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我亦飘零久

    听闻卓衍要找顾景愿单独谈话,龙彦昭不确定地看了卓老将军一眼,又不放心地看了看顾景愿。

    如果说曾经的顾源进是只没心肝的老狐狸,右丞相杨有为是个不漏痕迹的笑面狐狸,那么卓衍便是匹狼。

    广平王眼光向来毒辣,行事喜好直来直去,手段也高明狠绝。

    纵然知道真的只是谈话。

    可龙彦昭还是不放心让顾景愿单独跟他说话。

    但反过来想,卓老将军一路扶持他上位,赶回京城救过他的命,又保他亲政。

    还有这一年多来于攻打北戎一事上立下的诸多汗马功劳……太多太多事了,对于龙彦昭来说他简直是比自己的父皇和母后还要至亲的长辈。

    这样的人要单独跟顾景愿说两句话,他还真没法阻拦。

    ……

    心思电转间,皇上硬起头皮,正要死皮赖脸地留下来旁听。

    但顾景愿为了不叫他为难,已经赶在他开口前率先说道:“那下官便留下来与老将军说说话。”

    他外表从容淡定,面带轻笑。

    复又扭过头对龙彦昭说:“皇上,您先回去休息罢。”

    龙彦昭:“……”

    皇上彻底没法子了。

    龙彦昭只得只身走出了帅帐,将空间让给他们。

    临出门前,他一步三回头,跟顾景愿对了个眼神。

    向阳侯眼睛清亮澄澈,黑白分明,正对着他的时候里面还隐隐浮现出了一丝安抚的笑意。

    仿佛是在安慰他说,不会有事。

    皇上恍然明白了什么,不禁也冲他点了点头。

    顾景愿和卓老将军在里面谈话的时候龙彦昭就在外等着。

    不偷听,也不回避。

    他就站在这里,如果阿愿有什么事,他都可以随时出现。

    这样他才安心。

    皇上这一站便足足站了一个多时辰。

    高大的身影就伫立在那里,皇上两肩微沉,腰杆笔直,柱天踏地。

    任谁望过去都是一副雄姿英发、威风凛凛的架势。

    ——那便是他们大宜朝的天子。

    但待他身后面响起响动,有人正挑开门帘抬步走出之时,巍峨耸立的人突然动了。

    “阿愿!”一转头便看到那道清瘦的身影,龙彦昭连忙迎上。

    “皇上?”

    营地中的火光从他背后照过来,龙彦昭高大身影形成的影子便笼罩住了顾景愿。他模样有些急切,待看见跟在顾景愿身后走出营帐的广平王,又立马站好了,喊人:“卓叔。”

    卓衍看了看龙彦昭,又看了看顾景愿,最终一捋胡须:“不早了,皇上和侯爷还是争取时间早些休息片刻,老夫就先行告退了。”

    说着,他便向皇上恭敬行礼,抬步告辞。

    从动作到神态都看不出任何异常,让人实在看不出什么异样,也自然猜不出他们在里面说了什么。

    龙彦昭外表同样沉静如水。

    他勾唇轻笑,微微欠首,礼貌道:“卓叔请。”

    这份笑容一直维持到广平王离开。

    待人消失在拐角,皇上这才像猛地泄了口气一样一把捞住顾景愿,直接将人扯回了帅帐。

    “你们谈什么了?谈这么久,他没为难你吧?”

    空荡荡的主帅营帐内,龙彦昭攥着心上人的窄腰,紧张兮兮地问。

    “没有。”顾景愿轻轻摇了摇头。

    桃花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顾景愿眼眸水光盈盈,晶亮明透:“王爷只是不解我在这里的目的。以及有些好奇我与陛下之间的关系。”

    “……”

    朕就知道。

    龙彦昭懊恼至极!

    这事儿怪他。

    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真的能将阿愿追回,所以从未对旁人提到过自己对顾景愿的心思。

    也就更没跟人说过与阿愿之间发生的那些事……

    不是单相思说出去有多狼狈丢人。

    只是先前那种情况……再说那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只会凭白给阿愿带来麻烦罢了。

    但如今情况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了!

    如今他不介意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恋慕顾景愿。

    以及……他拥有了顾景愿。

    只是这么重要的事,他想自己亲自昭告天下、告知所有人,而不是这般突兀地……让阿愿单独面对自己身边的人,去解释这一切。

    就是这一点,让龙彦昭不舒服极了。

    在外站了那么久都没能冷静。

    没想到顾景愿已经淡然笑道:“没关系,都是小事。”

    “嗯?”龙彦昭低头看他,他还什么都没说……

    平淡的皂角香转化成一种诱人气息,在帐中

    蔓延。

    从皇上的角度看过去,但见顾景愿垂眸,淡色的薄唇一开一合:“王爷不解的事情,解释了也便罢了,没什么。”

    “阿愿?……”稍稍回味顾景愿的话,龙彦昭又骤然露出笑意。

    他很喜欢顾景愿低眉的模样,却又极喜欢看他明媚清澈的眼。

    左右全衡了一番,他还是弯腰,将头埋得很低地去与顾景愿对视。皇上饶有兴趣地问:“那阿愿都是怎么跟卓叔说的?朕也想听。”

    他眉峰轻挑,兴致勃勃。

    ……尤其是对广平王的第二个问题,他太想知道顾景愿是怎么回答的了!

    顾景愿也不隐瞒。

    他能对卓将军说的话也自然能对皇上说。

    其实广平王不信他也有情可原。

    从前为了帮陛下夺取皇权,他做得的确是太过了,难免会遭贤臣良将的忌惮。

    “三年便铲除了一个权倾朝野的摄政王,如此有实力如此有忍耐力的人尚留在皇上身边……老夫实在是不放心。”这是广平王的原话。

    如果早知是如今这样的局面,顾景愿当初做事或许会含蓄许多。

    但很可惜,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

    所幸的是老将军说话并不拐弯抹角,虽然听着比较直白难听,但对于顾景愿来说这反而轻松多了。

    他解释的方式也很直接。

    他可以想出千百种借口搪塞过去。

    但最终,顾景愿还是大大方方地坦诚了所有。

    ——一直以来辅佐皇上,为龙彦昭鞠躬尽瘁的人,该有这样的待遇。

    对,没错。

    他告知了广平王自己的身份身世。

    也如实说了对皇上所抱持的感情。

    等同于一口气回答了对方的两个问题。

    是以说得便久了一些。

    “这……”龙彦昭听得直蹙眉。

    一开始逗弄对方的心思都淡了下去,皇上面色凝重地说:“阿愿这回有些草率了。若卓叔他……”

    旁的他倒是不怕。

    他只是怕卓衍得知了顾景愿的身世,而后无法接受他是极阴之体……

    对此他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但顾景愿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即便他无法接受,但那也是事实。”

    “阿愿,朕……”

    顾景愿没用对方开解,直接说:“皇上不必对旁人提到

    我的身份,但对于广平王和燕王来说……他们是你的至亲长辈。旁人可以不知道,他们却必须要知道……因为这世上没有戳不穿的谎言。”

    与其日后他身世暴露寒了这些老臣们的心,倒不如他主动告知。

    这样至少保全了龙彦昭。

    至于如实告知会给顾景愿带来什么影响……

    他曾在极阴之体上吃过一次亏,便不会再跌倒第二次。

    即便最坏的情况发生了,广平王无法接受他的身世……甚至像他父王那样对此忌讳至极。

    顾景愿其实也不担心对方会借他身体之事发难,或者将此事声张出去。

    ——因为他不仅是大宜朝的文曲星。

    如今也已经是大宜的军神。

    大宜军的军神竟然是不详的极阴之体……

    对方知道将这种消息散布出去的后果。

    至于对方可能会在背地里使什么手段……顾景愿就更不怕了。

    他抬头看向眼前的君主。

    “当然,最坏的情况也并没有发生。”顾景愿的眼眸中平添了几许亮色:

    “我与王爷长谈了这许久,观他的模样,看起来并不觉得我是极阴之体有什么大不了的。”

    ……事实上聊到最后,广平王的面上竟然还挂着几分欣慰?

    顾景愿全程都在费心留意对方的神色变化,他又是极擅察言观色之人,是以不会看错。

    广平王是真的不介意他身体的问题。

    对方留他谈话,所报的初衷就是想弄明白那两个问题,进而判断他是否适合留在皇上的身边。

    而对方不仅是龙彦昭的恩人长辈,又未拿异样的神色看他,顾景愿便回以了十倍百倍的赤诚。

    能解释的他都解释了。

    事无巨细,只要能叫老将军安心便好。

    所以这次长谈也算是十分顺利。

    “所以……”龙彦昭听着顾景愿的简单叙述,眼睛越发变得杳亮有神。

    他用极度兴奋的目光与顾景愿对视。

    “所以卓叔他是同意咱们俩的事了?!”

    顾景愿的唇角也轻轻勾起了一个弧度。

    “嗯。”

    这般,他又有些受不住皇上这样璀璨耀眼的目光。

    不禁下意识低下了头,不与之对视。

    “广平王与一般人都不大一样。”

    顾景愿说:“他看起来

    并不忌讳这些命运之说。”

    “卓叔的确不信这些。”龙彦昭这才想起来。

    他想起来很多年前,当他被指是天煞孤星、被父皇遣送出宫之时,其实一开始他父皇并没有拿定主意,没想好究竟要将他“发配”至哪里。

    那时候好像是广平王递了道折子以后,父皇才突然决定将他送去北部的。

    那折子上写了什么龙彦昭不知道,但后来卓衍的确一直都有关照他。

    那时候先皇还在位,外姓王爷为了避嫌,绝不会与哪位皇子单独走得太近。

    但龙彦昭也依稀知道,那些年当地官员之所以会经常去行宫里面过问皇子的生活、提点管事嬷嬷做事不要太过……

    卓衍在其□□不可没。

    “若介意朕的命硬,他便不会做那样的事了。更遑论后来卓叔他还把卓阳青送到了朕的身边。”

    “广平王是个通透之人。”顾景愿说着,声音便变小了一些。

    ……是啊,他该想到这一层的。

    若真的相信命运之说,老将军又怎会将自己唯一的嫡子送到陛下身边……

    这一次是他想多了。

    顾景愿突然觉得羞愧难当。

    “防人之心不可无,朕方才不也担心坏了。”皇上义正言辞地安慰他,语气浮夸:“还别说,阿愿这样子朕才放心……嗯,这回好了,安心多了。”

    “陛下……”顾景愿有气无力地叫他,又忍不住被他夸张的语气逗笑。

    他笑得眉眼弯弯,认真看着龙彦昭。

    或许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以为对方也有可能会像当初北戎王那样,说变脸就变脸……

    所以顾景愿早在与对方和盘突出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和与之相对应的应对方案。

    一是依托文曲星和军神之名,以声名掩盖声名,不怕对方明面儿上戳穿他的身世。

    二是……

    背地里,他也不怕对方会暗中挑拨他与皇上之间的关系,或者干脆派人来抹杀他。

    因为……

    双眸映着年轻天子英俊无俦的容颜,顾景愿再次展颜。

    因为他既不怕与龙彦昭的关系被挑拨了去。

    也深知只要在皇上身边,便不会有什么危险。

    ……

    顾景愿也说不上为什么。

    说不上为什么,在对老将军和盘托出的那一刻,他想到的,就是这些。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