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可取代 04

        苍睿满目都是血色,不是没见过枪伤,这次却和以往不一样,即便苍睿死死按住伤口,血还是像泉涌一般将他的双手染透。苍睿不住地摇头,仿佛这样就可以否定什么,不是动脉,一定不可以是大动脉!苍睿疯了一般喊着申子旬的名字,申子旬却意识不清,没办法再给他一点点回应。

        开枪的人是谁,有没有人去追,还会不会再被狙击,或者救护车在哪里,这些苍睿全都无暇顾及,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残酷地提醒着他一个事实,申子旬会死。

        不要了,不可以再流血,怎么会有怎么多的血?申老师你别睡,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看看小睿吧……

        苍睿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到医院的,申子旬被放到手术台上他都没敢松开压着伤口的手,有人来拖拽他,苍睿想都没想就用手肘顶开,医生没辙了去找来家属,最后苍睿手下的其他队员一左一右硬钳制住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人拖出去。

        苍睿的手僵硬成五指扣拢紧绷的姿势无法放松,呆呆站在手术室门口,觉得他的整个世界都在迅速崩塌,身体是冷的,周围的一切都黯淡无光,只有那刺目的“手术中”亮着灯,微弱的光亮承载了他所有希望。

        苍睿低头,看见的仍旧是满目猩红,他手中粘稠又冰凉的液体,一点一滴全是申子旬的生命。最初的惊愕和惶恐过去,那种扯得人支离破碎的痛楚才开始在胸腔下躁动,有什么叫嚣着翻涌而出,却又不知憋在哪里无处排解,  苍睿被鼻腔的酸楚噎得近乎崩溃,旁若无人软了双膝趴跪在地,像是走投无路的困兽,嘶吼出声哭得撕心裂肺。

        纪柏包扎好后脑的伤,听说后来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忙不迭赶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苍睿。纪柏印象中的苍队是个无坚不摧,哪怕泰山崩于眼前都能笑着面对的人,何曾想过竟然会被打击到这种地步。纪柏的脚步硬生生顿住,他不知道自己走上去能做什么或者说什么,莫名的情绪堵在鼻腔,硬生生要把他也磨得落下泪来。

        手速进行了没多久医生出来过一次,说明了情况,“子弹卡在锁骨附近,将动脉蹭得只剩薄薄的一层,实在太靠近了,取子弹有很大风险,不能保证手术一定成功,我们需要家属签字同意,你们也做好心理准备……”

        苍睿只听了几句就踉跄着倒退半步,他已经全然乱得没了章法,什么家属什么签字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只知道申子旬状况很不好,会死……

        纪柏在旁边焦急地问了好几次怎么联系申子旬家里人,苍睿愣愣摇头,他不知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申子旬和家里并不亲近,很少和他提到,申子旬的手机也在慌乱中被弄坏,他竟然根本联系不上申家二老。要是真的有什么意外,他拿什么赔给申子旬的父母?

        想到这里苍睿拼命摇头,想把这些不详的想法甩出脑袋,救命稻草一般抓了医生的手臂,颤抖的唇缝里好不容易才挤出几个字,“救他……救人……求你……”医生也是犹豫,没有直系亲属签字,出了问题事后谁担责任?

        僵持不下的时候秦冶及时赶到,捏了苍睿的手腕让他松开人,自己和医生迅速交谈了几句,医生便再无顾虑地转身回了手术室。苍睿跌坐在门口的长凳上咬着指甲瑟瑟发抖,等待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手术进行了很久,苍睿等来过两张病危通知书,只觉得自己已经跟着申子旬差点死过两回了。

        苍睿的脑袋一直很乱,大多时间是在祈求上天保佑申子旬一定不要有事,他是无神论者,从来都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可是,可是如果这次申子旬能逢凶化吉,往后的日子让他吃斋念佛他绝对心甘情愿,只要申子旬没事,只要申子旬不要死……

        苍睿此刻恨透了自己,是他那该死的骄傲和自负连累了老师,要是他老老实实把U盘交给男人,要是他不把男人逼上绝路,男人怎么会想要同归于尽?他明明告诉过申子旬再遇到这种事要躲得远远的,老师为什么不听?为什么子弹射穿的不是他的心脏?为什么偏偏是申子旬?

        眼前的世界始终一片模糊,苍睿看着护士拿了一个又一个血袋进去,只恨不得撸起袖子让他们直接抽自己的血。等到手术灯灭了的时候,苍睿却突然失去了所有勇气,他连迎上去听听宣判都做不到。实在是太恐慌害怕,怕医生像是电视剧里那般跟他说,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很疲惫,面色却并不那么凝重,手术还算成功,病人暂时稳定下来,只是接下来4时仍旧是危险期,如果能挺过去,才是真的没事。

        苍睿拎着的心悬在那里没能落下,空落落茫茫然,转瞬又拧又绞,只能呜咽着再次祈求上苍,请一定保佑老师要挺过去。

        申子旬转入重症监护室,插着喉管连自主呼吸都做不到,苍睿就痴痴的趴在门上看着毫无血色昏睡的人,心电仪发出的规律滴滴声牵扯着他的心跳,如果现在那声音变成了一声长音,苍睿很确定自己的心脏也会跟着不再跳动。

        苍睿这时候也才知道,那时候自己出事,申子旬到底独自面对了些什么,易地而处这种状态他连一分一秒都忍不了!他是喜欢他的工作,他确实享受面临危险的紧张和刺激,苍睿却不能承受申子旬有一丝一毫的损伤。他曾经无数次骗过申子旬安慰他说再也没有下一次,如果以往那么多次,他有一次兑现过诺言就好了,就不用像现在这样眼睁睁看着申子旬了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自己却束手无策。

        苍睿甚至想过,哪怕那时候他不纠缠申子旬,宁愿他和他形同陌路没有一点交集,也不愿看见申子旬因为他而躺在病床上,随时有可能失去生命。手中的病危通知书已经被揉得稀烂,苍睿一生的眼泪大概全都给了申子旬一个人,申老师,你不要丢下小睿,不要死……

        申子旬一开始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小孩全然慌乱的叫喊他听得真切,其实也心疼得厉害,他的小孩啊,明明早就是顶天立地让人可以心安理得依靠的男人了,哪里还哭成过这种样子,申子旬却连掀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后来失血过多冷得厉害,耳边像是有呼呼的风声,带着哨,卷着阵阵凉意扑面而来,申子旬努力睁了睁眼,发现自己站在了漫天的风雪里。

        是种有点熟悉的感觉,申子旬低头,他柔软的发丝及腰,穿了层层叠叠的中衣,墨色的外套随意披在肩上,他好像有点乏力,却焦急地在这冰天雪地中寻着什么人。环顾四周,申子旬眯了眯眼,不远处城墙边缘站着一个玄甲的青年,青年的背影明明看起来充满了不安肃穆,可冠上白色的绒毛簇簇,被风吹得一鼓一鼓,硬生生叫申子旬瞧出几分可爱来,申子旬轻轻唤了一声小睿,青年猛得浑身一震,回过头来眼眶深红委屈得要命。

        真是叫人心都疼起来了,申子旬朝苍睿张开双臂,小孩就再也忍不住,飞奔过来扑进他怀里,撞得他无力的身子几步踉跄,小孩却将他拥得死紧,“师父……师父……”

        苍睿语无伦次的,一会师父我错了,师父您原谅小睿,一会又你别去找他,别走别走……师父求您继续当我师父,我再也不,再也不乱来了……

        申子旬抱着苍睿轻拍后背安抚,末了才回了一句不怪你,我哪儿也不去。小孩埋头在他颈窝哭得泣不成声,最后也是因为他体力不支差点栽倒才抱起他回屋。

        一路昏昏沉沉,向来平静的心中涟漪肆起,申子旬觉得“自己”应该是高兴的。后来啊,后来小孩笨拙又着急地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很疼很胀,申子旬却能从苍睿小心翼翼的动作和绷紧的身子感觉到小孩的紧张激动。主动抬起腰肢更方便苍睿的进出,小孩呼吸窒了窒俯下身来吻他,申子旬张口就了,也是眼眶发热激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

        两人的发丝散乱纠缠不分彼此,小孩渐渐得了门道顶在了很要命的地方,申子旬一个惊喘没了呼吸,苍睿涨红一张脸,开始专心致志磨蹭那个地方。

        申子旬闭眼弓起身子,动了动唇微不可闻说了句不,小孩在他耳边喘息叹吟,“师父……师父……师父……”

        酥酥麻麻直直戳中心坎儿,申子旬眼前一片迷蒙,放纵自己在欲望中沉沦下去,全身心地接纳了苍睿,然后就是极致的快感,浮浮沉沉让人在云端好半晌都不能回神。再往后鱼水之欢越发淋漓尽致,小孩渐渐学会了些东西,每次都叫他羞耻难耐,“自己”是生气的,却无法抗拒,颠鸾倒凤在床上真是什么脸都丢尽了。

        舒服,很舒服,只是这并不是全部,申子旬皱了皱眉头,下一瞬是奇异的漂浮感,眼前的画面变了角度,下方那个“自己”正满身潮红承受着苍睿的贯穿,感觉却被剥离了,渐渐指尖和颈部泛起让人毛骨悚然的剧烈疼痛。

        师父……

        老师……!!!

        瞳孔缩了缩痛感越发明显,申子旬一下子想起来全部,小睿……小睿……他的小睿在唤他,他的小睿在求他不要死……

        怎么可能舍得放弃,申子旬笑,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们都是注定要在一起的。

        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模糊,申子旬好半天才看清纯白的天花板,试着动了动好像哪里都疼,然后就有水滴掉在自己脸颊上,苍睿的责备怒吼接踵而至,颤抖且带着浓浓的哭腔,“不是告诉过你要远远的躲开!不是告诉过你吗!!”苍睿声音到最后全然嘶哑,申子旬喉咙很疼好像暂时发不出声音,努力牵了牵唇角,用唇形告诉苍睿不要怕……

        快三十的青年就这样跪在他床边哭成个泪人,“申老师……申老师你不要受伤,你不要死……不要丢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