茶间,老板这才从钱匣子中拿出100两银子交给独孤卓:“少侠,夜深危险,戌时二刻前请务必下线或者找家客栈住店。”

    “开玩笑,晚上大好时间不升级反倒去住店?8点夜生活才开始,没有不玩游戏的道理。”傲天反驳道。

    “少侠可以选择提供聚灵阵的客栈,在聚灵阵中盘膝打坐,就算挂机也能得到升级经验。”老板回答道。

    “不过那种客栈不好找,全镇只有有朋客栈提供聚灵阵,房间有限。好在小老儿和客栈老板是亲戚,我给你们写张拜帖,他们定会给你们三间上房。”

    老板说着便拿出三个信封,交给独孤卓三人:“太阳快落山了,少侠尽快!”

    语气有些急促。

    这会傲天也听出些问题来:“这老头该不会要告诉我们,晚上有危险吧?”

    独孤卓则是拿着100两银子道:“根据你的猜测,游戏开放货币兑换后可以兑换灵石,那为什么要有两种货币呢?银两是用来做什么的?”

    “生活玩家吃饭游玩用的吧……”轻月猜测道。

    “那可未必。”独孤卓道。

    三人按照老板指的方向,五分钟后来到有朋客栈,递了拜帖后得到三间上房。

    一间上房需要100两银子,老板给的感谢金只够独孤卓一个人住的。好在轻月和傲天白天做了不少任务,两人凑了凑,掏空家底,勉强拿出180两银子,只够交一间房费。

    “你们还差20两银子,出一个人跟我去后院干活抵债吧,一个小时10两银子。”客栈老板道。

    傲天无奈跟着老板去刷碗喂马,独孤卓则是来到自己的房间。

    上房内墙壁上嵌着灵石,灵气汇聚之处正是客房的床上,确实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修炼。

    独孤卓查探了下灵石内的灵气,足够维持6个时辰的阵法,明天辰时即上午七八点钟就会失效。

    后院剁马草的傲天边干活边嘟囔:“一个破游戏,说是打工还债,打工难道不是扣一点体力就可以吗?真要干满两个小时?我为什么要花大价钱住这个破客栈。”

    正抱怨中,晚上8点到了。

    天色彻底暗下来,月亮慢慢爬上枝头,龙@傲天忽然收到好友的纸鹤传音:“哈哈哈哈!我能动了,你不知道我有多厉害,老子是最强的柳树妖!”

    喂马的傲天一愣,把好友的纸鹤传音又听了一遍。

    这时轻月也冲到后院道:“刚才小文给我发信息,她说妖族20级以下夜晚可以化形,现在妖族、鬼族和魔族满大街乱晃。”

    小文是轻月选择了魔族以后再也没见到面的朋友。

    “不是吧,那现在的人族玩家……”傲天看了看后院的墙,“上去看看?”

    两人爬上墙,看到外面街上全是人,一群人族玩家到处敲门,哭喊道:“救命啊,到处都是鬼怪,开门,放我进去!”

    房门打开了,一只粗壮的手臂伸出来,一巴掌拍死了人族玩家。

    白天城镇中的npc,从善良的居民变成了妖魔鬼怪,白天难以升级的妖、鬼、魔三族,现在可以在游戏里接任务了。

    至于人族和灵族玩家,运气好的在8点前留在了坛业寺、客栈等房屋中,运气不好的,要么被npc打死,要么下线明天再玩。

    系统也适时地发公告——

    【晚上好,欢迎玩家来到群魔乱舞的世界。】

    轻月、傲天:“……”

    还可以这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