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白衣与青衫

    夜航船,灵犀城。

    这天黄昏里,宁姚打算去往下一处城池,她就又是随手一剑,打开夜航船禁制,剑光直冲云霄。好让中土文庙那边知晓这条渡船的行踪。

    临行之前,宁姚带着裴钱,小米粒和白发童子,找到那位被誉为浩然天下婉约词宗的女子城主,除了感谢灵犀城的款待之外,还帮着陈平安的朋友姜尚真,捎话给她。

    李夫人与那位头生鹿角的俊美少年,带着几位外乡客人走在高过云海的廊桥中,廊桥附近有片晚霞似锦,就像铺了一张鲜红颜色的名贵地衣,众人登高远眺,景色宜人,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天地静谧祥和。

    李夫人突然心情不悦,因为廊桥一端尽头,从形貌城赶来一拨不速之客。

    她欣赏宁姚,并不意味着她喜欢所有剑修。

    宁姚之于天下剑道,就像她之于词篇一道,绝不输给任何男子,古人今人。

    宁姚微微皱眉,不知道这条夜航船,怎么会平白无故多出一位飞升境剑修。

    难道此人是冲着陈平安来的?

    不过对方像是受了点伤?

    宁姚转头与李夫人说道:“是来找我们的,夫人袖手旁观就是了,如果不小心打坏了灵犀城,我事后肯定照价赔偿。”

    她没钱,陈平安有。

    李夫人点点头,确实不愿掺和这些浩然是非和山上恩怨,就带着那位文运显化而生的鹿角少年离开此地。

    刑官。嫡传弟子杜山阴。婢女汲清,祖钱化身。

    杜山阴见着了那个背剑女子,有些紧张,喊了声宁剑仙,然后自报名号,说了他在剑气长城的住处街巷。

    汲清笑容嫣然,施了个万福,喊了声宁姑娘。

    宁姚点头还礼。

    刑官那张死气沉沉的脸上,难得有几分笑意,自报名号,“我叫豪素。之前在剑气长城,一直待在牢狱。”

    宁姚心中恍然,抱拳道:“见过刑官前辈。”

    她没有见过刑官,但是听说过“豪素”这个名字。在飞升城改名为陈缉的陈熙,前几年有跟她提及过。说下次开门,如果此人能来第五座天下,并且还愿意继续担任刑官,会是飞升城的一大臂助。

    刑官豪素,虽然对陈平安有一种天然成见,可那只是因为陈平安拥有一座福地的关系。

    对于任何一位天下福地主人,豪素都没好感。

    但是他对宁姚,却颇有几分长辈看待晚辈的心态。

    这还是作为唯一嫡传弟子的杜山阴,第一次知道师父的名讳。

    只是不知道师父是从无姓氏,还是刻意省略了。

    白发童子有些发毛,一点一点挪步,站在了裴钱身后,想了想,觉得还是站在小米粒身后,更安稳些,站在小矮冬瓜背后,她双膝微蹲,自己瞧不见那位刑官,就当刑官也看不见她了。

    豪素瞥了眼那个白发童子,与宁姚以心声说道:“先前在容貌城那边,被吴霜降纠缠,被迫打了一架,我不舍得拼命,所以受了点伤。”

    不舍得。这位刑官的措辞有些微妙。

    宁姚点点头。

    剑修越境杀敌一事,在真正的山巅,就会遇到一道极高的关隘。

    那位岁除宫吴霜降,到底怎么个难杀,宁姚前不久刚刚领教过。

    宁姚问道:“这次重返浩然,前辈是要与人寻仇?”

    她不喜欢与人客套寒暄,也不喜欢说话弯来绕去。如果这位剑修不是刑官,双方都没什么好聊的。

    豪素点点头,“是要寻仇,为家乡事。中土神洲有个南光照,修为不低,飞升境,不过就只剩下个境界了,不擅厮杀。其余一串废物,这么多年过去,哪怕没死的,只是苟延残喘,不值一提,只不过宰掉南光照后,若是运气好,逃得掉,我就去青冥天下,运气不好,估计就要去功德林跟刘叉作伴了。飞升城暂时就不去了,反正我这个刑官,也当得一般。”

    宁姚对于这些旧账,就只是听听。

    这位刑官没来由说了句:“找谁当道侣不好,偏要找个陈平安。”

    宁姚摇头道:“这件事,前辈没资格指手画脚。”

    白发童子偷偷转过头,再悄悄竖起大拇指,这种话,还真就只有宁姚敢说。

    瞧瞧,什么刑官,屁都不敢放一个,呦,还有脸笑,你咋个不笑掉大牙嘞?

    豪素斜眼望向那边。

    白发童子立即躲回去,缩了缩脖子。

    小米粒反正什么都不懂,只管手持行山杖,站着不动,为身后那个白头发的矮冬瓜,帮忙遮挡风雨。

    黑衣小姑娘,对那个男人咧嘴一笑,赶紧变成抿嘴一笑。

    豪素笑着点点头,算是与小姑娘打过了招呼。

    小米粒立即学那好人山主,怀抱绿竹杖,低头抱拳,老江湖了。

    宁姚介绍道:“小米粒是落魄山的右护法。”

    豪素小有意外,陈平安的家乡山头,就找了这个洞府境的小精怪,当护山供奉?

    男人站在廊桥中,看客不一样的心境,同样的景致,就是两种风情。

    寒山冷水残霞,白草红叶黄花。

    本来打算与宁姚打声招呼就走的男人,犹豫了一下,以心声言语道:“让他小心些暗处的算计。约莫有那么二十来号人,分散九洲,至于具体是谁,有誓约在,我不能多说。”

    话就说这么多。

    哪怕能说,他也懒得讲。

    宁姚笑道:“谁该小心,还说不定。”

    豪素叹了口气,莫不是世间任何女子,只要喜欢了谁,都是这般没道理可讲的?

    豪素说道:“撇开我那点没道理的成见不谈,他当隐官,当得确实让人意外,很不容易了。”

    宁姚说道:“我不觉得意外。”

    豪素一时语噎。

    汲清偷偷笑着,这个宁姚与年轻隐官,好像是截然相反的性子啊,两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豪素笑道:“在剑气长城那些年,相较之下,不管是比起萧愻,还是陈平安,就我这个刑官,当得最无所事事,等到此次了却心愿,与仇人算清旧账,以后只要还有机会,能够纯粹以剑修身份,为飞升城出剑,责无旁贷。”

    宁姚抱拳致谢。

    豪素告辞离去,剑开夜幕,带着嫡传和婢女一同离开夜航船,准备安置好身边两人后,就孑然一身,悄然赶赴中土神洲。至于那座百花福地,就不去了,相思了无益,见不如不见。

    离开了夜航船,大海茫茫不知何处,豪素看了眼夜幕星象,找准一个方向,御风时豪素与嫡传弟子提醒道:“杜山阴,记得那个承诺,学成了剑术,必须杀绝浩然天下的山上采花贼。如果你毁约,就算我无法亲自问剑,你一样会死。”

    杜山阴先前有些魂不守舍,闻言悚然,恭敬说道:“师父,弟子一定会信守承诺,此生跻身飞升境之时,就是山上采花贼灭绝之日。”

    不知道师父与那百花福地有何渊源,以至于让师父对山上采花贼如此痛恨。

    豪素点点头,“有汲清留在你身边,以后你就算想要开宗立派,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将来有了自己的山头,祖师堂就别挂我的画像了,你就当自己是山泽野修,没有什么师承,杜山阴就是开山祖师。不过遇到难关,只要我能够出剑,答应帮你出剑三次。我给汲清留下了一封密信,当你身陷绝境之时,就是退路所在,记得不可提前看信。”

    豪素抬头看了眼天幕。

    我当少年时,盛气何跋扈。向秀甘澹薄,深心托豪素。

    觉昨是而今非,看过几回满月。

    杜山阴是谨小慎微的性子,不适宜问的绝不多问一句。在豪素这边,远远不如侍女汲清那么随意。

    汲清好奇问道:“主人,我们真不去百花福地看看吗?”

    说到底,她还是希望能够在刑官身边多待几天,其实她对这个杜山阴,印象很一般。

    豪素摇头道:“不去了。以后你和杜山阴,可以自己去那边游历。”

    汲清有些想不明白,欲言又止。

    豪素说道:“不要多问。”

    汲清赧颜一笑。

    其实豪素真正念念不忘的,不是百花福地的那位花神娘娘,她只是相貌酷似一位家乡女子。豪素当年出剑斩杀一位上五境修士后,避难远遁,机缘巧合之下,逃到了百花福地,在那边曾经有过养伤练剑几年的安静光阴。

    在他从家乡福地飞升到浩然天下之前,其实曾经与一个女子约定,一定会回去找她。

    当时的豪素,志得意满,将只存在于古书记载上边的“飞升”一事,视为囊中物,立誓要要为家乡天下的有灵众生,开辟出一条长生不朽的登天大道。

    为后世开辟新路者,豪素是也。

    只是没有想到,就因为他的“飞升”,引来了浩然天下各大宗门的觊觎,最终导致福地崩碎,山河陆沉,生灵涂炭。

    等到远游客再回首,故乡万里故人绝。

    所以这位剑气长城的刑官,才会不喜欢任何一位福地主人,但男人真正最憎恶的人,是豪素,是自己。

    灵犀城那边,宁姚因为刑官随后出剑,打破渡船禁制离去,她担心陈平安误以为自己与刑官起了冲突,就与城主李夫人打了个招呼,又剑斩夜航船,这才带着裴钱她们几个去往别座城池。

    宁姚笑问道:“小米粒,记得我递出几剑了吗?”

    小米粒神色认真想了想,“记得不了,好像不多唉。”

    宁姚笑道:“那就好。”

    裴钱背着大箩筐,松了口气,心中默默在账簿上边,又给小米粒记了一功。

    小米粒哀叹一声,一边用行山杖戳着地面道路,一边挠挠脸,可怜兮兮道:“好人山主虽说是忙正事去了,肯定每天觉得度日如年哩,想一想,怪可怜的。”

    白发童子一拍额头,手掌狠狠抹脸,这个小米粒,真是半点没白当那落魄山的护山供奉。

    裴钱问道:“师娘,飞升城那边的剑修,会想念师父吗?”

    宁姚笑着点头,“会的。”

    裴钱犹豫了一下,“印象好吗?”

    宁姚点头,“老人,年轻人,对他的印象都不差。当然肯定也有不好的,不过数量很少。”

    尤其是飞升城年轻一辈的剑修,练气士和武夫。

    对那位独自留在城头上的隐官大人,什么观感?

    幸亏是自己人。

    裴钱笑道:“那以后我就去那边的天下游历啊。”

    宁姚想了想,这是什么道理?

    灵犀城廊桥中,双手笼袖的鹿角少年,轻声问道:“主人真要卸任城主一职?给谁好呢?这么多年来,来来往往的渡船过客,主人都没挑中合适人选,城内驻留修士,主人又看不上眼,我们与渡船之外也无联系。”

    李夫人笑道:“放心,肯定不会是让那仙槎来当城主。”

    鹿角少年伸出一根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只要一想到那个老舟子,就要让他心生烦躁。

    多年之前,仙槎乘舟泛海,无意间碰到了夜航船,那次身边没了陆沉,依旧非要再次登船,说是一定要见李夫人,当面道谢,没头没脑的,灵犀城就没开门,那个仙槎就兜兜转转,在夜航船各大城池之间,一路磕碰,这里吃闭门羹,那边碰了一鼻子灰,隔三岔五的,老舟子就要忍不住骂人,骂完被打,被打就跑,跑完再骂,打完再骂,铁骨铮铮……

    老舟子足足耗费了百年光阴,还在那边死撑,非要走一趟灵犀城才肯下船,看架势,只要一天不进灵犀城,仙槎就能在夜航船一直逛荡下去。

    最后主人实在看不下去,又得了船主张夫子的授意,后者不愿意仙槎在夜航船逗留太久,因为说不定会被白玉京三掌教惦念太多,一旦被隔了一座天下的陆沉,借机掌握了渡船大道所有玄妙,说不定就要一个不小心,夜航船便离开浩然,飘荡去了青冥天下。陆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甚至可以说,这位白玉京三掌教,只喜欢做些世人都做不出来的事。

    李夫人这才与仙

    槎见了一面,不曾想这个老舟子,真是个的的确确脑子进水的,鬼打墙百余年,就真是只为了与她道谢一声,说李夫人有首词写得天地间最好,第一好,什么苏子什么柳七,都乌烟瘴气写得啥玩意儿,遇到了李夫人这首咏花词,全要靠边站……

    原来李夫人曾经随手写过一篇咏桂词,不过是她自比桂花。

    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

    结果就被那个仙槎“钦定”为世间词篇第一了。

    道了谢,仙槎就被船主张夫子礼送出境,张夫子笑着提醒此人,以后别再来了,夜航船不欢迎。

    不曾想老舟子呸了一声,破地方,请我都不来。

    一想到仙槎就糟心,鹿角少年赶紧转移话题,说道:“那个话不多的女子武夫,一双眼眸很出彩。”

    李夫人心不在焉,点点头随口道:“既然人的眼睛,都装得下日月。山上修道之士,山下凡俗夫子,怎么就都容不下几个眼前人。”

    主人伤感,鹿角少年就跟伤感。

    主人生前最后在一个古称临安的异乡落脚,却始终不曾为那个山清水秀处,写过任何一篇诗词。

    易安建安临安,齐州青州杭州。

    ————

    文庙功德林这边,访客不断,多不久留,只是与文圣闲聊几句。

    柳七与好友曹组,玄空寺了然和尚,飞仙宫怀荫,天隅洞天的一双道侣,扶摇洲刘蜕……

    中土五岳山君,来了四个。除了穗山那尊大神,都来了。

    五湖水君更是联袂而至,其中就有皎月湖李邺侯,带着婢女黄卷,扈从杀青,是一位止境武夫的英灵。

    李邺侯给老秀才带来几壶自家酒酿,一看就是与老秀才很熟的关系,言笑无忌。

    老秀才每次接待访客,身边都会带着陈平安。

    君倩是懒,左右是不适合做这种事情,闷葫芦站那儿不说话,很容易给客人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可是带着关门弟子就不一样了,待人接物,滴水不漏,该笑脸就笑脸,该开口就开口,与他这个先生打配合,天衣无缝。

    九嶷山的贺礼,是一盆凝聚水运的千年菖蒲,苍翠欲滴,其中有几片叶子有水珠凝聚,摇摇欲坠,山君笑言,滴水时拿古砚、笔洗这类文房清供接水即可,拿来炼制水丹、或是

    老秀才说笑纳了笑纳了,转手就交给陈平安,嘀嘀咕咕,与关门弟子说那九嶷山,其实还有几盆三千年的菖蒲,凝出的水滴,了不得,得有拳头大。陈平安就说先生这种道听途说,不能信,按照书上记载,水滴至多指铜钱大小。

    听得九嶷山神战战兢兢,担心这对师徒明儿就去自家山头打秋风。

    还有一位湖君送了幅字帖,上书“烂醉如”三字,水纹宣纸,依稀可见其中有虫游曳,细微若丝线,字帖满纸酒气,清香扑鼻。

    那条被养在这幅名贵字帖中的虫子,按照古书记载,南水有虫名曰酒泥,在水则活,登岸出水则醉,能吐酒酿,少则盈碗,多辄满缸。此物神异,极难捕捉,唯有一壶佳酿搁水中,酒为鱼饵,壶作鱼篓,方有百一机会,更难饲养,规矩极多。

    一幅名贵字帖搁放在桌上,诸君共欣赏,结果老秀才开口就问值几个钱。

    问得那位湖君头直疼。

    不过老秀才这边也有些表示,早就备好了字帖、楹联,来个客人,就送一份,当做回礼。

    加上陈平安对中土神洲的风土人情,极为熟稔,如数家珍,与访客们言语,作为晚辈,没啥可送,唯有一份真诚而已。

    陈平安看得出来,每个得了先生回礼的客人,都有意外之喜。

    意外分两层,一是礼重,毕竟字帖、楹联,都是货真价实的文庙圣人手笔,尤其自家先生,圣字之前是个文,分量岂会不重。况且老秀才每个字都写得极为认真,以至于湖君李邺侯那边,先前是婢女黄卷主动帮着主人接过字帖,结果一个踉跄,手中字帖竟是差点掉在地上。还是陈平安第一时间弯腰接住了字帖,再笑着交给了那位名叫杀青的十境武夫。

    再者好像来功德林的所有客人,大概都没想到这个老秀才竟然真会回礼吧。

    烟支山的女子山君,名叫朱玉仙,道号古怪,苦菜。

    她来时身边带了邵元王朝的年轻剑修,朱枚。双方有结契的那层仙家机缘在。

    朱枚与陈平安久别重逢,笑呵呵的,她可没有半点生疏,抱拳玩笑道:“小女子见过温良恭俭让的隐官大人啊。”

    陈平安笑道:“朱姑娘言重了。”

    老秀才抚须点头道:“朱姑娘这番话说得好。仙霞朱氏,出了个朱姑娘,真是祖上烧高香了。”

    陈平安便铺开纸笔,老秀才就临时写了首关于仙霞古道的诗篇,送给朱枚。

    作为烟支山的道贺礼物,朱玉仙这位中土唯一一位女子山君,除了拿出一只装满十二盒珍稀胭脂、水粉的长条竹盒。

    她还拿出一只折纸的乌衣燕子,凝聚有两份浓郁文运和山川灵气,可以放在宅子屋梁上边,或是匾额后边,家中就等同于多出一位香火小人。不过有个要求,就是搁放折纸燕子的祖宅,必须近山,百里之内有高山,有那一国正统山岳更佳,不可是那种地处平原地带、或是大水之畔的屋舍。

    来功德林为老秀才庆贺恢复文庙神位的,毕竟还是少数,更多修士,都已经陆陆续续离开文庙地界。

    比如墨家钜子在议事结束,就已经在去往剑气长城的路上,身边有游侠许弱跟随。

    当许弱提起那个年轻隐官,神色木讷的墨家钜子摇摇头,不置一词,显然不愿多聊此人。

    许弱知道缘由,是顾璨使然。因为身边这位墨家钜子,曾经手刃嫡子,为大义灭亲。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不杀顾璨的陈平安,以后与墨家数脉,一直都会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

    铁树山郭藕汀,流霞洲女仙葱蒨等人在内,都不曾先行返回宗门一趟,就已动身启程。

    至于各大王朝君主、国师,都无需赶赴蛮荒战场,回去调兵遣将,号召山上修士,临时打造适宜跨洲远游的渡船……都是事情。

    火龙真人在赶赴蛮荒天下之前,来了趟功德林,与老秀才称兄道弟,把臂言欢,相互劝酒不停,都喝了个满脸红光的醉醺醺。

    火龙真人晃晃悠悠站起身,单独拉上陈平安,两人并肩而行,老真人打着酒嗝,笑着说道:“出名要趁早,是对的,是好事。世间好事,只怕个但是,这就要你自己多留心了,旁人的道理,老人的经验之谈,都不如你自己多加琢磨,来得牢靠。”

    陈平安点点头,“晚辈会注意的。”

    火龙真人从袖子里边摸出两套熹平石经抄本。

    看得陈平安佩服不已,做买卖一事,自己还是年少无知道行浅了。

    火龙真人将两套熹平手抄本递给陈平安,笑道:“其中一套,到了趴地峰,你自己给山峰。另外这套,是贫道帮你买的,小子,既然是做生意,那么脸皮薄了,不成。”

    陈平安点头道:“受教了。”

    火龙真人轻声道:“世道这才太平几年,就又起风波了,贫道刚得到的几个消息,有个王朝皇帝在自家渡船上边遇袭,国师和供奉在内,都受点伤,两个刺客是死士,注定又是一桩无头没尾的山上悬案。天隅洞天那边起了内乱,冯雪涛的青宫山,那个闭关思过的前任宗主,暴毙了。邵元王朝旧国师晁朴,那处山头,作为他在别洲布局的老窝,也折腾得不轻,伤亡惨重,祖师堂给人莫名其妙打杀了一通,扬长离去。百花福地和澹澹夫人那边,被人谋划得最是凶险,别看青钟这个婆姨,在咱们这边好说话,手段不差,也极有嗅觉,反过来被她出手凶悍,明处暗处,都被她杀了个干干净净。”

    陈平安双手笼袖,默不作声,心算不已。

    这些大大小小的风波,就在文庙附近发生。

    明摆着是蛮荒天下和托月山对文庙的一个下马威,看似是几场毫无意义的意气之争,白白消耗掉那些颗原本埋藏极深的死间棋子,可其实事情没这么简单。

    火龙真人拍了拍陈平安的肩膀,突然说道:“惜命不怯死,求生不毁节,平日里不逞匹夫之勇,关键时千万人吾往矣,是为大丈夫。”

    陈平安说道:“不敢当。”

    老真人瞪眼道:“贫道是在说你吗?”

    陈平安说道:“仰慕真人古风侠气多年,晚辈一直学得不像。”

    老真人一拍年轻人脑袋,大笑道:“臭小子。”

    老秀才在远处气呼呼道:“嘛呢嘛呢?!”

    陈平安问道:“郁先生和少年袁胄那边?”

    老真人笑道:“所以贫道会帮着玄密护道一程,做人不能只占便宜。”

    火龙真人离去后,陈平安回到先生身边。

    “与你说个不太中听的重话,除了老头子和礼圣,整个浩然天下,谁不要觉得少了自己,天就会塌下来。”

    老秀才说道:“所以大可以等到养足精神了,再杀大贼巨寇也不迟。”

    陈平安点头道:“明白了。”

    之后中土婵娟洞天的洞主夫人,也来拜访文圣,她是位颜色常驻的女子,姿容如少女一般。

    身边跟着一个名叫沉禧的庙祝姑娘,手持一把桃花纨扇,上边绘有明月,写有竹枝词。

    老秀才这次偏偏拉上了左右,后者一头雾水,不知先生用意所在。

    洞主隽绣夫人,与文圣老先生言语时,那位庙祝姑娘,就看着那个当年一别、就是百年不见的左先生。

    左右起先瞧见了那位姑娘的问询眼神,还会点头微笑,一次,两次过后,他就视而不见了。

    这个记不得名字的庙祝姑娘,既然思念崔瀺多年,先前百余年间,怎么不去宝瓶洲见上一见?

    南婆娑洲醇儒陈氏,当代家主陈淳化,除了拜会文圣,与陈平安也有交谈,其中有聊到曾经远游求学的刘羡阳。

    老夫子伏胜,依旧是来找陈平安的,是为了聊一聊宝瓶洲狮子园的柳清风。

    此外还有大源王朝崇玄署的国师杨清恐,借此机会,与陈平安聊了些生意上的事情。

    至于雷公庙沛阿香,和女弟子柳岁余,再跟着个叫王赴愬的老武夫,就是奔着陈平安来的,沛阿香是因为裴钱的缘故,来与陈平安这个当裴钱师父的见一面,双方约好了,以后雷公庙一脉弟子,与落魄山相互间可以经常往来,问拳砥砺武道。

    至于王赴愬,起先是打算与这位年轻隐官问拳一场的,结果瞥见了那个端坐桌旁、单手持书的左右,想了想,还是算了。

    不着急。再说了,自己如果仗着岁数大,欺负个学拳没几年的年轻人,不像话,胜之不武。

    皑皑洲刘财神带着妻儿,登门拜访,二话不说,从咫尺物当中取出一大堆礼物,在那石桌上,堆积成山。

    不够含蓄?面子上会不会不好看?钱有什么不好看的。

    而且走的时候,这对天底下最有钱的夫妻,好像忘记拿走那件不起眼的咫尺物。

    刘幽州见着了年轻隐官,笑脸灿烂,直呼名字。

    陈平安笑着点头,然后起身抱拳,与这一家三口道谢,陈平安神色肃然道:“为剑气长城谢过刘家,以后但有差遣,只需飞剑传信落魄山,陈平安一定立即赶赴皑皑洲。”

    倒悬山一座猿蹂府,是刘氏主动给的剑气长城。

    不光是如此,许多倒悬山隐蔽的产业,钱与物,都一并交给了避暑行宫。

    刘聚宝站起身,笑着抱拳还礼道:“隐官大人言重了,刘氏不会如此作为,有些事情,不是买卖。只希望隐官以后路过皑皑洲时,一定要去我们家中做客。”

    然后陈平安说了一句让老秀才和刘聚宝都倍感意外的话。

    “晚辈能不能与刘氏,求个不记名的客卿当当?”

    刘聚宝愣了愣,没有废话半句,爽朗大笑道:“那就这

    么说定了!”

    左右看了眼小师弟。

    知道原因。

    剑气长城,有两位来自皑皑洲的剑仙,李定,张稍。对家乡十分不喜,但是到最后,依旧是以皑皑洲剑修的身份赴死。

    诸子百家当中,不少祖师爷能来的,都来了。毕竟与一般大修士身份不同,他们算是“混官场”的,都需要看文庙的眼色行事。

    兵家两位祖师,率先拜访,姜老祖身边站着许白,看着远处那个红衣女子。

    商家那位祖师爷的范先生,则是最后一个登门拜访,与陈平安聊天,反而要比跟老秀才叙旧更多,其中就聊到了北俱芦洲的彩雀府法袍一事。听范先生说要“厚着脸皮分一杯羹”,陈平安当然欢迎至极,拿出三成。打算自己拿出两成,再与彩雀府孙清、武峮商量,争取那边也愿意分出一成。

    老秀才觉得这位范先生,该他有钱。

    那几位圣人府的当代家主,以及宝瓶洲云林姜氏在内的几个家主,也都来了功德林。

    老秀才其实原本打算少说话的,总拿自己的道理烦人,一次两次的,还好,说多了,容易惹人厌。

    可是面对那几个圣人府后裔,老秀才终究是没忍住,又与他们以心声各自絮叨了一番,夸奖自然是有的,还不少,做得好的,吝啬这个做什么。也很不客气,骂了两人几句。至于他们听不听进去,能真心听进去几分,就不管了。

    只是这般待客,就耗去两天光阴。

    终于有了份难得的清净时分,古树参天,下边有座凉亭,亭内石桌刻有棋盘。

    李宝瓶与师伯君倩下棋,左右和李槐在旁观战,那个小精怪就坐在长椅上看书,师父下棋又看不懂,可是书上文字都认识。

    老秀才带着陈平安在凉亭外散步,笑道:“迎来送往,是很麻烦,可是千万别嫌麻烦,里边都是学问,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别人说了什么,再想一想对方话藏着什么,尤其是对方为什么会说某句话,多想想,就是学问……”

    陈平安笑道:“到门,到了自家门。”

    老秀才点点头,“与你说这个,好像多余了。嗯,你那酒铺生意就很好,读书人都能跟生意人抢钱,还能挣着钱,岂会是怕麻烦的人呢。你打小就是个又不怕麻烦的……对了,下次开门,去了五彩天下,那座小酒铺,可别关了,生意好坏,都不能关喽。”

    有句话没说出口,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能是世道和生活,由不得那个孩子、后来的少年怕麻烦。

    陈平安点点头,然后笑道:“我只是二掌柜,大掌柜是叠嶂姑娘。”

    然后再与先生聊了聊叠嶂与那位儒家君子的事情。

    老秀才听得聚精会神,聊这个,倍精神。毕竟自家文脉,奇了怪哉,如果不是这个关门弟子“别开生面”,那就全他娘是光棍啊。

    回了凉亭里边,老秀才双手负后转圈圈,偶尔帮着君倩指点一二。

    陈平安与那个小精怪坐在一起,不知为何,这个论辈分是自己师侄的小家伙,好像有些紧张。

    君倩师兄的开山大弟子,真名郑佑,只是妖族修士,真名一事,至关重要,所以郑佑在他师父的提醒下,前不久刚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郑又乾,说是那本让自己走上修行路的仙家秘籍里边,按照序文,学问都出自乾卦,而且编书的那位仙师,就姓郑。既然学了仙家术法,就是承袭仙师的恩惠,是冥冥之中得了那位前辈的庇护保佑,所以小精怪就郑重其事给自己取名郑佑了。

    再说了,不谈真名,只说行走江湖的那个化名,谐音多好,真有钱呢。

    以后只要有钱了,一定要回家乡,为那个姓郑的仙师,好好的修墓立碑。

    陈平安听君倩师兄说,这小家伙喜欢读书识字,还是个小暴脾气。

    郑又乾来自桐叶洲的羽化福地。在那处福地,如果有练气士结金丹,就可以“羽化飞升”,曾经属于一座“上宗仙班”典型经营不善的下等福地。因为宗门底蕴不够,将羽化福地提升为中等品秩,实在有心无力,一旦勉强行事,很容易连累宗门被拖垮,为他人作嫁衣裳。

    郑又乾颤声道:“隐官大人。”

    陈平安笑道:“喊小师叔好了。”

    郑又乾双手握拳,手心满是汗水,绷着脸点头道:“好的,隐官小师叔。”

    陈平安愈发奇怪,也有些担心,就立即心声询问,“君倩师兄,是我承载大妖真名的缘故,所以郑又乾很怕我?”

    刘十六摇头笑道:“不是,你现在收敛得不错,郑又乾如今的修为,根本察觉不到。只是这孩子胆子天生就小,先前我带着他游历蛮荒天下,在那边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迹,什么南绶臣北隐官,出剑阴险,杀妖如麻,只要逮着个妖族修士,不是当头劈砍,就是拦腰斩断,还有什么在战场上最喜欢将对手生吞活剥了……郑又乾一听说你就是那位隐官,最后见了剑气长城遗址,就更怕你了。嘴上说着很仰慕你这个小师叔,反正真与你见了面,就是这个样子了。差不多就是你……见着左右的心情吧。”

    陈平安笑道:“我又不怕左师兄。”

    左右听到了刘十六的心声“捎话”,点头道:“仗着先生在,确实从不怕我。”

    陈平安无奈道:“君倩师兄,不合适了。”

    刘十六笑呵呵道:“我又没跟先生告状。”

    陈平安转头说道:“又乾,小师叔手边暂时没有特别合适的见面礼,以后补上。”

    郑又乾低头,使劲摆手道:“不用不用。”

    到了文庙这边,先前被师父安置在一座仙家客栈里边,闹哄哄的,都是关于这个小师叔的传闻。

    青衫剑仙,见人就揍,打架贼猛,脾气可差。

    小师叔那脾气,凭良心讲,真的好像跟爆竹差不多。

    一言不合,就要拿个装满爆竹的大箩筐,往人头上一闷,噼里啪啦的,谁吃得消?

    陈平安笑道:“又乾,你是不是在外边,听了些关于小师叔的不实传闻?”

    小家伙低下头后,就没再抬起头,只是期间迅速转过头,擦了擦汗水而已。

    这会儿听见了小师叔的问话,笑容尴尬万分,撒谎肯定不行,可要不说谎,难道直说啊,一边挠头,一边顺势擦汗。

    左右笑道:“这个师叔当得很威风啊。”

    老秀才一巴掌拍在左右脑袋上,“观棋不语真君子,难怪你只有个贤人头衔,看看李槐,才多大岁数,就是贤人了!”

    李槐如遭雷击,只觉得祸从天降,“啥?!”

    老秀才笑呵呵道:“瞧瞧我这记性,都忘了跟你说了,李槐啊,你这会儿是儒家贤人了,放心,咱们文圣一脉,可没托关系走后门,是文庙几个教主,加上几位学宫祭酒、司业,一起合计商议出来的结果。再接再厉,争取过两年,就挣个君子,以后左师伯再瞧见你,还不得跟你请教学问?”

    李槐急得满头汗水,抓耳挠腮道:“不能够啊!”

    左右点点头,这孩子很虚心。至于治学成就高低,只要有此心态,就不用着急。

    李槐急匆匆道:“祖师爷,文庙可不能这么胡来啊,宝瓶都还不是贤人呢,凭啥我是啊。”

    老秀才笑眯眯道:“你小子有大功劳嘛。”

    都顾不得有什么狗屁功劳了,李槐脱口而出道:“那我就不要功劳了,让文庙那边别给我啥贤人,行不行?祖师爷爷,求你了,帮忙说道说道,不然我就躲功德林这儿不走了啊。”

    老秀才一脸惊讶道:“李槐,可以,年纪轻轻,颇大志气,都打算跟文庙直接要个君子啦?没问题,我一开始就是这么觉得的,给个贤人,小家子气,给君子,我看成。”

    李槐都快要疯了,下意识转头望向陈平安,“咋办?!”

    我好好读个书,给我个贤人做啥。这要回了山崖书院,还不得每天在口水缸里凫水过日子?

    李槐又不傻,偌大个宝瓶洲,儒家正统书院才几座,贤人又能多到哪里去?

    陈平安笑道:“咋办?还能怎么办,已经当了贤人,又推不掉的样子,就躲起来好好读书。真要担心怕事,就与文庙和书院再打个商量,帮着提醒山崖书院那边,除了几个正副山长,此事不要外传了。给了贤人又收回,文庙不会答应的,你当是儿戏呢。但是帮你在书院保密,这件事其实不难。”

    李槐想了想,有道理啊。

    嘿,既不会树大招风被人笑话,好像还能白得一个贤人头衔,只在裴钱这个盟主那边,私底下好好显摆,说不定自己这个座椅雷打不动好多年的小舵主,就能升官了。

    看来是好事啊。

    刘十六笑了笑。

    看来这个小师弟,确实擅长对付人心上边的琐碎事。

    刘十六瞥了眼左右。

    左右懒得理睬,这点小事,陈平安如果都没办法解决,当什么小师弟。

    还有脸皮当别人的小师叔?

    李槐看着陈平安,没有当自己的姐夫,怪可惜的。

    陈平安猜出李槐的心思,骂道:“滚。”

    郑又乾可怜巴巴望向自己师父,敬重小师叔归敬重,可是小师叔脾气真的差,自己坐这儿,浑身不得劲,胆子大不起来。

    这天暮色里,陈平安独自一人,笼袖坐在台阶上,看着风吹起地上的落叶。

    因为独处,就有些思绪纷乱。

    世道如此,你想如何,你能如何,你该如何。

    自律,自省,自求,自由。

    多读古书开眼界,少管闲事养精神。

    那些人生意外,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磅礴大雨,强者手中有伞,弱者两手空空。

    强者撑伞而行。要为这个世界遮风挡雨,片刻也好。

    李槐偷偷摸摸来到这边,坐在陈平安身边,递出两本微皱的册子,不厚。

    陈平安翻开一看,里边写满了李槐记录下来的问题,大大小小的读书疑惑、治学疑难。有些被涂抹掉了,更多留着。

    李槐有些难为情,小声说道:“很多问题,都会问朋友,问夫子。有些听人一说,明白了,有些听了答案,也还是没明白,又不好意思翻来覆去问,又怕忘了,就写上边,一开始觉得很快就能见着你,没想到这么久才遇到,这不就都有两本册子了。”

    陈平安收入袖中,“我先收下,慢慢看,给些我的答案,不一定都对。回头跟那本符书一起还给你。”

    李槐急眼了,涨红了脸,“别啊,随便翻,随便看,陈平安,你别这么正儿八经的。”

    陈平安笑道,“你写这些,也没随便啊。”

    李槐无奈道:“咱俩的学问多少,能一样吗?我读书真不行。我想不明白的问题,你还不是看一眼扯几句的小事?”

    如果不是陈平安,李槐就会一直藏着这两本册子。

    陈平安拍了拍李槐的肩膀,笑道:“你那姐夫,我见过了,人不错的。”

    李槐咧嘴一笑,“终究是我的姐夫嘛。”

    这天夜色里,老秀才拉着三个学生,一起喝着小酒儿,夜风清凉,人心温暖。

    左右望向远处。

    一袭白衣的曹慈,手持一把竹黄剑鞘。

    单独来到功德林,拜访陈平安。

    老秀才捏着下巴,“如果要打架,就难了。”

    若是裴杯来了,那就根本不是个事儿。

    老秀才就会拿出看家本领,以理服人,以德服人了。读书人只吵吵,绝不动手,何况对方还是个娘们。

    左右说道:“既然不是裴杯,如果被问拳,你就自己挨着。”

    陈平安点点头,“我一个人去。”

    陈平安摘下背后长剑,放在桌上,去见曹慈。

    剑气长城的两位少年,问拳三场过后,一别多年,各奔前程,终于在今夜重逢。

    天下武学对半分,白衣曹慈青衫客。

网站公告 2020-05-23

原域名 www.pilishufang.com 已经无法访问。(DNS污染)

现启用新域名:www.pilibook.com

最新地址发布页 点此进入 可以保存收藏这个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