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共拥江山,同享天下

    听皇上说要“同享天下”,不仅太后愣住,就连顾景愿也短暂地愣住。

    其实共拥江山的事,龙彦昭先前便已经跟他提到过。

    只是顾景愿一直没同意。

    无论跟皇上回北部还是回京城,顾景愿都单单只为了龙彦昭这个人。

    他跟龙彦昭在一起,只因为对方是龙彦昭。

    太后刚才的话全部都说错了。

    不是跟龙彦昭在一起,他便成了他的附属品。

    也不是他就会被埋没、要进后宫与嫔妃们争什么宠,受什么委屈。

    他是顾景愿。

    他永远只是顾景愿。

    只是很不巧,这个惦念着他、同时也被他惦念的人,是皇上,是一国之君。他有他需要肩负的使命和重担,抛不开,弃不了,骑虎难下。

    这大概算是一种……两个人若要在一起,便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顾景愿没同意皇上共拥江山的提议,是因为他也一直都在思索对策。

    但一连思索了很多天,即便是他,也依旧没有想到什么更好的法子。

    因为还未相处任何别的办法,见龙彦昭如今已经宣扬了这件事,他也只能静默地立在那里,盯着这个神色狂野姿态挺拔的青年,任由他与太后对话。

    而观太后的反应,她显然被皇上惊得不轻。

    她怔愣询问:“……跟他共拥江山?皇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江山社稷,一国之君!

    天下霸主!

    那地位是何等的气概山河,高高在上!

    那张椅子是多少人汲汲营营一辈子,也无法获得拥有的东西!

    怎么可能如此轻易便与人平分?

    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就将此等权势……分与了别人?

    太后看皇上,像第一天认识这个人。

    不过龙彦昭早已无所谓。

    他笑着,仍旧随口胡诌着理由:“不是朕想不想分的问题,是神仙术士就是那样说的。天子天子,朕虽贵为天子,但也是上天的儿子,朕总要顺应天道吧?朕也没法子。”

    皇上说着,还无奈地摊了摊手。

    而后他指着远处的观星楼道:“对了,朕已经命人重新修缮那观星楼了,改日便请神仙术士入驻,保佑我大宜风调雨顺,也保佑龙氏

    一族子孙延绵,生生不息。先皇留下的遗迹和优良传统朕可得要继承,太后觉得呢?”

    虽然是询问,但皇上的语气却一点疑问的味道都没有。

    他不再叫她“母后”,而是改口叫做“太后”,那意味着太后这个人在他心中所占的位置彻底消失了,从此以后都不会在拥有一席之地。

    亲疏立见。

    说着,皇上收起脸上的笑,揽着顾景愿向永安宫宫门走去。

    “皇上!”太后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她知道今天过后,不,是等这道宫门再次关闭过后,她将永不见天日。

    她在龙彦昭背后喊:“云琦不知道,云琦他什么都不知道!无论如何,昊王都是你的亲兄弟!”

    龙彦昭没有转身。

    迈开的步子甚至都没有停下。

    太后在他身后歇斯底里:“哀家说的都是真的!云琦那身体状况,哀家怎会与他合谋!皇上!”

    并肩离开的两个人中,顾景愿宽大的衣袖抖开,不着痕迹地扯住了龙彦昭的衣袖。

    皇上这才稍稍停下脚步。

    他声音冷淡:“朕说过了,若他参与了,朕饶不了他。若他没参与,朕也不会为难他。”

    “朕是皇上,皇上便会一言即诺,太后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

    皇上目光重新凝集锋利的寒光,刀锋般直逼太后:“昊王的生母已经死了。”

    他语气变得极度轻慢,像是在随意讲着什么有趣的故事。

    “太后也别叫朕为难。朕的话,你可明白?”

    “好,好好。”太后的面容,似乎徒然间苍老了许多岁。

    但她涂满胭脂的容颜依旧精致,表情也瞬间从扭曲变成了赴死般慷慨从容。

    她朱红色的嘴唇轻启道:“哀家知道该怎样做,只要皇上肯信守承诺。如若不然……”

    今日既然已经撕破脸,太后便也顾不上什么体面,她直接道:“哀家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放心。”龙彦昭说:“那昊王府有什么值得朕忌惮的东西非要朕对之赶尽杀绝?”

    对上太后一张被气得歪曲扭曲的脸,龙彦昭又发出一声裹挟邪气的嗤笑:“让朕违反自己说过的话……恐怕你的儿子还不配。”

    太后:“你!”

    永安宫的大门重新关闭。

    嘱咐守在门外的霍林平去做事,皇上重新牵起顾景愿,拉着他往回走。

    皇宫中宫墙耸立,雕栏画栋。纵然天气阴沉沉的,还飘着雪,但两侧大红色的宫墙还是将一切都照得红彤彤的。

    生动又鲜活。

    顾景愿越过屋顶的黄色飞檐,望了望飘雪的天,突然感到有些奇怪:“昊王不是太后的软肋,昊王的儿子却是。”

    “不奇怪。”

    面对顾景愿望向他的不解目光,皇上只是笑着说:“在这后宫中待得久了,人心都会被吞没。太后应当是很爱很爱昊王的,爱到明明应该努力对朕好、不叫朕起疑,却因为朕克了龙云琦而无论如何都想毁了朕、无法给朕一个好脸色。”

    “皇上……”

    眼见阿愿望着他的眼眸布满担忧,龙彦昭摇头表示自己无事。

    他继续说:“可即便是这样爱着昊王,最后了,她想的也只是如何为昊王和昊王的子嗣谋得权利,纵然赌上整个昊王府的性命也在所不惜。而不是去考虑,究竟什么才是最适合他们的。”

    “这后宫本就是座会吃人的宫殿。”皇上不禁感叹:“它将人心的善恶都吞没了,留下的只有对权势的渴望……”

    说着说着,原本还笑着的皇上,笑容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在脸上消失。

    皇上说这番话的时候也是颇为感慨。

    经年以后,经历过朝中打压、风云政变,千军万马、血染黄沙,他终于弄懂了太后的想法。

    也懂得了他父皇的。

    他们不是选择了不爱,只是丧失了爱。

    他无疑是可悲的。

    可昊王就不可悲吗?

    可悲,都可悲。

    说他龙彦昭是天煞孤星。

    那么是问,这宫中又有哪个人不是终生封闭内心,孤寂终老着的?

    在这皇宫里头生活的人,便注定无法拥有寻常百姓能体会到的父母天伦,家族温暖。

    包括阿愿的过去,也是如此。

    ……所以拥有了这至高无上的权利,便注定要孤寡一生吗?

    不。

    不是的。

    扯着顾景愿的龙彦昭骤然停住脚步,他眸色很深,固执地望着顾景愿。

    “阿愿……”皇上情真意切地叫。

    内心思绪翻涌,他明明有诸多感慨,却因为没有文采,而不知该

    怎么表达。

    但也不需要他用言语来表达。

    惊世绝艳的青年却对他笑了笑,已然明白了他的所思所想。

    皇上被青年拥抱。

    “皇上。”

    顾景愿垂眸,细瘦的下颌搭在皇上宽阔的肩上,轻轻说:“我在抱着你。”

    “嗯?阿愿……”

    顾景愿说:“我抱着你呢,龙彦昭。”!

    轰隆一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热血再次翻涌激荡,冲刷着的他四肢百骸。内心当中翻涌出澎湃的热浪,激烈得叫人不禁热泪盈眶。

    ——顾景愿是在安抚他,在说,无论如何他都会抱着他。

    千言万语都抵不上这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

    顾景愿心中的雪停了。

    他又何尝不是?!

    好似漫长而又孤独的岁月里,他们终于找到了彼此,相互靠在了一起。

    靠在一起,就不冷了。

    龙彦昭更大力地回抱起对方。

    摩挲着掌下过于纤细出挑的腰线,自然感受着对方的温暖,龙彦昭满腹激动难以名状。

    他心里想,最起码自己不会变。

    如果这座吃人的宫殿也想吞掉他的喜爱,那他便带着阿愿离开这里。

    虽然龙彦昭压根儿就不觉得自己会变。

    他爱顾景愿,胜过爱这里的一切。

    冥冥之中,龙彦昭觉得自己注定是要做个暴君昏君的。

    之所以坚持做一个明君,坚持为天下黎民苍生殚精竭虑肝脑涂地,都不过是为了营造一个更好的氛围,让他能够拥有更多的资格、作为一个更加完美的人,去好好拥抱顾景愿。

    仅此而已。

    这大概,就是另一种层面的昏庸吧。

    ……

    大力拥抱过后,皇上又猛地想到了什么,骤然松手。

    他紧张地望着顾景愿的肚子,突然手足无措,磕磕巴巴:“阿愿……没事吧……朕……对不起。”

    顾景愿面对情绪此起彼伏的皇上,有些哭笑不得:“无事,这才两个月,怎么可能抱一下就有什么事?”

    “是朕的错。”皇上下意识低头认错。

    并且深刻意识到,虽然他们这才刚回宫,但传教习嬷嬷来教导常识的事情很明显已经刻不容缓!

    手足无措的龙彦昭说:“那我们快些回去,外面冷,阿愿当心着凉。”

    “嗯。”顾

    景愿对此并无异议。

    站得久了,他也的确乏了。

    皇上在宫中行走之时不习惯用御辇,这会儿现叫一个来估计也要等上一会儿,于是龙彦昭只好提议:“朕抱你回去吧?”

    “……”

    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侍卫经过,顾景愿哪里好意思。

    他摇头,“不用。再走一会儿就到了。”

    “那朕陪你。”龙彦昭重新牵起他的手:“咱们慢慢的。”

    顾景愿说:“好。”

    一边走,龙彦昭又一边说起了正事:“所以,总而言之,朕不要阿愿入后宫。朕要你在前朝待着,用最光明正大的身份,一直陪着朕。”

    顾景愿不反对了。

    他说:“嗯。”

    “当然,阿愿只能独独享有朕一人,朕也只要阿愿。”

    “好啊。”顾景愿笑着说,又忍不住问:“那皇上说的那术士……?在北部的时候我怎么没见过?”

    “自然是因为,那都是朕瞎编的。”龙彦昭颇为无赖地说:“等那观星楼修缮完毕,大门一锁,就说国师在闭关。日后这万里江山,还不是朕与阿愿两个人说了算。如若不然,朕那么辛苦地打理天下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这点话语权?”

    两侧长长的宫墙中,两个人肩并肩地往下走,高挑的身影相依相伴,白雪上面落下一排整齐的脚印,痕迹逐渐变得很长。

    远处,传来顾大人爽朗悠扬的笑.

    瑜文七年冬,宜国吞并北戎,大宜朝版图被扩大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瑜文帝下令按功勋封赏一众将领。

    并亲下诏书昭告天下,册封既是文曲星、又是军神,同时还因体质命格特殊,可以与皇上琴瑟和鸣、共保大宜朝盛世太平的向阳侯为向阳王。

    同时顺应天命,愿与之同拥江山,共享天下。为天下黎民苍生祈福,造福社稷,长治久安,永创安宁平静。

    诏书一出,朝野震惊!

    但奇怪的是,虽然一开始反对质疑的声音不少,却不知皇上这一举动是否真的感化了天地……

    被后世传颂的大宜朝百年盛世,便自此开始。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主线剧情就到这里啦,有番外!以下先来一段完结感言——

    人生是不完美的。爱情也可能是。

    但我就是想写个在所有不完美都发生了的情况下,也依旧可以获得完美的爱情故事。

    想写的大概就是,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发生了什么,纵使众叛亲离头破血流,也必定有个人在想着你、念着你,生生世世守护着你。

    一定会有这样一个人。

    阿愿等到了他的美好,皇上也等到了。

    我圆满了。

    忽然觉得也挺应景儿的,这本从预收挂出来开始,到开文前就经历了两场腥风血雨。过去了就不说了,总之因为这个预收我莫名其妙地遭受了诋毁,还不止一次,这种情况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所以也考虑过到底要不要开。因为知道是小众题材,开了极大概率也是扑街,如果还要因此被骂被气得血压飙升那真是得不偿失。

    不过那时候心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变得豁达坚强了很多,外加上我找到了其他工作,不需要单纯靠码字来支撑生活……所以想想还是开了。

    单纯为爱发电,做好了就算出现各种问题也依然爱它,只写自己想写的的准备。

    然后没想到,结果竟然很好。

    那些开文前攻击我的人后来都没再出现过。还收获了很多温暖我的小天使,最终数据也比当初想象中的要高很多。总之就是自我感觉已经很圆满很圆满了……也算是,意外收获了一波宠爱?

    所以真心感谢大家,谢谢大佬们的宠爱!

    当然这只是主线剧情完事儿了,生子养娃的各种甜甜情节还有一些隐藏小彩蛋会在番外里写,也解决了一些人想看生子,一些人不想看生子的问题。喜欢的可以继续看番外,不喜欢的我们下次再约~!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走之前收藏一下作者专栏吧啊!跪求!

    番外休息两天再开更。写这篇文需要太多情绪波动和激情,不能断,所以这段时间太肝了,我得先好好睡一觉了。然后下一本还没想好先写哪个,如果有喜欢的预收也先给个收藏吧!想写的太多,但预收不够是真的痛。写了这么久的文,当年那个扑街现在都变成了老扑街(实在不好意思再说自己是萌新),但老扑街也想要更多宠爱!(沧桑点烟.jpg)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