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义诊摊

    有好事的玩家凑到老和尚身边,偷瞄他脚下的竹篓,看看这和尚是不是把公测期的灵族玩家全装在里面了。

    “别看了,”另一边刚完成今日任务额的灵芝说,“刚才在篓子里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谁知道他从哪儿又拿出来一个。”

    说罢灵芝上还长出一双有点像Q版图的眼睛,嫉妒地瞄了下桌子上的雪莲,不仅不恐怖,还有种萌感。

    那玩家不死心地凑过去看了看,果然竹篓里什么也没有,不过等雪莲完成任务额后,老和尚想必会再拿出一个灵族玩家。

    挤不进上香队伍的人族玩家纷纷凑到灵芝身边打探消息:“你等级好高啊,但是以后要一直这么救人升级吗?”

    “怎么可能,”灵芝翻了个白眼,“20级以后有了人形,大概就可以做任务升级了。”

    “灵族这么少,只有一个老和尚给任务,这么下去大家升级太慢了吧?”有玩家提出疑问,“还有这边上香居然需要排队,以前键盘网游可没这么麻烦。”

    键盘时代升级,玩家仅能看到自己和npc的对话框,只要服务器承载量足够,多少玩家都可以一同完成任务,根本不用排队。

    另一名玩家回答道:“现在只是公测,升级难度当然高。这游戏根据等级调整颜值,就是要用等级吊着玩家。要是太容易升级,玩家很快就没兴趣,游戏公司还怎么赚钱。”

    有人问门前的知客僧:“大师,如果坛业寺人太多,你们寺院装不下怎么办?”

    知客僧按照游戏程序回答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施主眼中仅看到一个坛业寺,然世间处处皆坛业,我道之处,便是伽蓝。”

    “啥意思?听不懂,谁给翻译成白话?”玩家们问道。

    混在玩家群里暗中观察的独孤卓道:“三千世界,有多少个玩家,就有多少个坛业寺。”

    玩家们略有所悟:“意思就是玩家数量达到一个数值后,游戏公司自然会提供快速升级免排队服务。”

    独孤卓认真听着每个人的话,飞快吸收分析知识。

    他余光扫过灵芝,见灵芝周围堆着一群玩家,业障林中遇到的轻月love和龙@傲天不知何时也跟出来,正凑在灵芝身边询问排行榜第一的玩家升级经验。

    “你能动吗?”有玩家戳戳灵芝厚厚的菌盖。

    “一边去,知道你碰的是什么位置吗?我要向GM举报你非礼了啊!”灵芝不悦道。

    “那你是男的还是女的?”那玩家依旧手贱地戳灵芝。

    灵族和妖族的声音皆是清脆的童音,分不出男女。

    “20级以后可以自行选择性别。”灵芝努力地挪动身体,避开手贱的玩家,真是移动困难。

    “你不能动是怎么爬到坛业寺被老和尚拿去当药材的?”那玩家还在乱戳,气得灵芝哇哇叫。

    这时一个身着深黄僧袍的武僧来到灵芝身边,一侧僧袍袖子系在腰上,露出结实的臂膀和发达的胸肌,他裸露着的手握着一根禅杖,另一掌竖于胸前念了声佛号,彬彬有礼地说:“这位施主,此灵族拯救生灵无数,请勿伤害他。”

    灵芝艰难地挪动身体,凑到武僧脚下。

    手贱玩家心知不妙,但总想作死一下,便掐腰对武僧道:“我就是碰了怎么样?”

    “施主,贫僧得罪了。”

    武僧双手握住禅杖,禅杖在空中舞舞生风:“淦!不怒金刚!”

    一禅杖击下,手贱玩家整个被砸得只剩下一件装备,消失得无影无踪。

    “玩家人至贱则无敌调戏灵族玩家,违背游戏不得对玩家进行性骚扰的规定,限令其七天内不得做与坛业寺有关的任务。”武僧威严地进行全服公告。

    说完规定,武僧又恢复了慈眉善目的样子,还道了声:“阿弥陀佛。”

    众人:“……”

    这坛业寺的和尚都是两面派吧!

    有认识玩家人至贱则无敌的,与他联络后回来告诉围观众人:“好狠啊,一禅杖把人从12级打成9级,连降三级,还掉下一件身上最好的装备,看来游戏在性骚扰这方面卡得是非常严了,惩罚力度极高!”

    “这是肯定的,”跟着独孤卓走出来的轻月love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人群中,“游戏玩到高等级,肯定人人帅哥美女,真有人起歪心怎么办?花大钱升级的全息网游,要是因为一些人不好的举动被封禁可就惨了。”

    另一个“女性”玩家道:“就是就是,脖子以下的行为不允许的,想换衣服都只能选一键换装。”

    《九重天》在传统键盘网游时期,人物角色一个比一个暴露,衣服料子也很薄。升级成全息网游后,不论男装还是女装,全都捂得严严实实的。

    即使如此,直观地接触俊男美女也比隔着屏幕看假人要强,玩家们还是花重金买下游戏头盔来体验全息游戏。

    轻月love叹气:“我本来是奔着宣传视频中仙侠帅气小哥哥来的,谁知花了那么多钱买游戏头盔,看到的却是一群歪瓜裂枣,等级低的玩家颜值还不如普通npc,坛业寺的帅和尚好多!”

    禅杖武僧身边站着几个妹子,那剑眉星目的武僧闭紧双眼,口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他身周笼罩着一层白光,玩家们不能靠近。

    这是npc也不能调戏的意思。

    游戏公司的意图很明显,我们是一款健康、绿色、环保的游戏!

    这时有人惊道:“排队治病的npc里忽然出现一个特有气质的,是不是什么隐藏任务?”

    轻月love是个颜控,她来玩这款游戏就是为了近距离接触3D纸片人,一听到气质好,视线立刻从武僧身上转移到义诊摊,只见独孤卓鹤立鸡群地站在一群灰突突的npc中。

    “那不是npc,那是玩家啊!”轻月love解释道。

    可惜没人听她的话,玩家们乌央乌央地冲到义诊摊。

    如果是键盘,就可以鼠标点击对话,但这里是全息,还不允许调戏npc,玩家们只能围着独孤卓搭话。

    义诊摊前的npc并不多,一直保持5个的数量,一个人被治好后,才会有新的npc到末尾排队。

    独孤卓站到队尾,成为第6个,却没有npc阻止他。

    他当做没听到玩家们的话,专注地等待轮到自己。

    方才坛业寺内发生的事情独孤卓尽收眼底,玩家们的试探让他发觉几个规则。

    其一,玩家难以分辨对方是npc还是玩家,npc可以;

    其二,扰乱npc任务,故意上交错误的物品,会被npc惩罚(如那只黑猫);

    其三,坛业寺僧人的攻击他可以避开。

    僧人两次出手,独孤卓看得清清楚楚,僧人出招的威力并不是固定,而是可以根据玩家等级和玩家所犯规则严重程度进行相应调整。

    戳灵芝的玩家和黑猫等级不同,武僧出手力道截然不同。

    独孤卓暗暗估算,武僧的攻击力和速度应该是玩家等级最大值的五成以上,他暗中御剑,加上步法,有七成的把握避开。

    对独孤卓而言,七成足矣冒险。

    他身份的一栏中还是“待解锁”,叶舟视他为玩家,身份未解锁;轻月傲天二人视他为boss,身份依旧没解锁;周围人将他当做npc,身份还是没解锁。

    独孤卓想知道自己是什么人,靠玩家猜测解锁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倒不如试试npc。

    老和尚是为npc义诊的角色,独孤卓身受重伤,符合义诊摊的条件,若他是npc,就会得到治疗。

    独孤卓观察着老和尚的动作,想象出几种攻击方向,脑海中模拟着逃跑路线。他心中略微紧张,面上却从容不迫。

    玩家死后可以复活,他未必。

    这次尝试风险很大,但独孤卓不想退缩。

    他觉得,既已踏上修仙大道,就是要与天争个高下。

    他在擎天剑派,一直被当成下代玄剑剑主培养,唯有夜舟劝他,要挣脱宿命,绝对不能碰触玄剑。

    夜舟看到了独孤卓要背负的宿命,不断地将独孤卓推离命运的深渊,却终究没能阻止独孤卓弑父夺剑。

    生父独孤岳死在面前时,独孤卓才明白自己生命种种都是安排好的,他像颗棋子一般,父母、友人、师门甚至是对夜舟的爱意,全部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了。

    他是天道选中的玄剑剑主,必须承受世间所有罪孽,亲手斩断所有感情,才能背负起这柄剑。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天宫上的众神能够这样漠然地操纵着他的人生,只为了让他成为一把剑的剑鞘?

    独孤卓从来不服天命,到了全新的世界亦是如此。

    诚然,他极有可能只是个游戏中被设计出来的npc,用玩家的话说,npc在服务器中按照程序运转着,与擎天剑派中的他一模一样。

    他不会认命的。

    终于排到他,独孤卓坐在义诊摊前,伸出手腕,让老和尚号脉。

    轻月love凑到独孤卓身边,给他发私聊:“快下来,一会儿老和尚发现你是来凑热闹的玩家,你就会像那两个惹事的一样被打死掉级了!”

    这私聊在独孤卓耳中便是传音入密,将声音用真元锁住送入对方耳中,声音不会外泄给其他人。

    这一招独孤卓也会,于是他给轻月love发私聊:“我有伤在身,试试游戏规则。”

    “哇,你好聪明!”轻月love这次没有私聊,而是公开说,“先把自己弄伤,再来义诊摊前排队,说不定这里可以成为玩家疗伤的地方!”

    “是吗?”摊子上作为大补药材的雪莲也起了兴致,“这是不是代表我们灵族以后可以做辅助和治疗,还能复活队友?”

    “有可能!”一群玩家附和。

    众人视线集中在独孤卓身上,有坚信不疑觉得他是特殊npc的,也有相信他是玩家的。

    老和尚缓缓伸手,搭在独孤卓的脉搏上。

    “施主,你……”老和尚和蔼的视线霎时锋利起来,他一把扣住独孤卓的脉门,另一只手轻敲桌面,排山倒海的真元笼罩住独孤卓。

    这是……

    独孤卓根据真元的属性,察觉到老和尚要做什么。他明明可以甩开对方逃开,却硬是忍了下来,任由老和尚的真元将他困在其中。

    周围嘈杂的声音瞬间静了下来,玩家们全部卡住,整个空间内能动的只有独孤卓与老和尚。

    无相界,这是佛修最高深的境界,可以以真元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小世界,小世界独立于世界,外面的时间空间不会流逝。

    这只是游戏,怎么会忽然出现无相界?

    独孤卓正疑惑间,就听老和尚道:“独孤先生,你的伤贫僧治不了。”

    “你在说什么?”独孤卓冷静道,“你不是个npc吗?”

    “恩匹希为何?”老和尚双掌合十,“贫僧檀寂。”

    檀寂大师?

    独孤卓记得,檀寂大师是修真界最德高望重的佛修,他早就可以飞升上三天,却不断轮回转世,于世间渡人,修来世功德。

    这样的一位大师,怎么会出现在网游中?

    “独孤先生以身为引,借助创世神剑,击毁上三天基石,受到玄素二剑和神界反噬才受的伤,你身上的神罚老衲无法破解。”檀寂大师道,“但独孤先生给下三天无数生灵一线生机,无量功德加身,正在慢慢治疗你的经脉,终有一日定可痊愈。”

    “我怎么会有功德?”独孤卓问道。

    “独孤先生所做之事,孽在天宫,功在千秋。”老和尚道。

    独孤卓还想问什么,这时周围人动了起来,原本眼神灵动的檀寂大师也变回了木呆呆的老和尚,他对独孤卓道:“这位玩家请不要影响百姓治病,玩家可以去隔壁镇上药堂诊治,20级以下玩家不会消耗灵石。”

    独孤卓被老和尚请离义诊摊,轻月love跑过来道:“还是你厉害,一下子就问出治伤的地方,你以前是高玩吧?”

    他没有理会轻月love,而是以神识查探个人信息玉简,只见身份一栏已经解锁——

    姓名:独孤卓

    身份:bu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