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不可取代 03

        苍睿在接到电话的十分钟后收到一段视频,视频里申子旬被绑在有扶手的椅子上,动不能动,神情还算镇定,然后男人的话开始响起,“大家都是文明人,也没必要弄得血淋淋太难看……”屏幕外面有器具摆放的声音,申子旬瞳孔缩了缩,明显开始害怕,视频里又传来另一人的声音,“住手!你们敢!!不,不行!!”

        好像是纪柏,苍睿暂时没顾上,死死盯着申子旬,额角的青筋都快崩出来,等苍睿看见镜头给了申子旬纤长的手指和几根极细的钢针一个特写,苍睿脑中一片空白差点就失控了,眼睁睁的瞧见钢针一点点扎进申子旬的指甲缝,尖刺挤开皮肉,弄得指甲下面一片淤青,男人毫不留情,钢针一直顶到最深才停下,之后也没有拔出去,指尖溢出一滴血珠,挂在针尖红得艳丽,申子旬的手颤抖到几乎痉挛,几番想要挣开却都只能徒劳地生生受着……申子旬从头到尾一声没吭,急促的呼吸异常刺耳已经足以叫苍睿方寸大乱。

        视频的画面最终对准了申子旬惨白如纸的脸,唇上被他自己咬出几个很深的齿痕,鼻尖额头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呼吸都带着哆嗦,男人不紧不慢吞云吐雾,苍睿看见屏幕里多了一层缭绕的烟圈,“每过十分钟,我就往里扎一根针,苍队要是想让老师少吃点苦,可是要抓紧时间了,我要的东西准备好,送到指定地点来……”

        视频一黑这就是全部,苍睿整个人一身戾气,男人就是他最近一直在跟的案子一直在找的人,将军级别的人物,却叛国出卖情报准备逃跑。军中也有所防备,上一次机场没让他成功出境,男人随后躲起来一直蛰伏。

        苍睿带的特殊小队负责追踪,亲人,情人,财产,蛛丝马迹一一扫过去,挖得很深,竟是查出来男人手中还有近乎天文数字的暗账。男人这才急了,为了这个前两天已然漏出马脚,苍睿却怎么也没想到,男人居然卑鄙到把算盘打在了申子旬身上!

        这段视频苍睿并没瞒着,是和小队里的人一起看的,大家熟知苍睿,当然知道申子旬对苍睿的重要性,一个个也是有些不知所措,倒是苍睿,攥拳的手拳骨突出,充满爆发力地狰狞,虽然一身肃杀却难以置信地冷静。

        管证物的队员把U盘递给苍睿,说是苍队你先救人我们埋伏一下再想办法,被瞪了一眼,苍睿扯着唇角冷笑,仍旧高高在上不可一世,“敢用老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胆子不小。青龙你去追踪老师的手机信号,白虎你带人把他老婆和小蜜给我看好了!朱雀你去和银行那边确认一下最近有没有人打电话询问过大额提款的预约但是后来就没消息的人。玄武,你跟我逐帧再过一下这段视频,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线索。一个小时!他的好日子也就到今天了!”

        任务分配下去没人浪费哪怕一秒的时间,苍睿近乎自虐地逼着自己一遍一遍过着那短短三分钟的视频,精神高度集中,脑袋一直有条不紊地运转,就像是机械运作一般精准无比。苍睿怎么可能不疼怎么可能不害怕,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却听到了男人的声音,苍睿几乎心胆俱裂,现在却没有那种奢侈的时间让他去混乱去失控,他要亲手救出申子旬,而不是窝囊到跟对方妥协。

        ……

        右手的每根手指里都扎了一根钢针,申子旬浑身冷汗,已经像是被水淋过了一般,十指连心,被尖锐的异物刺入,所谓无知无畏,在深刻体会到究竟是怎样的蚀骨钻心之后,每次的疼痛就越发让人惧怕和难以忍耐起来。右手除了那种生不如死的痛楚已然感觉不到其他,就连手指不受控制的抽搐都能激起惊涛骇浪。

        扎到第五根针的时候,大概是苍睿始终没有正面回复,男人也开始失去耐心,不再绑着申子旬,而是踩着他的背心将他压在地上,钢针几乎是一鼓作气直直捅进小指的指甲缝。申子旬意识都飘忽了一瞬,纪柏愤怒到极致的怒吼和叫骂也像是听不到了,整个世界里只有疼,疼得眼眶深红泪水无意识流出,却始终也没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脑袋嗡嗡作响,男人离开了,申子旬这才呜咽出声,被纪柏呼唤回神,片刻眼神彻底聚焦,一层脆弱也悄然淡去,行动不再受限制申子旬艰难地坐起来,左手从后腰衣服下面摸出纪柏的手机,颤抖却坚定,申子旬拨的是苍睿的号码。

        十分钟像是一眨眼,男人们去而复返,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申子旬淡定地将手机再藏回去,恢复那狼狈的姿势,死气沉沉一般又在地上趴好,男人和手下一起进来,申子旬下意识藏了藏左手,男人却一脚踩住他右手手腕,“我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就扎右边,左手给你留着,也不至于废两个手。”

        申子旬瞪大了眼这会是真遏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右手五指里全是瘀血,又红又肿碰一碰都疼得钻心,这种情况他没办法保证自己不叫出来,其实男人从之前开始就没有再录视频了,可是现在他和苍睿电话是接通状态。

        申子旬摇了摇头大概动唇无意识说了一句不,倒是惹来男人的一声嗤笑,悻悻说着什么你可怨不着我,谁让你是苍大队的心头肉呢,然后第二根钢针也毫不留情地扎入已然不堪重负的指尖,申子旬眼前昏黑呼吸都被噎住,身子绷得死紧,右腕的关节在剧烈的挣扎下近乎扭曲……

        疼痛退去迎上的是莫名的低气压,男人的脸色铁青,那边纪柏也像是绝望了一般死死盯着男人手中的东西,申子旬努力睁大模糊的眼睛去看,男人手中拿着那个本该别在他后腰的手机,因为挣扎幅度太大掉了下来。

        男人冷冷哼了一句敬酒不吃吃罚酒,面上却没有装出来的那么淡定,一股子疯狂的怒意席卷而来,申子旬浑身的毛孔都泛出寒意,然后男人亲自蹲下身,将他指甲缝里的钢针动作粗暴地拔出,有些卡得紧没能一下子成功,就左右摇晃将指甲和血肉捅松了才往外拽,可怜申子旬疼得瑟瑟发抖,汗如雨下,颤抖的唇张张合合,终是无可奈何地惨叫出声,“啊——!!”

        再往后酷刑也没停止,男人拿了两根钢针,对准血淋淋的指尖,捅进去又拔出来,重复了几次都没有停下。

        “呜啊啊——!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哀鸣,痛苦已然超越了申子旬能忍耐的极限。那边纪柏听着这让人心悸的惨叫,也是快疯了,突然爆发一般挣开了压制住他的人,直直撞向男人,倒是提醒了男人还有纪柏的存在。男人眼底猩红的怒意退去,却仍旧觉得不解气,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对两个立刻上前再次按住纪柏的人道,“把他给我丢出去!”

        申子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在极度的疼痛中还能理解男人话语的意思,跌跌撞撞爬起来,就看见两个人压着纪柏要从窗口往外丢,“不行……住手!!”他脚都是软的连滚带爬赶去窗边,只堪堪抓住了纪柏外套的领口,男人在身后把手机一脚跺碎,似乎再没想理他们直接准备跑路。

        申子旬看了眼地面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少说也有五层楼的高度,一直元气满满大吼大叫的小青年这会也是吓傻了,手被绑在身后,完全就靠申子旬拽着他。申子旬左手力气不够,不得不用伤痕累累的右手,指尖用力鲜血就顺着指缝往外流,染透了纪柏的衣领。

        纪柏能感觉到申子旬的手颤抖到随时可能松开,想了想刚刚的那一幕,声音都带了哭腔,“申老师你松开吧……”

        申子旬鬓角的汗滴像是水一样就没干过,唇色惨白惨白,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事的……”浑浑噩噩申子旬隐约还听见后面男人不知道在跟谁交代,“要是我被抓,姓苍的必须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申子旬的状态其实根本坚持不了多久,纪柏掉下去是迟早的事情,申子旬能做的只有咬牙坚持,苍睿很有可能下一瞬就出现,只要再多坚持那么一秒钟……太紧张了周围的什么都顾不上,纪柏的衣领一点一点从手里往下滑,申子旬慌乱地摇头,一颗心也渐渐提到了嗓子眼儿。

        后来纪柏好像就淡定了,申子旬无法分辨,纪柏一直叫他松手,申子旬都快疯了,剧烈的疼痛时时刻刻提醒他要攥紧不能松手,却眼睁睁看着最后一点布料从他手中滑出,申子旬下意识倾出身子去够,“不——!!”被人拦腰一把抱住,大半的身子挂在窗外,掉下去的纪柏好像并没有摔得粉身碎骨……

        被拽回屋里,申子旬一时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不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几次探身出窗外再三确认,第一次纪柏被人从橙黄的气垫里扶起来,第二次有人在给纪柏松绑,第三次纪柏冲他挥了挥手……眨眨眼,申子旬被熟悉的怀抱紧紧拥住,苍睿将他的脑袋死死按在自己怀里,“子旬,没事了,没事了……”

        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申子旬双腿发软,要不是苍睿扶着肯定直接跪倒在地,苍睿拥着他连一句没事吧都问不出来,天知道他听到申子旬近乎悲鸣的惨叫有多胆战心惊,魂飞魄散都不足以形容。这会抱着人连手都是颤抖的,苍睿狠狠把申子旬的味道卷入肺腑,既是安慰申子旬也是安慰自己,只一个劲地重复,“没事了……我找到你了……没事了……”

        缓了好一会两人才把乱跳的心脏安回原处,申子旬从来都没质疑过苍睿的能力,此刻小孩完好无损的站在他面前,多余的话根本不需要问,偏头吻在小孩唇上交换了一个浅浅的却温情的吻,苍睿眼眶有点湿,“能走么?”

        申子旬点头,苍睿扶着他一边走一边抓了右手来看,五指的第一个指节全都青紫青紫,充斥着瘀血完全肿起来,看着就疼得钻心,苍睿动了动唇说哑着声音说对不起,申子旬用左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他呆。

        周围来来往往的都是警察,谁也没想到还能有什么变故,走出大楼的一瞬间,申子旬被对面一道反光晃了一下眼,瞬间想起来他迷迷糊糊中听到的那句让人不安的话,“要是我被抓,姓苍的必须死!”申子旬条件反射直接挡在了小孩身前。

        随即,颈下靠近锁骨的地方一阵剧烈疼痛,像是灼烧一般连皮肤都要被烫化,大片温凉汩汩溢出,申子旬都没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却莫名就站不住了,软到在小孩怀中,苍睿瞪大了眼惊慌失措按住那块疼痛的地方,申子旬抬手碰了碰小孩冰凉的脸颊,笑,“没事,别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