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眉上痕是心中痕

    北地飘起初雪这一天,京城十里外的酒家迎来了一批贵客。

    寒日里难得会来这么多人,还都是身穿甲胄的军爷。店里伙计忙着上菜,店小二极有眼力见儿地,往主桌上端了一壶热茶。

    十几个士兵散落地坐成几桌,主桌上只坐了一位面相看着极凶的高级将领,以及一位布衣青年。

    与其他五大三粗的官爷不一样,那青年公子面庞生得极俊极好。

    这里是通往京城的官道,小二每日在此处迎来送往,却是头一回见到面容如此俊秀出挑之人。

    于是看了两眼后就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待想要再看时视野便被将领阻隔住了。

    霍林平从店小二手里抢过一壶热茶放在桌上,他一身白衣银甲,坐下时盔甲互相碰撞,发出一阵沉闷的响音。

    “嘶,该死的天儿,真他妈冷。”霍将军暴躁地搓了搓自己因常年练武而布满老茧的手。

    那小二便再不敢多看,慌慌张张地离开了。

    霍林平的身侧,青年公子低笑了一声。

    “霍将军吓他做什么?”

    霍林平转头看坐在他旁边、气质与自个儿完全相反的青年。

    青年一双莹白如玉的手,指如葱根,正摸着一双筷子。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在酒家昏黄的烛火下,青年的眼神干净澄澈,端正的面庞像一副极致精美的山水画册。

    霍林平猛地摇了摇头。

    不信邪地在心里骂娘:这都相处三个月了,怎么看见小顾大人还是会走神儿?!

    满屋子甲胄侍卫中,只有顾大人一身布衣。

    一套乳白色的衣裳。

    穿着与寻常百姓无异。

    但顾景愿又无疑是这里最引人注意的一位。

    既因为对方那仙人下凡一般的相貌。又因为这个人身上的那股子不急不缓、如深泉般平静温和的气质。

    这一路顾大人就没少被看。

    都不知道自己帮他挡了多少回桃花了。

    霍林平忍不住想,如此容姿之人,是个人见了都容易有点儿想法。

    也难怪陛下会……

    霍林平往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杯热茶。

    他给顾景愿也倒了一杯,没话找话地说:“咱们离京的时候还是夏天,这现在都开始飘雪了。”

    顾景愿吃饭的手稍微顿住:“今年的雪下得早。”

    “是啊。”霍将军继续感慨,“他奶奶的,时间过得真快。”

    顾景愿闻言,一双眼睛睨向霍林平,眼波婉转流光。

    他失笑:“霍将军,斯文。”

    如此出尘脱俗的顾大人,偏偏生了一双自带春色的桃花眼。

    连带着他用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也自带几许春光。

    “哈哈哈。”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又失神了,霍林平莽笑了三声,跟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离京路上的确说要跟顾大人学些礼节,可咱们不也尝试了吗?我这糙人,没救了。”霍林平将自己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随即问顾景愿:“大人要不要来点儿?暖暖身子。”

    “不了,谢谢。”顾景愿也笑。

    唇红齿白的,煞是好看。

    他不笑的时候身上总有几分清冷的意思,叫人不敢靠近。

    可一旦笑起来,那双桃花眼眉眼弯弯的,便又叫人忍不住亲近了。

    霍林平忍不住对顾景愿说:“等一会吃完饭咱们就要继续上路,约么个把时辰就要到京城了。这一路承蒙顾大人教诲,回京以后……望大人务必保重。”

    说到后面,一想到回京以后慢说是再与大人同桌吃饭,就是到时候是什么光景都不晓得了……霍林平心里多少有些伤感。

    他是个武人,本不屑于与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文人为伍。

    但顾大人着实是个例外。

    先前陛下派顾大人去查河道总督贪污一事,霍林平负责护送,职责就是保护大人的安全。

    没想到恰好赶上水患泛滥,一路经受无数坎坷波折,小顾大人还受了伤。

    待养好了伤势、查清所有事宜过后他们一路返京,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

    三个月的时间里,霍林平对顾景愿的情感已经从最初的只是单纯护送变得多了点……想与之相交的意味儿。

    不仅是他,他手下的所有兵士无人不夸顾大人精明强干、高风峻节。

    顾大人治得了贪官也治得了水患。

    外表文弱但性格却相当豪迈,即便受伤了也丝毫没有怪罪他们护卫不力,他身上就没一点时下京中弟子之间纵横的骄矜之气。

    用大家伙儿的话来说:“跟顾大人在一起时间久了,甭管文人武人,就是觉得舒服。”

    只可惜这样的顾大人……他们大宜朝百年难得一见的文曲星,却……

    上了陛下的龙床。

    ……

    霍林平心绪泛滥,但为了不破坏氛围叫顾大人看出什么,他忙移开了视线。

    没想到顾景愿却一笑,笑声也颇为爽朗:“回京又不是见不到了,霍将军若是愿意,可以随时找我喝酒。”

    “真的?!”霍林平重新抬头,惊喜地看他。

    “自然是真的。”顾景愿笑着说。

    外面的天色彻底黑了,店家在屋里生了炉火。

    火光里,顾景愿五官深刻的面容变得忽明忽暗,却依旧俊美姣好。

    小顾大人面白无须,皮肤光滑水润,像件完美无瑕的玉器。

    唯一的憾处是他右侧眉骨旁、半寸的地方有一处疤痕。

    那是一道红痕。

    不长。

    看样子却很深。

    像很早以前留下的,十分惹眼,却又不会给顾景愿的颜值减分。

    反而是顾大人笑起来的时候,他一双自带盎然之色的桃花眼眼尾轻微上挑,眉骨上的那道红痕便变成了一笔最精妙的妆点,凭白多了几分艳丽。

    霍林平望着那道疤,总会不经意想到:陛下心里有位白月光。

    此事朝野皆知。

    皆因陛下为了那道白月光,竟可以顶着满朝文武的压力,经年不立后也不选妃。

    谁能想到素来暴戾、以严法治天下的瑜文帝,竟是如此情种?

    据说那位是北部戎国皇子,乃是陛下少年时在外游历所遇。

    据说,那位戎国皇子的眉上也有一道疤。

    据说顾大人,就是因为这道疤,才得以爬上龙床的。

    顾大人与那位白月光的相貌,有八成相似.

    稍稍吃了些东西,众人继续赶路。

    回京路途遥远,他们仅用了不到半月就返回了京师,一路都是这么风餐露宿。

    其实本也可以不用这么赶。

    一切皆因两河的事情处理完,京中便传来急诏令,要顾大人立即回京。

    朝廷这么急着要顾景愿回京,是因为昌国派来使臣,要与大宜交流文化。

    虽说是交流,但其实就是来比文斗诗的。

    大宜朝重武轻文,以武力治天下。

    而地处南部的昌国国力虽然不及大宜,其境内却是才子纵横,竟能达到人皆识字的程度。

    真要斗起文来,大宜必败。

    但大宜朝好歹是中原霸主,满朝文武一合计,大宜的脸不能丢。

    唯一有能力挽狂澜之人,唯有顾景愿。

    只有顾景愿。

    于是才三催四请,致使他们星夜兼程,已经许久都没睡过一个好觉。

    顾景愿上了马车,他身上的伤一直没好利索,外加上长期颠簸,身影削瘦得像随时都会被风带走一样。

    “咱们这一路赶回来,顾大人一刻都没休息过。”距离马车较远的士兵们见了,忍不住窃窃私语。

    “可不嘛,咱们这皮糙肉厚的没什么,大人还带着伤……皇上也真是的,顾大人那边刚忙完,这又要让回去比试文采。顾大人就是有三头六臂那也得要休息啊!”

    “更何况顾大人那瘦弱的身子骨……陛下也真是不怜香惜玉。”

    “要我说啊,顾大人应该是真喜欢咱们陛下。就没听他抱怨过,晨起和夜间赶路也都是他主动要求的……顾大人待咱们陛下是真心实意地好……就是陛下……唉。”

    “胆子大了你!皇上也是你能随便说的!”霍林平听见他们的说话声,狠狠地敲打起了自己下属,“幸亏咱们这是在外面,要是在京里你还敢说这个……不想要脑袋了你!”

    “是!”被他敲打的士兵也恍然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不敢再出声。

    霍林平没好气地训斥了一顿属下,这才下令出发。

    其实陛下虽然严苛,但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

    正相反,陛下其人相当正派讲理,公正不阿。

    他们一路加急赶回来已经是极限,哪怕真晚上几日想必陛下都不会怪罪。

    但顾大人不想要陛下为难,从来都没耽搁过片刻时辰,都是一路强撑。

    霍林平感念他待陛下的这份情谊——顾大人待陛下,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言听计从。

    旁人说顾大人魅上惑主,居心叵测,出京之前霍林平信。

    可一路见识了大人的种种能耐,现在打死他他都不信。

    ——以顾大人的才智,又怎需做那魅惑君主的弄臣?

    顾大人若待陛下好,那就一定是深爱陛下。

    只可惜陛下……

    听闻他们刚离京一个月,后宫里面就多了一位董公子。

    没官职没名分,却是陛下的新宠。

    皆因其相貌也与那白月光有几分相似。

    他们听说这事还是几天之前,刚进入北部地界,就在酒家里头听到了这种传闻。

    霍林平现在还记得顾大人当时的表情……

    是一种茫然。

    一种叫人见了都会心疼的茫然.

    一行人赶回京城的时候城门已经关闭。

    好在霍林平是禁卫副统领,有令牌可以随时出入城池。

    顾景愿本打算直接回府休息,正靠在马车上打瞌睡,却在城门口处就被一队人马拦下了。

    ——皇上派人在城门口守着,传下圣旨,要顾景愿回京后立即入宫觐见。

    接旨后的顾景愿呆了一下。

    但很快,他便乖巧点头,没什么异议地跟着来传懿旨的人进了宫。

    瑜文帝要顾景愿去御书房单独觐见。

    御书房里烧了地龙,一片明黄色中处处透着尊贵之气。

    只是顾景愿来不及细看。

    他一进门儿就被人扑在了门板之上,熟悉的龙涎香味往他鼻子里钻。

    一截窄腰被将他困在门板上的人紧紧握住,顾景愿皱了皱眉头:“陛下,您弄疼我了。”

    “阿愿走了这许多时日,可有想朕?”

    龙彦昭开口说话的时候,一股炽热的气息就喷在顾景愿的脖颈之间。

    顾景愿被刺激了一下,声音骤然变得柔软:“……想了。”

    紧接着陛下发出了一声低笑:“想什么了?”

    虽然这样问,但瑜文帝也没要人回答。

    有衣料摩擦的声音在殿内回荡。

    顾景愿进宫前没机会换衣服,龙彦昭以前见惯了他那一身朝服,现在偶尔见他穿布衣,九五之尊便登时对该如何剥下这身民间衣服产生了兴趣。

    顾景愿就那么被压在门板上。

    他小小地挣扎起来,声音更软:“陛下,臣一路赶回京师,风尘仆仆……”

    “朕不嫌你脏。”龙彦昭的声音难得的有些急切。

    顾景愿轻轻推他,嘴里讨饶叫着:“陛下。”

    小猫儿一样。

    然后龙彦昭便被取悦了。

    他叫人摆浴桶过来,就放在御书房中。宫人们动作很快地抬来热水,显然对此十分熟悉。

    待一切准备完毕,龙彦昭将顾景愿放进水里。

    顾景愿在桶中擦洗自己,龙彦昭趴在浴桶边沿,明黄色的衣服没有丝毫皱褶,眉头却皱得死紧。

    “阿愿的伤……”瑜文帝指的是顾景愿肩上的一道疤。

    他对顾景愿的身体早就了若指掌,离京前那里还是一片光滑圆润,如今却变得皱褶丑陋。

    那是一道新伤,才刚长出嫩肉,看得出这伤先前应该不轻。

    顾景愿这趟出去,差点没了命。

    但面对瑜文帝的关怀询问,他却无所谓地笑了笑,并以手遮住那处伤痕,不叫他看。

    “已经好了。”顾景愿说:“陛下别看。别冲撞了您。”

    龙彦昭说:“朕不怕。”

    顾景愿瞪眼睛:“那也不行。”

    九五之尊被气笑了。

    “世人都说顾大人在朕面前既听话又乖顺,朕怎么就没觉出来呢?顾大人分明执拗得很,连朕都不敢招惹。”

    顾景愿没有动。

    氤氲的水汽中,他只是仰起脖子,俊美的面容正对着瑜文帝:“臣听陛下的话。陛下想要的臣都给你。”

    他莹白如玉的面颊温热的水蒸气熏得有些发红,眉眼也逐渐湿润,将他眉骨上的红痕衬得越发妖异。

    龙彦昭抬手,轻轻抚摸着顾景愿眉骨上的那条疤。

    他思绪骤然飘远了些,神色变得晦暗不明。

    那人的眉骨上也有这样一道疤。

    是为自己受的。

    龙彦昭记得很多年前,分离那天程阴灼对他说,说他为了救自己死过一次,要自己永远记得他,记得欠他一个恩情。

    于是龙彦昭就一直记着。

    及至多年后他遇见了顾景愿。

    顾景愿的模样跟程阴灼很像,笑起来的样子也像,连眉骨上的那道疤都一模一样。

    只有性格不像。

    宛若是天差地别。

    ——顾景愿不要他记得。

    ……

    再回过神,龙彦昭的一身明黄色龙袍已经被温水打湿。

    浴桶很大,顾景愿要用手指死死扒住边沿才不会迷失。

    三个月不见,顾景愿是真的想了。

    但想也就是想一次。

    他出门三个月,一路打打杀杀,早就累了。

    是以第二次的时候顾景愿就不是那么想了。

    可九五之尊依旧龙精虎锐,全然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顾景愿不想动。

    可这样的位置,又由不得他不自己稳住身体、不发力。

    顾景愿的一双桃花眼红了,累的。

    太累了,他不得不开口求饶。

    顾景愿的声音变得更软了,带着哭腔。

    可换来的却是瑜文帝又换了个花样儿。

    顾景愿越求他,他就越喜欢这样弄顾景愿。

    听他小动物一样的讨饶。

    看他哭。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