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共拥江山,同享天下

    龙彦昭虽然从没受过这方面的教导,但得知顾景愿的身体状况,且还能受孕……皇上多多少少的,便开始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常识。

    这会儿猛地接收到顾景愿的暗示,皇上激动得语无伦次:

    “阿愿该不会是有有有了吧?”

    胸腔都被冲涌上来的热血填满,喉间忍不住又变得腥甜一片。

    只是这一回方才的悲凉孤寂早已烟消云散,龙彦昭此时满心都是欢喜,满眼都是顾景愿的俊俏模样。

    面对皇上瞬间明亮若星的眼眸,顾景愿艰难地点了点头,声音很小地“嗯”了一声。

    更不敢抬头了。

    但谁知下一瞬,龙彦昭已经一把抱起来他。

    “陛下?”顾景愿不得不重新望向他,眨眼惊呼。

    ……周围还有这么的多禁卫和杀手,还有太后……

    但龙彦昭已经顾不了那么多。

    永安中的香火里面混了剧毒,他与顾景愿虽然早在回京前就服下了神医特炼的避毒丹,阿愿的身体又不会轻易中毒,可谁知道那香味儿对腹中胎儿有没有什么影响。

    他直接带着顾景愿跃到了永安宫的宫墙外面,离得远远的,这才给霍林平下令,将太后秘密安置在宫中的刺客全部伏诛。

    霍林平领命。

    冷不丁见到皇上将顾大人抱起,他还以为侯爷在方才的交战中受了伤。

    作为禁军统领,陛下出征之时霍将军只能在京城留守,但饶是如此,关于侯爷的种种事迹传说也依旧一个不落,全部落入他耳中。

    大抵是出于一种膜拜,对于这位外表柔软,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习得一身好武艺,如军神一般存在的顾大人,霍林平如今已经见不得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无论因为什么,霍将军这会儿都杀红了眼,领命后立即带人与那群刺客交战。

    宫墙外面,龙彦昭找了个上风口的地方,将顾景愿放了下来。

    明如星辰的目光在顾景愿身上上下扫过,又在他肚子的位置上着重流连了片刻,龙彦昭再次询问:“阿愿当真无碍?”

    “嗯。”顾景愿点点头,他面色已经恢复如常。

    只是因为龙彦昭直白的目光,耳尖还微微有些发红。

    先前并未感觉到不舒服,所以顾景愿对自己的身体才未多做留意。

    恶心的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会儿他完全觉不出任何不适。

    但面对龙彦昭的担心,他还是有些赧然。

    方才永安宫宫门紧闭,顾景愿带人抵达这里的时候,第一时间便被这永安宫的宫人给拦了下来。

    顾景愿也没有硬闯。

    这里好歹是太后寝殿,他一个外臣也的确不该擅闯……但架不住就在这时,他听见了皇上的惨笑声。

    太后与皇上之间的关系,纵然顾景愿心中也早有所猜测,但龙彦昭不提,他便也没有提过。

    毕竟太后及昊王原本便势弱,在他们眼中都不是什么大威胁的存在……

    若说会造成伤害,那只能是亲情的关系给皇上带来的重创。

    每个人在这世上都有不得不面对的惨状。

    尤其涉及到父母之爱这方面,是自身完全无法选择和避免的。

    顾景愿经历过那种感觉。又知道皇上重感情的心性,所以越发不想提太后的事情。

    可他不提、皇上不提,太后也会提。

    隔着院墙听见皇上那种极致撕心裂肺的笑声,顾景愿便知道,龙彦昭在里面出事了。

    这一回面对太后宫人的阻拦,他选择直接出手。

    ——无视了那几个横拦竖挡、不断说着威胁的话的宫人,顾景愿纵身跃上朱红色的高大宫墙,与太后安插的刺客打成一片。

    而后便有了如今的局面。

    眼见霍林平已经将太后安插在宫内的刺客拿下,顾景愿偏过头,说:“陛下,去处理那边的事情吧。”

    “阿愿与朕一起去么?”龙彦昭问。

    顾景愿看了看他,点头说:“好。”

    他以为皇上这时候是需要人陪,殊不知对于龙彦昭来说,九五之尊只是不想再离开顾景愿半步。

    冬日的第一场雪还在疏疏落落地下着。

    龙彦昭抬手,轻轻将落在顾景愿鬓发上的雪花拂落。

    这一会儿功夫,皇上的心境又大不一样了。

    以前是渴望能够有父皇母后的关爱,但在明确知道不会再有了之后……疯过之后,龙彦昭便已然做出了抉择和调整。

    或许从小被父皇亲自发配也依旧心性坚韧、至纯的原因便是如此,皇上总能第

    一时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更何况,如今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望着顾景愿温润的眉眼,龙彦昭浅浅地舒了口气。

    他……

    有家人了。

    皇上说:“等一会儿可能会出现一些不愉快的事,但朕跟你保证,很快就会过去的,阿愿相信朕么?”

    顾景愿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看他,没有任何异议:“嗯。”

    这里侍卫多,龙彦昭没有再去牵顾景愿的手。

    只是将人安排在了自己身侧,他与顾景愿并肩重新回到永安宫中。

    永安宫内,太后命人推开窗户,任由外头的冷风吹入室内,吹散一室的香火味。

    透过窗户,看见外头依旧生龙活虎的龙彦昭,太后虽然心中不解,却也知道大势已去。

    她一败涂地。

    或许是尘埃落定,无论结果如何都可以坦然面对了。

    或许也该说,最后的计划被击碎,太后已经心如死灰。

    她缓慢抬步,走到了宫殿外面。

    院子里横七竖八地陈列着几具尸体,她手下的人已经统统被诛杀。

    “皇上与向阳侯还真是故剑情深,相濡以沫。”太后故意说。

    太后的视线淡淡地从那些尸体上掠过,最后落在两个并肩而行、容姿皆俊朗不凡的少年郎身上,她心中突然生出诸多感慨。

    她总是忍不住想,若她的儿子没有腿疾……若是没有龙彦昭,龙云琦是不是也会像如今的皇上这样,飒爽出挑,雄姿勃发。

    可惜……

    太后暗中叹气。

    即便失败了,即便她与昊王都再不会有好结果,那她也要最后……让龙彦昭不好过。

    眼中迸射出恶毒的光,太后扬声道:“只可惜这天下那么多俊俏男子,绝世佳人,皇上却独独宠爱一个……”

    “朕偏爱谁,都不是母后在宫中养这些人的理由。”

    龙彦昭大跨步地走上前去,眨眼间便来到了太后面前。

    赶在太后说出什么之前,皇上用更大的音量说:“太后若是无聊,朕大可以将昊王和他的嫡子接入宫中陪您,您实在不该做如此糊涂之事。”

    太后的声音骤然收住。

    她嘴唇颤抖地看着眼前的年轻天子。

    龙彦昭冲她露出了一个邪气十足的笑容。

    他故意提到昊王,就是想提

    醒太后,即便如今失了势也不要冲动,不要指望着鱼死网破,昊王一家子的性命还捏在他手上。

    面对这样的威胁,太后果真不敢再出声。

    她不确定皇上此时为什么会将她意图谋杀皇上的罪名空口换成在宫中养闲人这样的小罪过……也不确定皇上说要昊王一家子入宫陪她……

    究竟是真是假。

    就在太后犹疑的瞬间,龙彦昭已经再次开口:“你们都先下去。”

    “是。”确定再没有残余刺客在这宫殿之中,霍林平领命退下。

    皇上要他们走,那便是今日这里的事情不可以对任何外人公开的意思。

    宫中混入了这么多刺客霍林平都不知道,即便是太后主谋,可若皇上要追究也够他喝上一壶的。

    如今皇上没有要追究的意思,霍林平也不傻,自然领了这份情。

    他立即遵照皇命,老实带人离开。

    再说了,对于皇上太后如何突然反目的皇室秘辛……他是吃了豹子胆才敢瞎打听!

    这会儿所有穿禁卫衣服的都被皇上遣了出去,除了地上的死尸。

    院中还剩下的人中,除顾景愿以外便都是太后的心腹了——私自将高手藏在宫中意图刺杀皇上,这么大的事太后应当也不敢声张。

    这段时间还在永安宫当差的人便一定都是她的心腹。

    起码也都知道太后要刺伤皇上的计划。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龙彦昭也没什么要避讳的,他说:“太后若还想保住昊王一家老小的命,就应当学会管住自己的嘴。”

    他这话语气相当不客气。

    内容也足够离经叛道。

    把太后听得凤目圆睁,面色铁青,一时之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过了半天,她才勉强发声:“若哀家保守秘密,你肯放了哀家和昊王?”

    龙彦昭说:“那要看龙云琦他知不知道你的计划了。”

    他声音很随意,乍听上去像是在闲聊一样。

    但尾音又压得很低,骤然晴空阴云密布一般,道:“若龙云琦也知道你要杀朕,那朕要这兄弟还有何用?”

    言下之意已经不言而喻——太后他不会放过,至于龙云琦,若他知道太后的计划,皇上便也不会对他手软。

    “你……!”太后脸色立即由白转黑,又

    由黑转白,猛地生出一种被龙彦昭戏耍的感觉。

    她方才就应当坚持在那些禁军面前道出顾景愿的身份,鱼死网破!

    不过,好在她还有后手,若是她出了什么事,顾景愿是极阴之体的真相也依旧会被公布于众……

    “太后不要这般紧张。”龙彦昭的语气又恢复了往常一般的轻快,“就算昊王也要杀朕,但他那个儿子朕必不会追究。”

    太后:“……”

    “幼子何辜?”龙彦昭说:“就算真不喜欢那孩子,也会保他性命,让他安然长大。”

    太后的面色再次转黑。

    她知道皇上的软肋,皇上也知道她的。

    亏欠龙云琦的作为母亲她还不了。她也医不好他的腿,永远无法让他成为一代帝王……但她至少可以让云儿的那个健全的儿子拥有他父亲所没有的一切……

    也算是她这个做母亲的,真正能为儿子做的事情……

    所以那个孩子不能出事。

    被皇上拿幼子性命做威胁,太后便什么力气都使不出了,也彻底怒了。

    “就算本宫不说,三公良将他们也会知道!天下人也都会知道!就算皇上成功隐瞒了他的身份,为了他改变祖制,纳他入宫,可日后呢?皇上当真不立后不纳妃了?”

    说到这里,太后眼中又重新浮现出笑意,这一回她望向了顾景愿。

    “可惜了,顾大人这般惊世绝艳之才,却只能屈居后宫,做皇上的一个玩物,日后与所有人一起争宠,逐渐成为深闺怨妇,成为这深宫之中的孤魂野鬼……”

    想到了自己曾经作为贵妃同其他女人勾心斗角的日子,太后感同身受地望着顾景愿,目光甚至充满了惋惜地摇头:“这么一个才华横溢,容姿昳丽的美男子,也只有皇儿你才舍得。”

    “顾大人你好好想想,就算你是极阴之体、能孕育子嗣又如何?生的皇子还不是要记在他人名下?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哀家都替你不值。”

    被太后喊话的顾景愿立在原地,淡然垂眸,面对挑拨离间也未有丝毫反应。

    倒是旁边的龙彦昭忍无可忍,猛地打断太后的话:“母后又错了。朕原本就从未想过要顾景愿入主什么后宫。”

    说到这里,皇上大跨步地走回到

    身姿挺拔修长的顾景愿身边,又动作轻柔地握住他的手。

    正对上顾大人一双温暖的眼眸,皇上铿锵有力,一字一顿地说:“顾大人的确是极阴之体,但没关系,朕是天煞孤星啊。或许太后还记得多年前父皇建摘星楼,方便国师夜观天下,测算大宜国之命脉的情形?”

    “……”似隐隐猜到他要说什么,太后猛地瞪大双眸。

    龙彦昭果然如她所料,轻快地说:“朕在北部便是碰到了这样一位神仙术士。”

    “他近来为大宜推算了一卦,说朕是天煞之星,虽也是仙班下凡身负天命,但身上煞气纵横,恐难压制。时间久了,或许会影响大宜运势。破解之法便是找一个极阴之体,要纯的,能给朕生龙子的那种……”

    “皇上,你……满口胡话,一派胡言!”对于他这番话,太后一个字都不信。

    但龙彦昭说得兴起,就像真有那么回事儿一样,继续道:“是真的。那神仙术士还说了,说这个极阴之体必定要来自北方,在我们大宜也不能受丝毫委屈。他既要享有后位,还要睥睨天下。又要与朕阴阳调和,只有彼此……”

    说到这里,皇上唇边的笑意已经压抑不住。

    “没错。”

    在太后一番糊涂、荒唐的话语中,龙彦昭的声音充满愉悦,兀自欢畅说道:

    “所以朕已立了诏书,从今以后,当与向阳侯共拥江山,同享天下。”

    作者有话要说:看提要……如无意外正文应该还有最后一章_(:з」∠)_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