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可取代 01

        刑事科有个心照不宣的秘密,那个省公安厅里有厅长老爹做后台撑腰,年纪轻轻却已经是特种兵出身,办起案来心思缜密雷厉风行,人又意外好相处的苍队,有个同性的爱人。

        具体是什么样的人不得而知,只是提起这个爱人,一向干练的苍队脸上的线条立刻就柔软到不像样,如果说平时的笑容会惹得刚入队的小姑娘脸红心跳,那说到申子旬,苍队就是一只被挠了下巴舒坦到不行的老虎,笑得有点傻还带着股腼腆劲儿,男人们看了直直要哆嗦着骂一句肉麻,女人看了忍不住地摇头扼腕,这年头,好男人都被男人抢走了!

        纪柏是今年刚毕业的小年轻,跟着苍睿的队伍历练了一段时间,对他这个性格好人缘好又有勇有谋的苍队简直崇拜钦佩到一种境界,用现下通俗易懂的话来说,苍队就是他的男神。

        然而得知自己的男神是同性恋,纪柏心中五味陈杂,已经有两天没能睡个好觉了。纪柏当然是直的,笔直笔直,苍队是男神是偶像,纪柏心里总觉得好像不该是这样,硬要说哪里不对,大概是认为这样完美的苍队值得一份更完美的爱情,或者一个更幸福的家庭。

        纪柏小同学暗自纳闷纠结,事情一来二去想得多了,就对苍队那个爱人有了一百二十分的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苍队心心念念每天都归心似箭,连跟他们聚餐也从来不参加饭后的其他娱乐活动?

        纪柏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听,提及的次数多了,总会惹来其他人的注意力,比如计算机高手会点黑客技术的陈姐,那天颇有深意地调侃,“怎么,看上苍队了?”惊得纪柏心里一个咯噔,做贼心虚地登时四下张望,好在苍队没在,纪柏的心稍微放了下来,又见陈冉颔了颔首对他道,“喏,那个就是苍队的宝贝老师。”

        纪柏顺势望向窗外,警局门口站了个中年男人,有点远长相纪柏没大看清,只知道男人给人的感觉文质彬彬,大概是看见苍睿从楼里跑出来,男人眯了眯眼温和地笑了,恰巧这时候起了风,男人柔软的头发被吹乱,发丝迎着风翻飞,有点像棉絮,迷了眼,在最痒最让人悸动的地方悄悄滑过,让纪柏的脸颊莫名烫了起来。

        陈冉说男人叫申子旬,纪柏盯着他眼睛都没眨一下,看苍队笑着去跟男人咬耳朵,明明那么远的距离,偏偏就叫纪柏瞧见了申子旬微微泛红的耳朵尖,然后男人绷着唇角转身先一步走开,修长的背影在纪柏眼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痕迹。

        这个就是苍队的,爱人……

        纪柏觉得自己一定是病了,自从那天远远的看了一眼,不知怎的看见苍睿就会想到申子旬,想到那个温和柔软的男人,和苍队竟是说不出的般配。同性恋好像理所当然变得不是问题,纪柏甚至不由自主地想靠近,想要去了解申子旬,看看到底是有多大魅力,能让男神一样的苍队爱到骨子里。

        察觉到的时候,纪柏已经做了一件连自己都无法理喻的事情,街上偶然遇到,明明是想上前好好的介绍自己结交,却巴巴一路跟着申子旬到了小区门口都没能鼓起勇气好好说一句话,纪柏小同学躲在角落里暗自唾弃自己,这种行为和变态跟踪狂有什么两样?还好苍队这两天不知道忙上头交代的什么案子去了,神神秘秘不见人影,要是被他发现自己跟踪他的爱人,准保吃不了兜着走!

        申子旬驻足在小区门口,频频看着手机似乎在等什么人。要是被苍队抓包就不好了,纪柏灰溜溜地想,垂头丧气准备离开,却见路边一辆小型的面包车突然发动,从他身边开过,纪柏瞥见一眼,那些人带着口罩和手套,身为警察的直觉让纪柏觉得有些不对劲,顿了脚步回头去看,正瞧见那车停在申子旬面前,开了门就去拽人。

        申子旬根本没反应过来,大半边身子都被拽进车里才死死抓了门边挣扎抵抗,纪柏急了,大呵一声你们干嘛就冲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去后腰摸配枪,摸了个空才想起来今天不是他当班枪根本就没有带!

        车里的人被他吓到忙中出乱没能第一时间把申子旬拉上车,纪柏紧赶慢赶好歹抓了申子旬一条胳膊,一看车里有三五个人纪柏自己也是慌了神,颤声吼了句我是警察!根本没注意到周围的动静,等意识到身后有风已然来不及了,后脑包括整个后背传来剧烈的痛楚,纪柏小朋友失去意识之前,对上的是申子旬惊慌失措的眼睛。

        两人一起被塞进车里,整个过程都没两分钟,小区保安出来看的时候面包车已经绝尘而去,带起尘土飞扬,留意了一下好像这车连牌照都没有。也有三三两两的路人看见了,一阵面面相觑之后漠然走开,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