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 纤

    01

    纤纤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脚。纤秀柔美的脚上,血迹斑斑,刺人的荆棘,尖锐的石块,使得她受尽了折磨。

    但无论多么重的创伤,也远远比不上她心里的创伤痛苦。

    她一路狂奔到这里,忘了是昼是夜,也忘了分辨路途。可是,她纵然忘记一切,也还是忘不了小雷的。她的心纵已碎成一千片,一万片,每片心上,还是都有个小雷的影子。

    那可爱又可恨的影子。恨比爱更深。

    “他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无情?”她不知道,她想知道,想把他的心挖出来看个明白,问个明白。

    可是她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昔日的海誓山盟,似水柔情,如今已变成心上的创伤。

    昔日的花前蜜语,月下拥抱,如今已只剩下回忆的痛苦。

    她宁可牺牲一切,来换取昔日的甜蜜欢乐,哪怕是一时一刻也好。

    但逝去的已永不再回。她就算用头去撞墙,就算将自己整个人撞得粉碎,也无可奈何。

    这才是真正的悲哀,真正的痛苦。

    这种痛苦可以一直深入到你的血液里,你的骨髓里。

    春天,春晨的风还是很凉。

    她身上只穿了件很单薄的衣服,赤着足,这套单薄的衣服,已是她所拥有的一切。

    其余的她已全部留下,留下给他。现在,也许只有死,才是她唯一的解脱,但她还不想死。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热爱已变为深仇,爱得既然那么深,恨得就更深。

    所以她要活下去,要报复。但要怎么样才能活下去呢?天地茫茫,有什么地方是她的容身之处?她不想流泪,但眼泪却已一连串流下。

    然后,她就听到有人在低唤她的名字:“纤纤。”

    “纤纤,纤纤……”在花前,在月下,在拥抱中,小雷总是这么样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她。

    难道他又已回心转意?难道他又来找回她?她的心忽然打鼓般跳动起来。

    在这一刹那间,她已忘却了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恨,只要他回来,她立刻可以原谅他所有的过失,立刻会投入他的怀抱里。

    可是她失望了。她看见的不是小雷,是金川。

    金川是才子,也是侠少。金川是个斯斯文文,彬彬有礼的年轻人。

    他头发永远都梳得又光滑,又整齐,他衣着永远都穿得又干净,又合身。

    他和小雷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但他却是小雷最好的朋友。

    纤纤当然认得他,她和小雷之间秘密的爱情,也只有他知道。

    “难道是小雷要他来找我的?”她的心又在跳,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金川的微笑如少女:“来找你。”

    “找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一路都在保护着你。”

    纤纤的心跳更快,只希望他告诉她,是小雷要他这么做的。但是他并没有再说下去。

    纤纤咬着嘴唇,终于忍不住又问:“你有没有看见他?”

    金川在摇头。

    “你知不知道我们……我们已经分手?”

    金川还是在摇头。

    纤纤的心沉下,头也垂下,过了很久,才抬起头,忽然发现金川在看着她的脚。她足踝纤秀,柔美如玉,血迹和伤痕,只有使这双脚看来更楚楚动人。

    任何男人看到这双脚,总忍不住会多看两眼的——女人的脚,好像总和某种神秘的事,有某种神秘的联系。

    她立刻想用衣襟盖住自己的脚,但就在这时,她眼睛里忽然闪动一丝恶毒的光芒:“……我一定要让他后悔,一定要报复。”

    只有这种因热爱而转变成的恨,才能令最善良的女人变得蛇蝎般恶毒。

    金川的声音也温柔如少女:“你不回家?”

    纤纤又垂下头,声音凄楚:“我没有家。”

    “那么……你想到哪里去?”

    纤纤的头垂得更低,她懂得怜悯和情爱也常常是分不开的。她懂得要怎么样才能令男人同情怜悯。

    金川果然已将同情之色摆在脸上,长长叹息了一声,柔声道:“无论以后怎么样,我至少得先陪你换件衣裳,吃顿饭去。”

    有件事男人千万不可忘记:女人的报复,是绝对不择手段的。

    02

    艳阳下的桃花如火。小雷睁开眼,就看见一树火一般的桃花。

    有个人斜倚在桃花下。一个纤长苗条的白衣人,乌云高髻,脸上蒙着层雪白的面纱。

    满林红花,衬着她一身白衣如雪。莫非这也不是凡人,是桃花仙子?

    小雷挣扎着,想坐起。他身上衣衫已被朝露湿透,但全身却灼热得如同在火焰中一样。

    他挣扎着想坐起,但痛苦却使得他全身痉挛,几乎又晕过去。

    白衣如雪的少女,一双秋水般的明眸正在轻纱后看着他:“你的伤很重,最好是安安静静地躺着,不要动。”她的声音柔和而冷淡,听来仿佛很遥远。

    小雷闭上眼睛,昨夜发生的事,立刻又全都回到他眼前。

    刀光,血影,火……

    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迎头向他击下,他全身都似已被燃烧起来,似已沉沦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但现在,春风吻着绿草,花香中带着流水清冽的芬芳。

    花树间鸟语啁啾,如情人的蜜语。

    小雷再次睁开眼:“我……我怎么会到这里来的?是你救了我?”雪衣少女点了点头。

    “你是谁?”

    雪衣少女轻轻转了个身,轻盈得就仿佛是在远山飘动的云彩。

    她摘了朵桃花,斜插在鬓角,鲜红的桃花,雪白的面纱。人面在轻纱中,又如鲜花在雾里。

    “人面桃花!”小雷忍不住失声轻呼,“原来是你!”

    雪衣少女笑了,笑声如春风,如春风中的银铃:“我知道你迟早总会认出我的。”

    小雷的身子突然僵硬,道:“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雪衣少女笑道:“杀人犯法,救人难道也犯法?”

    她又轻轻转了个身,露出一直藏在衣袖里的一只手,一只缠着白绫的手。这只手是被小雷捏碎的。

    小雷居然笑了:“你是不是要我还你这只手?你可以拿去!”

    雪衣少女淡淡道:“你本来只欠我一只手,现在又欠我一条命。”

    小雷道:“你也可以拿去。”他说话的态度轻松自然,就好像叫人拿走件破衣裳一样。

    雪衣少女看着他,看了很久,忽然问了句很奇怪的话:“你真是雷奇峰的儿子?”

    小雷道:“嗯。”

    雪衣少女道:“你知不知道你父亲已死了?”

    小雷道:“知道。”

    雪衣少女道:“你知不知道你的家已被烧得寸草不留?”

    小雷道:“知道。”

    雪衣少女叹了口气,道:“但你的样子看来为什么一点也不像呢?”

    小雷道:“要什么样子才像?要我捶胸顿足,痛哭流涕?”

    雪衣少女又看了他很久,道:“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已只剩下一条命。”

    小雷道:“哦?”

    雪衣少女道:“你知不知道无论谁都只有一条命的?”

    小雷道:“知道。”

    雪衣少女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我随时都可以要你的命?”

    小雷道:“知道。”

    雪衣少女又叹了口气,道:“但你的样子看起来还是一点也不像知道。”

    小雷道:“我本来就是这样子。”

    雪衣少女道:“无论遇着什么事,你永远都是这样子?”

    小雷道:“假如你不喜欢看我这样子,你可以不必看。”

    雪衣少女道:“你究竟是不是个人?”

    小雷道:“好像是的。”

    雪衣少女盯着他,忽又叹息了一声,竟转身走了。

    小雷道:“等一等。”

    雪衣少女道:“等什么?你难道要我留下来陪着你?”

    小雷道:“我既然欠你的,你为什么不拿走?”

    雪衣少女笑了笑,道:“像你这种人的性命,连你自己都不看重,我要它又有什么用?”

    小雷道:“可是……”

    雪衣少女打断了他的话,道:“可是等到我高兴的时候,我还是会来要的,你等着吧。”

    她居然真的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雷看着她纤秀苗条的身影,消失在桃花深处。他还是躺在那里,动也没有动。但这时他脸上流的已不是血,是泪。

    一阵风吹过,桃花一瓣瓣落在他身上,脸上。他还是没有动。他的泪却似已流干了。

    “现在你什么都没有了,已只剩下一条命。”这少女的确已夺去了他生命中所有的一切,却救了他的命。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要他活着痛苦?

    “像你这种人的性命,连你自己都不看重,我要它又有什么用?”他本来的确已未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这少女不但夺去了他所有的一切,也破坏了他心目中最神圣的偶像。他父亲本是他的偶像。

    站在他父亲的血泊中,听着她说出了往事的秘密,那时他的确只希望能以死来作解脱。

    但现在,他情绪虽未平静,却已不如刚才那么激动。他忽然发觉自己还不能死。

    “你一定要去找到纤纤,她是个好孩子,一定会为我们雷家留下个好种。”

    “纤纤,纤纤……”他在心里呼唤着,这名字是他唯一的希望……也是他全部的希望。

    03

    流水清澈。流水上飘浮着一瓣瓣桃花。

    小雷咬着牙,滚下了绿草如茵的斜坡,滚入了流水中。

    冰凉的水,不但使他身上的灼热痛苦减轻,也使他的头脑清醒。

    他沉浸在水中,希望自己能够什么都不想。他不能。

    前尘往事,千头万绪,忽然一起涌上了他心头,压得他心都几乎碎了。

    他就像逃避某种噬人的恶兽一样,自水中逃了出来。

    肉体上的痛苦无论多么深,他都可以忍受。他沿着流水狂奔,穿过花林,远山青翠如洗。

    山脚下有个小小的山村,村中有个小小的酒家,那里有如远山般青翠的新醅酒。

    他曾经带着纤纤,在深夜中去敲那酒家的门,等他的至友金川。

    然后他们三个人就会像酒鬼般开怀畅饮,像孩子般尽情欢乐。那的确是他最快乐的时候。

    两心相印的情人,肝胆相照的好友,芬芳清冽的美酒……人生得此,夫复何求?

    “带纤纤到那里等我,无论要等多久,都要等到我去为止,她就算要走,你也得用尽千方百计留下她。”这是他昨夜交代给金川的话。

    他并没有再三叮咛,也没有说出这样做是为了什么。金川也没有问。他们彼此信任,就好像信任自己一样。

    远山,好远的山。小雷只希望能找到一辆车,一匹马。没有车,没有马。

    他脸上流着血,流着汗,全身的骨骼都似已将因痛苦而崩散。

    但无论多遥远,多艰苦的道路,只要你肯走,就有走到的时候。

    柳绿如蓝。他终于已可望见柳林深处挑出了一角青帘酒旗。

    夕阳绚丽,照在新制的青帘酒旗上。用青竹围成的栏杆,也被夕阳照得像晶碧一样。

    栏杆围着三五间明轩,从支起的窗子里看进去,酒客并不多。

    这里并不是必经的要道,也不是繁荣的村镇。到这里来的酒客,都是慕名而来。

    杏花翁酿的酒,虽不能说远近驰名,但的确足以醉人。

    白发苍苍的杏花翁,正悠闲地斜倚酒柜旁,用一根马尾拂尘,赶着自柳树中飞来的青蝇。

    柜上摆着五六样下酒的小菜,用碧纱笼罩着,看来不但可口,而且悦目。

    悠闲的主人,悠闲的酒客,这里本是个清雅悠闲的地方。

    但小雷冲进来的时候,主人和酒客都不禁悚然失色。

    看到别人的眼色,他才知道自己的样子多么可怕,多么狼狈。

    可是他不在乎。别人无论怎么样看他,他都全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为什么金川和纤纤都不在这里?他们到哪里去了?

    他冲到酒柜旁,杏花翁本想赶过来扶住他,但看见他的灼热目光,又缩回手,失声问:“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究竟出了什么事?”

    小雷当然没有回答,他要问的事更多:“你还记不记得以前跟我半夜来敲门的那两个朋友?”

    杏花翁苦笑:“我怎么会忘记。”

    “今天他们来过没有?”

    “上午来过。”

    “现在他们的人呢?”

    “走了。”

    小雷一把握住杏花翁的手,连声音都已有些变了:“是不是有人来逼他们走的?”

    “没有,他们只喝了一两碗粥,连酒都没有喝,就走了。”

    “他们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等我?”

    杏花翁看着他,显然觉得他这句话问得太奇怪——这少年为什么总好像有点疯疯癫癫的样子:“他们没有说,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何要走?”

    小雷的手放松,人后退,嗄声问:“他们几时走的?”

    “走了很久,只待了一下子就走了。”

    “从哪条路走的?”

    杏花翁想了想,茫然摇了摇头。

    小雷立刻追问:“他们有没有留话给我?”

    这次杏花翁的回答很肯定:“没有。”

    栏杆外的柳丝在风中轻轻拂动,晚霞在天,夕阳更灿烂。山村里,屋顶上,炊烟已升起。

    远处隐隐传来犬吠儿啼,还有一阵阵妻子呼唤丈夫的声音。

    这原本是个和平宁静的地方,这本是个和平宁静的世界。但小雷心里,却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厮杀血战。

    他已倒在一张青竹椅上,面前摆着杏花翁刚为他倒来的一杯酒:“先喝两杯再说,也许他们还会回来的。”

    小雷听不见,他只能听见他自己心里在问自己的话:“他们为什么不等我?金川为什么不留下她?他答应过我的。”

    他相信金川,金川从未对他失信。绿酒清冽芬芳,他一饮而尽,却是苦的。

    等待比酒更苦。夕阳下山,夜色笼罩大地,春夜的新月已升起在柳树梢头。

    他们没有来,小雷却已几乎烂醉如泥。只可惜醉并不是解脱,并不能解决任何事,任何问题。

    杏花翁看着他,目中似乎带着些怜悯同情之色,他这双饱历沧桑世故的眼睛,似已隐约看出了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女人是祸水,少年人为什么总是不明白这道理?为什么总是要为女人烦恼痛苦呢?”他叹息着,走过去,在小雷对面坐下,忽然问道,“你那位朋友,是不是姓金?”

    小雷点点头。

    杏花翁道:“听说他是位由远地来的人,到这里来隐居学剑读书的,就住在那边观音庵后面的小花圃里?”

    小雷又点点头。

    杏花翁道:“他们也许已经回去了,你为什么不到那里去找?”小雷怔了半晌,像是突然清醒,立刻就冲了出去。

    杏花翁看着他蹒跚的背影,喃喃地叹息着:“两个男人,一个美女……唉,这样子怎么会没有麻烦呢?”

    小花圃里的花并不多,但却都开得很鲜艳。金川是才子,不但会作诗抚琴,还会种花,种花也是种学问。

    竹篱是虚掩着的,茅屋的门却上了锁,就表示里面绝不会有人。

    但这一点小雷的思虑已考虑不到了,他用力撞开门,整个人冲了进去,他来过这地方。

    这是个精致而干净的书房,就像金川的人一样,叫人看着都舒服。

    屋角有床,窗前有桌,桌上有琴棋书画,墙上还悬着柄古剑。

    但现在,这些东西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盏孤灯。一盏没有火的孤灯。

    小雷冲进去,坐下,坐在床上,看着这四壁萧然的屋子。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照着桌上的孤灯,照着灯前孤独的人。

    “金川走了,带着纤纤走了。”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件事,更不愿相信这件事。

    但他却不能不信。泪光比月光更清冷,他有泪,却未流下。一个人真正悲痛时,是不会流泪的。他本来有个温暖舒服的家,有慈祥的父母,甜蜜的情人,忠实的朋友。

    但现在,他还有什么?一条命,他现在已只有一条命。这条命是不是还值得活下去呢?

    明月满窗。他慢慢地躺在他朋友的床上——一个出卖了他的朋友,一张又冷又硬的床。

    春风满窗,孤灯未燃,也许灯里的油已干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春天?这是个什么样的明月?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生?

    04

    门是虚掩着的,有风吹过的时候,门忽然“呀”地开了。

    门外出现了条人影。一个纤长苗条的人影,白衣如雪。

    小雷没有坐起来,也没有回头去看她一眼,但却已知道她来了。因为她已走过来,走到他床前,看着他。

    月光照着她绰约的风姿,照着她面上的轻纱,她的眼波在轻纱中看来,明媚如春夜的月光。

    窗外柳枝轻拂,拂上窗纸,温柔得如同少女在轻抚情人的脸。

    天地间一片和平宁静,也不知有多少人的心在这种春夜中融化,也不知有多少少女的心,在情人的怀抱中融化。

    “纤纤,纤纤,你在哪里呢?你的人在哪里?心在哪里?”他并不怪她。她受的创痛实在太深,无论做出什么事,都应该值得原谅。

    痛苦的是,她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伤害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他这么样对她,只不过因为太爱她。

    只要纤纤能知道这一点,无论多深的痛苦,他都可忍受。甚至连被朋友出卖的痛苦都可忍受。

    雪衣少女已在他床边坐下,手里在轻抚着一朵刚摘下的桃花。她看着的却不是桃花,是他。

    她忽然问:“像你这样的男人,当然会有个情人,她是谁?”小雷闭起了眼睛,也闭起了嘴。

    她笑了笑,道:“我虽然不知道她是谁,却知道你本已约好了她在杏花村相会。”

    “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她并没在那里等你,因为你还有个好朋友。”她嫣然接着道,“现在你的情人和好朋友已一齐走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到了哪里。”

    小雷霍然张开眼:“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小雷慢慢地点了点头,缓缓道:“当然,你当然不会告诉我。”

    雪衣少女道:“现在你还剩下什么呢?”

    小雷道:“一条命。”

    雪衣少女道:“莫忘记连这条命也是我的,何况,你的命最多已只不过剩下半条而已。”

    小雷道:“哦?”

    雪衣少女道:“你的肋骨断了两根,身上受的刀伤火伤也不知有多少,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小雷道:“哦!”

    雪衣少女的声音更温柔,道:“我若是你,就算有一万个人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再活下去。”

    小雷道:“你不是我,我也不是你。”

    雪衣少女道:“你还想活下去?”

    小雷道:“嗯。”

    雪衣少女道:“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小雷道:“没有意思。”

    雪衣少女道:“既然没意思,活下去干什么呢?”

    小雷道:“什么都不干!”

    雪衣少女道:“那么,你为什么一定还要活下去?”

    小雷道:“因为我还活着——一个人只要还活着,就得活下去。”他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平静得令人毛骨悚然,平静得可怕。

    雪衣少女看着他,轻轻叹了口气,道:“有句话我还想问你一次。”

    小雷道:“你问。”

    雪衣少女道:“你究竟是不是个人?是不是个活人?”

    小雷道:“现在已不是。”

    雪衣少女道:“那么你是什么?”

    小雷张大了眼睛,看着屋顶,一字字道:“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嗯。”

    “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说,你随便说我是什么都可以。”

    “我若说你是畜生?”

    “那么我就是畜生。”他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拉得很用力。她倒了下去,倒在他怀里。

    05

    春寒料峭,晚上的风更冷。她的身子却是光滑,柔软,温暖的。

    明月穿过窗户,照着床角的白衣,白衣如雪,春雪。春天如此美丽,月色如此美丽,能不醉的人有几个呢?也许只有一个。

    小雷忽然站起来,站在床头,看着她缎子般发着光的躯体。

    他现在本不该站起来,更不该走。可是他突然转过身,大步走了出去。

    她惊愕,迷惘,不信:“你现在就走?”

    “是的。”

    “为什么?”

    小雷没有回头,一字字道:“因为我想起你脸上的刀疤就恶心。”

    她温暖柔软的身子,突然冰冷僵硬。他已大步走出门,走入月光里。却还是可以听到她的诅咒:“你果然不是人,是个畜生!”

    小雷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微笑,淡淡道:“我本来就是。”

    06

    风吹着胸膛上的伤口,就像是刀割一样,但小雷还是挺着胸。

    他居然还能活着,居然还能挺起胸来走路,的确是奇迹。是什么力量造成这奇迹的?

    是爱?还是仇恨?是悲哀?还是愤怒?这些力量的确都已大得足以造成奇迹。

    观音庵里还有灯光亮着,佛殿里通常都点着盏常明灯。

    他走过去,走入观音庵前的紫竹林。他从不信神佛,直到现在为止,从不信天上地下的任何神祇。

    但现在,他却需要一种神祇来支持,他怕自己会倒下去。

    人在孤独无助时,总是会去寻找某种精神寄托的。否则有很多人早已倒了下去。

    院子里也有片紫竹林,隐约可以看见佛殿里氤氲缥缈的烟火。他穿过院子,走上佛殿。

    观音大士的庄严宝像,的确可以令人的心和平安详宁静。

    他在佛殿前跪了下来,除了对他的父母外,这是他平生第一次下跪。

    他跪下时,泪也已流下。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所祈求的,他这一生永远无法得到。

    虽然他祈求的既不是财富,也不是幸运,只不过是自己内心的宁静而已。

    虽然这也正是神佛唯一能赐给世人的。可是他却已永远无法得到。

    观音大士垂眉敛目,仿佛也正在凝视着他——这地方绝不止这一双眼睛在凝视着他。

    他背脊上忽然开始觉得有种很奇特的寒意,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他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是在他七岁的时候。

    那时正有条毒蛇,从他身后的草丛中慢慢地爬出来,慢慢地滑向他。

    他并没有看见这条蛇,也没有听见任何声音,但却忽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恐惧得几乎忍不住要放声大叫大哭。

    可是他却勉强忍耐住,虽然他已吓得全身冰凉,却还是咬紧牙,直到这条蛇缠上他的腿,他才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捏住了蛇的七寸。

    从那次以后,他又有过很多次同样危险的经历,每次危险来到时,他都会有这种同样的感觉。

    所以他直到现在还活着。

    来的不是一条蛇,是三个人,其中一个灰衣人却比蛇更可怕。

    他们的职业就是杀人,在黑暗中杀人,用你所能想到的各种方法杀人。

    无论他们在哪里出现,都只有一种目的。现在他们怎会在这里出现的呢?

    三双眼睛冷冷地看着他,那种眼色简直好像已将他当作个死人。

    小雷尽量放松了四肢,忽然笑了笑,道:“三位是特地来杀我的?”

    灰衣人很快地交换了个眼色,其中一人道:“不一定。”

    小雷皱了皱眉:“不一定?”

    灰衣人道:“我们只要你回去。”

    小雷道:“回去?回到哪里去?”

    灰衣人道:“回到你刚才走出来的那间屋子。”

    小雷道:“去干什么?”

    灰衣人道:“去等一个人。”

    小雷道:“等谁?”

    灰衣人道:“一个付钱的人。”

    小雷道:“他付了钱给你们?”

    灰衣人道:“嗯。”

    小雷道:“我等他来干什么?”

    灰衣人道:“来杀你!”

    小雷眨眨眼,道:“他要亲手来杀我?”

    灰衣人道:“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

    小雷又笑了,道:“可是我为什么要等着别人来杀我呢?”

    灰衣人道:“因为我们要你等。”

    小雷道:“你一向都如此有把握?”

    灰衣人道:“一向如此,尤其是对付你这种人。”

    小雷道:“你知道我是哪种人?”

    灰衣人道:“比我更差一等的那种人。”

    小雷道:“哦?”

    灰衣人目光更冷酷,一字字道:“我至少不会出卖朋友,至少不会带着朋友交托给我的八十万银子偷偷溜走。”

    小雷突然大笑,就好像忽然听到一件世上最滑稽的事。这件事的确滑稽,但他却不愿解释。

    他受人冤枉已不止一次。他从不愿在他看不起的人面前解释任何事。

    灰衣人盯着他,冷冷道:“你现在总该已明白,是谁要来找你了。”小雷摇摇头。

    灰衣人道:“你回不回去?”

    小雷摇摇头。

    灰衣人厉声道:“你要我们抬你回去?”

    小雷还是在摇头。可是这一次他摇头的时候,他的人已突然自地上弹起,就像是一根刚脱离弓弦的箭,向这说话最多的灰衣人射了出去。

    无论谁说话时,注意力都难免分散。所以话说得最多的人,在别人眼中也通常是最好的箭靶子。

    这人的剑就在手里。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将舌头磨得太利,所以剑反而钝了。小雷的人已冲过来,他的剑才刚刚拿起。剑光展动时,小雷已冲入剑光里。

    他并没有挥拳,胸膛上的刀口,已使得他根本没有挥拳的力气。

    但他的人就像是一柄铁锤,重重撞上了这人的胸膛。剑光一闪,长剑脱手飞出。

    灰衣人的身子却向另一个方向飞了出去,人在空中时,鲜血已自嘴里喷泉般溅出。等他的人跌落在地时,这一蓬喷泉的血雨,就恰巧洒在他自己身上,洒满了他已被撞得扭曲变形的胸膛。

    小雷胸膛上也添了一片鲜血,他的刀伤也已因用力而崩裂。但他的腰,还是挺得笔直。

    两柄剑已架上了他的脖子,森寒的冷光,刺激得他皮肤一阵阵悚栗。

    这两人掠近时,小雷本已算准有足够的时间和力量闪避、反击。

    可是这一股力量已随着伤口的鲜血流了出来。现在他脖子上也已开始流血。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剑锋划过他脖子,那种令人麻木的刺痛。

    但他的腰,还是挺得笔直——他宁死也不弯腰的。

    血泊中的那灰衣人,呼吸已停止。

    身后的灰衣人却发出了声音,声音冷酷,只说了两个字:“回去。”

    小雷本不该摇头的,因为他已无法摇头,他只要一摇头,脖子两旁的剑锋就会割入他血肉中。

    另一个灰衣人在冷笑:“这次看他是摇头,还是点头?”小雷忽又笑了。他笑的时候,就已在摇头,摇头的时候,鲜血已沿着剑锋滴落。

    他微笑着,道:“我一向高兴到哪里去,就到哪里去。”

    灰衣人冷笑道:“但这次你的腿只怕已由不得你。”

    小雷立刻觉得腿弯一阵刺痛,人已单足跪下。

    另一柄剑却还是压在他脖子上:“你回不回去?”

    小雷的回答简单而干脆:“不回去!”

    灰衣人咬着牙:“这人是不是想死?”

    “好像是的,死在我们手里,总比死在龙四手上好。”

    “我偏不让他死得太容易,偏要他回去。”

    说完,剑锋沿着小雷背脊往下划,他整个人都已开始痉挛弯曲。

    他的头已几乎被压到地上:“你回不回去?”

    小雷突然张开口,咬了一嘴带着沙石的泥土,用力咬着,再用力吐出:“不回去!”

    他的答复还是只有这三个字,没有人能更改。

    那灰衣人就算将他千刀万剐,只要他还能开口,他的答复还是这三个字。

    灰衣人紧握着剑柄的手上,已凸出了青筋,青筋在颤抖。

    剑尖也在颤抖。

    鲜血不停地沿着颤抖的剑尖滴落,剑尖一颤,就是一阵深入骨髓的刺痛。

    灰衣人看着他弯曲流血的背脊,冷酷的目光已炽热。

    另一人突然道:“松松手,莫忘记别人要的是活口。”

    灰衣人冷笑道:“你放心,一时半刻,还死不了的。”

    另一人道:“再这样下去,要活只怕也很难了。”

    灰衣人猝笑道:“我就是要他……”话未说完,突然住口。

    远处已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蹄声紧密,来的是两匹马,一匹马在六丈外,就已开始慢了下来。

    另一匹马的来势却更急,到了墙外,兀自不停。

    突然间,只听一声虎啸般的马嘶,一匹全身乌黑油亮的健马,如天龙行空,竟从八尺高的短墙头,腾云般一跃而入。

    马上金光闪动。

    健马又一声长嘶,冲出三步,人立而起。

    马上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纹风不动地坐在雕鞍上,腰杆笔直,闪动的金光已消失,化作了他手里一杆丈四长枪。

    长枪“夺”的一声,钉在地上,枪杆入土四尺。

    这匹矫若游龙的健马,竟似也被这一枪钉在地上。

    枪头的红缨,迎风飞散,衬着这老人银丝般的雪白须发,就像是神话中的天兵神将,乘云飞降。

    灰衣人也不禁为之悚然动容,一人松了口气,道:“总算来了。”

    “来了”两字出口,墙外又有条人影一掠而入,人在空中,已低叱道:“人在哪里?”

    灰衣人剑光又一紧,道:“就在这里!”

    白发老人看着小雷身上的鲜血,厉声道:“是死是活?”

    灰衣人道:“你要活的,我们就给你活的。”

    他长剑一扬,飞起一足,将小雷整个人都踢得飞了起来。

    自墙外掠入的这人,不但身法快,说话快,出手也快。

    他正是江湖中以动作迅速,行事激烈闻名的镖客欧阳急。

    此刻他不等小雷身子跌落,就已蹿过去,一把揪住了他,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已大变,失声道:“糟了!错了!”

    白发老人也已动容:“什么事错了?”

    欧阳急跺脚道:“人错了。”

    灰衣人抢着道:“没有错,这人就是从后面那屋子里出来的,那里已没有别的男人。”

    欧阳急将小雷用力从地上揪起,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怎会在小金的屋子里?他的人呢?”

    小雷冷冷地看着他,满是鲜血的脸上,全无表情。

    欧阳急更急:“你说不说?”

    小雷看着他,忽然笑了:“是你们找错了人?还是我?”欧阳急怔住,他虽然又急又怒,但这句话却实在回答不出。

    小雷嘴角的肌肉已因痛苦而不停地抽搐,血也在不停地流,但却还是在微笑着:“若是你们错了,就该对我客气些,怎可如此无礼?”

    欧阳急看着他,手已渐渐放松,突又大喝:“无论如何,你总是他的朋友。”

    小雷叹息了一声:“我是,你难道不是?”

    欧阳急又一怔,手掌已松落,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步。

    灰衣人的手却已伸到他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拿来!”

    “拿什么?”

    “一万两。”

    “一万两?找错了人还要一万两?”

    灰衣人冷笑着,淡淡道:“是你们错了,不是我,你要的只不过是那屋子里的人,要活的,我交给你的既没死,也没错。”

    欧阳急道:“可是……”

    白发老人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给他。”

    欧阳急急得脸通红,道:“小金既未找着,这一万两怎么能……”

    白发老人沉声道:“给他!”

    欧阳急跺了跺脚,自腰带上解下个分量看来很沉重的革囊。

    灰衣人用一根手指勾住,慢慢地接了过来,眼角瞟着小雷:“这人是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

    “不是。”

    灰衣人点了点头,道:“既然不是,这人我们也要带走。”

    “为什么?”

    灰衣人嘴角露出狞笑:“他杀了我们的人,就得死在我剑下。”

    白发老人忽然道:“他还要活下去。”

    灰衣人霍然抬头,道:“谁说的?”

    白发老人道:“我说的。”

    灰衣人又慢慢地点头,缓缓道:“枪如闪电,马如飞龙,龙刚龙四爷说的话,在江湖中的确是一言九鼎。”

    龙四爷道:“哼!”

    灰衣人淡淡道:“但是他既已杀了我们的人,就还是非死不可。”

    龙四爷沉下了脸,道:“这话又是谁说的?”

    灰衣人道:“老爷子说的,阁下若不让我们将这人带走,在老爷子面前只怕无法交代。”

    龙四爷道:“要怎么样才能交代?”

    灰衣人沉吟着,道:“只怕要……”

    他长剑一展,身子突然横空掠起:“要你的命!”

    龙四爷眼看着剑光如惊虹般飞来,还是纹风不动,稳坐雕鞍。

    他右手握枪,片刻突然向后一扳,突又松手,这杆枪就腾蛇般向前弹了出去。

    雪亮的枪尖,血般的红缨,恰巧迎上了横空掠来的灰衣人。

    灰衣人挫腰,挥剑,只听“锵”的一声,火星飞溅。

    剑已脱手飞出,灰衣人虎口崩裂,半边身子都已震得发麻,仰面跌在地上,一时间竟站不起来。

    这杆腾蛇般的长枪,从枪尖到枪杆,竟赫然全都是百炼精钢打成的。

    枪尖仍在不停地颤动,嗡嗡作响,红缨飞散如血丝。

    龙四爷沉声道:“现在你回去是否已可交代?”

    灰衣人咬着牙,看着自己虎口上迸出的鲜血,似已说不出话来。

    长剑自半空中落下,剑光闪动,回照得他脸上阵青阵白。

    他长长叹了口气,突然翻身,一伸手,恰巧抄住了落下来的长剑。

    这次他并没有再向龙四爷出手,剑光一闪,竟向小雷刺了过去。

    小雷的人似已软瘫崩溃,哪里还能闪避?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霹雳般的大喝,龙四爷的枪化作闪电。

    霹雳一响,闪电飞击。

    雪亮的枪尖,已穿透了灰衣人右肩的琵琶骨,他的人也接着被挑起。

    枪头的红缨一震,他的人已被甩了出去,远远落在墙外的紫竹林里。

    “夺”的一声,长枪又插入地下,入土四尺。

    龙四爷只手握枪,还是纹风不动地坐在雕鞍上,瞪着另一个灰衣人,道:“现在你回去是否已能交代?”

    这人面如死灰,什么话都不再说,扭头就走。

    欧阳急一转身,似乎想追出去。

    龙四爷却摆了摆手:“让他去。”

    欧阳急又急了:“怎么能让他走?”

    龙四爷一手捋髯,缓缓道:“该杀的非杀不可,不该杀的就非放不可,生死事大,这其间一丝也差错不得。”

    欧阳急跺了跺脚,叹道:“但此人一走,麻烦只怕就要来了。”

    龙四爷突然仰天而笑,道:“你我兄弟,几时怕过麻烦的?”

    笑声如洪钟,但在小雷耳中听来,却仿佛很遥远,很模糊。

    他仿佛听到龙四爷在吩咐欧阳急:“将这位朋友也带回去,他也没有错,也万万死不得。”然后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扶他。

    他想甩脱这人的手,想自己站起来。

    ——要站就自己站起来,否则就宁可在地上躺着。

    他想大声告诉他们,他这一生,从没有让任何人扶过他一把。

    只可惜现在他的四肢和舌头,都已不受他自己控制了。

    甚至连他的眼睛也一样。

    他想睁开眼来,但黑暗却已笼罩了他。

    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仿佛只有一点光,光中仿佛有一个人的影子。

    “纤纤,纤纤……”他想扑过去,可是连这最后的一点光也消失了。

    他挣扎,呐喊,可是这最后的一点光已消失不见。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

    谁也不知道光明要等到何时才能再现。

    07

    “这人倒是条硬汉。”

    “可是他心里却好像有很深的痛苦。”

    “硬汉的痛苦,本就总是比别人多些,只不过平时他一定藏得很深,所以别人很难看得见而已。”

    这就是他所能听见的最后几句话。最后一句是龙四爷说的,听来还是那么模糊,那么遥远。可是他心里却忽然泛起一阵温暖,一阵感激。

    他知道自己毕竟还没有完全被遗弃,世界毕竟还有人了解他。所以他也确信,无论黑暗多么深,多么久,光明迟早是会来的。只要人心中还有温暖和感激存在,光明就一定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