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不可取代 02

        前后左右都是看起来穷凶极恶的歹徒,就算申子旬没有轻举妄动,还是一上车就被扭了胳膊,双手绑死在身后。粗暴的动作弄得关节阵阵疼痛,申子旬瞥见那个被打昏的小青年,发丝里隐约有深红粘稠的血迹,老实说申子旬现在着实六神无主,被触碰了直接胡乱挣扎起来,心脏扑通扑通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你们是谁!要干什么!!唔——!”

        一左一右两个男人死死按住申子旬的肩,副驾的人扯了一段宽胶带捏下颔将他的嘴巴贴得严严实实,男人在他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拿走手机随即在他头上套了个黑色的布套。

        视觉和行动都被剥夺,只剩听觉将不安感无限放大,自己的呼吸无法遏制地颤抖,哪怕是汽车拐弯,惯性造成轻微的肢体碰擦都能让申子旬惊恐到弹跳起来。身旁的人似是嫌弃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冰凉的东西贴上了申子旬的脸颊,“老实点!”

        即便隔着头套也能感受到尖锐的寒意,是匕首,之前被旧情人绑走时的阴影瞬间叫嚣着翻涌而上,喉咙像是痉挛了,申子旬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呜咽,男人们却再没有理他,车厢里安静得只能听见申子旬颤抖破碎的呼吸。

        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前排副驾的人接了电话,也只有很简短的几句交谈,一切顺利,货在车上,交货地点见。申子旬无法辨别时间,也不知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被人拽着胳膊踉跄下了车,就听得一个不满诧异的声音响起,“怎么还一个?!”

        “妈的!我还想问呢!他说他是警察!你们故意的是不是!”

        接应的人不做声了,似乎在征求什么人的意见,申子旬听见脚步声,随之而来的是浓郁呛人的烟味,“无所谓,人抓来了就行,先关起来。”

        听声音是中年男人,沉着冷静有条不紊,虽然有些嘶哑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威严,给人的感觉和秦冶有点像,申子旬来不及细想,又被拽了一把,磕磕绊绊上了楼,被推进一间阴冷的屋子,和他一起被扔进来的,还有那个昏迷不醒的青年。

        直到这时申子旬还惊魂未定,跪坐在地上勉强直起身,很努力地深呼吸平复情绪,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应该算是绑架吧,为钱?他一普普通通的中学教师能有什么钱。为情?祁煦还在精神病院里关着,就算真的是他也闹不出这么大阵仗。为仇?他的生活单一到几乎只有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能有什么血海深仇要让别人费尽心思来绑架他?

        唯一合理的解释,只能是和苍睿有关。

        工作上的事苍睿向来很少和他提及,小孩又在查什么危险的案子?说起来苍睿确实出差有一个星期了,一两天联系不上以前也是常有的事,申子旬并没太过担心,眼下的情况怕是不太妙,这些人抓了自己也只有那一个目的,威胁苍睿……理顺思绪申子旬更是不知所措,这会担忧多过害怕,希望自己不要影响到小孩的工作才好……

        茫茫然呆坐了一会,身边的人有了动静,一声闷哼然后倒抽了一口凉气,申子旬还带着头套,嘴巴也被堵着,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着急。身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青年很迷茫根本闹不清状况,“嘶……疼……这是哪儿……?”

        后脑一阵阵钝痛将纪柏的神识扯回,发现自己双手被绑在身后动不能动,纪柏一个激灵瞬间想起来之前的事情,人没救成不说还吃了一闷棍!真窝囊!视线聚焦第一眼看见的是身边的申子旬,纪柏也是有点急,“你没事吧?!”

        申子旬摇头,纪柏让他弯一点腰,自己跪直了去叼申子旬脑袋上黑色的布套,头套摘掉申子旬柔软的发丝被弄的乱糟糟,闭着眼一时不能适应强烈的光线,看起来有些狼狈,纪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回事,愣愣看着申子旬脑袋都真空了一瞬。

        申子旬仍旧说不出话来,看着眼前的青年满眼都是疑问,纪柏这才回魂,确认申子旬没受伤稍微松了口气,环顾四周,很普通的出租房,空荡荡的只有一把椅子放在墙角,却越发让纪柏忐忑不安,要是能传消息出去就好了……

        一回头看见申子旬死死盯着他的脖颈处,纪柏才感觉到那里痒得很,低头一看胸前的衣服血迹斑斑,纪柏倒是很想挠挠头跟申子旬说没事,却终究只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收拾了心情努力想要弄清眼下的状况,纪柏开口就问,“申老师抓你来的人你认识吗?”

        一句话倒是让申子旬惊着了,瞳孔缩了缩下意识往后蹭,纪柏反应过来慌忙解释,“你,你别误会,我是……是苍队,是苍队让我跟着你的!”为什么要扯谎纪柏自己也闹不明白,申子旬仍旧将信将疑,纪柏无奈,“我真是警察,今年刚分配到苍队手下的,我要是跟他们一伙的也不会被打得头破血流了。”

        申子旬想了想终是又放下戒备,无意间瞥见纪柏的口袋,那里方方正正鼓出一块,是手机!连忙呜呜颔首示意,纪柏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两人迅速调整姿势,申子旬背着手努力去纪柏口袋里掏手机。

        本来没多大难度,但是太慌乱连手都是软的,掏了好一阵子才弄出来,好不容易手机攥在申子旬掌心两人都精神一震,申子旬头一次如此庆幸这年头还有人用老式的手机,真是谢天谢地!要是苹果那现在真是有的头疼了!申子旬满手是汗,又是紧张又是激动,摸索着按下110只差一个拨通键,那边门却一声响动,有人直接推门进来了!

        吓得申子旬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稳住颤抖到几乎痉挛的手指,将还差一点就要滑落的手机死死捏住,努力忽略砰砰狂跳的心脏,申子旬正面毫不畏惧对上来人的目光,小心翼翼把手机藏进了袖口。

        前后进来三个人,为首的看起来并不像是黑社会,衣着随意闲适,眉眼透出几分狠戾,不怒自威,联系之前听到的声音,申子旬明白过来为什么感觉会有些像秦冶,眼前的这个男人应该也是军人出身。

        男人手里拿着申子旬的手机,进来睨眼扫过申子旬和纪柏,看他们没整出什么幺蛾子,便熟练摆弄手机拨通了苍睿的电话。响铃不过三声就被接起,听得苍睿那边唤了声老师,男人哼笑出声,“苍队,现在能好好谈谈了么?”

        电话那边的是什么反应申子旬听不见,心已然提到了嗓子眼,男人的心情似乎不错,给手下使了个眼色,像是保镖的人上前一把揭掉申子旬嘴上的胶布,火辣辣的疼痛让申子旬闷哼出声,男人把手机递到申子旬嘴边,“打个招呼吧。”

        申子旬垂眸别开眼摆明了不合作,男人倒也不气,略一颔首,下一瞬申子旬被踹到在地,纪柏瞪红了眼想冲上来,被另一人掐着脖子踩着膝弯按在原地,只能大声吼叫,“你们他妈的别碰他!有本事冲我来!”

        腹部和胃部狠狠挨了几脚,申子旬差点没喘上气,沉重的击打让五脏六腑都有如挪了位,尤其是脆弱的胃部,疼得申子旬被激出生理的泪水,呛咳着呻吟出声,连耳朵都有点背气嗡嗡作响。

        电话那头是沉重的呼吸和长久的沉默,申子旬蜷在地上咳得撕心裂肺,男人漠然看着狼狈的申子旬施施然继续讲电话,“放心吧还没有怎么样,但是如果苍队不能给我我想要的,我可不保证老师会不会少个耳朵缺个指头什么的。”

        再后来男人说了句我再联系你便掐了电话,蹲下来撩开申子旬挡了眼睛的碎发,看见眼角的湿意心里一阵快意翻涌,摆弄手机咔嚓咔嚓对着申子旬的脸拍了几张特写,随手发给苍睿,然后男人示意手下把角落的椅子搬来,手机调到录像模式,“让我们再给苍队一些刺激和动力,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